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网红,席卷B站

时间倒回到三四年前,在B站的视频信息流中,偶有一条被不知名网友搬运至B站的抖音短视频出现,评论区必然充满着厌恶与不屑。在那时,抖音短视频中常见的要素,诸如尴尬的背景笑声,亦或主角拙劣的演技,都让圈层的碰撞显得非常不和谐。

圈层化的互联网世界铸就了这种奇观。但现在,世界悄然发生了变化。

本年以来,一些根植于抖音的网红,集体在B站找到了舒适圈。他们从抖音到B站的迁徙之路,不仅没有遭到以往那样强烈的反对情绪,反而受到了相当高的礼遇。粉丝的增长极为顺畅之外,他们甚至融入了B站的文化圈层之中,贡献着时下的热梗,成为了平台期望且不成多得的新鲜血液。

这种转变或许是必然的。互联网的扩张之路,不仅伴随着用户的下沉,还在增量难寻的时候促成了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抖音网红的B站漂流,不仅仅代表着当下,更象征着愈来愈趋同的互联网的未来。

01 抖音网红席卷B站

“妹说就是零卡”“追我的男人已经排到了宇宙的尽头”“老弟的绝望周末又到了”。

以上三个在B站流行一时的视频或热梗,有几个出自于B站平台的原生UP主?

答案是0。

“妹说就是零卡”的创作者,是一位名叫“秃顶吴彦祖”的健美博主。“秃顶吴彦祖”2017年就开始在抖音发布视频,但其一系列跟健美相关的视频并没有获得流量。直到一句带有东北口音,同时又带着自欺欺人式戏谑意味的“妹说就是零卡”问世,才将他送上热门。

b站宣传图 

秃顶吴彦祖非常有梗的视频也随后被人搬运至了B站,在以“深海色带鱼”为代表的一系列鬼畜UP主对其进行二创剪辑后,“秃顶吴彦祖”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度。不久之后,秃顶吴彦祖降临B站,截至目前涨粉至128.6万,投稿的每条视频都有近百万的播放量,已经成为B站重要的UP主新秀。

“追我的男人已经排到了宇宙的尽头”的作者,是“王七叶”。她更为人知的另一个火爆发明,是已经带动起tiktok潮流的“躲闪摇”。王七叶签约于知名MCN机构“蜂群文化”,本年4月,王七叶开始在抖音投稿,并凭借不同凡响的撩汉视频迅速成长为500万粉丝抖音网红。在抖音起量后,王七叶于本年5月开始在B站同步分发视频,截至目前已经粉丝超百万,视频播放量几乎均超百万,躲闪摇更是带动了不少模仿和二创作品的诞生。

而常常度过绝望周末的“疯狂小杨哥”,在B站的粉丝量已经来到了400万的量级。作为现抖音一哥,疯狂小杨哥的入驻多少有点防卫的意思。在入驻之前,不少假冒疯狂小杨哥的账号搬运他的视频在B站并获取流量收益。小杨哥被迫发视频澄清并入驻B站。入驻之后,小杨哥的视频几乎每条播放量都在500万以上,堪比B站原生UP主顶流。

以上三个,也仅仅是众多成功在B站获取流量的抖音网红的代表。三人之外,与柳夜熙师出同门的“非非宇”,打造出广东喜剧故事矩阵的“真子日记”,操着一口川渝味日语的“永琪吗”等一系列原产地抖音的网红达人,均在B站获得了超出百万的粉丝,并贡献了相当多的流量和新梗。

一个不成否认的事实是,B站老二次元们所期望的纯净的B站正在加速离他们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融合了其他社区文化,更加多元和大众化的B站。

事实上,仅仅在几年之前,这个命题还不能成立。更早之前,抖音的网红并不被B站待见。作为老牌视频网站的bilibili,以其发展快抖音7年的资历,让其用户长久以来都对抖音和其用户有一种文化优越感:即,我们所喜欢的,观看的是更高级的,而抖音的内容是更加庸俗的,无脑的。

在当时的语境里,这样的优越感并非没有道理。新兴之秀抖音尚且沉浸于15秒的短娱乐之中,而老牌网站B站已经经过了7年的沉淀,内容质量上胜过抖音并非稀奇事。

然而,B站的发展,无法只停留在一个“小而美”的状态之中。无论是为了追求更多的用户还是追求更多的商业收入,B站只能转型进入另一个时代。

02 竖屏化时代

B站进入的,是竖屏化时代。

在以往,遍及横屏化的B站也曾迎来过一些外来的网红,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有凭借影分身舞蹈大火的“影流之主”。影流之主在B站最火的一条舞蹈视频,播放量已经达到了2600万,堪称入站必看的经典。但其本人并未能吃到太多流量的红利,直到如今也仅在B站拥有39.6万粉丝。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时B站的视频分发逻辑仍然以横屏化为主。创作者的内容质量还是另一回事,视频流量的权重给到横屏还是竖屏才是关键。与之相关的另一个典型例子,则是后来成为B站2020年百大的菲律宾舞团“猛男舞团iconx”,当年凭借一条极为火爆的“新宝岛”出圈后,猛男舞团在B站开启了个人账号并保持了更新,而猛男舞团的视频内容,恰恰是横屏的。

B站的横屏策略持续了很久并未改动。这不仅由于B站拥有许多其引以为豪的优质中长视频,乃至观众固定的观看习惯等等,还由于B站作为中国互联网元老之一,出身为PC端应用,基因上就是横屏的。

但一个不成避免的趋势是,移动端的流量正在逐渐分食PC端。在手机这样的互联网终端设备上,竖屏比拟横屏拥有天生的观看优势,跟其相匹配的信息流模式也能带来更大的沉浸感,在短视频这一领域,更是能带来更高的广告加载量,能够必然程度上给平台创收。

在此前的文章中(B站越来越像抖音了),毒眸(ID:DomoreDumou)曾提到过,B站面临商业化变现的难题,其中一条路是学习YouTube加载片头15秒广告,但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成为现实。能够缓解商业化之疾的,仅剩下学习抖音,增加更多竖屏化内容这条路。

据B站3月份提供的数据,目前B站的Story Mode(竖屏模式)的DAU渗透率已经达到了20%,点赞占比更是达到了30%。目前来看,这个数据仍在不竭增长中。不少用户反映,目前在B站手机端每进行一次刷新,新出现的视频中至少有一半为竖屏内容。

除此之外,本年6月开始,B站就开始了专有的信息流模式“看视频”的内测,用户只要点进软件页面左上角头像,亦或者任意一个竖屏短视频,就可以进入单列信息流之中。如今,该内测依然存在。

单独模式和更多流量的扶持,都让竖屏博主迎来了他们的春天。如果说从前,试图进入B站的抖音网红尚且会心存疑虑,毕竟进入B站后要面对的是B站的老牌网红,那现在,抖音网红们可以放下心来了。在一个单独的竖屏模式中,流量的分配不再和横屏视频打擂台。更多的站外网红可以获得更多的机会。

事实上,B站的竖屏化时代,得到机会的也不仅仅是来自抖音的网红。近期在B站大热的法律科普博主“俏佳人xxx”,其视频格式也是竖屏。他同样不是来自B站的原生UP主,而是最早在小红书发布视频,后来迁徙至B站的新人。

竖屏化同样也改变了不少B站原生UP主的视频创作逻辑。例如在B站复兴坤流的悠悠球琛总,以及号称江南四大ikun的几位玩梗博主,其视频内容也几乎都以竖屏来表示。原因是他们的内容都偏向于较为短平快的娱乐,而竖屏与这样的内容更加贴合。

03 文化融合

将一个2009年的微博用户放到2022年,他或许会在半晌的疑惑后迅速理解当下的微博。但将一个2009年的B站用户放到2022年呢?他或许会发出疑问,这两个B站,是同一种东西吗?

作为与微博一同诞生于2009年的元老级软件,B站的诞生带有浓厚的圈层属性。在当时,他几乎与二次元文化进行强绑定,与更早诞生的BBS网站虎扑、豆瓣等属性一样,B站更像是一个集合了共同爱好者的社区,纯净、小而美。

但这样的状态很快就随着B站的急剧扩张被打破,相似的用户会带来更多相似的内容。譬如ACG中的G指游戏,游戏会带来电竞,电竞关乎直播。紧接着,就是斗鱼虎牙等直播软件的黄金全盛期。在阿谁时候,直播软件拥有最多的网络造梗机器,以卢本伟、大司马等报答代表的超级娱乐主播,贡献了第一波爆梗,随后,B站最先吸纳了这批梗并将之发扬光大。

在垂类直播软件的衰退时代,你仍能这些大主播的B站主页看到往日余辉。在B站,大主播们的直播切片到处都是。而正主们的B站账号,也都轻松能突破百万粉丝。可以说,在文化融合的第一阶段,斗鱼虎牙等为代表的直播网站最先和B站进行了联合。

相对于抖音,B站一开始的文化姿态是更高的。对于那些来自抖快的短视频,B站习惯于对此进行二创和视觉重塑。譬如最早毛毛姐在抖音爆火,B站对此进行的一系列鬼畜视频,观赏性甚至超过了原版。在这一阶段,抖快短视频本身也缺乏“梗”,某种程度上,来自B站的鬼畜和剪辑为此赋予了新生。

但随着用户体量的急剧增加,抖音造梗的能力开始迅速变强。某些时刻,抖音和B站共享着相似的亚文化潮流,如东北往事的流行和泛滥。而某些时刻,抖音甚至是B站的梗源泉。不少来自抖快的视频先行火爆,随后才被B站发现。其中典型的代表,就是秃顶吴彦祖。

这一阶段,来自B站的鬼畜视频也没能鬼斧神工到能够重塑文化的地步,更多时候,代表着B站精神的鬼畜,成为了蹭热度的点缀而非核心。

用户体量相对更小的B站,也在竖屏化之后必然程度上丢失了本身的内容自主性。据自媒体卡思数据统计,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至今,已经少有诞生自B站的原生UP主能够大爆。此前因“二舅事件”而备受争议的“衣戈猜想”算一个。除此之外,更多的流量和涨粉名额,交给了来自于抖音的“王七叶们”。

这点则与B站本身作为视频社区的属性有关,比拟于BBS的文字网站,更多职业网红开始习惯于将内容进行全网分发,这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不同网站的内容繁华,但也带来了必然的同质化。而跨平台进行的搬运行为,跨平台用户的出现,都促成了平台之间的共荣与趋同。

此时,无论B站的用户愿不肯意,一个必然而来的结局就是,B站作为一个海纳百川的文化容器,再次吸纳了部分抖音网红的文化。这批文化,一部分来自以剧情号为代表的搞笑博主;另一部分来自擅长做土味的抽象博主,而因竖屏化而受益的,还有早已被B站用户关注到的抖快颜值网红。

时间来到2022年,B站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达到8350万,月活用户则来到了3亿,按照董事长陈睿的目标,B站最终要有4亿用户。在这个量级的用户下,社区这一种特殊的形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事实上,在B站还没达到这个目标之前,B站的用户就已经随着新生事物的涌入而进行了分流。

如今,更多抖音内容的加入,必然程度上缓解了B站的流量增长焦虑乃至商业化焦虑,但脱离了纯粹的B站,愈来愈抖音的B站,就必然能变得更好吗?B站无法想象。在一个季度亏20亿的数据面前,B站也没有时间再去想象。

“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陈首丞,编纂:张友发 ,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抖音网红,席卷B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