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塞满iPhone14

历届iPhone系列的发布,都是数码界的狂欢。iPhone 14系列发布不到一个月,就已经有大量评测up主把它从头到尾拆解了一遍。

与上一代iPhone 13系列不同,新一代的iPhone 14系列的闪存首次使用了来自国内厂商长江存储。而据海外新闻报道:这一次iPhone 14系列至少混用了西部数据、东芝、长江存储三家的闪存。

来源:iFixit 

苹果第一次使用国产闪存芯片,说明长江存储的技术实力已经得到了苹果认可。据公开资显示:成立于2016年的长江存储虽然是NAND芯片的新兵,但自主研发的第四代3D TLC闪存已经达到232层堆叠层数,比肩西部数据、东芝等业内一线巨头。 

虽然苹果一直刻意弱化使用中国供应链技术,但不成否认的是,打开iPhone,大部分都是中国制造。 

苹果吃肉,供应链喝汤

在智能手机领域,一直有“苹果吃肉,供应商喝汤”的说法。 

iPhone作为高端手机的代名词,对所使用的各类硬件要求极为严苛,能够挤进苹果供应链,就证明本身产品的质量已经达到行业最高水准。并且,依靠iPhone业内第一的销量,足以让一家供应商完成积累,冲击A股和创业板。 

在2012年苹果首次公布的供应商名单中,有156家公司入选,其中只有8家中国公司上榜。随着中国制造业逐渐高端化,越来越多的公司入围苹果的供应商名单。 

到了2020年,前200名主要供应商里,中国厂商共有96家,占比近半。到了2021年,苹果供应商名单又新增了12家中国大陆企业。 

据集微网统计数据显示:在众多国产供应商中,有48家供应商登上A股,其中市场份额最大的是为苹果提供连接器和声学等产品的立讯精密和歌尔股份、提供盖板玻璃的蓝思科技、提供面板的京东方A等。 

除了市值较大的企业外,还有14家科创板上市的中小市值企业,主要业务就是为苹果供货,严重依赖苹果。例如提供机器视觉技术的天准科技和奥普特、提供检测设备零部件的华兴源创和杰普特、提供激光设备零部件的海目星、提供精密结构件的福立旺、提供涂的松井股份等。 

 iPhone生产流水线 

对于供应商来说,加入“果链(苹果供应链)”就意味着业绩的突飞猛进。以立讯精密为例,成立于2004年的立讯精密,在2011年收购昆山联滔电子打入果链,主要负责MacBook的生产线;2017年拿到Air Pods Pro100%代工份额;2020年立讯精密收购纬创和资通两大代工厂成为大陆首家代工iPhone的厂商。 

全面倒向苹果的立讯精密,在2020-2021年,拿到了苹果支付的638.43亿元和1140.56亿元的营收,苹果业务占立讯精密总收入的69%和74%。 

这份看似光鲜亮丽的成绩单,背后隐藏着惨痛的现实。在2021年1140.56亿元总营收下,立讯精密仅实现净利润71亿元,明明总营收翻倍,净利润却同比下降2.14%。 

逻辑也很简单,就是因为厂商过于严重的“苹果依赖症”,导致苹果有着绝对议价权。虽然因疫情导致原材价格不竭上涨,但苹果凭借议价权对果链予取予求,将上涨的成本转嫁至下游供应商。 

而果链们根本无法放弃苹果业务,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 

做供应链,要听话

除了有绝对议价权以外,苹果对供应商要求极度苛刻,堪比维多利亚的奥秘对待自家模特。 

首先,苹果要求自家供应商技术要先进,尤其不能随便更改制定的配置。 

iPhone的蓝宝石屏幕供应商GTAT,自2013年就为苹果供应蓝宝石材,但在合作期间,苹果一直在改变蓝宝石屏幕的产品规格,不单严苛地缩减生产成本,还要求GTAT在规按时间内准时准点生产出大量符合要求的蓝宝石屏幕。最终,GTAT因不胜重负而关停厂房。 

据韩媒THE Elec爆:2021年,京东方成为了苹果的屏幕供应商,成功拿到了iPhone 13系列价值3000万的OLED屏幕订单。但因京东方偷偷更改屏幕设计,被苹果终止了屏幕订单,直到iPhone 14系列京东方才终于进入苹果供应链。 

其次,供应商不能随便涨价,因为苹果不接受。 

2022年以来,由于上游各种芯片关键材,如光刻胶和CMP浆等相继涨价,芯片代工成本出现了明显上涨,台积电将芯片代工价格上涨10%-20%。而作为果链最核心成员,台积电给了苹果一个VVIP价格,只将A系列处理器代工价格小幅度上涨3%摆布。 

但据外媒报道:苹果在9月26日明确拒绝了台积电的涨价要求,并声称要将芯片代工订单转移给三星等其他代工厂。而一旦苹果将订单交给三星后,台积电将直接损失148亿美元最大客户,是台积电无法承受之重。 

迫于市场压力,台积电可能撤销对苹果的涨价要求。 

 台积电工厂车间 

最后,供应商不能涨价,但是苹果能要求你降价。 

富士康作为苹果最大的生产制造商,负责iPhone的绝大多数产品组装,和供应OLED显示屏和玻璃机身。随着富士康地位的不竭提升,无可替代性越来越强,苹果就开始“敲打”它最大的追随者。 

2016年,苹果要求供应商报价降低20%,这遭到富士康的反对,表示这样的价位难以接受,如果没有合理利润将不接受苹果订单。 

面对富士康的强硬回应,苹果立马把iPhone和Air Pods订单分给和硕、立讯精密、纬创等其他几大代工厂商,并不竭扶持其他代工厂的壮大,用来削弱富士康的影响力。 

最终,在苹果的权术下,被砍单和议价权持续削弱的富士康,只能老老实实听苹果的要求。 

总而言之一句话,想吃苹果公司的饭,就必需要听话。 

iPhone离不开中国

目前,iPhone 14系列的OLED屏幕、有机发光二极管屏幕、扬声器、电池、闪存芯片等一切你能看到或看不到的地方,都是采用中国企业制造的零部件。据美媒声称:所有中国制造的零部件,已经占有iPhone 14全部价值的25%。 

但国内的供应商能拿到iPhone 14利润的25%吗?答案是否定的。 

在苹果的技术高压和严苛议价权之下,想安心吃“苹果饭”可不容易。在2021年,苹果毫无征兆的将包罗欧菲光在内的34家中企踢出供应商名单,导致曾经手机摄像头模组出货量达到全球第一的欧菲光利润暴跌90%,一夜之间,几乎破产。 

“欧菲光事件”也彻底撕碎了中国供应商的遮羞布,央视就对中国供应商发出了呼吁:“要摆脱对苹果的依赖,多元化布局。” 

 智能汽车所需芯片

有了前车之鉴,现在供应商都开始逐渐摆脱“苹果依赖症”,尝试在新能源汽车、AR/VR、光伏等领域寻找第二增长曲线。例如被踢出果链的欧菲光,就开始进军智能汽车领域,研发新能源汽车所需的影像模组。 

但不成否认的是,苹果的销量离不开中国,生产和制造也同样离不开中国。但想要打破苹果对议价权的封锁,中国供应商还需要艰难斗争。 

“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孙鹏越,经授发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中国制造塞满iPhone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