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在路上,谷歌告别好日子?

谷歌,正准备刀刃对内。

日前,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CEO桑达尔·皮查伊在Code Conference大会上表示,希望将谷歌的效率提升20%,“当你的资源比以前更少的时候,你会优先处理所有正确的事情,你的员工真的有生产力,他们可以对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产生影响”。

裁员的暗示,跃然纸上。

而更早的时候,谷歌高管透露2022年第三季度业绩如若不及预期,则将会启动裁员,“要么好好表示,要么走人”。

事实上,裁员似乎正在路上。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的Area 120部门将裁员,并永久性地减少规模。

被誉为硅谷“养老大厂”的谷歌,怎么突然对上班摸鱼不能忍了?以流量为生的谷歌,能否保住“广告之王”的桂冠?云计算,为何迟迟无法撑起谷歌的第二曲线?

刀刃对内,减员增效

眼下,谷歌风光不再。

2021年,虽然风头最盛的当属特斯拉,但华尔街最青睐的却是谷歌,市值创下2009年以来最佳表示不说,更是力压Meta、苹果、微软、亚马逊、特斯拉,一跃成为当年市值涨幅最大的科技巨头。

高光之下,暗流涌动。

谷歌如今不再是华尔街的“座上宾”,截至2022年9月16日,谷歌市值为1.36万亿美元,后复权之后比拟年内的高点缩水了46.39%。

更为糟糕的是,谷歌的业绩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不如预期了。

以2022年第二季度为例,谷歌的营业收入为696.85亿美元,同比增长12.6%,而华尔街的预期为702亿美元,同比增长13.52%,须知去年同期的增速为61.6%;净利润为160.02亿美元,同比下降13.6%,而华尔街的预期为175亿美元,同比下降5.3%,须知去年同期的增速为166.2%。

谷歌的疲态,肉眼可见。

于是乎,谷歌成为华尔街第六大做空目标,为了破局其将目光瞄向了减员增效,毕竟这是一种可以立竿见影的手段。

据谷歌的财报显示,谷歌2022年第一季度共有163906名员工,同比增长17%,到了第二季度增加至174014人,而而去年同期为144056人。

谷歌员工增长较快

事实上,谷歌员工规模逐年走高,已成为常态。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无边界一直是谷歌核心战略,从搜索引擎到移动操作系统,从智能手机到笔记本电脑、从云计算到自动驾驶,从游戏到社交……几乎对标了所有的科技巨头,但无边界也意味着高成本与低效率。”

关于此,从边际营收与边际净利走低也可见一斑。

据穆胜咨询的数据显示,谷歌近两个季度的边际营收低于人均营收,且边际净利都为负数,这意味着2022年增加的每一个员工,成为业绩的负担。

对此,知名互联网商业模式专家穆胜表示:“尽管谷歌号称重新定义了组织,但在其庞大的组织里,部门墙、隔热层、流程桶、真空罩一个不少,衰老轨迹和其他传统企业比拟并无区别。”

一言以蔽之,谷歌也难逃大公司病,从而导致杯水车薪。

流量被夺,主业承压

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与谷歌的基本盘遭到侵蚀息息相关。

谷歌虽然业务众多,但本质仍然做的是流量生意,对广告的依赖从未改变:谷歌2022年第二季度广告收入为563亿美元,同比增长11.6%,在总营收的占比为80.79%,而去年同期的增速为68.9%,在总营收的占比为81.42%。

增速放缓、比重下滑,成为谷歌业绩承压的关键所在。

造成这一切的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复杂的全球经济势态,降低了广告主的预期,导致行业整体不景气。

据Zenith机构最新的预测,2022年全球在线广告支出增速为8%,比2021年12月预测的数值低了1.1个百分点。

别的一个原因是,TikTok切入谷歌的腹地。

据Cloudflare的数据显示,TikTok 2021年的拜候量全球登顶,将谷歌赶下其把持多年的“一哥”宝座,到了2022年依然风头不减,一直蝉联全球下载量的月度榜首。

众所周知,流量越大意味着活跃用户越多,活跃用户越多越容易吸引广告主。

据Insider Intelligence预测,TikTok 2022年在美国的广告收入将达到59.6亿美元,是2021年的2.8倍;全球广告收入将达到110亿美元以上,是2021年的2倍。

对比之下,商业价值的差距显露无疑。

谷歌基本盘遭侵蚀

以上可见,谷歌遭遇严峻的挑战。

对此,谷歌高级副总裁普拉巴卡·拉加万于2022年7月坦承:“TikTok 改变了年轻一代使用网络搜索的方式,谷歌在奋起直追。”

为了吸引年轻人,谷歌使出浑身解数,更是有针对性地推出短视频Shorts,试图讨好年轻人,进而守住基本盘。

可惜的是,年轻人似乎不吃“模仿”这一套。

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做短视频,谷歌想简单了,不是有资金、技术、人才就可以的,那是必要条件而不非充分条件,没有颠覆性打法、长远布局、战略思考,就摆脱不了边缘化的命运,玩票与对标那是有本质区别的。”

换而言之,Shorts虽然增长势头不错,但目前来看并未改变谷歌处于守势的竞争格局,谷歌能否打赢这场基本盘的保卫战,事关未来的兴衰荣辱,容不得半点马虎与松懈。

亏损加剧,谷歌云难以补位

广告增长乏力,云计算能否顺利补位颇为关键。

作为赛道最早一批玩家,谷歌浸淫云计算多年,拥有苹果、福特、家得宝、Home Depot、BCE、Symphony等,其中最大客户的为苹果。

2022年第二季度,谷歌云的营业收入为62.8亿美元,同比增长35.6%,而去年同期的增速为53.9%,增速有所放缓;净利润为-8.58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亏损5.91亿美元,亏损有所放大。

与之对应的是,亚马逊AWS的营业收入为197亿美元,同比增长33%,运营利润为57.2亿美元;微软Azure的营业收入为209.09亿美元,同比增长20%,运营利润为86.81亿美元。

显而易见,谷歌云虽然增速最快,但无论是体量或是盈利能力,都难与亚马逊AWS、微软Azure相提并论。

谷歌云的体量较小

这意味着,云计算并没有成为谷歌的第二曲线。

一方面,谷歌云存在“偏科”。

云计算可以分为 IaaS(基础设施即办事)、PaaS(平台即办事)与 SaaS(软件即办事)三个层次,可以通俗易懂地认为IaaS相当于树根、PaaS相当于树干、SaaS相当于树枝。

谷歌云侧重PaaS与SaaS,在IaaS的布局相对不足。

据Gartner的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亚马逊AWS占据全球IaaS市场份额的38.9%,微软Azure为21.1%,而谷歌云仅有7.1%。

地基不牢,谷歌云上跃的力度自然不足。

别的一方面,谷歌云缺少To B的基因。

谷歌推崇的是极客文化,鼓励工程师们以好奇之心追求创新,以执着之念探寻未知,这在C端是优点,但在B端却是缺点。

资深安全工程师“血玫瑰”告诉锌刻度:“谷歌崇尚技术为王的极客文化,倘若碰到客户挑刺,亚马逊的态度是‘得嘞,马上重做,还有啥需要您招呼一声’,轮到谷歌则是‘呵呵,这是当前最牛的技术,您说的早就淘汰了,建议跟上时代的步伐’。”

毕竟,B端需要的不是最先进的技术,而是最可靠、最不变、最适当的技术。

总而言之,谷歌当下的处境不妙,基本盘遭到TikTok侵蚀,让其如芒在背,而第二曲线迟迟无法拉出,业绩缺乏新的支点,裁员虽然可以改善业绩,但能否帮手谷歌走出荆棘,重新与华尔街的觥筹交错,仍有待观察。

那么,谷歌亟需重塑“谷歌”。

“锌刻度”(ID:znkedu),作者:陈邓新,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裁员在路上,谷歌告别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