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擎天柱机器人发布,市场为何反响平平?

丐版“T800”发布

特斯拉在第二个AI日上公布了预热已久的人形机器人。特斯拉CEO马斯克透露,擎天柱未来产量可达数百万台。擎天柱目标价格可能低于2万美元,比特斯拉汽车便宜,采用与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相同的计算硬件,最终产量将达到数百万台。

特斯拉展示的视频显示,目前“擎天柱”可以完成下蹲、拿/搬运箱子、抓取物体、浇花等一系列动作,并且可以安排在特斯拉工厂内进行工作,对行走的路径形成记忆。但是现场演示仅仅打了个招呼,并没有回答问题或者跳舞,裸露的线路和电池给人感觉是匆忙从实验室拉出来一样。曾经对小d米家铁蛋机器人嗤之以鼻的网友,看了发布会之后开始纷纷给雷军报歉了。有网友戏称马斯克这是发布了丐版“T800”。

按照马斯克此前的说法,特斯拉机器人最初的定位是替代人们从事重复枯燥、具有危险性的工作。远景目标是让其办事于千家万户,比如做饭、修剪草坪、照顾白叟等。但最后的使用场景究竟是偏向工业还是消费端,目前未有更多信息。但以目前擎天柱机器人的状态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不说应用能力,单就技术来看距离波士顿动力 Atlas 的灵活度和本田ASIMO机器人的自由度反应能力,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

当然,马斯克的速度已经算快的,原因是将造车的很多经验都迁移到了机器人身上,依据介绍,Optimus采用与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相同的计算硬件,比如Optimus“大脑”运行在 Tesla SoC(系统级芯片)上,导航用的 Autopilot 系统和电动车上类似,除此之外还有电池组、冷却系统等。

马斯克认为机器人终将走进千家万户,机器人的市场空间会远大于特斯拉。有没有特斯拉市场空间大尚不成知,但马斯克下大力气造机器人也有一些眼下现实考量。本年4月,马斯克在公开采访中表示 Optimus 是特斯拉增长的“第二曲线“,因为自动驾驶业务应用不及他的预期。不仅仅是政策因素,在安全性技术实现上也面临诸多问题,与其在阻力较大汽车上推行不如在相对安全性较高的机器人上实验自动驾驶,同时也能反哺汽车业务。

此外,特斯拉做人形机器人,一方面在于使得零部件成本进一步下降,他们有电机,做电池,做一些核心零部件,可以鞭策零部件的产业化、批量化、把成本降下来;另一方面是硬件开发能力强,因为他们做自动驾驶,在硬件开发上算力越来越强,已经打下了很强的基础。

所以当小米人形机器人成本还需要六七十万的时候,马斯克已经放下豪言擎天柱的目标价格可能低于2万美元,还要量产百万台之上。

人形机器人到底行不行

不外现实是骨感的,抱负走进现实需要的不只是时间。机器人并不是新鲜概念,60年代末、70 年代初,日本早稻田大学就开始研究人形机器人。但是由于缺乏商业价值,本田早在2018年就逐步停止了人形机器人的研发工作,软银也在本年6月颁布颁发人形机器人Pepper停产,并开始裁减法国和日本的机器人开发团队。名声在外的波士顿动力公司技术一骑绝尘,但20年仍然没做好PMF(产品市场匹配度)。

国内机器人厂商更加务实让本身先活下来。比如建立线下沉浸体验馆、提高单个机器人的使用率;科大讯飞、优必选等企业,则试图在教育领域寻找更多可能性。在从业者看来,未来“一老一小”或将成为国内人形机器人的重点突破标的目的。

马斯克力推人形机器人,遭到了不少业内人士批评。梅卡曼德(视觉引导工业机器人)CEO邵天兰指出,马斯克用极其宏大、遥远的愿景给他当前做的事增添吸引力,并且增加人们对短期挫折的容忍度。“如果你能让今天的机器人去很好地绑鞋带,或者从洗衣机把衣服拿出来、抖平、挂起来,你可以成为非常出名的顶级教授甚至院士。我绝对不是夸张——机器人行业当前真实的技术水安然安祥行业外人士的认知有很大差距。”

非夕CEO王世全表示,家用机器人面对的长尾更多,它不仅只是开标的目的盘,整个肢体协调、解决各式各样琐碎的事——光擦个桌子就有成百上千万种可能的corner case。不是单纯一个算力提升就可以。从技术演进的节奏,实现真正面向家用、面向全方位价值表现的机器人,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更要命的是,看上去是风口,但并不能吸引到多少人才,清北等名校学生更是基本没有,某业内人士表示。很多高才生也意识到了行业问题,不肯意做无谓投入,毕竟商业没有闭环,意味着待遇不会太好。

马斯克可能并不是为了在应用场景上做PMF(产品市场匹配度),可能只是在意在本钱市场上造势。这款产品要解决什么市场需求?有没有成熟的解决方案?马斯克目前没法回答,只是说在尝试招揽更加优秀的人才和他一起颠覆业界。当然笔者并不是说马斯克在画大饼圈钱,而是眼下做人形机器人的困难程度,甚至会远高于人类移民火星。

机器人行业处于爆发早期,本钱很热,但离出现成熟商业应用巨头还非常遥远。各公司在相对垂直的领域精耕细作。他们有让机器人成为下一个汽车、手机和人类历史上伟大通用产品的雄伟愿望,但苦于人类共同的技术困境,很多时候仍然挣扎在基础科学之上,在应用场景上乏善可陈,这才是现实。

工业机器人大有可为

不管马斯克做的如何,人形机器人所涉及到的产业链上下游,都得到了本色性的好处,比如股价上涨,市值抬高等,并且这个影响是立竿见影的。国产工业机器人龙头埃斯顿就在9月表示,其正在频繁被调研中。

国联证券的研报也显示,人形机器人可能受益的环节有减速器、 电机、结构件、半导体芯片及器件、传感器、面板玻璃和材等,这些都会有更多的投资机会。

比拟人形机器人,国内工业机器人在应用和技术上都已经有必然空间。并且随着国内半导体、汽车等新兴产业需求的爆发,也带动了工业机器人的新需求,据MIR睿工业统计,本年上半年应用于锂电池、半导体行业的工业机器人出货量同比增长均达到了37%。

近些年光伏、锂电等新能源产业对工业机器人的需求大幅提升,埃斯顿、汇川彪炳货增长较快,在本年上半年跻身国内工业机器人出货前十强。要知道此前工业机器人出货一直被外资公司垄断,长期在榜单前二十看不到中国公司身影。

IFR统计显示,2021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安装量达24.3万台,几乎与世界其他地区的总和相当。且到明年,我国工业机器人市场规模将突破100亿美元。所以说中国市场目前并不是大而不强,已经在逐步成长起来并占据一席之地。

写在最后

值得注意的是,已经有很多投资人在找机器人界的“蔚小理”了。有投资人认为,国产机器人凭借国内不变的供应链优势和可控的交付能力,完全可以抓住当下行业快速变化的机会,成功实现弯道超车。

在笔者看来,动不动提弯道超车是缺乏自信且不尊重客观规律的表示。至少在目前来看,擎天柱跟小米的铁蛋并没有太大差距。在PMF(产品市场匹配度)上几乎没有人形机器人公司实现闭环,这对我们来说是难题,但也给了大致同台竞技的机会。

有人说马斯克这种不差钱的老板,只要ALL IN像特斯拉一样大力出奇迹并不难。但新能源汽车跟燃油汽车没有本质上的不同,电池电机更多是在原有基础上做加法,不管怎么说总归有迹可循。而人形机器人控制系统、移动系统、操作系统在基础科学理论上尚存在问题,所以马斯克目前的想法不是高度类人,而是能够替代人类做某些简单工作的机器。

本田及波士顿的失败探索经验表白,面向市场的研发才是商业化的基础。从产业本身来看,目前,上游核心部件、中游本体制造已经成熟,但下游还没有成熟的商业应用,主要原因就在于没有明确的应用场景。但办事型机器人不同于工业机器人,工业机器人有明确的工作要求设计需求。人类生活的环境高度复杂,其不测状况和需要的训练模型比自动驾驶只多不少,这给研发带来了海量的任务。如果像马斯克所展示的只能做搬运东西浇花,不做通用性智能机器人,那么2万美元的价格价值又在哪里,对于消费者又有什么必要性。

从实操角度看,要么就专注于工业机器人,要么就降低人形机器人配置和成本,先在一个常规的基础的应用场景里跑通商业化,再通过利润加大研发,然后再逐步迭代,通过不竭的PMF适配,完成抱负中的技术能力提升与市场商业化匹配。别的机器人必需要人形吗?未必要给这个框死了。

被称为硅谷钢铁侠的马斯克一直是自带光环创造奇迹的男人,对于他的这次创业笔者虽有吐槽,但更希望他能在技术革新趋于停滞的时代,撕开一道口子带我们走进生产力大幅提高的机器人时代。

参考资:

对谈5位CEO/投资人:人形机器人犹如登月计划 来源:腾讯科技

马斯克的人形机器人,VC们早就盯上了 来源:投中网

特斯拉机器人发布!马斯克:最快明年量产 来源:量子位

2 万美元的机器人,马斯克想 3 年内就「量产」 来源:极客公园

一台14万元,特斯拉发布“擎天柱”人形机器人 来源:每经头条

“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作者:做镜观天,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马斯克擎天柱机器人发布,市场为何反响平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