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创新”的Pixel 7系列,却展现了谷歌的堕落

“Pixel一直是智能手机创新方面的领导者。当行业中的其他人跟随我们的脚步时,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恭维。”

2022年10月,当谷歌方面发布他们预热许久的Pixel 7与Pixel 7 Pro时,谷歌产品办理副总裁Brian Rakowski显然是相当志得意满的。事实上,也正是他在此次发布会上公开“Diss”了竞争对手在产品功能开发上的“落后”,并说出了本文开头的这句话。

其实我们无意否认,历史上谷歌的确是在许多智能手机的功能上都扮演了“先行者”的角色。从息屏显示到NFC支付、从碰撞检测到AI影像,Pixel系列或者说谷歌,确实也引领了这些功能在智能手机上的普及。特别是在AI影像、在多帧合成HDR、在算法变焦方面,说谷歌如今依然具备领跑业界的技术实力也并不外誉。

然而在个别功能、技术上做得好,并不代表着如今谷歌的Pixel系列机型还在整个业界有多大的“领军”作用。事实上,纵观刚刚发布的Pixel 7系列,我们三易生活不仅没能看到谷歌“再次引领行业”的决心,反而只感受到了其在产品理念、商业追求上的混乱和堕落。

最新的Pixel系列机型,硬件配置却处处妥协

Pixel 7系列到底是怎样的产品呢?以此次该系列中市场定位更高的Pixel 7 Pro为例,它几乎从头到尾都充满了“妥协”,甚至可以说是“落后”的气息。

首先在外观方面,Pixel 7 Pro机身正反两面均采用了康宁大猩猩Victus玻璃,并辅以铝合金材质的中框。但是请注意,大猩猩Victus并非康宁目前最新最好的手机用特种玻璃,最好的是他们为苹果独家定制的“超瓷晶”,其次则是目前三星旗舰机型遍及使用的大猩猩Victus+。比拟之下,Pixel 7系列使用的初代大猩猩Victus,实际上已经是2020年7月发布的旧配方了。

其次从屏幕参数上来看,Pixel 7 Pro采用了一块6.7英寸、3120*1440分辨率的AMOLED屏,并支持LTPO可变刷新率。然而从仅有1500nit峰值亮度,以及其最低只能达到10Hz(而不是1Hz)刷新率来看,谷歌选用的这块屏幕也不会是新物。

谷歌Pixel 7 Pro多项屏幕参数还停留在2020年的水准(图为三星Galaxy Note20 Ultra)

要知道,1500nit的峰值亮度、10-120Hz的可变刷新率范围,这两点早在2020年秋季就已出现在了三星Galaxy Note20 Ultra上。从这两个关键技术指标来看,Pixel 7 Pro的屏幕很有可能在基材上就落后了目前主流Android旗舰一代,落后苹果iPhone 14 Pro/iPhone 14 Pro Max甚至可达了两代之多。

不仅如此,虽然我们不否认Pixel 7 Pro本身影像部分的软件水平可能很高,但纵观其此次硬件部分,则仅为1/1.31英寸的GN1主摄、1/2.55英寸的紧凑型(0.7μm)4800万像素长焦,再加上1/2.9英寸的“微型”超广角副摄方案。这套配置别说是与同期的其他品牌Android影像旗舰对比,哪怕是与一年前的顶级影像机型比拟也显得有些“抠抠搜搜”。

过时的芯片架构设计,进步幅度令人失望

众所周知,自上代产品开始,谷歌方面就不再使用第三方的SoC方案,而是找三星定制了带有自研模块的“Tensor SoC”。其中,初代Tensor SoC的代号S5E9845,采用的是三星5nm制程,CPU部分是由2颗2.8GHz的Cortex-X1超大核、2颗2.25GHz的Cortex-A76中核、以及4颗1.8GHz的Cortex-A55小核组成,拥有4MB L3+8MB SLC的大缓存设计,并配备了相当堆的Mali-G78MP20 GPU。

其实从初代Tensor SoC不同寻常的“双超大核”、“大缓存”,以及“超多核GPU”设计上,很容易就能看出它参考了三星早期(“猫鼬”时代)自研SoC的设计理念。而在诸如内存带宽、GPU算力等指标上,2021年的初代Tensor SoC,也确实达到了当时行业中第一梯队的水准,不辱谷歌“自研旗舰手机SoC”之名。

但如今的Pixel 7系列配备的Tensor G2又是怎样的水准呢?与初代Tensor SoC比拟,其半导体制程从5nm改进到了4nm,CPU超大核的架构不变,主频提高了0.05GHz到2.85GHz,中核的设计升级为两颗2.35GHz的Cortex-A78,再就是将GPU方案换成了Mali-G710MC10。

目前曝光的跑分成绩表白,Tensor G2的CPU性能提升极小,无论架构还是性能均已严重落后

换句话来说,谷歌的新款自研芯片中,CPU超大核和小核性能基本原地踏步,中核有架构提升带来的代差进步,而GPU虽然架构升级、但流处理器数量没变(G710单个核心规格正好等于G78两倍),性能也不会有太大的增益。

即便放弃“开发机”的定位,Pixel系列也俨然已无法“引领行业”

有的伴侣可能会说,Tensor G2集成了谷歌新的自研AI单元,还有新的安全协处理器,同时更高延续性的架构设计,也意味着工程师可以更深度地在系统、APP层面进行代码优化,这些都有望带来优秀的能效比,以及日常使用中更出色的流畅度体验。

然而从一方面来说,即便谷歌真是为了“便利更好地进行优化”,故意选择了Tensor G2如今的设计,也无法掩盖这款芯片硬件设计进步极小的事实。另一方面大家要知道,目前已经有消息显示,谷歌将在Android 14中彻底去掉ARM v9架构处理器对32位应用的兼容,这也就意味着,对于如今的主流手机厂商和开发者来说,他们都有必要在2023年年底前彻底完成中高端机型软件生态的全面64位化。

但众所周知的是,Pixel 7系列是目前极少数首发搭载Android 13的机型,同时也必然会是明年首批升级Android 14预览版和正式版系统的产品。这就意味着对于开发者来说,Pixel 7系列机型原本应该是他们开发、调试、适配新系统的设备。然而由于Tensor G2依然使用的是基于ARM V8指令集的老架构、旧设计,这就使得其对于开发者而言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参考价值”。

是的,这才是我们三易生活对Pixel 7系列感到失望的最重要原因。诚然,Pixel系列自诞生以来,定位就区隔于曾经“专为开发者而生”的Nexus系列。Pixel系列机型的造型更豪华、功能设计更丰富,价格也日益高端化,很明显更偏向“普通消费者”,是谷歌面向他们展示其硬件设计水准的产品线。

但在日益追求“用户体验”,不竭为Pixel系列增添独家硬件设计与功能的同时,此前谷歌起码没有完全放弃这条产品线对于开发者的指导意义。通过主流SoC设计加上及时更新的系统版本,过去Pixel系列机型很好地兼顾了“普通用户”与“开发者”两方面的需求,也算是实践了谷歌对于整个Android生态的“领导职责”。

然而如今呢?糟糕的硬件设计、落后于时代的用,就意味着Pixel 7系列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已经多少显得有些“诚意不足”。而过时的芯片架构、与未来操作系统特性不太匹配的硬件指令集,则不仅仅意味着谷歌放弃了Pixel系列机型对于开发者的责任,更反映出其内部软、硬件团队间缺乏协调,且在自有硬件产品理念上过于注重短期利润,缺乏行业担当与长远目光的这一事实。

“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自称“创新”的Pixel 7系列,却展现了谷歌的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