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变成了香饽饽,英伟达之后三星也看上了?

此前在2020年9月,乘着人工智能与加密货币的东风,英伟达的市值达到了历史上的高点。彼时,雄心勃勃的英伟达方面颁布颁发,将以4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而这一或将改变全球半导体行业的收购案,在被曝光的那一刻开始,也聚焦了几乎每一位从业者的目光。然而在18个月后英伟达颁布颁发放弃收购ARM,此事最终还是“黄了”。

不外毫无疑问的是,几乎主宰了移动端生态的ARM本身,依然还是一块香饽饽,在英伟达的收购宣告失败后,依旧有芯片巨头对其“前赴后继”。日前据韩国的媒体报道显示,三星掌门人李在镕已抵达英国,并且他有可能会在本次行程中商讨收购ARM一事。

此外早在3个月前就曾有消息人士透露,李在镕与英特尔首席执行官Pat Gelsinger进行了一次会议,双方讨论了联合投资ARM一事。

在英伟达放弃收购ARM后,对ARM这颗芯片设计领域明珠“垂涎三尺”的厂商,依旧可谓是如过江之鲫。此前在本年3月,韩国芯片制造巨头SK海力士联席首席执行官兼副董事Park Jung-ho就曾表示正在考虑成立一个财团,来收购日本软银集团旗下的芯片设计公司ARM。随后在5月末,高通CEO Cristiano Amon也曾透露,高通方面有意与其他芯片制造商组建一个财团共同投资ARM,并且不排除全部收购的可能。

目前毋庸置疑的,是在新兴的RISC-V崛起前,ARM依旧是移动端芯片市场的主导者。而ARM这家企业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其并不针对某个特定的领域和场景设计芯片,而是提出基础的开放式架构设计,通过授权的方式来帮手其他芯片公司进行具体的设计开发,并从中获取技术授权费和版税。比如高通骁龙8移动平台中的Kryo CPU,就是在ARM的Cortex-X2、Cortex-A710/A510的基础上打造而来。

其实在早期,ARM架构在移动端并非没有竞争对手,比如基于x86架构的英特尔Atom Z系列移动平台就是其中之一。但ARM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除了其架构本身的低功耗特质契合移动端芯片的需求外,ARM所采取的开放式授权模式和客户中立性优先等经营策略,也使得其有着先天的优势。

但问题在于。对如今ARM背后的软银而言,这一商业模式无疑属于是细水长流的类型,并且其很难赚得了“大钱”。所以在软银方面急需回笼资金时,出售ARM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对于如今三星而言,将ARM收入囊中无疑是对其Exynos芯片业务极大的助力。目前在移动SoC市场中,高通、联发科和苹果三强争霸的格局已经确立,曾经风光无限的三星Exynos则已不复往日的荣光。按照市场调研机构Omdia的统计数据显示,Exynos在2022年第二季度仅占这一市场7.8%的份额,低于联发科(34.1%)、高通骁龙(21.8%)、苹果(16.6%)和紫光展锐(9.0%)。

事实上,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三星Exynos的崩塌源自2016年其自研的CPU架构Mongoose(猫鼬),除了与当时的骁龙810比拟更优秀的表示,经历了短暂的“安卓之光”时期后,此后几乎再无高光时刻。

三星方面在过去数年中因为旗舰级Exynos芯片性能不佳,更是受到了诸多消费者的批评。甚至最后一款使用猫鼬架构的产品Exynos 990,更是还曾传出了被欧洲消费者集体要求更换高通骁龙同类SoC的情况。

与此同时,三星方面在过去两年也调整了其智能手机产品组合的战略,并将中低端机型外包给ODM制造商,导致联发科与高通芯片在三星手机中的份额不竭增长。当高端产品比不了高通和联发科、走量的中低端又被外包出去后,三星自家的Exynos芯片自然也就处于了极为尴尬的境遇。

所以如果能够收购ARM、获得其芯片设计团队,三星在ARM公版设计的基础上重启自研架构显然并不是没有可能。

但对于半导体行业的参与者来说,想要买下ARM几乎可以说是有着地狱级的难度。“天下武功出少林”这句话放在这个赛道中,ARM的地位无疑就是堪比少林的泰山北斗。当初英伟达收购ARM不成,并不是因为前者没钱,而是反对的声音实在太大。英伟达收购ARM都能够被谷歌、苹果等企业认为,是属于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在半导体行业影响力更大、参与程度更高的三星如果收购ARM,其他厂商的反应简直无法想象。

要知道,三星不仅有Exynos这样的芯片设计业务、还有晶圆代工业务,ARM的知识产权是钳制了其在本身体系内完成一颗芯片从设计、流片到制造的关键。所以尽管收购ARM必然会让三星的芯片业务更上一层楼,但一顶反垄断的帽子是无论如何可能都避免不了的。

因此当英伟达都收购不了ARM的情况下,三星此举怕也同样很悬。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ARM变成了香饽饽,英伟达之后三星也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