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辄近万的护眼屏,能让上网课的孩子保持好视力吗?

整个暑假,肖云(化名)都在犹豫要不要购入一台护眼屏供孩子上网课。

“社交平台铺天盖地都是种草文:孩子上网课更护眼,连接平板手机很便利,高清不伤眼……真把我们宝妈的心理拿捏地死死的。”最后,肖云花了上千元,购入一款护眼显示屏。

到货后,肖云发现,所谓的护眼屏相当于一个投影,iPad播放什么内容,护眼屏就播放什么内容,这样一来,护眼屏的画质损耗非常大,“眼疲劳是近视的罪魁祸首,那么输出画面的分辨率这么低,孩子眼睛不会更累么?”

“双减”之后,千亿教培市场迅速降温,传统教育硬件厂商和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护眼屏市场。但伴随市场始终的,还有护眼屏是否智商税的争论。

有宝妈告诉中新经纬,比来护眼屏“风太大”,大数据不竭推送相关测评,但是产品种类繁多,她不知如何下手;也有宝妈认为,不管哪款产品都无法做到真正护眼,不如投大屏看电视屏幕。

大厂入局 

据艾瑞咨询与多鲸教育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预计在2024年突破千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26%。家长对于教育硬件的需求,不再单纯看重学习功能,“护眼”也成为一个全新的关注点。

中新经纬在电商平台上搜索“护眼屏”发现,传统硬件厂商、智能电子产品领域、半导体显示领域、互联网大厂等行业龙头争相竞逐护眼屏领域,推出了不同材质的护眼屏幕,如“IPS类纸屏”“九层散射护眼屏”“LTPS润眼屏”“墨水屏”等,令人眼花缭乱。产品价格大多在上千元,价格高的甚至达到近万元。

疫情期间,网课成为“刚需”。2022年上半年,希沃推出的全新一代网课学习机W2,声称能实现AG防眩光,低蓝光,超广视角。

据了解,希沃是A股上市公司视源股份旗下教育业务的品牌。对于“低蓝光、防眩光”具体指什么技术,希沃客服称,“W2采用三大类纸护眼技术,实现了类纸级防眩光和超广角的柔和显示。”

同时客服还声称,该学习机还获得德国莱茵TÜV低蓝光认证、德国莱茵TÜV无频闪认证、深圳赛西与中山眼科中心视觉健康标准A级评定。

传统硬件厂商步步高与读书郎也推出本身的护眼学习机。步步高旗下子品牌小天才则推出了AI护眼平板——步步高家教机A6。据小天才官方商城介绍,该平板“专为网课而生”。

本年7月,读书郎在港交所上市。“双减”之后,读书郎主打AI学习机。以官方旗舰店客服介绍的本年8月份上市的AI学习机C50为例,润眼屏与墨水屏二合一。读书郎电商客服称,电子墨水屏本身不发光,更没有蓝光刺激。

半导体显示领域全球龙头京东方也推出了BOE Funbook、画屏E2等型号类纸护眼屏。

部分学习机还将产品和不同办事、教育资源结合了起来。除了庇护视力,上述部分学习机还提供学科规划、家长远程办理、全科视频免费学等办事,与学习机打包出售。

互联网大厂也纷纷加注护眼智能硬件。百度“AI生活”的业务板块小度也推出大屏护眼智能学习机。科大讯飞与华为则推出墨水屏平板。

官网商城介绍,上述墨水屏平板还可以实现转写、AI朗读、外文翻译等功能,笔记内容可以同步到手机、电脑。

不外,虽然护眼学习机与显示屏市场火热,但上半年部分上述企业相关业务收入有所下滑。

本年上半年,视源股份实现营业收入89.8亿元,同比增长12.78%。以希沃为品牌的教育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6.98亿元,同比下滑24.46%。

半年报没有专门披露希沃营收负增长的原因,但指出2022年上半年,受国内疫情影响,中国国内教育市场出现必然程度下滑。半年报援引了《全球IFPD市场研究报告2022 Q2 DISCIEN》的统计称,中国教育市场出货量约为30.79万台,同比下降30%。

读书郎本年半年报也显示,上半年,学生个人平板收入2.31亿元,同比减少23.1%。半年报称,减少主要是由于疫情反复,供应链及经销商业务受到必然程度的影响。

京东方2022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916.10亿元,同比下降15.66%,成为2018年后的首次半年报同比负增长。其中,占营收比例超过九成的显示器件行业营收826.42亿元,同比下滑17.89%。

京东方在半年报中也表白,半导体显示行业持续低位徘徊,主要面板产品价格下降,公司营业收入有所下滑。

面对琳琅满目的产品和酷炫的功能,大部分宝妈更关注的还是护眼屏的基本功能——护眼。

中新经纬发现,在京东方、明基、希沃等产品上都可以看到“德国莱茵TÜV低蓝光认证”和“德国莱茵TÜV无频闪认证”等护眼认证,其背后是认证公司德国莱茵TÜV。

官网显示,德国莱茵TÜV是一家技术办事供应商。在官网“认证与审核”一栏中就包罗“眼舒适度认证”项目。

26日,中新经纬以显示屏产品提供商的身份,联系德国莱茵TÜV集团的工作人员咨询相关护眼认证。对方介绍,显示器的护眼认证分为较初级的低蓝光认证与低频闪/无频闪认证,更高级的眼舒适认证。大多数的屏幕厂商在售卖屏幕时能做到低蓝光认证与低频闪/无频闪认证,而眼舒适认证是一个更多维度与更全方位的护眼指南和认证。

“也就是说,眼舒适认证不单要求低蓝光与低频闪/无频闪,还要求屏幕显示能够做到环境光办理与健康舒适指引两个维度。”该名工作人员表示。

对方表示,申请认证需要将样本寄到他们公司,同时他们也会对工厂进行检查,核查工厂是否有能力生产这类水平的产品。别的,企业需要缴纳相应的检测费用,产品需要完全符合评测标准才能获得相关的证书认证。“不同级别的认证项目价格不同,低蓝光认证与低屏闪认证的费用在几万至十几万元,眼舒适认证十几万,具体的价格需要详细的产品资再进行评估”。

值得注意的是,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相关护眼认证在刚出台时,企业产品的检测费用直逼百万。

真的能护眼还是智商税? 

在新技术涌现的当下,科技能够为教育带来更多赋能。但是作为最终触达消费市场终端的智能教育硬件,“护眼”学习机、“护眼”显示器真的能护眼吗?

家长最担心的还是电子屏幕蓝光对孩子视力的伤害。对此,上海新视界中兴眼科病院副主任医师顾操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蓝光是自然可见光其中的一部分,日光及电子屏幕都会发出蓝光。蓝光波长短,能量高,能够直接穿透晶状体直达眼部黄斑区,导致黄斑病变,也会造成视疲劳,影响睡眠。其中,波长400-450纳米之间的短波蓝光对视网膜的危害程度最大。而频闪不会对视力造成损害,但会引起视疲劳。

不外他认为,上述智能电子产品一般情况下缓解视疲劳可能有点用,但对于近视防控作用不大。

中国消费者协会就曾指出,蓝光照射只有达到足够的时间和必然强度后才有可能造成视网膜伤害。目前也没有蓝光导致近视的直接证据。因此家长不必过分担忧所谓的蓝光危害。对于一些商家通过对防蓝光产品的性能进行虚假夸大宣传,过度解读蓝光的危害,高价推销防蓝光产品,应理性看待。

从技术层面出发,家电分析师刘步尘向中新经纬指出,从显示技术角度讲,不存在“类纸护眼屏”这种屏幕材质,也不存在“墨水屏”“AG纳米蚀刻屏”“IPS屏幕”“ADS”等,“换言之,这都是营销人员创造出来的概念,不是技术人员创造出来的产品。”

刘步尘表示,目前,95%以上的显示产品,包罗宣称“护眼”的学习机和“护眼屏”显示器,屏幕材质只有OLED屏与LED屏两类,其他如Mini LED、Micro LED屏还很少见。

刘步尘进一步介绍,如果该所谓的“护眼屏”是OLED屏,那么它本身就是护眼的,因为OLED发射的高能短波蓝光极少;如果该“护眼屏”是LED屏,那么LED屏幕本身就发射高能短波蓝光,这种高能短波蓝光对眼睛的伤害很大,即使做了某些技术处理,如德国莱茵TÜV认证,护眼效果仍然不容乐观。

“对于护眼教育智能护眼产品,最重要的参考指标就是看它用的是不是OLED屏,其他都不消看。”刘步尘指出。

“中新经纬”(ID:jwview),作者:林琬斯,编纂:王玉玲,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动辄近万的护眼屏,能让上网课的孩子保持好视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