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电限价征“暴利税”,欧委会推出能源自救方案

饱受能源危机困扰的欧洲终于推出了一揽子自救干预方案。本地时间9月14日,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发布《应对能源高价的紧急干预方案》(下称“干预方案”),试图从需求、价格、补助等多方面对能源供需和市场运行提出干预办法,应对即将到来的严冬。

欧委会提出三方面的干预办法:限电,限价,补助用户。

具体而言,干预方案要求成员国有义务在10%的负荷高峰时段削减5%的峰值负荷,并努力在2023年3月31日前减少10%的用电量。成员国可本身制定包罗财政补偿在内的办法来实现这一目标,预计限制峰值负荷可以减少12亿立方米天然气的需求。

限制电价是此干预方案的焦点所在。最终干预方案明确对“非边际机组”提出180欧元/兆瓦时的限价,这类“非边际机组”是指发电成本较低的水电、核电、新能源、褐煤等机组。欧委会预计,这一办法可以帮用户降低约1170亿欧元的能源费用。

欧委会还提出类似“暴利税”的办法,建议成员国征收油气、煤炭、炼化行业的超额利润,征收标准是以此前三年的平均利润为基数,征收超出平均利润20%以上的部分,将其返还给受涨价影响最严重的消费者、工业和高耗能企业,欧委会将其称之为“团结捐款”(solidarity contribution)。这部分传统能源行业的超额利润,也可以用来补助新能源投资和节能。欧委会预计,这一办法可以获得大约250欧元的资金来减少用能成本。

此外,由于电力、天然气期货价格上涨迅猛,欧洲发电企业对冲风险的金融衍生品导致了广泛的流动性危机,欧委会也专门提出了金融领域的干预方案,需要与欧洲证券市场办理局(ESMA)、欧洲银行业办理局(EBA)协作,针对电力、天然气相关的衍生品交易来修改抵押、保证金等相关规则,解决能源公司的流动性问题。

欧委会主席范德莱恩表示,俄罗斯的行动正在影响全球和欧洲的能源市场,我们需要坚决回应;普京将天然气作为兵器,我们要团结一致,把高价天然气对电力成本的影响降到最低。

按照欧盟议事流程,欧委会提出干预方案之后,各国将评估干预方案的可行性,9月30日,欧盟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将再次召开各国能源部长参加的特别会议讨论干预方案。如果获得投票通过,将从不晚于12月1日开始实施,持续至明年3月31日。

欧委会干预方案的三大要点:限电、限价、征收暴利税,与中国在应对电力短缺时的一些举措颇有相似之处。但就具体办法而言,欧委会尽力让行政干预与市场机制互相衔接,在维持市场运行的情况下,各成员国政府出手对欧盟认定的“超额利润”进行二次分配,以减少用户的用能成本。

这份干预方案能否帮手欧洲度过严冬仍面临不确定性。路孚特首席电力与碳分析师秦炎对《财经十一人》评论称,干预方案出台颇为仓促,仿佛一边开车一边拧螺丝。干预方案对解燃眉之急有必然作用,但补助和暴利税都不能从根本上缓解电力和天然气的供需紧张形势。

欧洲电力市场有着广泛的跨邦交易,对非边际机组限价并分配其超额利润也涉及跨邦交易的利益分配问题,欧委会要求各国本着“团结的精神”协商分享。对此,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预算委员会主席欧佛特韦徳(Johan Van Overtveldt)在干预方案出台后表示,超额利润的再分配可能意味着成员国之间要进行非常复杂的谈判,这会导致持续数月的政治噩梦。

对新能源发电限价也让行业担心这会影响欧洲的绿色转型。欧洲电力行业协会(Eurelectric)秘书长Kristian Ruby警告称,对新能源和低碳能源限价可能影响投资者信心。

限电空间逼近极限

电力供需的紧张形势和价格波动,是欧委会紧急出台这份干预方案的直接原因,而干预方案迟至9月中旬才出台,也引发了欧洲媒体对其“反应过慢”的批评。

欧委会将电力供需偏紧主要归咎于俄罗斯将天然气作为兵器,由于天然气供应受限,价格高涨,导致气电电价上涨,进而引发整个电力市场的电价上涨。欧委会也表示,由于维修和极端天气原因,欧洲自身的水电和核电出力低于平均水平,再加上一些老机组关闭,共同导致能源供应短缺,价格高涨。

事实上,欧洲水电和核电的减量是当前供需偏紧更直接的原因。

清洁能源智库EMBER在9月5日发布的一项统计显示,2022年1至8月,欧盟27国比拟去年核电少发了700亿度,水电少发了620亿度。水电和核电是欧洲电力结构中的前两大电源,二者都在本年发电量下滑明显。而气电、煤电和新能源的电量都有所增长,抵消了部分水电核电减量导致的损失。

天然气的供应紧张从俄乌冲突之后就是欧盟全力应对的危机,欧盟在7月要求各成员国减少15%的天然气消费。而电力的短缺形势,直至比来几周才引起重视。

欧委会的限电干预方案提出,到2023年3月底之前,各成员国减少10%的用电量,并减少5%的峰值负荷。用电高峰时间段为占每月的10%,大约意味着工作日每天有3到4个小时为峰值时段,以及新能源出力偏低、供应短缺的时段。欧委会预计,限制峰值负荷可以减少12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消费,大约相当于冬季4个月天然气消费的4%。

法国电网运营商RTE发布的冬季供需预测中认为,绝大部分有风险的时段发生在早上8点到下午1点之间,以及晚上6点到8点之间。

由于能源价格高涨,欧洲的基础工业已经遭受重创,水泥、钢铁、化工、铝业等行业已经大面积减产停产,因此,未来还有多少减量空间,并不乐观。

德国经济与气候庇护部部长哈贝克就在9日的欧盟理事会特别会议上表示,德国8月的电力需求同比下降了22%,这要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减少了需求,另一方面,有工业生产水平下降的问题。因此,在临时框架下为工业提供金融支持非常重要。

秦炎对《财经十一人》表示,欧洲八月的用电量和用气量已经比过去几年均值下滑了10%到20%,削减工业用量的余地已经不大,只能继续削减居民和公共建筑的需求。有些政策已经开始实施,比如巴黎计划埃菲尔铁塔提前关闭夜间照明,芬兰关闭公共体育设施等。但冬季居民的取暖需求难以削减,当前欧委会设定的电量减少10%、峰值负荷减少5%的目标已经接近极限,如果电力供应出现新的问题,就只能拉闸限电。

复杂的限价机制

如何限价,是此次欧委会干预方案的博弈和关注焦点,欧盟最终将限价办法设定为对“非边际机组”限价至180欧元/兆瓦时。

这一办法与欧盟电力市场机制有关,执行细则也还未明确。

欧洲的电力现货市场采用边际出清的定价机制,满足电力供需平衡所需的最后一台机组的报价,即为市场的边际出清电价。此外,欧盟电力市场高度耦合,市场主体可以在不同交易所报价,在耦合的现货市场中统一出清,但按照网架结构划定了若干大价区,各价区之间出清价格不完全一致。

在边际出清的市场机制下,边际成本为0的新能源在市场中会优先出清,如果电力供需总体富裕,在新能源出清之后,再加上部分其他低价机组就可以满足电力平衡,整个市场电价会降低。但如果电力供需总体短缺,仅靠低成本机组不足以满足电力平衡,那么成本高的机组可能成为市场的边际机组,导致整体市场出清电价升高。

当前的能源危机中,成本最高的气电成为了市场的边际机组,气价波动直接传导电力市场。考虑到气电大约50%的转换效率,气价每升高1欧元/兆瓦时,会带动电价升高约2欧元/兆瓦时,气电又是系统的边际机组,气价上涨直接拉高了市场的出清电价。

以德国为例,由于预计16日风力旺盛,德国风电将大发,其现货日前均价从前一日的369.37欧元/兆瓦时回落至201.2欧元/兆瓦时。

也因此,欧盟的干预方案是限定“非边际机组”的价格,这类机组发电成本较低,让其保有合理价格水安然安祥利润,而不是享受边际机组价格的超额利润。对边际机组,则没有采取限价办法,便于其将燃成本传导至用户。

具体来说,干预方案认定的“非边际机组”包罗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地热、生物质能、垃圾发电、褐煤(lignite)发电和燃油发电,这类机组发电成本相对较低,面临180欧元/兆瓦时的限价。而气电、硬煤(hard coal)发电的燃成本较高,不在“非边际机组”之列,其成本可以通过电力市场传导至用户。

值得一提的是硬煤机组。气电机组成为边际机组并不不测,而硬煤机组受当前煤炭价格影响,其短期边际成本大约在200欧元/兆瓦时摆布,最终未被划入“非边际机组”。但硬煤机组的发电成本仍然是明显低于气电的,不受限价限制,意味着硬煤机组依然按照统一出清的高价结算,这反而使得硬煤机组当前有比力好的利润水平。

譬如当前,欧洲天然气价格在225欧元/兆瓦时摆布,意味着气电的边际成本电价在450欧元/兆瓦时摆布,即供应短缺时电力市场出清价格将在450欧元摆布。而其他电源品种的成本远低于这一水平,就只允许赚取180欧元/兆瓦时电价水平以内的利润,超过的部分全部返还。

180欧元/兆瓦时的标准也历经博弈,起初泄漏的草案限价为200欧元/兆瓦时。欧委会在干预方案中给出的解释是,过去欧洲市场电价的峰值显著低于180欧元/兆瓦时;此外,测算显示,2022年1至8月如果对“非边际机组”限价至180欧元/兆瓦时,非边际机组电厂平均收入大约在150欧元/兆瓦时,这一收入高于机组的平准化成本(LCOE),可以覆盖业主投资和运营成本,因此不会影响新机组的投资。

不外欧洲电力行业协会(Eurelectric)秘书长Kristian Ruby警告称,对新能源和低碳能源限价,可能影响投资者信心。

总体来看,这样的政策干预,依然维持了电力市场按照边际成本出清的基本运行机制,各类机组依然可以正常在市场中报价,不影响市场价格,但会在结算环节受到限价的限制,或者先结算再返还超额利润。干预方案提出,各成员国可以自行制定规则决定是按照限价结算直接降价,还是结算之后再收取超额利润返还给用户,或用于新能源投资。

欧委会还明确,这一限价办法不仅限于场内的集中交易,也适用于场外的双边交易(OTC)。

在超额利润的返还方式上,欧委会给出了5种建议干预方案:对进行需求响应的用户进行补助;直接给全体用户降价;给低于成本发电的机组补助;给特定用户降价;以及为投资新能源和能效的用户补助。

秦炎认为,欧盟以边际定价机制为基础的日前电力市场出清机制短期内难以改变,干预方案的限价办法大体可以和目前欧洲电力市场的设计无缝衔接,具体可以通过电力交易所、各国电网运营商或市场主管机构来实施。此外,各国发电结构不同,非边际机组占比不同,通过这一机制获得的超额利润收入不同也会很大。

波兰气候部长Anna Moskwa 9月15日表示,将反对在欧盟层面对能源公司征收“暴利税”的政策,但会在国内实施类似的政策。她认为,这样的决定应该所有国家都同意才能实施,而不同国家能源系统不一样,在欧盟层面实施不切实际,许多国家也不同意这样的办法,波兰将会提出正式议案要求全体一致同意才能实施。

这一干预方案可见的难点之一,是跨国电力交易的返还机制。欧委会鼓励成员国之间开展电力交易,并希望双方在“团结的精神”之下签订双边协议,来决定电力出口国的超额利润与电力进口国如何进行分享。干预方案还要求,如果一个国家电力净进口量与其主要出口国等比或高于100%,需要确保在12月1日前签订这类协议。

秦炎表示,欧盟此次应对短缺风险对能源市场实施干预,的确标识表记标帜着欧盟一直坚持的自由市场机制有所削弱,而任何干预手段,都将对市场信号有扭曲作用。她举例称,倘若一个机组被设定了收入上限,那么除了参加日前市场报价之外,该机组就没有动力再去日内和平衡市场交易,这将影响这两个接近实时交易的市场的交易量;此外,收入上限本身,也给长期电力投资带来一些不确定性。

征收暴利税

干预方案的第三大要点,是对油气、煤炭、炼化行业征收暴利税。欧委会认为,这些行业应该做出“团结捐款”,确保整个能源行业获得公平的收益来应对危机。

简单来看,这类行业吟哦大宗商品和资源价格上涨,盈利颇丰。而前述非边际成本机组限价办法,相当于对低成本的发电机组征收了“暴利税”,但并未覆盖上述能源资源行业,因此,干预方案对这些企业提出了单独的利润返还政策。

干预方案认定的超额利润,为公司在2022财年超出此前三年平均利润上浮20%之外的利润,对这部分超额利润,干预方案提议征收率至少为33%。欧委会预计,这一干预方案可以获得大约250亿欧元的收入。

干预方案提出,“团结捐款”用于向弱势家庭和受能源价格严重打击的公司提供财政支持,并促进用户向可再生能源、能效和其他去碳化技术投资,以和欧洲的绿色转型保持方案一致。

金融干预

除了以上三点办法之外,欧委会还专门发布了一份与金融系统有关的工作进展。主要面向三方面:流动性危机,价格限制、交易熔断办法。

能源公司的流动性危机主要与期货市场的暴涨有关。

出于对冲风险考虑,欧洲许多电力公司会持有部分电力期货空头头寸。如果电价下跌,空头头寸的盈利可以对冲风险,而如果电价上涨,则通过出售电力盈利。正常的市场结构下,这一操作可以对冲风险。

受俄气断供消息影响,德国、法国电力年度期货价格一度在8月26日突破1000欧元/兆瓦时。

电力期货短期暴涨,导致持有金融衍生品的电力公司面临追加大量保证金的压力(margin call)。尽管远期价格上涨,电力公司届时可以通过出售电力来获利,但当前的资金压力迫在眉睫,多家电力公司不得不向政府求助,要求政府提供信贷支持。

欧委会披露的进展表示,欧委会已经与欧洲证券市场办理局(ESMA)、欧洲银行办理局(EBA)展开合作,商讨一些临时办法来应对流动性危机,如扩大合格抵押品清单,接受银行担保作为抵押品,银行提供抵押品转换办事,提高清算门槛等。欧委会请求欧洲证券市场办理局和欧洲银行办理局评估这些可能的举措,并将和欧洲中央银行(ECB)和欧洲风险系统委员会(ESRB)共同商讨缓解能源公司流动性困难的办法。

气价方面,欧委会认为欧洲进口的天然气、尤其是LNG与欧洲交易中心的价格挂钩,而这一价格高于国际市场天然气价格,不能真正代表国际天然气市场的状况。因此,欧委会希望在掌握更全面进口天然气数据的基础上,提出一个反映国际天然气供需动态的基准价格。

市场异常波动的熔断办法方面,欧委会提出,目前欧洲的规则下,没有一个能源交易所应用“断路器”来应对天然气和电力交易的波动。因此,欧委会致信欧洲证券市场办理局,来评估为什么在能源危机中没有触发熔断,以及是否需要在欧盟层面统一熔断规则,确保交易所在面对波动时采取统一的行动。

“财经十一人”(ID:caijingEleven),作者:韩舒淋 文含蕊 ,编纂:马克,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限电限价征“暴利税”,欧委会推出能源自救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