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众筹即将停运,众筹何以在国内水土不服

相信很多伴侣曾有过类似这样的想法,“如果全国所有人一人给一块钱,我就成亿万富翁了” 。当然了,这必定是白日做梦,毕竟人的一生中往往也只会结识2000人摆布,想要让全国人都认识的概率实在太低。但互联网却让这一切有了成为现实的可能,众筹这一模式就在必然程度上,实现了汇聚千万人之力为本身梦想买单的效果。

别的不说,想必许多玩家多少都有听过太空角色扮演游戏《星际公民》,这一史诗级“大饼”的名声。在过去十余年时间里,这款游戏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了超过5亿美元,而这一数字甚至足够开发数十款3A级游戏,以至于其被不少玩家讽刺为“游戏史上的最大骗局”。

然而在海外市场风生水起的众筹,到了国内却始终表示得有些不服水土。甚至于,如今京东旗下的京东众筹更是颁布颁发,将于2022年10月10日起暂停运营。

2014年7月上线的京东众筹一度是国内最知名的众筹平台,并且国内首个金额破亿的产品众筹项目也诞生于此。有着如此背景的京东众筹为何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市场环境当然是最后一根稻草。毕竟对于京东而言,众筹无疑是其庞大业务邦畿中一项极为边缘化的项目,在开源节流的主题下被优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更加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众筹在国内市场的表示与海外可谓是有着天壤之别,这项从海别传入的业务实际上在落地过程中逐渐跑偏了。事实上,现代意义的众筹出现在1997年,彼时一支英国摇滚乐队通过歌迷的捐款,实现了乐队重聚、并巡回表演的目的。没错,得益于明星的影响力,众筹在粉丝群体中极为常见,但问题是并非人人都是明星。所以这时候,互联网就站出来解决问题了。

得益于互联网让“地球村”在必然程度上成为现实,并有效降低了信息交流的成本,创业者借助互联网的信息流通便当性,实现借助大量个人的少量本钱为一个项目融资的目的。而众筹的门槛其实也很低,个人、团队,乃至公司都只需通过众筹平台设立一个项目或是页面即可。

借助众筹模式,在海外市场相当多有创意有想法的人、却苦于得不到资金支持的创业者,得以开始创业之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自然就是前文中所提到的《星际公民》项目主创克里斯·罗伯茨。尽管打造了《银河飞将》系列的克里斯·罗伯茨,有着“太空模拟游戏教父”的名号,但这已经是上世纪90年代的老黄历了,只因为他在2012年GDC开发者大会的演讲中,描绘了一个浩瀚银河中正在发生的太空歌剧,就让无数玩家为之着迷。

在海外市场的众筹模式里,花钱的支持者往往是以用爱发电为主、期望获得回报为辅,众筹平台从支持者的捐赠中抽取必然的手续费来盈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一部分海外众筹项目的支持者所抱有的想法,都是“虽然我没能力实现本身的梦想,但不介意为别人看上去很有趣的梦想提供微小的帮手”,甚至往往不打算谋求回报,许多人都表示在这一过程中有着一种类似“养成”的体验。

然而遗憾的是,众筹在国内市场则是不折不扣的跑偏了。不同于海外市场,头部企业主导的市场环境导致众筹平台在国内基本都是这类公司旗下的一项业务,比如京东众筹、淘宝众筹。但巨头主导所带来的影响,就是众筹平台成为了整个公司战略的一部分,而淘宝、京东的核心业务是什么?答案自然是电商。这就导致众筹在国内落点后迅速沾染了卖货的基因,最终在平台间的彼此内卷下,众筹在必然程度上也变为了“预售”。

相当一批所谓的“创业者”在平台方若有若无的默许下,将众筹这一原本是基于“我有一个点子,只是暂时缺钱,你能帮帮我吗”这类玩法,变成了中小企业已经有了产品,但苦于缺乏推广渠道,借助众筹这一概念来完成宣传的模式。并且这其实不只是平台在推波助澜,参与众筹的消费者也在助长这种风气。本着实用主义,有相当多参与众筹的消费者是希望得到回报的,并且希望这个时间越早越好。

所以自然而然的,绝大多数参与众筹的产品是已经准备开始量产、才进行众筹,而纯粹的众筹项目反而会被消费者冷落。当众筹在国内慢慢变成了预售,一旦众筹与商业强相关,变现也成为了众筹项目发起者最为关心的问题,“刷单”这一在电商赛道十分常见的玩法也就随之而来,众筹又怎么会不变得乌烟瘴气呢。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众筹在进入国内市场后,正逢智能硬件处于风口,这两种“高概念”的结合就造就了几年前众筹平台热火朝天的景象。

可惜随着智能硬件市场的成熟,特别是大厂纷纷布局物联网,一些原本需要众筹的项目也通过合作进入了大公司的生态系统,其中典型例子就是小米的米家。缺少了想要通过众筹来实现创业梦的创业者后,众筹平台遇冷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京东众筹即将停运,众筹何以在国内水土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