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这是真的在改变行业

9月16日晚,76岁的ABBA成员安妮-弗里达(Anni-Frid Lyngstad)拄着拐杖出现在伦敦一个表演现场,她是来看本身表演的。

这场表演名字叫ABBA Voyage,表演者是ABBA的数字替身。舞台上的ABBA载歌载舞,舞台下的安妮不时跟着观众们随着音乐摆动,那一幕正如《卫报》所说:“这是一种怪异的体验,既回到过去,又走进未来。”

表演结束后,全场观众起立向安妮致敬,安妮则向大家表达了谢意。从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现场坐得满满当当的。据报道,自本年5月,ABBA的虚拟驻唱在伦敦开幕之后,门票供不该求,前9个月的门票都订完了。于是,表演延长到了明年5月。

艺人把本身数字化,由数字替身在一个固定的场所按期“驻唱”,这在音乐表演历史上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创新,ABBA为本身打造了一个永不落幕的传奇,也将彻底改变表演行业。

A 史无前例的“虚拟驻唱”

“驻唱”(Residency)在表演行业里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商业模式。场地方邀请知名艺人长期驻场表演,给本方也给艺人带来丰厚的收入。

2003年,席琳·迪翁(Celine Dion)在拉斯维加斯凯撒宫酒店开始驻唱,五年票房总收入高达3.85亿美元(约26亿人民币),席琳·迪翁可以分得利润的50%。

ABBA四位成员由于年事已高(平均年龄74岁),无法亲自登台,于是他们想到了“虚拟驻唱”,由数字替身代替本身登台表演。

这次虚拟驻唱在伦敦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奥林匹克公园里一个专用场地里举办,这个场地被命名为ABBA Arena,是全球最大的可拆卸临时场地,可容纳3000人。

ABBA Voyage每周安排七场,周一、周四和周五各安排一场,周末两天每天安排两场,每场表演时长90分钟。

表演是事先制作好的,每场内容都一样, ABBA的数字分身显示在一块6500万像素的巨幕上。所以,也有人抱怨说像是看电影,但票价比电影贵多了,ABBA虚拟驻唱门票分为四档,最高一档价格是143英镑,约人民币1107元。

时间安排和票价

“本质上说,我们是花了一大笔钱去看ABBA的电影,哪怕是在1970年代(ABBA最火的时候),也没有人觉得该这么做。”《金融时报》的一篇专栏评论说。

真有人愿意花这么多钱去看场“电影”?

消费者是否愿意付费取决于内容本身,好评如潮的ABBA Voyage打消了很多疑惑。给表演打了四星的《卫报》评论“ABBA用一场令人费解的虚拟复出秀惊艳全场”;同样打了四星的英国版《滚石》称这场表演“必需亲眼目睹才能相信”;给表演打了五星的NME则评价说表演是“来自一个斑斓新世界的史诗级化身合体”。

口口相传的好口碑,让表演门票需求大增,由于ABBA虚拟驻唱前九个月的门票已经订完了,于是表演延长到了明年5月,甚至还有可能延长到2026年。

B 数字化复出

作为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全球最火的流行组合,ABBA全球唱片销量最高估计达到3.85亿张。

不外,ABBA在1982年闭幕之后,就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期间有过几次重组的传闻,但都不了了之。2013年,当时63岁的组合成员昂内塔·费尔特斯科格(Agnetha Fältskog)在谈到是否可能重组时表示:“我想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不会发生,因为我们太老了,每个人都有本身的生活。”

转机发生在2017年,组合成员本尼·安德森(Benny Andersson)接受采访时称可能以虚拟的形式复出。据报道,是“选秀教父”西蒙·富勒(Simon Fuller)说服了ABBA。

随后,ABBA开始了一段数字化复出之旅。在超过100台相机前面,ABBA四位成员花了五个星期时间亲自完成了动作捕捉,随后,制作团队通过3D建模,以ABBA事业巅峰期的形象作为参考,历时五年,打造出了ABBAtars,ABBA数字替身。

制作方强调,他们不是在做3D全息投影。导演拜立·沃尔什(Baillie Walsh)说:“我不认为任何全息投影表演会取得成功。看五分钟,我就觉得它们没那么有趣了。”

不是3D全息投影,那么ABBA虚拟驻唱玩的是什么黑科技呢?有媒体称,实际上是体积视频(Volumetric video),把捕捉到的3D影像通过算法重组,让数字替身能够完成各种不同的交互。

比拟全息投影,体积视频最大的优势就是交互性,数字形象一旦完成,可以实现各种不同的交互方式,让视频看起来尽可能有趣。从ABBA虚拟驻唱的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数字替身所完成的动作丰富且流畅,保证了观看的基本体验。

“但重要的是音乐,”沃尔什说,“如果ABBA还年轻并在巡演中,这就是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技术让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数字替身的声音取自ABBA的老歌,为了给观众带来更好的体验,ABBA害找来十来位年轻音乐人,给数字替身的当伴奏和和声。ABBA成员手把手地教他们唱歌和演奏,参与的音乐人称“就像是上了一堂大师课。”

C 传奇永不落幕

在ABBA之前,Blur乐队主唱达蒙·阿尔班(Damon Albarn)已经通过Gorillaz的成功证明过,通过虚拟化可以延长音乐人的艺术生命。近年来,麦当娜(Madonna)和BTS等都尝试过利用数字技术制作本身的数字分身,在表演或APP里使用。

ABBA虚拟驻唱可以说是一次集大成的尝试,数字替身、体积视频、临时场地、虚拟驻唱的结合,为行业带来了一个全新的数字化应用场景。

过去,音乐人办表演受到很多条件限制。场地、气候、器材、人员配置、身体状况等等。随着音乐人虚拟化,很多限制将不复存在。物理边界没了,表演市场也多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已故艺人可以“复活”,受身体条件限制无法表演的老艺人可以“复出”,年轻艺人则可以完成肉身完成不了的表演,音乐现场以后也可以像电影那样排片观看了,同一场表演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同时上演。还有,数字化的艺人可以无缝接入所谓的“元宇宙”,把现场装入VR或AR眼镜。

当然,成本非常高。ABBA虚拟驻唱由超过1000位视觉艺术家参与,10亿小时的电脑运行时长,总制作成本据称高达1.4亿英镑,约10亿人民币,投入规模相当于一部电影大片。 不外,与电影不同,虚拟驻唱可以按照需要改变内容,ABBA的虚拟驻唱也正在酝酿换歌。 并且,业内人士透露,数字替身一旦完成,体积视频可以用较少的成本去制作新内容。

ABBA的成功让大家开始讨论谁会是下一个尝鲜者,有媒体认为已经尝试过体积视频的麦当娜可能性很大。麦当娜的现场从来就很注重视觉体验,数字化能带来更多的想象力,并且,麦当娜的现场表演对体能要求很高,但她已经64岁了。

不外,是否数字化也看个人意愿。王子(Prince)生前看过一些已故歌手以3D投影形式出现的视频后曾表态不肯意被虚拟化,他说这是“世界上最邪恶的事情。”而大卫·鲍伊(David Bowie)的前乐队队友伍迪·伍德曼西(Woody Woodmansey)则为鲍伊感到遗憾:“大卫·鲍伊走的时候还没有这技术,不然他必定会乐意把本身数字化。”

ABBA的虚拟驻唱一旦能取得巨大成功,必然会让一些艺人心动,他们给行业打开了一扇新门,后人也将必定会沿着他们的足迹继续前进。无论如何,ABBA已经把本身打造成了永不落幕的传奇,ABBAtars将帮他们把歌一直唱下去,生生世世。

“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亿谦,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ABBA这是真的在改变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