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价值210亿元的捐赠:把公司送给地球,ESG能够撬动多大的想象力?

84岁的Yvon Chouinard做出了一个足以震撼世界的举动——把本身价值30亿美元 (折合人民币约210亿元) 的公司捐给了地球。 

9月14日,美国知名户外品牌Patagonia在官网发布了一封信件,创始人Chouinard在信中表示: “如今,地球是我们唯一的股东……我们并非从自然中榨取财富,而是通过创造的财富来庇护自然 。” 

据悉,Patagonia所有具有投票权的股票 (2%) 将被转移至Patagonia Purpose Trust,该信托旨在确保公司一贯秉志的价值观得以保留,而剩下的公司所有没有投票权的股票 (98%) 已捐赠给一家致力于应对环境危机和庇护自然的非营利组织——Holdfast Collective。 

“地球是我们唯一的股东”   截图自Patagonia官网

这一举动引发了人们对CS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业社会责任) 和ESG (Environmental、Social、Governance,环境、社会、治理) 等概念的重新思考,甚至有外媒表示“patagonia提高了ESG的标准”、“patagonia掀开了ESG的新纪元”。 

事实上,基于双碳和共同富裕的国家顶层战略,以及追求高质量增长的经营目标,近年来CSR和ESG已经成为众多企业发展道路上的共识。按照南开大学绿色治理数据库, A股上市公司中公布CSR和ESG等社会责任报告的比例逐年攀升,该数额已从2017年的20.55%增长至2021年的29.42%。 

当理念落到实处,这些概念就会成为企业经营实践以及你我生活中的一个个细节:生产时所用的可再生能源、你我手中的可降解吸管、为员工进行的一场安全讲座、给女性应聘者发出的一份offer…… 

“最严限塑令”下,可降解吸管已基本完成对传统塑吸管的替代 

一生酷爱各类户外运动的Chouinard曾表示:“我一直在避免把本身定位为一个商人,我是攀岩者、冲浪者、皮划艇和滑雪爱好者,以及铁匠。”——如何认知自身,这是属于Chouinard本身的生命议题,但一个更具普适性的命题是: 

假如你就是一个商人,那么你该如何定位你的企业在这个星球上的位置? 

01、从CSR走向ESG, 可持续为何成为当下热门议题?

霍华德·鲍恩是美国知名的经济学家和教育家。二战之后,霍华德关注到,在本钱主义浪潮下,大型公司对经济、社会和环境拥有极大影响力,因而在其1953年的著作《商人的社会责任》中,他提出: “商人有义务按照社会所期望的目标和价值,制定政策、进行决策或采取某些行动 。” ——这便是CSR概念的起源。 

20世纪末期,受环境庇护、支持人权、反战等运动的影响,鞭策CSR逐渐成为了商业企业在实践中的共识。2000年,世界上最大的推进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国际组织——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 (UNGC) ——在联合国总部成立。 

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官网 

逐渐地,投资者开始意识到企业的CSR表示可能会影响其投资收益,但相关CSR标准无法实现对企业社会价值的量化衡量。 因此,投资者们开始系统性归纳对投资回报产生重要影响的非财务指标。 

2004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金融行动 (UNEP FI) 联合其它机构首次明确提出ESG这三大要素,并认为这是影响股东长期利益的重要因素。 

2006年,新成立的联合国负责任投资原则组织,发布了负责任投资原则 (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ing,PRI) ,该原则鞭策各大投资机构在投资决策中纳入ESG指标,帮手PRI的签署方提升ESG投资的能力并在实践中优化投资表示。PRI的发布成为ESG发展历程中的里程碑,ESG投资由此开始被广泛研究和运用。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ESG研究院执行院长柳学信在接受《华夏时报》专访时表示:“ ESG是CSR的升级版。首先,ESG是投资驱动,具有坚实的实践基础,这恰是CSR所不具备、因而最遭人诟病的特点;其次,ESG把治理的因素纳入整个体系,这就使得ESG可以自我实施。 ” 

尽管ESG与CSR两者在视角和应用上存在不同,但这两者的终极目标一致, 那就是企业能够实现长期稳健发展,既为股东也为社会创造价值 。显然,这一发展理念刚好契合了我国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的趋势。因此,ESG概念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国内升温。 

这种热度具体表示在三个方面:企业积极投身ESG实践,本钱迅速涌入,ESG生态进一步完善。 

第一,企业正在积极寻找ESG切入点,并建立相关组织机制保障ESG落地。 

按照贝恩公司与哈佛商业评论对阿里巴巴、伊利、美的等21家公司的调研,100%的受访企业都将ESG 作为公司未来5年的战略议题之一,其重要程度甚至已经比肩研发创新、数字化转型等议题。与此同时,67%的受访企业表示已经设有专门的ESG相关部门。 

我们认为,企业争相布局ESG是表里力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企业认可ESG等可持续发展理念能给企业带来价值,据上述调研,100%的企业均表达了这一点; 

另一方面,各地交易所对ESG信息披露的强制性要求提升,港交所确立了ESG强制披露制度,上交所和深交所也于近日修订了上市规则,明确要求将ESG纳入公司治理体系,恶性事件可能导致企业退市——无疑,这些要求将提升外界在衡量公司价值时ESG要素的权重。 

第二,投资者对ESG投资的接受度快速提高,国内ESG投资规模加速扩张。 

据Wind统计显示,截至2022年9月中旬,ESG概念基金和纯ESG基金的成立数量比去年同期别离增长53%和30%,全公募市场ESG投资基金总规模已经超过2600亿元。 

第三,ESG相关的办事体系加速完善,包罗但不限于ESG咨询办事商、数据办事商以及相关评级机构。 

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表示,全球ESG生态体系已进入自我实现的加速扩张阶段,在这一背景下,与ESG相关的各项专业办事也将迎来飞速增长。单从咨询办事商看,国际领先的咨询公司,如麦肯锡、BCG、德勤等均已入局可持续咨询。 

ESG 生态圈呈现闭环结构 | 图源华宝证券 

02、从细微之处做起,如何才能做负责任的企业? 

一般来说,ESG生态圈可以被划分为两大主题——ESG投资和ESG实践。那么针对本文更加关心的ESG实践,企业是如何做的? 

按照商道融绿对沪深300指数成分股发布的ESG报告情况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企业ESG实践的覆盖面广: 在环境层面更关注环境办理,在社会层面较为重视社会公益、员工健康与安全等议题,而在公司治理层面,董事会独立性和薪酬等方面是重点。 

聚焦到行业层面的ESG实践,以消费行业为例,我们发现E和S方面的玩法较为多样,挖掘空间较大。 

环境层面,对于众多消费品牌来说,围绕循环经济的3R,消费产品的包材和耗材存在较大改进空间。 (注:3R包罗Reduce减少原、Reuse重新利用和Recycle物品回收) 

例如白酒品牌“光良”开始杜绝独立纸盒包装的使用、星巴克利用咖啡渣制作咖啡杯、三顿半会通过“返航计划”回收空罐。这三者别离对应了减少原、重新利用和物品回收。 

星巴克用咖啡渣制作杯子 | 图源星巴克 

除此之外,品牌还在通过更为根本的方式革新原有材,降低产品对环境的负面影响。 

本年7月,可口可乐公司在官网发布消息,从8月1日起,出于环保目的,北美地区雪碧将更换包装,从标识表记标帜性绿瓶子换为透明塑瓶。事实上,透明雪碧早在2019年就于泰国、马来西亚、韩国等亚太地区销售。 

据了解,雪碧目前的塑瓶中含有呈绿色的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 (PET) 。虽然绿色PET可以回收,但常被重制为衣服和地毯等其他一次性产品。 

此外,绿色塑瓶的处理过程也较为复杂,在分拣过程中必需与透明塑瓶分开处理,避免回收重制的瓶子变色。那么,去掉颜色则可以提高塑瓶的回收质量,有助于鞭策塑循环经济。 

从绿色雪碧到透明雪碧 | 图源雪碧 

社会层面,消费企业可通过下游反哺上游的方式,鞭策上游产业发展,改善合作伙伴的生产和生活境况。 

作为目前亚洲第一的乳业集团,公开资显示,2014年至2021年期间,伊利累计办事产业链伙伴8590户,累计提供融资扶持约930亿元,帮手合作伙伴降低经营风险,解决融资困局。据不完全统计,伊利已经带动500万农牧民走上致富路。 

此外,伊利还开办“牧场专项班”、“牛二代”训练营等,为鞭策奶业振兴培养了大量优质人才;并于2021年将多年来的牧场创新办理模式、创新技术、创新实践编纂成《牧场办理实战手册》,面向全行业和全社会发布,鞭策行业发展。 

除了产业赋能,捐款是企业实现社会价值的一种更为直接的方式。 

作为杭州2022年亚运会官方指定咖啡,2021年5月起,隅田川咖啡天猫旗舰店每成交一笔“公益宝物”订单,就会有部分金额捐赠到“杭州亚运圆梦行动”公募基金,用于支持2022个亚运梦想的实现。截止2022年8月底,该项目累计捐赠订单已超636万笔。 

03、为了地球做企业,还是为了企业爱地球? 来自Patagonia的启示

那么,投身ESG究竟能给企业带来些什么? 

按照《中国企业 ESG 战略与实践白皮书》,ESG 可以为企业带来多重价值,能在防范风险的同时,实现提质增效,其具体表现在4个方面: 合规止损、间接促进业务增长、直接促进业务增长以及保障企业穿越长周期。 

当被问到实践ESG理念的动机时,按照哈佛商业评论和贝恩公司调研,提高核心业务长期表示和发展质量、受合规政策要求、控制风险、维护公众形象等是被高频提及的答案。 

在探讨这些问题时,我们的思维框架是: ESG是手段,而企业是目标。但或许将这两者倒过来,也是一种思路。 

2018年,阿谁把本身捐给地球的公司Patagonia将本身的使命调整为:“We’re in business to save our home planet (用商业拯救我们的地球家园) ” 

而在自1973年成立后的45年里,Patagonia的使命一直为:“build the best product, cause no unnecessary harm, use business to inspire and implement solutions to the environmental crisis (制造最佳产品,不产生非必要伤害,利用商业启发与实施应对环境危机的解决方案) ” 

尽管使命表述发生变化,但没有变化的是企业内核: 以商业为手段,以地球与环境为目标。 正因此,有人说,与The North Face (1969年成立) 和Nike (1972年成立) 这些同时代的品牌对比,Patagonia具有这些品牌所不具备的特质, 就是它完全不是一家以盈利为导向的、利润驱动型的公司,而是一家以价值观为导向的公司 ——可持续与环境庇护就是它的价值观。 

我们能够通过三件事窥见一斑—— 

在Patagonia成立之前,其前身专门售卖攀岩所需的岩钉。逐渐地,一些攀岩爱好者指出这种岩钉会对山体造成破坏,而Chouinard认可这一观点,便放弃了传统岩钉的生产,而改为生产锲形的、不消钉入山体的岩钉。 

从90年代开始,Patagonia逐渐减少从活禽、家禽身上去取得羽绒产品所需要的羽毛,而使用来自于自然死亡的禽类的羽毛、回收的旧羽绒服的羽绒和人造的保暖纤维羽绒替代,尽量减轻对于动物的伤害。 

2005年,Patagonia启动了一个项目——所有Patagonia的旧产品可以被邮寄回Patagonia总部,再由专人统一交给日本公司把它们变成再生的纤维进行再生产。同年,Patagonia还启动了关于二手衣缝补的worn wear项目,Patagonia的消费者可以将本身破旧的或者磨损的服装提供给品牌,再由品牌免费帮他们缝补。 

也就是说,在阿谁还没有ESG说法、可持续也没有成为风潮的时代,Patagonia就已经开始以此为价值观身体力行着,而商业不外是Chouinard所采取的方式罢了。 

Chouinard说: “我觉得创办一家企业,赚到特别多的钱,并不能改变世界,退休后倾其所有资金全部投身到环境庇护事业中,也不能改变世界,只能改变一小块儿的土地。但在某一个时期,做正确的事情、同时让正确的事情盈利,必将改变世界。” 

Yvon Chouinard在飞钓 

尽管我们充分必定Patagonia所创造的价值,但不得不承认,Patagonia的做法与价值观难以被复制。企业价值观本就多元,我们不该将Patagonia的做法视为某种“价值观绑架”,毕竟以商业为目标绝不是错误。 

但毋庸置疑,Patagonia给予了我们宝贵的启示: 类似于CSR、ESG这些理念,或许能够用一种更为内生的方式融入企业的经营实践。 

例如,2021年底,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曾提出“全面价值领先战略”,这里的“全面价值”就包罗消费者价值、社会价值、员工价值和企业价值等四个层面,可以被视为对CSR和ESG概念的内化。 

ESG融入企业的方式多种多样,但有一种应当被旗帜鲜明地反对,那就是把ESG作为一种噱头。埃隆·马斯克曾说:“ESG is a scam. It has been weaponized by phony social justice warriors. (ESG是一个骗局,它已成为虚假的社会正义兵士的兵器) ” 

有些时候,不少企业也会选择对本身最有利、最夸张的数据进行披露,甚至通过披露虚假误导性的信息或错误的披露方式,夸大自身在ESG方面的努力和贡献,而它们却并未将资源投注在实际的环保实务中。例如,全棉时代在ESG报告中强调产品“质量优先”,但事实上全棉时代就曾因营销广告、产品质量多次“翻车”而陷入舆论危机。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到底是为了地球做一家企业,还是为了企业发力ESG,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重要。 

如果真如古人所讲“论迹不论心”,那么只要将这些理念实实在在地落实到细微之处,最终或许就能够汇聚成改变世界的力量。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刺猬公社编纂部,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一笔价值210亿元的捐赠:把公司送给地球,ESG能够撬动多大的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