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梦碎」元宇宙

欧洲的元宇宙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从目前来看,欧洲要想进一步发展元宇宙,需要解决人才、资金、创新等多个难题。

欧洲的企业、投资者和人才都在争抢元宇宙炒作列车的车票,就连很多重量级人物也不例外。

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希望建立“欧洲元宇宙”,向美国和中国的科技巨头发起挑战。与此同时,负责欧盟数字事务的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 Margrethe Vestager 正在考虑出台新的反垄断法规。

但需要认清的现实是,欧洲的元宇宙梦距离梦想成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慕尼黑虚拟现实平台 VRdirect 联合创始人 Rolf Illenberger 表示:“现实情况是,没有一家欧洲大型科技公司与未来的元宇宙相关。元宇宙由美国和亚洲的玩家主导,并将在两个地区得到发展。”

在美国,Meta、微软和苹果等科技巨头将成为主角,Roblox 和 Decentraland 已经提供了受欢迎的原型元宇宙平台。在亚洲,TikTok 和 VR 品牌 Pico 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是最强的竞争对手,此外,华为、腾讯和 Sandbox 等公司同样不容小觑。

比拟之下,在欧洲,这项技术在很大程度上仅限于小众运营商和初创企业,比如芬兰生产高端耳机的 Varjo 和爱沙尼亚的 Ready Player Me。后者是一个跨游戏虚拟角色平台,比来拿到了由风投巨头 Andreessen Horowitz 领投的 5600 万美元融资。

Web3 和元宇宙广告公司 Hype 的首席执行官 Jake Stott 乐观地认为,在未来,欧洲的金融科技行业在这个领域有可能出现支付供应商,不外他也承认他们面临着重大挑战。“从历史上来看,在培养独角兽企业方面,欧洲初创企业一直落后于美国和亚洲。在风险融资方面,欧洲也落后于美国。政府也许可以在这些方面提供支持,通过移除增长障碍和刺激风险投资,帮手欧洲刚刚起步的元宇宙生态系统。”

欧洲元宇宙梦,难过人才关

芬兰企业家 Petri Rajahalme 和他的合伙人 Dave Hayes 比来成立了 FOV Ventures——欧洲第一家专门投资早期元宇宙公司的风投公司。本年 3 月,两人颁布颁发向处于种子初期或种子期的初创公司提供 2500 万欧元的资金。

Rajalhlme 说:“我们不缺乏人才,这是必定的。如果你回顾一下历史上的并购交易,就会发现,许多被美国企业收购的公司,里面的人才都来自欧洲……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将这些人才留在欧洲?”

当前,虽然芬兰提供了免费和高质量的教育,但在薪资方面却无法与硅谷比拟。即便欧盟巨头可以提供必然规模的支持,但申请非常耗时,并且资金有限。FOV Ventures 更愿意通过提供早期资金和进入市场的专业知识将人才留在欧洲。

这个战略的关键在于,需要一个由已知参与者(如 Meta 和 Decentraland)的元宇宙专业人士组成的“边缘网络”,这些专家可以为与大平台合作提供资金和建议。

Rajahalme 还希望欧洲投资者能够携手合作,一起挑战美国的资源。“作为风投公司,我们应该在欧洲内部加强合作,分享知识和见解,并提供底层的帮手。这是一个大浪潮,它才刚刚开始,我们必需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

据悉,Rajahalme 从 2016 年就开始接触元宇宙领域,但他承认,在 Facebook 更名为 Meta 之后,元宇宙才开始暗暗进入主流赛道。

但这并不味着如今大家已经充分理解什么是元宇宙,事实上,模糊的元宇宙概念既带来了问题,也带来了机会。

元宇宙供应商只是“老酒装新瓶”?

欧盟委员会和议会的成员都呼吁对元宇宙进行监管,但问题是他们还不清楚他们到底在监管什么。欧洲议会议员 Axel Voss 在比来的一次圆桌会议上表示:“作为一名立法者,我们现在必需考虑如何监管不存在的东西,或者已经存在但规模较小的东西。”

究竟什么是元宇宙?

事实上,有很多关于元宇宙的定义。元宇宙一词最早出现在 Neal Stephenson 1992 年出版的小说《雪崩》中,Neal Stephenson 将现实生活中的网络描述为“3D 互联网”。扎克伯格则设想了“一个你可以在数字空间中与人共处的虚拟环境”和“一个你身在其中而不只是束手傍观的实体互联网”。

Rajahalme 更喜欢投资人 Matthew Ball 对元宇宙的描述:“一个大规模的、可互操作的实时渲染 3D 虚拟世界网络,可以让无数用户同步持续地体验,拥有个人存在感,并具有身份、历史、权利、对象、通信和支付等数据连续性。”

这一宏伟愿景已经在慢慢实现,并且一些应用,如在线游戏等,有助于欧洲各种生态系统发挥它们的优势。例如,北欧国家可以利用出色的游戏行业,而德国的工业经济为元宇宙中的 B2B 办事提供了有利的基础。

然而,批评者们认为,许多元宇宙供应商只是用一个包含万象的流行词,对已有的技术进行了重新包装,各种散落的应用远没有达到可集成的程度。

VRdirect 公司创始人 Illenberger 对元宇宙的去中心化表示怀疑,他预测中国和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仍将是主流平台的把关人。“可能是 Meta,可能是苹果,也可能是字节跳动——他们将控制这个生态系统。如果你是一名应用开发者,你可以为 Varjo 开发一款应用程序,但你的目标用户将非常少,所以你会为 Meta 和苹果开发应用程序。”

这些未来的元宇宙主导者正在成为欧盟立法者的瞄准目标,他们认为强有力的数据庇护和反垄断监管是一种竞争优势。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认为。

过度监管下,

欧洲元宇宙创新受到阻碍

一些元宇宙企业、开发者和投资人担心欧盟的监管会阻碍创新。

FOV Ventures 创始人 Rajahalme 分享了一个关于美国和中国人工智能发展讨论会的趣闻。与会的欧盟代表表示,他们的目标是成为人工智能的最佳监管者。他开玩笑地说:“这就比如当你开始生产汽车时,欧洲人说他们要成为制造泊车标识表记标帜的最佳厂商。”

Illenberger 见证了严厉的监管所带来的弊端。

比如,一个使用外置摄像头来识别周围环境的虚拟现实头盔,很容易违反欧盟对个人隐私的庇护,因为任何人都可能在工作场所被不测拍摄。

为了降低违规风险,西门子等大型公司为此推出了专门的 VR 房间。然而,这些设施对一些企业来说并不便利,而另一些企业则负担不起。

Illenberger 表示,“即使是在遵守欧洲数据隐私法的情况下,使用元宇宙技术也会是一场噩梦。为了让设备正常运行,你必需对环境进行拍摄。”

这些规则可能会阻碍创新,并将人才推向亚洲或美国。

写在最后

虽然欧洲公司可以在元宇宙中扮演重要角色,但如果想与全球科技巨头展开竞争,无异于异想天开。与其与现有的公司对抗,不如与他们合作,以获得更大的成功。比如,VRdirect 已经为 Meta、Pico 和 HTC 设计的耳机提供支持。

Illenberger 认为这种互操作性为细分市场提供了机会。他还相信,他的公司可以从严格的欧盟法规中受益,因为其他企业会更多地偏向他提供的办事,而不是忽视这些规则的硅谷中坚企业。“在某种程度上,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竞争优势。但与美国和亚洲比拟,这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至于欧洲元宇宙梦——与科技巨头竞争,同时庇护欧洲的规则和文化——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AI前线”(ID:ai-front),作者:Thomas Macaulay,译者:明知山,策划:凌敏,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欧洲「梦碎」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