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碳目标两周年,如何规避“运动式减碳” 丨36碳直播回顾

9月22日,“双碳”目标提出两周年之际,36碳邀请到北京绿色交易所副总裁王辉军、绿普惠创始人陶岚、碳阻迹创始人兼CEO晏路辉,一同在36碳视频号直播间,聊聊“双碳”两年来对行业的一些观察和认识。

近几年,企业在推进双碳目标过程中,不成避免地出现了拉闸限电、限产等“运动式减碳”现象。对此,王辉军指出,从政策层面来看,各地方的双碳目标,碳达峰、碳中和的时间表、路线图、施工图等顶层规划尚未明确,地方相应的配套政策有很多衔接不上的地方,从市场机制来看,全国8大高碳行业还没有完全纳入市场中,市场机制也不完善,从而造成了这一现象。

他同时表示,碳中和过热未必不是一件坏事,过热才会得到更多人关注。对于企业来说,应该努力达成自身优秀的减排能力,更少地去购买减碳指标,才能更好表现对社会的贡献。

那么,为了避免“运动式的减碳”现象,需要做出哪些努力?晏路辉表示,企业在减排过程中,往往需要请第三方去帮手核查项目,可能连成本都无法覆盖到,所以需要理性去看待减排。不外,如果企业做的减排项目能够带动成千上万的用户去参与,促进社会长期产生减排,就应该大力去做。

陶岚则表示,现在整个碳市场纳入的行业,也仅仅是前期的2200多家电力行业,碳市场还有很多工作要开展。这一过程中,碳排放必定是逐步降低的,后期还需要在固碳方面发力,无论是林业碳汇还是海洋碳汇,都能起到很好的抵消机制。

碳中和看似很复杂,但概括起来就是从消费端、生产端、固碳端三方面发力来实现。

晏路辉从生产端做出了观察。他表示,这几年不少企业都有了减碳意识,积累起更强的认知度及行动力。在这一过程中,企业第一步要做好碳排放的计算,第二步找到适合本身的减排办法,第三步要带动上下游伙伴一同减排。

陶岚从消费端给出了她的见解。她表示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整个消费端的碳排放占比将逐步上升。个人参与碳排放,则带来了社会资源的节约,个人的消费偏好,也能倒逼企业加速绿色低碳转型。

在固碳端,陶岚以林业碳汇为例,表示随着能开发成林业碳汇的项目越来越稀缺,碳汇价格也在逐年上升,从业者对此要加以重视。王辉军对碳汇项目的稀缺性也表达了认同,他同时表示,林业碳汇交易不仅要看效率,也需要看成本,那种国营林场就比力容易做成林业固碳项目。

以下为36碳资深作者邱晓芬与北京绿色交易所副总裁王辉军、绿普惠创始人陶岚、碳阻迹创始人兼CEO晏路辉三位嘉宾的直播讨论实录,经36碳编纂后发布:

主持人:目前,距离双碳目标的提出已经两周年,在企业推进双碳目标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过热现象,比如说提出与自身不相符的激进目标等。那么,8大高碳排放行业傍边,都遭遇过哪些印象深刻的过热现象,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表露出怎样的问题?

王辉军:这两年影响较大的事件,就是去年部分省份出现的“拉闸限电”和“运动式”减碳了。为什么要控制碳排放?就是因为化石能源是有限的资源,所以要进行能源的转型。然而,在转型过程中,造成了一些过热现象,需要从两个层面去思考。

首先是政策层面,各地的路线图、施工图、时间表都不够成熟,地方相应的配套政策有很多衔接不够的地方,其次从市场机制来看,企业对于全国的市场只有发电行业,8大高碳行业还没有完全纳入市场中,市场机制也不完善,以上两点因素,造成了碳达峰过热的现象。

主持人:如何科学地看待这种过热的现象,必然是坏事吗?

陶岚:我觉得至少提高了人们对气候变化的重视度,并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层面,调动起全社会来参与减碳,还是有必然积极作用的。

我本人从事碳办理行业快20年了,看着国际碳市场的萧条,到“双碳”时代下全国碳市场启动,企业碳中和规划的纷纷发布,个人碳账户的相继推出,现在整个社会也都已经行动起来了。我相信碳达峰碳中和不是一个标语,而是实实在在的行动,也不仅是企业自身的减排,而是跟每个人的生产、生活方式息息相关。

主持人:晏总在行业时间这么久,对此又是如何看待的?

晏路辉:双碳目标提出之前,我们把它比方成是沉在水底的一个行业,我们当时建了一些微信群,大概也就几百几千的规模,但到现在,整个行业已经达到了10万~20万人的规模。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看,过热的现象客观上也加速了整个行业发展。

王辉军:我补充一下我的看法,现在人们对控排、非控排的理解不够深入。可能一说控排,就是强制必需要怎么样,刚才提到的8大行业,必定就是控排企业,但这个所谓的控排,实际上是相对的。

我认为碳中和这个事,过热是好事儿,过热才有更多人关注。对于企业来说,应该努力达到自身优秀的减排能力,更少地去购买减碳指标,才能更多表现对社会的贡献。

主持人:为了避免运动式的减碳,在制度端需要做哪些努力?对此有怎样的期望?

晏路辉:很多企业想象出来它有一个减排项目,然后就想着看能不能去申请试试赚到钱,但这个过程中,你要请第三方去帮手核查,这个成本可能都无法覆盖到,所以需要去理性看待这件事。好的减排项目,必然是值得深挖做下去的,这里举个例子,绿色出行能带动成千上万的用户去参与,产生的影响力可能会远超单纯只开发一个风电项目。回到核心逻辑,如果这件事能够促进社会长期产生减排,那就应该大力去做。 

陶岚:碳市场是比力系统化的工程,主管的行业部门比力多,工作流程很复杂。现在整个碳市场纳入的行业,也仅仅是前期的2200多家电力行业,其他行业涉及7000~8000家企业,整体来说碳市场还有很多工作要开展。

中国碳中和进程中,碳排放必定是逐步降低的,但降低到必然程度以后,必定要在固碳方面发力。这时候,无论是林业碳汇还是海洋碳汇,都能起到很好的抵消机制。

别的,碳普惠机制虽然量比力小,但加在一起也是一个庞大的量,带动公众参与减排实现交易,它的重要性及影响力要大得多。 

还有一些自愿做碳中和的企业,很愿意去购买碳普惠的减排量,这种行为具有品牌效应,比如我们跟王府井集团开展了绿色消费的一个活动,为了中和这次活动的碳排放,就购买了消费端的减排量,整个活动效果就非常好。

主持人:科学的减碳可以从消费端、生产端、固碳端三方面发力。我们从生产端提起,现在工业是国内产生碳排放最高的领域,而工业的基础是企业,这部分建立科学的认知以及科学的降碳非常关键。那么,想请教晏总,这两年企业端最明显的变化是什么?你们最关注的核心问题是什么?要实现低碳转型,有哪些路径、方法论?

晏路辉:我觉得最大的变化,就是企业开始有减碳意识,也开始了相应行动,会考虑清楚投入产出比等核心指标。这个过程中,企业积累起了更强的认知度以及行动力,很多企业不光是花钱去买减排指标,并且投资一些碳减排的项目,比如用绿电来完成供给,甚至是在这一领域走得更前沿,完成一些碳的收益。

全球来说,大家都有一个共识,碳中和第一步就是做计算,算完之后去买碳,第二步是找到更适合本身的减排办法。第三步则是带动企业上下游伙伴一起减排,彼此的影响力会发生化学反应。其中,第三步是最难的,如何利用企业自身影响力来达成,需要认真去思考。

王辉军:这里我补充一下,想要做好碳中和,先要摸清家底,用什么样的核算方法非常关键。人才也是特别关键,做好每一步都需要庞大的知识储备。

像苹果这样的手机制造商,对上下游产业链掌握着强大话语权,可以去进行绿色采购,也可能更愿意布局在新材、新能源领域,在碳减排方面起到引领作用。

陶岚:做碳中和,首先是要算账,但它不仅是成本,也是企业转型的机遇。我们办事于很多互联网企业,它们有很多办公大楼、数据中心,这些都是减碳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企业要建立更加完备的底层数据模型,并兼顾成本,尽量鞭策绿色转型。

主持人:碳排放不止是生产端产生的,也包罗个人消费端,请教一下陶总,个人消费行为如何影响全国的碳排放?占据多大的份额?如何调动人们节能减排意识?

陶岚:据中科院最新的统计,我国工业过程、居民生活等消费端的碳排放占比达到了53%,同时按照中国整个碳排放结构,有26%的能源消费用于公众生活,由此产生的碳排放占比超过30%,建筑行业占比则达到22%,交通领域的碳排放比例也超过了10%。别的,IPCC《气候变化与土地》特别报告里也提到了食物浪费和损失所带来的碳排放达到了8%~10%。 

可以看到,整个消费端的碳排放占比是非常高的,尤其是在我国消费升级的背景下,这一比例还将逐步上升。

本年IPCC气候变迁第六次评估报告「气候变迁的减缓」指出,通过落实正确的政策、基础设施和技术,改变人们生活方式和行为,到2050年可以使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40~70%。,而一些地区与社会经济团体,需要额外的能源和资源。需求端减缓应对方案与增进所有人的基本福祉的发展标的目的相符。 

此外,就是个人参与到双碳目标中,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里展开来讲一讲。首先,个人参与碳减排,本身就带来了社会资源的节约。其次,个人的消费偏好,能倒逼企业的绿色低碳转型。再次,公众的这种减排的行为和减排量的贡献,对于政府的进一步决策会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最后,在国际社会舞台上这是碳中和的中国故事和中国解决方案。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传统的方式就是通过宣传引导,比如张贴海报的方式,但这种效果比力有限。随着数字化技术的提升,我们也做了很多创新,本年发布了一个《数字化工具助力公众绿色出行研究报告》报告,《报告》认为,依靠数字技术打造的碳普惠平台,大大提高了公众参与减碳的热情,对城市“双碳”目标的意义重大。

同时,我们加入了碳普惠合作网络,在生态环境部宣传教育中信、中华环保联合会、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中国生态文明促进会指导下,联合更多力量一起鞭策碳普惠事业,鞭策全民绿色低碳行动。

别的,我们的产品“绿普惠云-碳减排数字账本”支持了北京绿色生活碳普惠平台“绿色生活季”小程序暨北京个人碳账本项目,目前已累计实现上千万用户的2亿多次减排,未来希望能够带动更多人实现减排。

主持人:陶总能不能举个例子,居民有了碳账本之后,怎么具体来完成减排?

陶岚:碳账本必然是要居民轻松愉快地参与,而不是给他们增加额外负担。比如说,今天我骑了共享单车,或者是点外卖时不消一次性餐具,这个行为就自动记录在碳账本里面。别的,平台还创新地推出了绿色消费的激励办法,每一次减排行为都有政府发放的绿色积分,可以到积分商城里去兑换商品,促进居民的减排积极性。

综合来说,现在碳账本是以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新型环境治理模式。

主持人:现在各大平台都建立了碳账户,对于企业来说,如何拉通这些纷繁复杂的碳账户,对于居民来说,如何选择适合的平台?

陶岚:对于用户来说,碳减排行为在各个碳账户中,实际上是一个附加价值。对于企业来说,这是它想要实现碳减排的目标。企业平台的账户是一个分账户,比如我骑完美团单车,App上就会显示减排了多少碳,骑了哈罗单车也会同样显示。

政府推出的碳账户,就是把这些分散在各个平台上的碳账户融合汇总,实现合力,鞭策企业及用户共同减碳。所以碳账户是由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模式。

主持人:鞭策全民参与碳中和,王总、晏总有哪些观点分享?

王辉军:个人消费端的绿色行为是与个人收入强相关的,据相关统计是前10%的收入群体,占到了90%的排放量。实际上这些人都生活在大城市,熟悉互联网操作,所以哪些地方产业发达,受众群体比力好的地方就需要发挥更大的减排作用。

晏路辉:我们在2020年跟一些机构合作推出的《大型城市居民消费低碳潜力分析》中分析,一个人口在1000万以上的一二线大城市,到2030年平均每人的减排潜力至少可达2吨摆布,按照这个标准计算,千万人口城市的减排量将在1100万吨以上。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加入到碳减排行动中,那么届时一年的减排量将至少在二十亿吨以上,这对于中国碳达峰目标的实现具有重要意义。

别的,采用激励的方式让居民参与进来,我觉得这种方式非常好,更容易达成目标。

主持人:去年全国碳交易市场上线,北京绿色交易所参与了全国CCER的系统建设,也是CCER的交易机构。请问王总,全国碳交易市场运行已经一年时间,对于双碳目标的推进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王辉军:碳市场到来之后,同样是一个行业的企业,我能够实现减排,而你实现不了,那你就需要买单来减排,这种市场机制下,既有约束也有激励,才能形成有效市场。

对于CCER的概念,我先简单解释一下这叫做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企业可以用光伏去发电,替代化石能源发电达到减排效果,也可以从光伏企业那里去购买绿电。

林业碳汇也一样,通过森林的光合作用固态吸收二氧化碳,达成减排的目的,这些指标也可以拿到市场中去交易。不管是个人碳资产还是企业碳资产,将来随着减排项目越来越少,碳指标会越来越稀缺,碳价也会提升。 

CCER本身就是项目减排,能够为企业带来很多好处,未来市场是非常大的。比如某个企业做了一个风电光伏项目,他的减排量可以直接参与碳交易获得收益,也可以作为标的物去做融资;假如企业手里的CCER项目多了,还可以获得很多政策的倾斜,这些实际的利益可以鞭策企业去做更多相关项目。 

主持人:全国碳市场纳入的只有电力行业,那剩下的7大行业还没有被纳入进来,其难点在哪里?怎么保证企业更好地参与进来? 

王辉军:发电行业,我们可以通过发电的电量,基本实现对于数据的核查,但是对于比如钢铁行业,有的是直接排放,有的是生产过程中的排放,如何进行数据的核算,是一个很难的问题。目前的思路就是稳中求进,成熟一个就纳入一个,只有这样,未来才能经得起市场的考验。

主持人:现在全国在各城市及地区开展碳试点,未来全国碳市场和地方碳试点,是怎样的协作关系?会是彼此取代的关系吗?

王辉军:全国碳市场格局是错位发展,抓大放小。我们所说的8大行业、2.6万吨以上排放的1万家企业,被纳入到全国碳市场交易中。地方碳市场有本身的调控目标,地方也有普惠制,这就形成了一种良性互动。

主持人:CCER市场有望重启,行业里已经非常火热,比如竹林资源、海洋资源就非常多,想请教一下,对于各地的林业所有者或者参与者,有什么样的呼吁?

陶岚:林业都是有林业口的,林业局、林草局来负责相关工作,包罗我们给一些林草局做了培训,现在大家对于这块的认知已经得到提升。

其实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去年林草局就说想建立全国林业碳汇的交易平台,实际上国家层面也开展了很多动作。同时绿色金融机构也活跃起来,去寻找适合的项目,作为抵押的碳资产,贷款给从业者。

王辉军:我同意陶总的观点,像中幼龄林能净吸收二氧化碳,可以开发成碳汇项目,但可供种植树木的地方越来越少,所以资源必定是越来越稀缺的。一个项目有没有价值,还需要看它的规模,同时还要有专业公司去运作项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双碳目标两周年,如何规避“运动式减碳” 丨36碳直播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