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前暴涨153亿美金,再度被点燃的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研发“战火”

阿尔兹海默症,或许是全球药企最痴迷的一个研发领域。

美国药物生产与研发协会于2018年发布的报告显示,2000年到2017年,药厂针对阿尔兹海默症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已超过6000亿美金。

入局者不只是默默无闻的biotech们,还包罗礼来、辉瑞等全球大药厂。显然,研发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药物,药厂们是认真的。

但遗憾的是,99.99999%的药企,都吃了瘪。

90年代以来,FDA仅批准了6款阿尔兹海默症药物上市,其中2000年后获批的只有4款。而这些获批上市的药物,都只能延缓症状发生,且疗效有限。

比来让人失望的,就是Biogen的Aduhelm。2021年,Biogen阿尔茨海默病治疗药物Aduhelm上市,却因疗效、定价遭受质疑而惨败。

Biogen也因此沦落到需要裁员来维持生计。同时,整个阿尔茨海默病赛道也跟着Biogen的Aduhelm一起降温。

不外,此次降温期并没有持续太久。9月27日,Biogen/卫材共同颁布颁发,阿尔兹海默症药物lecanemab达到所有临床主要终点和次要终点,能够显著改善患者认知。

受该消息影响,Biogen盘前股价涨幅超过54%,市值增长超过150亿美金。

巨大的财富效应意味着,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研发战火将再一次被点燃。

01 具有统计学意义的疗效

Lecanemab公布的临床数据,之所以备受市场瞩目,重要原因之一是稀缺性。

正如上文所说,阿尔茨海默症药物的研发难度堪称是地狱模式,药企在这一领域的失败率高达99.9%。

不难理解,时至今日阿尔茨海默病仍然是世界上最困难的疾病之一,医疗界对于它的发病原理依然知之甚少。目前关于阿尔茨海默病发生机制有两种主流假说:

一是,Aβ假说,即β-淀粉样蛋白(Aβ)过度表达聚集成淀粉样斑块;二是,Tau 蛋白假说,即 Tau 蛋白过度磷酸化后错误折叠形成的神经纤维缠结。

不管是哪一种假说,都让无数药企频频折戟。药企最为认可的Aβ假说,便让Biogen吃尽苦头。

上文提及的Aduhelm,是近二十年来首款获FDA批准上市的阿尔茨海默病药物,这让Biogen一时风光无限。

不外,Aduhelm没能成为Biogen新增长引擎,反而成为“拖油瓶”,在本年4月份最终退出市场。

Aduhelm表示暗澹的核心原因,就在于药效不明,该药物对患者没有太大的改善作用。

这也导致,被短暂引燃的阿尔兹海默症研发热度又进入冷却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Lecanemab横空出世。

虽然同样是一款靶向β-淀粉样蛋白的药物,但Lecanemab与Aduhelm的作用表位完全不同,这也为其带来更好的效果。

具体来看,lecanemab的临床三期试验使用的主要终点,是全球认知和功能量表CDR-SB。

CDR-SB是阿尔茨海默病相关试验结果评定参照标准,它主要衡量认知功能和记忆功能。总分0-18分,分数越高代表患者认知功能和日常生活能力越差。

在此次临床中,与安慰剂比拟,患者的CDR-SB的评分下降减少了27%。具体到分数,在意向治疗人群的分析中,治疗的评分变化为-0.45(p = 0.00005)。

按照肯塔基大学lecanemab临床研究中心的首席研究员Gregory Jicha表示,CDR-SB接近30%的下降,相当于药物能将患者疾病状态减慢约8个月。

P值越小说明越具有统计学意义。很显然,lecanemab的确具有临床改善意义。

此外,这项临床试验拔取了四个次要临床终点,淀粉样体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以及ADAS-Cog14、ADCOMS、ADCS-ADL-MCI三项评估患者认知能力的量表,也都取得成功。

无论是主要终点还是次要终点,lecanemab展现了较好的改善数据,这自然会让市场充满期待。

9月27日,Biogen和卫材共同颁布颁发,后续将凭借此次临床结果,在美国、日本、欧洲等多个国家地区申请lecanemab上市。

或许,lecanemab将让Biogen重拾颜面。

02 是真希望还是空欢喜?

当然,鉴于阿尔茨海默病的地狱级研发难度,对于lecanemab的未来我们还是应该保持理性。

lecanemab看似疗效显著,实际上也有“变数”。因为,疗效显著的结论,是基于“改善比例”得出。正如上文所说:

lecanemab能使得患者的知能力下降27%。

但话又说回来,在统计学领域,抛开基数谈比例都是耍流氓。毕竟,当基数极小的情况下,数据稍微变换就会造成极大幅度的波动。

Lecanemab的三期临床数据也是如此。上文提及,与安慰剂组比拟“

lecanemab治疗组患者CDR-SB评分仅仅下降了0.45分。

这一量表的总分为18分,比拟之下,0.45分的改善并不算特别明显。正因此,市场有人士表示,0.45分改进是否有临床价值值得进一步讨论。

与此同时,lecanemab治疗组的副作用却不低。

在使用Lecanemab的患者中,由21.3%出现了淀粉样蛋白相关的影像学异常(ARIA),具体表示为脑水肿(ARIA-E)或脑出血(ARIA-H),而在使用安慰剂的患者中这一不良反应仅为9.3%。

虽然,通常情况下ARIA不会引起任何症状,但也有一些患者会出现意识模糊、跌倒的情况。甚至由1%至2%的患者需要住院或者受到受到包罗脑水肿,脑出血、癫痫爆发在内的长期损伤。

在此前Aduhelm针对阿尔茨海默患者的临床试验中,高剂量组就有6%的患者因为影像学异常副作用而终止临床试验。很显然,Lecanemab的安全性问题,会引起患者关注。

更重要的一点是,创新药价格从来不低。就拿Aduhelm来说,虽然其疗效备受争议,但也并未影响其高定价。

Aduhelm的剂量按体重给药,一个平均体重75公斤的患者,每年治疗费用为5.6万美元。

在没有报销的情况下,每年5.6万美元的治疗费,对大部分美国民众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而临床数据更胜一筹的lecanemab,在价格上大概率不会更便宜。

有限的疗效、较高的副作用,叠加不菲的治疗价格,lecanemab在商业化层面能够获得如何表示,还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03 再度被引燃的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研发热情

但不管怎么说,lecanemab的成功依然足以振奋市场。在Biogen和卫材公布这一数据后,Biogen盘前股价涨幅超过50%。

曾经被本钱市场无情抛弃的Biogen,如今又再次成为了新宠,这充分说明了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的诱人之处。

的确,阿尔茨海默病药物背后就是一座金矿。

2020年《柳叶刀》发布的一份报告提到,全世界大约有5000万人患有痴呆症。按此计算,全球大约有2500万—3500万存量阿尔茨海默症患者。

随着老龄化趋势加剧,新增患者数量也不会太少。对应的,阿尔茨海默病的市场也不会小。

若lecanemab最终成功获批上市,势必会重新引发市场对于阿尔兹海默症的研发热潮。不仅是海外,国内包罗恒瑞医药等入局该领域的药企,也会受到市场关注。

不外,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在阿尔茨海默病的研发之路上,有Aduhelm等众多失败经历在前,我们最好仍然保持理性。

毕竟,创新药研发之路永远不缺不测,阿尔兹海默症药物市场前景仍存不确定性。但好的一点是,趋势在转好。

“氨基观察”(ID:anjiguancha),作者:方涛之,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盘前暴涨153亿美金,再度被点燃的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研发“战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