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们节衣缩食的另一面

前段时间,晚点LatePost报道称,包罗腾讯、阿里、京东、美团、拼多多、快手等37家中概股上市公司,本年上半年经营总开支只同比增加了1.99%。 

其中市场和办理费用更同比减少 6.12%,降幅达217亿元。 

这显现出了,近两年间,互联网行业尤其是互联网巨头们强调降本增效,迎接寒冬的举措正快速落地。 

只需要简单看看财报,就不难发现,受经济周期下行、反垄断政策出台、中美贸易摩擦等一系列因素影响,行业增速放缓是事实。 

但另一方面,大厂们的日子,也远没有其所表示出的那么“难过”。 

比如拼多多本年Q2实现净利润89.0亿元,净利同比增长达268.4%。 

再比如腾讯本年Q2实现营收1340亿元,净利润186亿元,看似净利同比下滑56.3%,但如果扣除每个季度都会波动剧烈的投资损益后,腾讯主营业务的经营利润率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回升。 

那么大厂们的钱都去哪了? 

我们尝试着挖出了大厂们节衣缩食的另一面。 

在降本增效,却并不缺衣少食

大厂们降本增效的第一刀,砍在不必要支出上。

数据显示,中概股企业过去半年里,销售和办理费用就少了 217 亿元,包罗市场、办理、行政等费用支出均大幅度减少。 

这表现在具体场景中,就是大厂员工福利待遇的下滑首当其冲。 

一位字节员工说,以前公司的下午茶花样繁多,不仅有各种水果、手作甜品,还有每日坚果、牛肉干、黑巧甚至不乏进口零食。现在,零食篮里只剩下了几毛钱一包的便利面,过往无人问津的小面包和散装小饼干。 

公司餐厅的荤菜种类也从鲜牛肉、鲜虾换成了成本更低的鸡鸭肉、冷冻虾仁。 

在这方面,腾讯的举措除了降低公司食堂餐标之外,还有不再提供免费水果,餐盒也开始收取1元打包费。 

更早时候,腾讯还取消了外包员工的免费餐厅和免费班车福利。按照资显示,腾讯有接近3万人的外包员工,仅这两项政策的实施,就可以帮手公司每天节省数十万元。 

阿里则在去年调整了加班打车规则,以前是晚上9点之后,用公司系统打车,自动走账报销。现在改为每个月发放几百元打车补助——对于住得远的员工来说,固定数额的打车补助是杯水车薪。 

除了人力成本的缩减之外,市场推广费用的收缩也在同步推进,数据显示,腾讯Q2营销支出下降20.8 亿元,阿里销售费用减少15亿元,美团市场费用缩减22.46 亿元。 

与此同时,大厂们开始砍掉那些增长缓慢、不盈利的非主营业务。

据不完全统计,仅本年以来,互联网行业就有近60款产品被下架关停。 

比如字节在前不久下架了派对岛、识区和种草产品“可颂”,百度则下架Wonder、看多多、音磁、一局等10多款产品,阿里下架采源宝、友啥、礼发发等3款产品,京东也下架了京东金融App青春版。 

这也间接带来了两个影响——招聘门槛提升让入职变得更难,离职则变得更加简单。 

前一阵子,某大厂就传出了新设立的产品研发岗招聘600人,结果收到23万份简历的消息。 

而在拼多多,此前一个程序员离职周期最长能到半年,会经历HR关怀、涨薪挽留、转岗挽留等,如今离职最快只需要10天。 

但正如我们开篇所提到的,行业增速放缓是事实,大厂们的“印钞”能力依然惊人也是事实。 

换句话说,互联网巨头们的日子过得并不难,或者说眼下的节衣缩食只是在未雨绸缪,而非真的缺衣少食。

按照财报显示,本年上半年,腾讯实现经营利润约450亿元、阿里为416亿元,还有网易、京东、百度均保持着正向不变的经营现金流,这哪里像是缺钱的样子呢? 

此外,在晚点报道中,据测算,截止到本年上半年,中国市值前十的互联网科技上市公司,总计持有超过22000亿元的现金或等价资产(比如按期、活期存款、大额存单、债券或者股票投资等),较一季度末增长了2380亿元。 

积极撒币的一面,大厂们聚焦三个标的目的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那么,大厂们是都把钱存起来了? 

也不尽然。 

鲜少有人注意到的另一面是,互联网巨头们一边在强调去肥增瘦挺过寒冬,一边也在积极有序地开疆拓土。

手中有地,能一直产粮,心里才真的不慌。 

我们发现,硬科技、主营业务和公益——无论投资还是自研——都正在成为大厂们有序扩张时,一致聚焦发力的三大关键词:

其一,硬科技。 

随着互联网红利消失,“硬科技”对于大厂们的未来发展格局的影响力不竭提升,加上对“硬科技”的重视站上国家政策高度。 

大厂们必需押注硬科技,才能更好地搏出一个未来。

7月初,腾讯颁布颁发由科学家主导、腾讯公司出资和独立运营的“新基石研究员项目”开放申报。 

这一项目旨在支持一批杰出科学家进行基础研究,涉及领域为数学与物质科学、生物与医学科学,并鼓励学科交叉研究,腾讯计划投入的资金为100亿元。 

腾讯还投资了诸如钙钛矿太阳能组件供应商协鑫光电、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公司雾帜智能、机器人流程自动化方案提供商影刀RPA、DPU芯片与解决方案供应商云豹智能等公司,都是各领域的硬核代表。 

再比如,字节筹建了两年的“造芯计划”也在本年加速推进。 

有媒体报道指出,字节至少已启动了四个芯片项目,包罗 AI 芯片、办事器芯片、FPGA NIC项目和 RISC-V 项目,还对外投资了多家芯片领域上下游创业公司。 

还有美团发力无人配送、阿里的云和芯片、百度的AI等等。 

一句话,硬科技成色十足。 

其二,主营业务。 

大厂们“降本增效”本色上就是削减不必要的支出,强化主营业务的经营效率。 

原因也不难理解,主营业务是大厂们的后院和现金牛,只有深耕主营业务,才能让大厂们挺过寒冬,甚至在行业衰退时谋求逆势增长的可能。

在京东8月底发布的最新一季财报中显示,为进一步加强全渠道布局,京东时尚居家业务正式更名为“京东新百货”。在京东APP上发布全新的线上频道,并先后在西安、深圳、成都、银川、北京等城市开启线下实体店试点运营。 

据了解,“京东新百货”在京东内部被视为是S级项目,这意味着,京东正在深耕主营电商业务的垂直细分领域。 

无独有偶,阿里也在本年4月推出了潮流电商APP“态棒”,主打年轻社区模式,对准潮流电商赛道和以Z世代为主的年轻用户群。 

同时,阿里还推出了融合“种草+电商”的精选家居APP“屋颜”,提供全屋设计、定制办事、家居商品选购、送装上门等一站式办事,定位高端,旨在办事本地用户家居生活。 

此外,淘宝App中还增加了多个C端功能,包罗测试订单号码庇护功能、内测微信支付等,并推出自营业务“猫享”。这一系列动作,都无不说明了阿里正在加快探索新电商标的目的的脚步。 

腾讯高层则在发布半年报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将加快微信视频号的商业化进程。 

按照中信证券的预测,视频号开启信息流广告变现后,2023年视频号广告有望达到370亿元营收。即使对于腾讯这样的巨头来说,这笔收入也不成小觑。 

而作为字节旗下的王牌产品,抖音本年持续推进测试新功能和业务,已经添加了小说频道、电商入口、团购配送等。 

通过不竭做加法,字节正尝试将抖音从一款社交娱乐短视频产品,升级塑造成一个更具备生活办事能力的综合型产品,或者说一个超级APP。 

其三,公益。 

在鞭策共同富裕的大背景下,企业社会责任有了新内涵和新使命。 

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过往享尽时代红利,赚得盆满钵满的互联网行业自然被视为是实现共同富裕的一个重要助力,需要满足全社会对其承担社会责任方面,所提出的更高要求。

大厂们扎根公益,所做出的投入无须赘述,如腾讯有“微信支付全国小店烟火计划”、阿里有“淘宝村计划”、拼多多有“百亿农研专项计划”等等。 

与此同时,大厂们还先后启动计划投入千亿资金,结合自身的数字和科技能力,在乡村振兴、低收入人群增收等民生领域提供持续助力,推进社会公益事业发展。 

写在最后

多年前,马老师曾留下一句金句,“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 

这句话非常适合当下的大厂们。 

本年年初,王兴曾在公司内部提出了一个极限假设:如果未来三年,美团没有任何收入,企业依然要维持运行,现金流情况会是怎样? 

对现金流储备的重视,取决于大厂们面对下行周期的危机感,也决定了大厂们开始把现金握在手中,开始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但仅仅如此,就能够帮手大厂们挺过寒冬了吗? 

答案或许是否定的。 

所以在收缩和衰退的同时,大厂们还有另一面: 

调整姿势,有序扩张,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中找到确定性,才是帮手大厂们能熬过“明天晚上”的更关键一步棋。

“阑夕”(ID:techread),作者:陆离,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大厂们节衣缩食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