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读 | 金融创新与科技革命

本文摘编自《数字经济:内涵与路径》,作者:黄奇帆、朱岩、邵平著,经。

近年来,随着全球科技创新进入空前密集活跃时期,新一代的 数字技术加快突破应用,数字经济发展进入了快车道,以移动金融、互联网金融、智能金融等为代表的带有鲜明数字化时代特征的金融新业态、新应用、新模式不竭涌现。数字金融作为与信息社会、数字经济相对应的金融发展新阶段正迎面而来,为现代金融体系注入了新活力,为更好地办事实体经济奠定了基础,为进一步满 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提供了有力支撑。

一、金融创新与科技革命

产业革命始于科技,成于金融。科技的不竭进步,不仅可以改 变传统的企业经营模式,刷新经营者的思维,还可以鞭策新行业的出现,孕育出大量商机。技术还能从根本上改变金融业的办事生产和提供方式,降低交易成本,提升办理效率,改进市场秩序;同 时,伴随着科技发展的企业创新升级也对金融提出了新需求,促使 和鞭策金融机构不竭创新。

( 一 ) 四次技术革命中的金融创新

技术革命是指技术的升级创新,在生产方式上由机器取代人力,以大规模工厂化生产取代个体工厂手工生产的一场生产与科技 革命。人类社会的发展已经历四次技术革命,在金融行业也表示出四次比力重大的变化和突破。

1. 第一次技术革命:蒸汽时代鞭策了现代银行体系的诞生

18 世纪 60 年代,以蒸汽机的发明和广泛普及为主要标识表记标帜的第 一次技术革命,实现了工业生产从手工器具到机械化的转变。蒸汽 机的出现和广泛使用也鞭策了其他工业部门的机械化,引起了工程技术上的全面改革。在工业上,导致了机器制造业、钢铁工业、运 输工业的蓬勃兴起,初步形成了完整的工业技术体系。 此时,人类摆脱了小农经济,出现了大规模工业生产,异地交易和国际贸易进一步发展,商业往来的规模越来越大。而当时银行 过高的利率几乎吞噬了产业本钱家的全部利润,使新兴的资产阶级无利润可图,不能适应本钱主义工商企业的发展需要。随着社会化 的大生产和工业革命的兴起,迫切需要建立起能够办事、支持和推 动本钱主义生产方式发展,并能以合理的贷款利率办事工商企业的 商业银行。 因此,为顺应本钱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在第一次技术革命 后,以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为代表的现代银行体系初见雏形,为工 业生产源源不竭地输送本钱燃和动力。

2. 第二次技术革命:电气时代鞭策了投资银行的诞生

19 世纪 80 年代以后,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世界范围内 兴起了近代第二次技术革命,这次技术革命以电力技术为主导,以 电力的广泛应用为主要标识表记标帜,因此也被称为电气时代。它的产生、 发展及其应用,极大地鞭策了化工技术、钢铁技术、内燃机技术等 其他技术的全面发展。 电气时代是产业规模经济诞生的年代,需要密集本钱的大规模投入。而传统的商业银行是针对传统企业设定的,主要经营债务属 性的存贷款业务,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对于新技术、新行业,需要 设计出新的金融办事和产品。因此,第二次技术革命鞭策了以摩根 银行、卡内基投资银行、洛克菲勒财团为代表的投资银行的诞生和 兴起。这些投资银行在当时的市场中,为大规模生产匹配资金、构造证券市场,起到了优化资源配置、促进产业整合的作用,为规模 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助力。

3. 第三次技术革命:信息技术时代鞭策了 PE/VC 风投体系的诞生

从 20 世纪 50 年代开始,电子计算机的迅速发展和广泛应用, 极大地改变了世界的面貌和人类的生活。以全球互联网络为标识表记标帜的信息高速公路正在缩短人类交往的距离。这次科技革命不仅极大地鞭策了人类社会经济、政治、文化领域的变化,并且影响了人类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使人类社会生活和人的现代化向更高境界发展。

1965 年提出的摩尔定律指出,约每隔 18 个月集成芯片上的电 路数目就会翻一番。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应用诞生了大量的创业企业。同时,信息技术时代,若没有创新的产品模式和有竞争力的服 务,现有企业也很容易被新的业务和模式取而代之。因此,这一阶段有大量企业诞生的同时,也有很多企业在快速消失。这就需要资 本在投资时能擦亮眼睛、慧眼识英雄,同时也要具有承受创投失败 的抗风险能力。这一阶段的投资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会给投资及其回报带来很大的风险,为满足这些融资需求,PE/VC(私募股权投 资 / 风险投资)等现代风投体系由此诞生。 风险投资在创业企业发展初期投入风险本钱,待其发育相对成 熟后,通过市场退出机制将所投入的本钱由股权形态转化为资金形 态,以收回投资,具有高风险、高收益的特点。风险投资是优化现 有企业生产要素组合,是把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催化剂,能强 化市场对企业的优胜劣汰。这些不同的风险投资模式通过不同风险 偏好资金的汇集,分担了创业企业的高风险,鞭策了信息技术时代 的发展。

4. 第四次技术革命:数字经济时代鞭策了消费数字金融、产业数字金融的诞生

进入 21 世纪,在第四次技术革命中,5G、物联网创造了万物互联的全新世界,全面改变社会生产要素和生产关系,数据逐渐成 为关键的生产要素。以数字经济发展为代表,人类社会也正在进入 以数字化生产力为主要标识表记标帜的新阶段。 在数字经济时代,以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与通信技术的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巨大变化,正鞭策 形成数字化生活。一方面,随着线上支付的发展,C 端(客户端) 的消费场景逐步向线上化转移。为满足 C 端的消费需求,技术的创新带动了金融办事的创新,在支付、消费信贷、智能投顾等领域 开展了很多尝试,涵盖了人们的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面向 C 端的 数字金融办事越来越丰富。另一方面,伴随着数字经济时代新技 术的落地,数字科技开始与产业深度融合。传统的 B 端(企业端) 需要利用数字技术破解企业、产业发展中的难题,重新定义、设计产品和办事,实现业务的转型、创新和增长。当前,数字金融在产业端的应用方兴未艾,在产业数字化变化的进程中,办事于实体经济的产业金融预计将迎来黄金发展期。

二、小结

金融行业历来是先进技术应用的先行者,金融发展史也是一部与技术不竭融合的历史。技术的发展不仅提高了金融资源配置的效 率,还拓展了金融办事的范围,使交易可能性边界得到极大拓展, 资源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在网络空间内实现优化配置。 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中危和机同生并存,这给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来了重大机遇。那么,如何才能最大 限度地把握这次历史性机遇?历史经验证明,只有抓住这次技术革 命的机会,以技术手段构建更加健全的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才能更加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形 成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并最终实现经济结构的优化升级,鞭策经济高质量发展。

书名:《书名:数字经济:内涵与路径》作者:黄奇帆 朱岩 邵平 著,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作者简介

黄奇帆

研究员,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顾问,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曾任重庆市市长、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黄奇帆对经济体系的运行机制和政府经济办理具有深入的理论思考和丰富的实践经验,经济学研究能力突出,学术造诣很深。对本钱市场、金融风险防范、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支柱产业集群化发展、数字经济、房地产发展、城乡地票制度、国际贸易格局等方面有深入的研究。

朱岩

清华大学经济办理学院办理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研究院研究员;现任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经济办理学院先进信息技术应用实验室主任。别离于1994年、1998年取得清华大学本科、博士学位。主要研究领域为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数字经济、产业区块链等。

朱岩教授目前兼任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数字经济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产业数字金融技术应用实验室主任兼区块链分会理事长、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成员、中国数字经济百人会专家、中国工业经济学会互联网经济与产业创新发展委员会副主任、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区块链产业学院学术院长等职务。

邵平

聚量集团、聚均科技董事长兼CEO。

邵平先生在金融领域工作三十余年,具有深厚的专业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实践经验。曾担任中国民生银行副行长,安然银行行长、CEO。

曾获得2014年“全国互联网金融年度领军人物”、2015年度“新锐银行家”、2016年度“战略银行家”等称号,并被《财富》杂志评为“2016年度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业领袖”之一。曾担任国务院参事室金融研究中心专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领读 | 金融创新与科技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