血氧仪拯救秦皇岛首富

近日,血氧仪脱销,身价缩水534亿元的秦皇岛首富胡坤又坐上了新冠造富的末班车。

2020年8月24日,康泰医学这家成立于1996年的医疗器械公司在A股市场创造了奇迹。在新冠疫情持续蔓延的背景下,凭借销售红外线测温计和血氧仪,康泰医学上市当日盘中一度暴拉超2800%,盘中创出307.75元的历史成绩,总市值高达1238.16亿元。当日收盘,康泰医学最终大涨1058%,报收117.5元。2020年全年,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4.01亿元和6.13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61.84%和731.37%。

胡坤作为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持有康泰医学46.84%的股权,财富迅速暴增达到约580亿元,荣登秦皇岛首富宝座,位列《2020年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105位。

康泰医学的血氧仪一直是其主要营收来源,公司血氧类产品营收占比63.64%。2020年血氧类产品收入约8.83亿元,同比增长708.00%;分析测试类产品收入约2.32亿元,同比增长2714.77%。从销售情况来看,公司2020年血氧类产品销售量约1560.40万台,同比增长824.68%;分析测试类产品销售量约144.03万台,同比增长7538.57%。

要知道在疫情前,康泰医学的业绩增长举步维艰。2016年-2019年,康泰医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42亿元、3.98亿元、3.63亿元、3.8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0.77亿元、0.62亿元、0.74亿元,2019年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甚至低于2016年的水平。

新冠造富这趟首发车进站,胡坤稳稳的坐在头等舱,一改往日的沉默,风光无限。然而好景不常在。时隔一年后,业绩现形。2021年全年,康泰医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09亿元和净利润3.5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5.15%和42.56%。

营收和净利润的下滑,引发了股价震动。2021年以来,康泰医学累计跌幅67%,总市值跌去343亿元,是医疗器械领域跌得最惨的股票。在这期间,康泰医学股东和董监高们在2021年8月24日上市一周年的日子,减持了2924万股,约占总股本7%。股东和高管们集体减持的阵仗,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的恐慌,8月24日和25日,康泰医学分别暴跌12.53%和14.95%。

康泰医学的业绩没有向好的趋势。2021年,康泰医学血氧类产品贡献了50.76%的总收入,销售量为1030.90万台,同比减少了33.93%;销售额为4.61亿元,同比减少了47.75%;同时生产量也减少了35.31%,但库存量同比增加了30.33%。

这一年,印度疫情缓解了康泰医学的业绩压力。2021年,印度爆发疫情,医用氧气等医疗物资短缺,康泰医学加大了医用制氧机、脉搏血氧仪、监护仪等产品在印度市场的销售力度,印度市场销售额同比上年同期增长42%。但印度市场对于严重依赖美国市场的康泰医学来说,也只是缓口气。

上市两周年后,康泰医学股价为24.22元/股,较上市首日最高点308元/股下跌超过了九成。胡坤的财富从巅峰时的约580亿元缩水至46亿元,共减少约534亿元。

今年10月26日,康泰医学发布了2022年三季度报告,前三季度营业收入4.62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5.7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4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9.53%。当日市值跌到96亿元。

对胡坤来说,成也血氧类产品,败也血氧类产品。今年上半年,康泰医学的血氧类产品营业收入为1.54亿元,比去年同期收入缩减了45.32%;毛利率为39.3%,比去年同期缩减了7.31%。按照2021年血氧产品收入和销量数据来计算,其血氧仪均价为44.7元,那么可以推断出今年上半年的销量为344.5万台,显然下半年难以完成700万台的成绩,追平2021年1030.90万台的销售量。

随着国内疫情放开,高龄老人的“沉默性缺氧”现象频现,危机生命。同时,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九版》也提到,血氧饱和度低于93%是重型患者的参考依据之一。对于新冠重点人群,血氧饱和度低于93%需及时就医。因此,监控血氧指标十分重要。

作为最经济有效检测血氧的仪器,血氧仪成了抢手的防疫物资。百度指数显示,2022年12月19日-12月25日,血氧仪搜索指数日均值为26922,同比增长9151%。电商销售数据也显示,近一个月多个品牌的血氧仪销售环比增长100%左右。各大电商平台、大部分门店的血氧仪出现断货的状态,部分型号处在预售状态。此外,血氧仪普遍涨价。

挽救康泰医学的救命稻草,再次出现。近几个交易日,其股价多次大涨。截至12月28日收盘,康泰医学报35.36元/股,市值回到142亿元。

为了抓住这波红利,康泰医学加班加点生产血氧仪,单日生产量超过十万台/套。按照涨价后120元的单价计算,单日营收超过了1200万。血氧仪再次成为康泰医学业绩的顶梁柱。

1996年,27岁的胡坤辞掉公职下海创办了康泰医学的前身康泰微电子。疫情之前寄居秦皇岛的康泰医学远不及迈瑞医疗、鱼跃医疗等医疗器械龙头有名气,知名度仅限于河北省内。

作为一家医疗器械公司,虽然被冠以高新技术企业,但康泰医学的核心技术专利并不多,300多项专利多半集中在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并未生产大型设备及高端医疗设备,侧重于中低端、具有价格优势的常规产品。与美敦力、强生、雅培、西门子这样的全球医疗器械公司相比,在技术和科技水平上,康泰医学的竞争力较弱。国内医疗机构更倾向于进口产品。

相较于国内同业上市公司,康泰医学的研发投入也处于中低水平。财务数据显示,康泰医学2018年-2021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439.48万元、4056.75万元、4873.72万元、6606.49万元,在同业公司中最少。鱼跃医疗、理邦仪器、三诺生物年均研发投入超过1亿元,其中理邦仪器2020年的研发费用达到2.18亿元,鱼跃医疗2020年的研发费用突破4亿元。

在这样的市场竞争环境下,更像电子生产厂家的康泰医学选择面向海外出口常规医疗产品,其中美国市场是其最大的市场。在上市前,康泰医学有七成的利润来自海外。但是近些年,中美贸易摩擦不断,也给康泰医学和胡坤带来了业绩困扰。其在财报里把2021年的业绩下滑归因于中美贸易摩擦。

此外,这个行业也很依赖政策。2016年国家卫计委推出了提升村卫生室服务能力的政策,康泰医学抓住各省、市、县级卫生主管部门集体采购健康一体机的机遇,在2017年-2019年创造了多达1.2亿元的营收,为上市奠定了基础。这样的机遇并不常有,如果康泰医学技术创新止步不前,未来也很难抓住这样的机遇。

疫情的爆发,让这家籍籍无名的公司顺势腾飞,甚至成为2020年最强牛股。创始人胡坤也财富暴增,但这也注定这家公司同新冠疫情一样沉浮。不知道此番血氧仪抢购,能否让康泰医学重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血氧仪拯救秦皇岛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