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vivo的“华为梦”,做到哪了?

在复刻“华为路径”上,OPPO、vivo很卖力。 

本年4月vivo刚发布首款折叠机后,9月底又迅速发布了第二代升级款折叠机,似乎想一举通过折叠机建立自身的技术标签。 

这几年,vivo的确也在不竭补齐研发短板,不仅招募了众多芯片研发人员,还成立了vivo中央研究院,科技创新已然成为vivo的新目标。 

OPPO同样如此。去年发布了第一颗自研芯片马里亚纳MariSilicon X后,本年又推出自研跨端系统潘塔纳尔。马里亚纳是地球目前已知最深的海沟,潘塔纳尔则是全球面积最大的湿地,用这两个地点取名,足以说明OPPO的野心。 

不外,OPPO、vivo想成为下一个“华为”并没有那么容易。尽管2019年华为陆续让出了市场份额,但如今高端手机市场也难以看到OPPO、vivo的身影。 

折叠机或许是证明研发实力的机会,为此OPPO、vivo都陆续推出了本身的折叠机,也采用了自主研发的铰链等核心零部件,但从消费者反馈来看,用户还是难以认同OPPO、vivo机型的高客单价。 

除了在研发上不竭向华为挨近,OPPO、vivo也在布局本身的生态体系。但不同于华为的鸿蒙系统,OPPO最新推出的潘塔纳尔系统不是操作系统,而是介于操作系统与App之间的“中间件”。这种做法的好处是开发者接入门槛低,也可灵活接入各个操作系统,但弊端是用户体验会稍差。

OPPO选择这一路径有着本身的考虑,直接做操作系统不仅难,并且后续需要吸引开发者为这个操作系统持续提供办事,才有可能最终吸引更多用户使用,而中间件的做法虽然影响了一些体验,但能够让开发者轻松介入,也能实现跨设备协同。 

OPPO和vivo过往靠营销和机海战术的打法,已经逐渐失去效果。2019年也是OPPO和vivo战略转型的重要节点。“短平快行不通的原因,首先是红利机会没有了,第二是因为你短平快,对对手而言也会没门槛。”OPPO创始人陈明永一语道破。 

目前来看,OPPO、vivo进行战略调整后,均在补足之前的短板,但这些短板不是在一时间就能全部消除,而是需要长期的投入与耐心。这也是OPPO、vivo能否成为下一个“华为”的关键。 

1、OPPO、vivo讲起了新故事 

在成为下一个“华为”的路上,OPPO、vivo颇为努力。 

国庆假期之前,vivo匆匆发布首款折叠屏手机 X Fold 系列的高配版本 ——X Fold+。折叠屏手机一贯是手机厂商“秀肌肉”的重点产品,vivo自然也不例外。

作为高配版本的vivo X Fold+,在芯片、续航、影像等方面又进行了一次提升。核心处理器方面,vivo与高通合作,联合研发了骁龙8+定制SPU安全芯片。这款芯片最大的变化是采用了更先进的4nm工艺制程,特点是性能更强,但功耗更低。 

vivo X Fold+折叠机,图源vivo官网

相较华为受到的限制,vivo在核心处理器上显然有较大的优势。除此之外,vivo也将自身一直引以为傲的续航、充电优势,延续在了折叠屏手机上。 

Vivo X Fold+内置了等效 4730mAh电池,比普通版增加了130mAh,整体续航提升20%以上,并支持80W有线充电和50W无线充电。

影像能力也一直是vivo主打的卖点,vivo X Fold+也效仿华为与相机品牌蔡司合作,配备了蔡司全焦段旗舰四摄,包罗50MP超大底和48MP 114°超广角两大主摄,还有5X光学变焦和60X超级变焦的潜望式超远摄。同时还搭载了蔡司T*镀膜,这种镀膜增强了可见光透过率、提高画质,还能准确还原物体色彩。 

从核心配置来看,vivo几乎将最好的技术、用都堆在了这款折叠屏上,力求突出自身的技术属性。这也是近些年vivo不竭往技术标签挨近的直观变化。 

在vivo2022年新春致辞上,vivo创始人、总裁兼CEO沈炜回顾了2021年的变化,并称2021年可能是vivo的质变元年。 

这一年vivo加大对前沿技术、基础能力的探索与投入,在年初成立了“vivo中央研究院”。此后接连成立用户创新实验室、芯片实验室、模拟网实验室、千镜安全实验室等先进的新技术实验室与研究所。

科技创新一直是华为区别其他手机厂商的重要标签,现如今这也被写入了vivo的新年规划中。 

相较vivo不竭“秀肌肉”展示科技实力,OPPO更想转型成为一家生态型企业。 

2019年,OPPO创始人陈明永时隔6年后重新表态一年一度的OPPO未来科技大会。在会上,陈明永表示:“OPPO 其实早就不只是一家手机公司,智能手机只是 OPPO 办事用户的载体。未来不仅是 OPPO,整个行业将不会再有纯粹意义上的手机企业。”

就在本年8月30日,OPPO推出自研跨端系统潘塔纳尔,该系统并不是如HarmonyOS 一样的操作系统,而是定位“中间件”,介于操作系统与应用之间,属于OPPO ColorOS系统的一部分,目的是通过潘塔纳尔系统连接不同的智能设备,进而实现万物互融。 

潘塔纳尔应用示例,图源潘塔纳尔白皮书 

自2019年陈明永为OPPO定下生态型企业的基调后,OPPO一直在补齐硬件生态,推出了智能手表、智能耳机、智慧屏等各类产品,甚至还与其他品牌合作推出了电动牙刷、智能台灯、智能猫砂盆等生活用品。

当智能设备发展到必然程度,需要通过软件实现无缝衔接,为用户带去更好的体验。由此,潘塔纳尔系统,是OPPO成为生态型企业的关键一环。这也与华为推出HarmonyOS的初衷一样,即希望解决多设备协同效率低下的问题。 

但OPPO的野心或许不止于此。据搜狐科技报道,不同于HarmonyOS,OPPO是基于安卓、Linux、RTOS(Real Time Operating System,实时操作系统)做中间件,是跨操作系统的。作为中间件,可以安插到Windows、Mac上面。只要你把中间件安排到操作系统上,就具有了智慧跨端的能力。 

这意味着,潘塔纳尔比HarmonyOS更轻量、灵活,并且开发者接入门槛也较低,但代价是通过中间件进行互联效率较低,用户体验可能会差一些。 

当OPPO打造生态、vivo秀起科技实力,他们在成为“华为”的路上又迈进了一步,但这条已被验证的成功之路,并没有那么容易走。OPPO和vivo,仅迈出了第一步。 

2、想成为下一个“华为”,OPPO、vivo还需恶补技术

当OPPO、vivo走上华为的老路,殊不知华为的成功来之不易。 

华为在2004年就进入手机行业,但在2004-2011年期间,华为基本都是按照运营商要求定制手机,并直接销售给运营商,走得是定制机、低端机模式。

直到2010年,任正非召开“高级座谈会”,明确将华为终端列为公司三大核心业务之一,由此华为才正式开启自主品牌之路。 

一开始,华为确定了Ascend系列四大产品线,别离为D系列(Diamond钻石)、P系列(Platinum铂金)、G系列(Gold黄金)、Y系列(Young年轻),其中P系列和D系列走高端旗舰路线。 

彼时的华为,在手机行业还是初出茅庐的小学徒,当时推出的售价2999元的Ascend P1机型,由于高定价且整体配置一般,当年仅售出50万台。同年推出的Ascend D系列三款机型,也因为采用了尚不成熟的K3V2芯片,导致手机出现卡死、闪退、发热等损害用户体验的现象,市场反响平平。 

这似乎与OPPO、vivo如今在高端手机市场的处境如出一辙。 

2018年,OPPO重启高端Find系列,首款Find X起售价高达4999元,是当年最贵的旗舰机之一,之后推出的Find X2、Find X3产品售价也超过5500元。尽管OPPO Find系列的硬件堆足够好,但仅靠堆难以吸引消费者购买。 

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22年第二季度中国高端智能手机份额前六位别离为苹果(46%)、vivo(13%)、华为(11%)、荣耀(9%)、小米(8%)、OPPO(8%)。

2022年第二季度中国高端智能手机份额,图源Counterpoint 

OPPO的高端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vivo同样如此。2022年3月,据新浪科技报道,vivo旗下高端系列NEX团队遭到裁撤。在上月的内部架构调整中,vivo撤销了NEX事业部及其下属组织,相关团队被并入vivo。 

NEX是vivo于2018年推出的高端系列,vivo将其视为探索前沿科技的手机系列,但除了第一代产品由于升降摄像头设计、屏幕指纹等前沿技术获得了不错的销量,后续几代产品皆不如意。 

不同于华为后来靠核心芯片在高端市场站稳脚跟,OPPO和vivo在核心零部件上并没有太多优势,这意味着OPPO和vivo还需要恶补更多技术实力。

华为在高端市场站稳脚跟的转折点在Mate 7。当时,Mate 7与iPhone 6系列、三星Galaxy Note 4同时推出,其最大特点是首款按压式指纹识别安卓手机,这成为一大卖点。 

更关键的是,当时Mate 7采用了自研的麒麟925芯片,而没有用发热严重的高通骁龙810芯片,这让其性能远超其他安卓品牌手机。最终,Mate 7生命周期销量突破700万台,一举让华为迈入了高端手机行列。 

华为也是国内第一家推出折叠屏手机的厂商,并且在国内折叠屏市场始终占据的超高份额。据IDC公布的2022年上半年中国折叠屏手机市场份额占比情况来看,华为折叠屏手机占据了63.6%的份额,其他手机厂商的折叠屏份额加起来还不如华为一家。 

OPPO、vivo推出折叠机较晚,但都想不才一代产品上拥有本身的核心技术,为此在折叠屏关键的铰链等核心零部件上都采用了自研。vivo表示浮翼式铰链经历了超过500天的技术迭代,设计研发投入人数是直板手机的三倍;OPPO也提到自研全球首款精工拟椎式铰链,仅单个成本就高达800元,是市面上折叠屏铰链成本的3倍。

vivo X Fold+铰链,图源vivo官网 

OPPO、vivo在向前进,华为也没有停止脚步。本年华为刚发布了第五代折叠屏手机Mate Xs 2,由此华为也成为唯一一家掌握三种折叠技术的厂商,这也进一步安靖了华为的高端形象。 

在树立高端形象上,折叠机或许是OPPO与vivo的机会,但两家还需要拿出更多的核心技术,才能让消费者愿意为高单价买单。  

3、OPPO、vivo安不忘危,但短期难见成效

陈明永是有危机意识的。 

2019年,在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后,陈明永当即向外界表示:“未来三年,OPPO将投入500亿研发预算,除了持续关注5G、人工智能、AR、大数据等前沿技术,还要构建底层硬件核心技术以及软件工程和系统能力。”

此举除了应对未来OPPO可能遇到像华为一样的封禁,更重要的是将OPPO的形象转向科技化、高端化,进而抢下华为空出的高端市场份额。 

投入是有成效的。2021年OPPO在未来科技大会上,发布了第一颗自研芯片马里亚纳MariSilicon X。这款芯片采用台积电6nm工艺,是一颗PU芯片,主要用于影像方面,是全球首个移动端6nm影像专用NPU。 

马里亚纳MariSilicon X,图源OPPO官网 

vivo也不甘落后,同样在2021年发布了自主研发的首款专业影像芯片vivo V1,并于本年初发布了第二代自研芯片V1+和第二代双芯标准,新一代芯片除了用于影像之外,还扩展到支持游戏与视频视觉体验。 

本年初,vivo也公开表示芯片研发人员超过300人,整体研发人员占比已经超过75%,全球化研发网络已覆盖深圳、东莞、南京、北京、日本东京以及美国圣地亚哥等10个城市。

从OPPO、vivo这两年的动作来看,他们都想摆脱当前的低端标签,并在核心领域获得必然的竞争力。但这一策略并不能立竿见影,而是需要长期的投入与耐心,才有可能看到些许成效。 

2019年,华为的全年研发投入就已达到1317亿元,占全年销售收入15.3%,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6000亿元。 

华为长期的研发投入,才换来芯片自研能力的成熟。 

早在2009年,华为海思就推出过一款K3V1芯片,并于 2012年升级为第二版的四核A9架构处理器K3V2,搭载在当年推出的Ascend D系列三款产品。但K3V2制程工艺较差,兼容性也不行,最终导致搭载K3V2的机型都出现功耗高、闪退、游戏体验差等情况。这一年,华为研发投入为301亿元,占销售收入13.7%。 

直到2014年,华为发布搭载八核异构的麒麟920的Mate 7,才算逐步摸到芯片自研的门道。

OPPO和vivo在芯片自研这条路上才刚起步,两家势必也会同样经历华为走过的歧路。不外,技术这条路虽然难走,但未来只要有些许成果,对厂商还是有很大益处。 

除了技术能力,生态也是OPPO、vivo急于构建的体系。这与华为推出鸿蒙软件生态的背景不同,当时华为受到限制,为此必需通过软件生态实现突破,而OPPO、vivo则是跟进了物联网的发展,想通过生态串起所有智能设备。 

OPPO、vivo对IoT的探索都有些晚,均在2018年才正式布局IoT领域。相较之下,小米在2013年底就通过投资的方式布局IoT,华为在2018年已经将智能家居业务单独出来成立了“华为智选”品牌。 

不外,IoT领域这块蛋糕足够大,后发也并不是没机会。据IDC最新预测数据,2021年全球物联网(企业级)支出规模达6902.6亿美元,并有望在2026年达到1.1万亿美元,五年(2022-2026)复合增长率(CAGR)10.7%。其中,中国企业级市场规模将在2026年达到2940亿美元,复合增长率(CAGR)13.2%。 

中国物联网支出预测,图源IDC 

庞大的市场规模给了OPPO、vivo发展机会,如今这两家都在丰富自身的IoT产品,也在积极收纳生态合作伙伴。

从重营销到重研发、做生态,OPPO和vivo想通过复刻“华为路径”,成为下一个“华为”。这条路是可行的,但要投入的精力、财力也是巨大的,OPPO、vivo能否持续投入直到开花结果,是一个考验。 

参考资: 

《OPPO推自研系统潘塔纳尔》 ,搜狐科技 

《vivo高端子品牌NEX生变》,新浪科技 

《vivo准备怎么搞芯片?》,品玩 

《智能手机深度复盘对整车格局启示》,东吴证券 

“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周晓奇,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OPPO、vivo的“华为梦”,做到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