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欧美冷落一年的元宇宙,未来在中国?

距离元宇宙的概念被抛出已经过去近一年时间,总的来说在这一年傍边,关于元宇宙声浪越来越弱:

欧洲很想赶上这波浪潮,但技术积累的缺乏限制着想象力的施展;美国似乎依然只有Meta一家大公司在持续投入,其他大公司总是有意无意回避这个话题。

📸️ © 必应

反观国内,从虚拟偶像、虚拟空间再到数字藏品,似乎元宇宙的各个分类都欣欣向荣。

但政策环境的差异,也在摆布着各个地区元宇宙的发展标的目的——概念已经诞生一年,元宇宙的未来究竟在哪里?

01 欧洲,难以真正入局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欧洲企业的存在感前所未有地降低,但元宇宙时代来临之际,欧洲企业、投资者和人才都在争夺虚拟世界的门票——甚至政治重量级人物也在采取行动——或者至少是颁发声明。

法国总统马克龙曾明确表示,希望建立 “欧洲元宇宙”来挑战美国和中国的科技巨头,同时欧盟数字主管玛格丽特·维斯塔格正在考虑制定新的反垄断法规。

但他们的抱负离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慕尼黑VRdirect的联合创始人罗尔夫·伊伦伯格表示:

现实情况是,在整个虚拟世界的未来中,并没有与欧洲相关的大型科技公司,元宇宙目前由美国和亚洲公司定义。

情况也确实如此——在美国,Meta、微软和Apple等科技巨头将担任主角,Roblox和Decentraland等也已经属于具有必然人气的原始元宇宙平台。

在亚洲,VR硬件巨头Pico的所有者字节跳动同样是有力的竞争者,华为、腾讯、百度、阿里等公司也在加入竞争。

📸️市值排名前20的科技公司中,唯一的欧洲代表是荷兰半导体巨头ASML © 必应

比拟之下,欧洲的元宇宙却很大程度上建立在运营商和初创公司之上——比如生产高端耳机的芬兰公司Varjo和爱沙尼亚的Ready Player Me。

后者是一个跨游戏头像平台,比来在风险投资巨头Andreessen Horowitz 领投的一轮融资中获得了5600万美元。

但欧洲的元宇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Web3和Metaverse广告公司Hype的首席执行官Jake Stott表示:

从历史上看,欧洲初创公司在生产独角兽方面落后于美国和亚洲同行,在筹集的风险本钱方面,欧洲也落后于美国。

我们并不缺乏人才,这是必定的,如果你看看历史上的并购,美国企业吸纳的很多员工都是来自欧洲的人才……最大的问题是你如何将这些人才留在欧洲?

📸️Rajahalme(右)曾担任 Nordic XR Startups 基金的常务董事 © 必应

人才往往会流向薪酬与激励最为优质的地区——比如芬兰虽然提供免费和高质量的教育,但毕业后提供的薪水无法与硅谷比拟。

欧盟的援助经费可以提供一些扩展支持,但申请它们非常耗时且资金有限,因此只有欧洲投资者共同努力,才能挑战美国的资源。

知名投资人Rajahalme表示:

作为风险投资公司,我们应该在欧洲内部非常合作,分享知识、交易流和洞察力——同时也在基层提供帮手,这是一个大浪潮,但它才刚刚开始,我们必需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

Rajahalme 自 2016 年以来一直在投资这一浪潮,但他也承认,元宇宙只是在Facebook更名为Meta后才暗暗进入主流。

不外欧洲的踌躇不前似乎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因为一直作为其比力对象的美国,当下元宇宙的发展情况也不乐观。

02 美国,热情逐渐下降

在Meta努力应对其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季度销售下滑之时,关于美国元宇宙发展的另一个问题也开始显现:元宇宙中的工作正在消失。

Revelio Labs的数据显示,去年秋天Facebook更名后不到几个月,所有行业中以“Metaverse”为标题的新月度招聘职位数量就开始下降——而在本年4月至6月期间甚至下降了 81%。

📸️ © 必应

这一下降恰逢科技行业更广泛的增速放缓——按照招聘网站 Indeed 的数据,过去4周,旧金山和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等科技中心的招聘信息下降了 8.4%。

扎克伯格对虚拟现实和其他新兴的沉浸式技术的豪赌,鼓动着各行各业的公司寻找这些领域的专家,造成来自需求方的短暂炒作。

而现在,随着对经济衰退的担忧日益加剧,雇主们重新调整了他们的招聘需求和劳动力预算:

扎克伯格之前曾在 Meta 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由于收入不足,他正在“放慢”长期投资的步伐,并缩减招聘计划。

作为Meta在虚拟现实领域的新兴竞争对手,苹果比来也表示招聘时将“更加慎重”。

与此同时,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一直在回避关于互联网下一次迭代的宏大未来主义声明——虽然在增强现实等领域迅速行动,但Alphabet也放缓了招聘速度。

📸️ © 必应

不外按照自由职业人才市场Fiverr International的数据,虽然全职 Metaverse 工作变得更加稀缺,但虚拟世界相关办事(如头像开发和 3D 设计)的自由职业表演数量增加了四倍多。

所以,难道这就是元宇宙所说的去中心化。

尽管大肆炒作,但美国人与欧洲人一样,都没有跳上这趟前往虚拟世界的列车:在DEPT进行的一项研究中,美国只有16%的人了解元宇宙的实际含义。

同时,摩根大通指出中国对元宇宙的采用也很缓慢,特别是明令禁止加密货币以来——毕竟这是西方对Web3构想的关键组成部分。

但中国的机会也有很多,展示着元宇宙发展的其他可能标的目的。

03 中国,观望之中前进

摩根大通对中国元宇宙的分析表白,由于在游戏和社交网络方面的优势, Bilibili、腾讯和网易在虚拟世界的发展过程中最有可能赚钱。

此前,摩根大通预测中国的网络游戏产业可能会从 440 亿美元增长到 1310 亿美元。 分析师 Daniel Chen 和他的团队在报告中写道:

过去5到10年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发展表白,公司在技术生态系统的某个部分的竞争优势在决定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时,往往比公司在生态系统的哪个部分运营更重要。

📸️ © 必应

分析师表示,随着元宇宙的发展,公司可以通过以下两种主要方式赚钱:游戏和知识产权——这刚好与上述企业的优势相重合。

腾讯和网易都拥有强大的游戏业务,并与全球行业领导者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腾讯持有虚拟世界游戏公司Roblox的股份,而网易与华纳兄弟合作开发了一款以哈利波特为主题的手机游戏。

摩根大通还估计,虚拟世界中商业办事和软件在中国的总潜在市场将达到270亿美元,而商品和办事的线下消费数字化将在中国构成 4 万亿美元的市场。

在商业办事方面,网易已经拥有了一个名为瑶台的虚拟会议室系统,而腾讯则运营着一款名为腾讯会议的视频会议应用程序。

分析师表示,腾讯还“在办理中国最大的社交网络微信/手机QQ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并且可以从这些平台内的虚拟物品销售中受益。

同样,Bilibili的高用户参与度将使其能够在长期内捕捉到增值办事与虚拟商品销售方面的丰富货币化潜力。

Bilibili目前已经成为35岁及以下中国人的“首选娱乐平台”,第一季度每个用户平均每天在该平台上花费 95 分钟。

同时,虽然目前国内在严厉打击未成年人长时间玩游戏,但各个大公司都在鞭策本身的虚拟世界开发计划——此外在虚拟货币、NFT上与海外不同的监管环境也在掣肘着元宇宙的发展。

因此商业角度来看,这些努力的实用性尚不清楚。

虽然技术上确实存在困难,但很显然不论欧洲、美国还是国内,元宇宙发展面临的困难远不止要并吞技术上的难关。

元宇宙的未来,可能在欧洲,可能在美国,也可能在中国——但前提是,元宇宙有未来。

本期参考资

1、The business times 随着谷歌、Facebook 的招聘放缓,元界的工作正在消失

https://www.businesstimes.com.sg/technology/metaverse-jobs-are-disappearing-as-hiring-slows-at-google-facebook

2、The next web马克龙的欧洲元宇宙梦想远未实现

https://thenextweb.com/news/prospects-for-europes-emerging-metaverse-sector-macron-vestager-meta

“元宇宙创习社”(ID:metainthehouse),作者:创习社小蓝,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被欧美冷落一年的元宇宙,未来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