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富豪榜上的浙商又迎IPO,48岁二次创业,如今市值超300亿港元

中国第四家新能源车企上市了,但它没能享受到以往的造车新势力的待遇。

9月29日,零跑汽车在港交所敲钟。发行价48港元/股的零跑,开盘即破发。截至午间,零跑汽车股价下跌36.88%至30.3港元,市值306.6亿港元。

48港元的发行价为此前招股价48至62港元的的下限定价。按照零跑汽车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零跑此次香港公开发售部分仅有3151人认购,未获足额认购。

此番上市后,零跑汽车成为继蔚来、小鹏、抱负之后上市的第四家国内造车新势力,也是哪吒、威马等二线新能源车企中率先“上岸”的企业。

和蔚来、小鹏、抱负这三家中高端品牌比拟,零跑汽车是不折不扣面向中低端市场的品牌。零跑汽车成立于2015年,目前已经推出4款车型,卖得最好的一款是起售价为7.95万元的T03,2021年累计售出4.3万辆。

新能源汽车在中低端大众市场的空间远超豪华品牌,零跑汽车的销量也在近期突飞猛进持续破万。本年8月,零跑汽车销量1.2万台,超越蔚小理,在所有新势力中排名第二,仅从销量看,已经是安靖的头部品牌。

但此次初登本钱市场就遭遇滑铁卢,说明零跑汽车还没能得到本钱的认可。招股书显示,零跑汽车在盈利能力上较弱,三年亏损接近50亿,且毛利和同期的其他新势力品牌比拟差距较大。

为提升盈利能力,零跑开始品牌上探的工作。9月28日,零跑发布最新车型C01,起售价19.38万元。零跑汽车创始人、本年55岁的朱江明,此前对这款车型表示出很大自信,在 20 万元的价格区间内,“零跑 C01 几乎没有竞争对手。”

零跑C01 图源零跑汽车官方

此次上市低迷情况下,C01成为零跑能否提振股价的决定性因素。但中国20万元级别车市竞争极为残酷。零跑一步步努力向上攀登,只是这时还是有很多人在问:零跑是谁?

浙商上车

零跑汽车的背后是国内“安防第一股”大华股份,后者已于2008年登陆A股。朱江明和大华股份董事长傅利泉在1993年5000元白手起家创办大华股份,如今主营业务包罗智慧城市、安防、核酸检测采样亭等。

2015年前后,国内造车风起云涌。新能源汽车的兴起,让中国汽车产业获得了和国际巨头从头竞争的机会。一时间涌现出近百个新能源汽车品牌,零跑汽车也是其中之一。

那一年,朱江明48岁,是大华股份CTO(首席技术官);同样48岁的傅利泉,是大华股份董事长。两人决定共同创办零跑汽车,总部位于浙江杭州。

在2017年的一次采访上,朱江明表示,“外企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大,15年后,中国汽车行业完全有能力击垮外国人。”

2021年,朱江明辞去在大华股份的董事职务,专注零跑汽车的经营工作。

在IPO前,零跑汽车共获得8轮融资。与其他头部新势力品牌比拟,零跑汽车的股东有更多地方色彩。

傅利泉自不必说,作为浙商代表的傅利泉多次上榜富豪榜。2020年,傅利泉以270.9亿元的身家位列福布斯富豪榜129位,2021年再次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第680名的位置。

傅利泉及夫人陈爱玲 图源大华股份官方

2021年8月,零跑颁布颁发完成45亿元的B轮融资,官方信息显示,杭州市国资委持有的杭州国舜零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投资30亿元。浙江本土本钱也都相继进入股东序列,包罗杭州泛链科技、浙江大学的本钱运作平台九智投资、核聚资产、泛城资产登等多家机构均入局。

在上市前夕,浙江省产业基金、金华市产业基金等再次上车,成为零跑汽车的上市基石投资者。两家机构合计认购2.16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傅利泉与朱江明为一致行动人,在IPO前共拥有31.01%的股份,大华股份和杭州市国资委分列二三大股东,别离持股8.89%和5.98%。

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棋至中局,大范围洗牌后还未上市的优秀标的所剩无几。零跑汽车无疑抢到了上车的机会。只是眼下本钱市场不再像三年前一样火热,蔚来等车企上市时所遇的优待一去不返,对二线新势力来说,压力将变得更大。

流血上市,血流不止

从财务数据上看,零跑汽车和蔚小理比拟,还有不小的差距。

零跑汽车的销量非常好,细究起来,绝大多数由“老头乐”T03贡献。这款A00级轿车,和常年霸榜新能源销量第一的宏光miniEV一个级别,属于最小的小车类型。和mini比拟,T03价格更高,但因为有四个车门,续航达到300公里,甚至还拥有L2级的自动驾驶,实用性远超mini EV。可负担的价格,加上较强的产品力,让零跑在低端市场迅速扩张。

零跑T03 图源零跑汽车官方

招股书显示,2020和2021年,零跑T03的销售占比均高达90%摆布,2021年上半年,C11的交付丰富了零跑产品结构,但T03占比依旧超过75%。截至本年一季度,零跑单车均价仅9.22万元。

小车面向更大众市场,但选择小车也意味着制造研发门槛低,利润空间更小。

全球新势力,没有一家能在上市前实现自主盈利。但招股书还是显示了零跑汽车令人惊讶的亏损情况。招股书显示,零跑汽车2021年净亏损26.29亿元。以这笔亏损额和同年销量粗略计算,相当于2021年零跑每卖出一辆车,就要亏6万元。这已经接近零跑一辆T03的售价。

毛利率方面,零跑汽车在2019年低至-95.7%,几乎是卖一辆再亏一辆的状态,2020和2021年别离提升至-50.6%和-44.3%。横向对比同期的蔚来、小鹏和抱负,当时毛利别离达到11%、4%和21.3%。同样在首款车型量产三年后,三家头部新势力品牌至少初步具备了自我造血的能力,低端车型的盈利之难,可见一斑。

更严重的问题是,招股书显示,一直到2022年一季度,零跑造车的原材和耗材成本依然超过单车售价接近2万元,这意味着零跑目前的售价连造车成本都没能覆盖。

大规模的销量才能让车企摊平成本。目前蔚小理们都没能实现净利润转正,对于售价更低的零跑而言,只有更大的销量才能摆脱遥遥无期的亏损黑洞。

“卷王之王们”看不到尽头

零跑没能享受到一线新势力那样的融资盛况,这也让公司一直处于弹药紧张的状态。于是零跑选择了一条独特的差异化路线:全域自研。在招股书中,零跑称,公司的核心竞争力首先就是全域自研和垂直整合能力。

零跑指的全域自研范围远超自研范围较大的比亚迪,在此前零跑C11的发布会上,朱江明就曾表示,车灯的毛利在15%-20%之间,若采用自研方式,零跑一辆车的车灯就能节省600元摆布。

是的,零跑连车灯也要本身“卷”。除此之外,零跑的全域自研还包罗电驱、芯片、自动驾驶软件算法、智能座舱、电池等等,只有电芯、底盘、表里饰等由外部供应商完成。

全域自研的好处是能更好掌控供应链,极致压缩成本,获得更好的市场竞争排序。目前看,至少前一半的目的达到了,零跑C11价格不超过20万元,但却实现了4秒零百加速、无框车门等等豪华车配置,全域自研在其中发挥了不小作用。

但坏处是,研发上平均用力,容易导致产品竞争力的不足。9月28日发布的C01首次搭载了底盘和电池一体化的新技术,但此前零跑者系阿谁技术并未在行业内掀起多大波澜。此外在绝对值上,零跑汽车的研发投入也低于一线品牌。招股书显示,2019至2021年,零跑研发开支别离为3.58亿元、2.89亿元及7.4亿元。比拟之下,2021年小鹏汽车的研发投入达到41亿元。

在本年一次公开讲话上,朱江明表示公司不是拿来主义,“我们是彻彻底底从头到尾去实现研发。我相信通过本年、明年,以后我们的加速度也会远远超过一些友商。”

但2022年,已经不是拿配置堆就能博得市场的时候了,因为几乎所有的新势力都开始堆、降价,以性价比在市场搏杀。售价超过30万的小鹏G9近期降价,随即引发阿维塔11跟进的连锁反应,零跑也要主攻竞争尤为激烈的15-30万元核心市场。

这对零跑等二线品牌来说压力极大,一方面品牌需要向上探索,获取更多的利润,维系企业保留。但另一方面,激烈的竞争不得不要求产品极具性价比,才能在残酷的优胜劣汰中保留下来。近有哪吒,远有小米,无不是虎视眈眈地盯着这块市场。

行业也开始有了反内卷的声音。9月23日,东风集团董事长竺延风在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表示,当前除了个别头部企业,大部分企业都陷入单车利润差,销量越多亏损越大的怪圈。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也在同一场合呼吁,希望大家遵守基本的商业逻辑,“太长时间不挣钱的发展是不合适的,希望能够在技术创新的基础上平衡商业的运营”。

只是对于零跑为代表的二线车企来说,这就像是一个囚徒游戏,谁也不敢第一个停下内卷的脚步,不然第一个倒下的就是本身。

“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刘雨锟,编纂:吴羚玮,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全球富豪榜上的浙商又迎IPO,48岁二次创业,如今市值超300亿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