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子不语三度冲击港交所,重度倚靠亚马逊,净利润同比大跌

9月26日,跨境电商公司子不语集团(以下简称“子不语”)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华泰国际、农银国际担任联系保荐人。这已经是子不语第三次申请上市。公司此前在2021年6月30日和2022年3月7日两次向港交所递表,均因申请到期而“失效”。

子不语上市前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融资总额超2600万美元(约2亿元人民币),最后一轮的投后估值高达5.16亿美元。公司董事长兼创始人华丙如与妻子余凤为实际控制人,通过家族信托间接持股55.47%。别的一位联合创始人王诗剑持股9.45%。

招股书披露,2019-2021年,子不语年营收别离为14.3亿元、19亿元、23.5亿元,净利润别离为8111万元、1.1亿元、2亿元。最新一版更新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的六个月,公司收入达到1.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5%;净利润为6131万元,同比下滑46%。

跨境电商的核心模式主要包罗设计、生产、销售三大环节,跨境电商公司负责产品设计,国内服装厂及其他原材供应商按照设计图负责代工生产,最后通过跨境物流与线上渠道分发海外销售。

类似于异军突起的SHEIN,子不语同样是瞄准服饰、鞋履快时尚消费品类,以女性群体作为核心用户,切入跨境电商赛道。两者最大的区别可参照“淘宝店铺-平台”模式,SHEIN在海外消费者市场已经打出品牌效应,建立起自营的独立站,旗下产品归属统一品牌。子不语则主要是入驻亚马逊、Wish第三方电商平台,承担卖货商家的角色。

子不语已经内部孵化过300多个子品牌。华丙如在访谈中坦称先前试水独立站踩坑不少,“公司品牌一直没有做好,本质上还是卖货的”。首先是时装所代表的快消品对象,标品程度低,迭代快,单一版动辄要做到几亿、甚至几十亿美元才可能成为一个品牌。其次,开发不变的独立站困难重重。网站需要付费广告,成本高但复购率却不高,而做APP下载成交率更低,或将造成严重亏损。因此子不语更倾向于直接使用现有的平台。

对比SHEIN百亿美元的年营收,移动端APP领先亚马逊、Shopee一众购物平台的全球下载量,官网流量盖过ZARA、耐克、阿迪达斯、lululemon等时尚品牌,无论是规模与品牌影响力,子不语都相去甚远。

作为一门销售驱动的生意,跨境电商公司的发展路径与销售渠道拓展步伐高度一致。2011年,子不语以淘宝店在国内起家。2014年业务重心转向海外开办了第一家亚马逊店。目前,子不语已经开设有392家亚马逊店铺,后者成为了公司第一大销售平台。2021年来自亚马逊的销售收入占比超过70%,本年上半年更是直接高达 94%,远远超过Wish、自营官网等其他线上渠道。

制图:界面新闻数据来源:招股书

子不语海外市场的区域分布反映出了与亚马逊的深度绑定。招股书介绍,子不语通过亚马逊专注北美市场。2021年以前,亚马逊、Wish为两大主力销售平台。亚马逊定位单价更高、利润更高的产品,Wish上的产品定价相对低廉,二者别离贡献了约30%的收入,北美、欧洲市场占比则约为3:1。2021年之后,随着公司销售向亚马逊全面倾斜,有意识地将业务重心转移至北美,2022年上半年仅美国一地的收入就已达到 90%。

重度倚靠亚马逊使得子不语迅速成长为大卖家的同时,也带来了单一渠道依赖的风险。平台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办事定价、封店等一系列决策随时会影响到卖家保留。以上半年子不语的净利润不升反降为例,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因为亚马逊从去年8月起出台了更为宽松的退货政策,正遭遇美国高通胀宏观形势对国民消费的冲击,使得退货更加频繁,平台退货率直线上升;二是因为亚马逊调高了广告办事的价格,再加上平台曝光,使得营销及广告开支大幅增加。

制图:界面新闻数据来源:招股书

跨境电商要竭力保障原材供应、生产加工、海外物流运输、运营方方面面正常运转,宏观环境因此成为了挑战供应链韧性的一大不不变因素。例如在2020年2-3月,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国际货运航班大量减少,导致部分市场交货延迟。子不语短期內也遭遇若干产品线的供应短缺或延误,公司向国内供应商订购的产品约13%遭遇紧急缺货,远高于正常情況下约3%的全年平均水平。

而快时尚潮流风向瞬息万变,为响应不同季节的客戶需求,商家就要保持存货周转。2021年至今,子不语为抵御供应链风险而激进囤货。2019年-2022年上半年,存货产品总价值别离为2.31亿元、2.77亿元、6.94亿元、8.02亿元,周转天数、存货减值亦是成倍增加。

跨境电商行业正在经历洗牌。波士顿咨询研报指出,一方面,北美市场目前是跨境电商短期内布局的必争之地。拼多多上个月上线了时装消费品牌跨境独立站“Temu”,首战即选在北美。字节跳动旗下快时尚独立站IfYooou日前也正式投入运营。另一方面,经历过去年的亚马逊关店风波后,中国卖家从成本、风险、客户的角度出发,更加倾向于建设独立站,经过访谈表露意愿或已建成独立站的比例高达60%-70%。随着竞争升级,独立站所代表的品牌化将是跨境电商的趋势所向。

按照未来战略,子不语除了围绕亚马逊平台中心战略继续加大营销开支、升级仓储外,并未放弃独立站计划,预期将投入资金再战自营品牌。至于能否在北美市场抵御前后夹击的间隙找到新的品牌机会,将会是子不语需要面临的关键挑战。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记者:李彪,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跨境电商子不语三度冲击港交所,重度倚靠亚马逊,净利润同比大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