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200亿:户外服装品牌Patagonia创始人捐出了自己的公司

神译局是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伯尼·桑德斯曾经说,美国的贫富差距是“一种道德和经济暴行”,并且认为“亿万富翁不该该存在”。这个观点甚至得到了包罗亿万富翁中的亿万富翁马克·扎克伯格在内的不少亿万富翁的口头支持,只是在行动上支持的百里挑一,也许户外服装品牌Patagonia(巴塔哥尼亚)的创始人伊冯·乔伊纳德(Yvon Chouinard)是其中之一。文章来自编译。

在创立户外服装品牌 Patagonia 半个世纪之后,古怪的攀岩者伊冯·乔伊纳德(Yvon Chouinard)不情愿地成为了一名亿万富翁,但出于对本钱主义不同寻常的看法,现在他已经放弃了这家公司。

乔伊纳德与妻子及两个成年子女放弃的形式不是出售公司或让公司上市,而是将本身对 Patagonia 的所有权(价值约 30 亿美元)转让给一个专门设计的信托与非营利组织。建立这个组织的目的是为了保持公司的独立性,并确保其所有利润(每年约 1 亿美元)用于应对气候变化以及庇护全球尚未开发的土地。

这一不同寻常的举动正值亿万富翁和企业面临越来越多的审查之际,因为他们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花言巧语,在他们是自称要解决的问题的制造者这个角色的映衬之下,往往显得黯然失色。

不外,乔伊纳德放弃家族财富这一行为,与他长期以来对商业规范的漠视以及他对环境的终生热爱是一致的。

在接受独家采访时,乔伊纳德表示:“希望这能够带来一种新型的本钱主义,一种不会以少数富人和大批穷人而告终的本钱主义。我们将向积极致力于拯救地球的人捐赠最高额度的资金。”

Patagonia 仍将以私营营利性公司的身份继续运营,公司总部仍设在加州文图拉,目前公司每年销售价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夹克、帽子和滑雪裤。但直到上个月还控制着 Patagonia 的乔伊纳德已不再拥有这家公司。

本年 8 月,该家族已将公司所有有投票权的股票(相当于总股本的 2%)永久转让给一家新成立的,名为 Patagonia Purpose Trust 的实体。

该信托机构将由家族成员及其最亲密的顾问监管,旨在确保 Patagonia 兑现承诺,做一家对社会负责的企业,并放弃利润。鉴于乔伊纳德夫妇将他们的股份捐赠给了一支信托基金,因此该家族将要为此次捐赠支付约 1750 万美元的税款。

乔伊纳德夫妇随后将 Patagonia 其余约 98% 的普通股捐赠给了一个新成立的名为 Holdfast Collective 的非营利组织。这家组织现在将成为公司所有利润的受让方,所得资金将用于应对气候变化。因为 Holdfast Collective 属于 501(c)(4)(给予美国公民联盟、致力于提高社会福利组织或限定于某个公司或某个地域的,净收入专门用于慈善、教育或娱乐目的的雇员协会或地方协会的免税待遇),可以进行不受限制的政治捐款,所以该家族的捐赠并未获得税收优惠。

商业银行 BDT 的合伙人丹·莫斯利(Dan Mosley)说:“他们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为了确保这家公司忠于他们的原则,他们愿意承担这些代价。并且他们没有获得慈善扣除。这里面没有任何的税收优惠。”BDT 曾与包罗沃伦·巴菲特在内的超级富豪合作过,Patagonia 的公司新结构设计也得到了他们的帮手。

富豪为了慈善和政治事业而放弃公司的情况很罕见,在近期的记忆中,美国共和党的捐赠者巴里·塞德(Barre Seid)似乎是唯一一个。但塞德的做法不一样,他是将本身的电子公司 100% 的股份捐给了一家非营利组织,并捐赠了 16 亿美元来帮助保守主义事业,包罗阻止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努力,从而收获了一笔巨额的个税横财。

由于把毕生大部分的资产都捐了出去,乔伊纳德夫妇及其 40 多岁的两个孩子已经成为美国最慈善的家族之一。

Inside Philanthropy 网站的创始人大卫·卡拉汉(David Callahan)说:“鉴于大多数亿万富翁每年只捐出净资产的一小部分,这个家族算是异类。”

卡拉汉补充道:“即便是那些签下了捐赠誓言的人也不会捐出去那么多,并且那些人往往一年比一年有钱。”他是指有数百名亿万富翁都承诺要放弃大部分的财富的事。

Patagonia 已经向 Holdfast Collective 捐赠了 5000 万美元,并且预计本年将再捐出 1 亿美元,令后者这家新组织成为气候慈善事业的主要参与者。

莫斯利说,这个故事与他在职业生涯见过的任何故事都不一样。他说:“我做财产规划已经有 30 多年,乔伊纳德家族的所作所为确实很了不起。因为这项捐赠承诺是不成撤销的。他们再也不能把钱拿回来,并且他们也不想拿回来了。”

对于乔伊纳德来说,情况甚至比这还要简单,因为这样可以为继承计划问题提供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

乔伊纳德在怀俄明州杰克逊市的家中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家公司,因为我从来都不想开公司。我不想当商人。现在好了,我明天就算死了,也不消担心公司在接下来的 50 年里有没有继续做对的事。”

“这说不定行得通”

从某些方面来说,把本身的公司捐出去这件事发生在乔伊纳德身上并不算太令人惊诧。

作为 1960 年代在加州优美胜地山谷攀岩的先驱,乔伊纳德平时住在车里,吃着他 5 美分买来的破损猫粮罐头。

即便时至今日,他仍然穿着破旧的衣服,开着破旧的斯巴鲁,在文图拉与杰克逊的陋室中消磨时间。乔伊纳德既没有电脑,也不拿手机。

Patagonia 是乔伊纳德于 1973 年创立的,这家公司成为了他本身以及妻子的抱负主义优先事项的表现。从有机棉到现场托儿办事,该公司都是早期采用者之一,并且以不鼓励消费者购买自家产品而闻名,在“黑色星期五”促销活动期间,这家公司曾在《纽约时报》上刊登过广告,上面写着“不要买这件夹克”。

几十年来,该公司累计已将销售额的 1% 捐赠给了草根环保活动家。近年来,该公司在政治上变得更加活跃,甚至曾为了庇护熊耳朵国家纪念碑(Bears Ears National Monument)而起诉特朗普政府。

不外,Patagonia 的销售却反而突飞猛进,乔伊纳德本人的净资产也水涨船高,这给厌恶过度富有的这位局外人带来了一个令人不安的难题。

他说:“我被福布斯杂志列为亿万富翁,这很让我生气。我在银行都没有 10 亿美元。我也不开雷克萨斯。”

先是福布斯富豪榜,然后是这场疫情的流行,导致乔伊纳德启动了一项在过去 2 年展开的进程,并最终导致他放弃公司。

2020 年年中,乔伊纳德告诉本身最亲密的顾问,其中包罗公司首席执行官瑞恩·盖勒特(Ryan Gellert),如果他们找不到好的替代方案,他准备把公司卖掉。

盖勒特说:“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瑞恩,我向老天发誓,如果你们不继续推进这件事,我就去找《财富》杂志富豪榜上的人,挨个给他们打电话。到了阿谁时候我们才意识到他是认真的。”

一小群 Patagonia 的律师和董事会成员开始启动代号为 Chacabuco(智利的一个钓鱼点)的项目,研究各种可能性。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群人探索了一系列选择,包罗出售公司部分或全部股份、将 Patagonia 转成以员工为所有者的合作社、变成非营利组织,甚至还探讨过用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

Patagonia 的总法律顾问希拉里·杜苏基(Hilary Dessouky)说: “我们几乎把每一块石头都翻遍了,但没找到任何好的选项可以实现他们的目标。”

最简单的方法是出售公司或让公司上市,这可以为乔伊纳德提供充足的财力来帮助庇护计划。这也是他最好的伴侣、服装公司 Esprit 与 The North Face 的创始人杜格·汤普金斯(Doug Tompkins)奉行的策略。

但乔伊纳德不相信 Patagonia 上市后还会将工人福利和帮助气候行动等列为优先事项考虑。

他说:“我对股市没有丝毫尊重。一旦公司上市,你就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你必需为股东争取最大的利润,然后你就会成为那些不负责任的公司之一。”

他们还考虑过干脆把公司留给子女弗莱彻和克莱尔。但即便是这个选项也行不通,因为孩子们也不想要这家公司。

盖勒特说:“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不要被视为财务受益人。他们对这一点的感受非常强烈。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没礼貌,但这确实表现了这样一种观念,也就是所有的亿万富翁都是一种政策失败的表现。”

最后,他们的法律团队和董事会成员找到了解决方案。

12 月,在文图拉的山上,团队开了一天的会,这是自疫情开始以来他们第一次聚在一起。在橡树和鳄梨园的下,乔伊纳德家族的 4 名成员以及他们的顾问团队在户外碰头,同意继续推进改造公司的方案。

盖勒特说:“要弄明白的事情千头万绪,但我们开始感觉这个方案说不定真的有效。”

“抱负的解决方案”

既然 Patagonia 所有权的未来已经明朗,接下来公司需要实现本身的雄心壮志,在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同时经营一家盈利的公司。

一些专家警告说,如果乔伊纳德家族不持有 Patagonia 的股权的话,该公司和相关实体可能会失去聚焦。虽然 Patagonia 的工资单上面仍有他的孩子的名字,年长的乔伊纳德手上的钱也足够保证本身的生活过得舒适,但公司将不再向这个家庭分配任何利润。

美国东北大学家族企业中心(Northeastern University Center for Family Business)执行主任泰德·克拉克(Ted Clark)说:“本钱主义之所以那么成功,是因为有获得成功的动力。如果把所有的经济奖励都拿掉,除了对过去美好时光的巴望之外,这个家族基本上与公司已无任何利益瓜葛。”

至于 Holdfast Collective 将如何分配 Patagonia 的利润所得, 乔伊纳德表示,大部分重点将放在纯天然的气候解决方案上,比方说庇护荒地。作为一家 501(c )( 4) 机构,Holdfast Collective 既可以在 Patagonia 帮助草根活动家的历史的基础上再接再厉,也可以对政治运动进行游说和捐赠。

对于乔伊纳德家族来说,它解决了 Patagonia 在创始人离开后会是什么样的问题,确保了公司的利润将用于庇护地球。

乔伊纳德说:“我对此感到欣慰,因为我已经把生活安排好了。对我们来说,这是抱负的解决方案。”

译者:box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放弃200亿:户外服装品牌Patagonia创始人捐出了自己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