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明确发现,减缓阿尔茨海默症的药物来了

卫材(Eisai)和渤健(Biogen)联合颁布颁发,双方联合开发的阿尔茨海默症(AD)在研疗法Lecanemab在治疗轻度阿尔茨海默病和阿尔茨海默病导致的轻度认知障碍(MCI)患者的3期验证临床试验Clarity AD中达到主要终点,显著改善患者的CDR-SB评分,同时该试验达到所有关键性次要终点。

Lecanemab PDUFA(处方药用户费用法案)的生效日期定于2023年1月6日。

Lecanemab与可溶性β淀粉样蛋白(amyloid-β,Aβ)聚合体结合,并且促进它们的清除。

它具有改变疾病病理,缓解疾病进展的潜力,从数据来看,该药物在18个月内将受试早期患者的认知下降速度较对照组减缓27%。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阿尔茨海默症研究中,首次明确发现药物能减缓病症。

这也是卫材在阿尔茨海默症领域深耕近40年后,为业界带来的重大突破。

01 此次合作中,卫材实力更加明显

Lecanemab是卫材与渤健在阿尔茨海默症上合作开发的第二款药物,第一款就是去年获批上市且争议不竭的Aducanumab。

卫材与渤健在阿尔茨海默症上的合作有些不同凡响。

Aducanumab渤健负责开发,卫材参与分成,并由渤健主导商业化

而对于Lecanemab,则由卫材主导全球的开发和注册,双方共同负责Lecanemab的商业化推广,而卫材保有最终决策权。

两款药物的原理来看基本相同,Lecanemab与Aducanumab都是抗β淀粉样蛋白。

但从数据来看却差异巨大,此次Lecanemab数据的成功将证明β淀粉样蛋白理论或成为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一个可行方案。

见智研究(公众号:见智研究Pro)在去年文章《新药获批为阿尔茨海默治疗带来重大变化,早期检测首当其冲?| 见智研究》中提到,阿尔茨海默症的治疗难点在于其发病机制并非完全清晰。

目前,比力公认的理论主张,大脑中的β淀粉样蛋白(amyloid-β,Aβ)生成和清除失衡是神经元变性与痴呆发生的始动因素

Aducanumab是一种高亲和力、靶向- Aβ构象表位的全人IgG1单克隆抗体。它理论上能够有选择性地与AD患者大脑中的淀粉样蛋白沉积结合,然后通过激活免疫系统,必然程度清除大脑中的沉积蛋白。

虽然同样开发同一靶点,但这次卫材显然更胜一筹,不仅疗效显著,更是首次证明了药物可以减缓阿尔茨海默症病症

卫材在阿尔茨海默症上的成功靠的不是运气,是实力。

卫材从1983年首次进入阿尔茨海默症领域至今已研究接近40年,并且公司一直将经营资源集中于认知症领域。

卫材在97年成功开发Aricept作为阿尔茨海默症的标准疗法,它是能够暂时改善认知功能的对症疗法,但其无法从疾病本身成因方面治疗,且可用药期间较短。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市场中已上市药物均为对症治疗,无法减缓阿尔茨海默症病症

此次Lecanemab的成功将弥补公司在Aducanumab上的损失。见智研究(公众号:见智研究Pro)了解到,卫材在本年的5月就已经对Lecanemab效果充满信心。

而在更早前的3月,卫材与渤健修订了关于Aducanumab的合作协议,不再承担损失,并且退出Aducanumab的开发决策和商业化,而Aducanumab还将在未来8年内持续完成临床试验的更多数据验证。

02 Aducanumab一波三折,未来市场将交给其他产品

Aducanumab从获批开始就争议不竭,没有明显证据显示该药物能够减缓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临床认知衰退,尽管当时一个独立专家小组几乎全票反对批准该药物,但FDA还是加快了对该药物的审批。

在获批上市后,Aducanumab仍无法获得医生认可,在美国销售暗澹。

为了挽救销售,渤健还将其定价从56000美元/年下降至28200美元/年,降幅接近一半,但美国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办事中心(CMS)仍未完全将其纳入医保。

同时,曾对中国市场抱有希望的渤健中国,也对为Aducanumab中国市场组建的商业化团队大幅裁员。

在Aducanumab研发过程中,起先渤健已经颁布颁发临床研究失败,但公司医学数据统计师在分析了更大的数据集之后,发现在EMERGE研究中,接受高剂量Aducanumab治疗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在第78周的临床知能障碍评定得分(CDR-SB)与对照组比拟显著降低了23%,到达了主要终点。

别的在其他几项次要终点指标上,高剂量Aducanumab治疗组较安慰剂也显示出了持续降低的效应。

与此同时,影像数据也显示,Aducanumab治疗组第26周和78周的淀粉样蛋白斑负担水平较安慰剂组有明显减轻。

虽然充满争议,FDA综合上述数据,最终决定批准了Aducanumab上市。Aducanumab的出现增加了临床延缓阿尔茨海默症病程发展的手段,但至今没有证据表白这一药物具备逆转病灶和缓解病征的潜力

随着Lecanemab首次证明了可以减缓阿尔茨海默症病症,市场的天平显然将转向卫材。

阿尔茨海默症有着神经退行性疾病中最高的发病率(美国统计65岁以上人群患病率为10%),按照NCBI信息,美国在2021年有620万超过65岁的患者遭受阿尔茨海默症困扰。

相关预测显示,2021年全球阿尔茨海默症药物市场为40亿美元,从2022-2030年将以每年16.2%的复合增长率增长

因此该疾病药物一直以来都吸引着全球药企参与,但失败的案例数不胜数,如今卫材的成功,也让业界为之鼓舞。

卫材的成功令礼来与罗氏信心倍增

随着卫材的成功,礼来和罗氏在阿尔茨海默症上成功的希望也大增,两家目前临床管线中数据优异的药物均针对Aβ。卫材数据的公布也让礼来股价盘后大涨超过7%。

目前,来自礼来的Donanemab已经在II期临床试验中达到主要终点,将早期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临床进展速度延缓32%。

Donanemab与Aduhelm头对头比力的III期临床试验可能在本年第三季度公布,这一试验主要评估清除患者大脑中淀粉样蛋白沉积的速度。同时,中国药监局也在本年6月批准了Donanemab在中国的临床试验。

而罗氏曾表示,在 SCarlet RoAD 和 Marguerite RoAD 开放标签扩展研究中,gantenerumab 显著降低了散发性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淀粉样蛋白斑块

在DIAN-TU-001 研究中,gantenerumab 减少率显性遗传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淀粉样蛋白斑块。基于这些数据,FDA已授予gantenerumab突破性疗法认定。

总结

综上,困扰医药界几十年的阿尔茨海默症终于迎来了曙光。

阿尔茨海默症药物研发的过程就是创新药行业典型特征,多年的积累换来一次成功。卫材在阿尔茨海默症上的成功绝非偶然,是其近40年来坚持终于开花结果。

“见智研究Pro”(ID:gh_34389d0696ba),作者:申思琦,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首次明确发现,减缓阿尔茨海默症的药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