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买高卖质疑声不断,文青能支撑起多抓鱼吗

在如今的一众二手交易平台中,多抓鱼曾凭借着销售高性价比的二手书、极具文青气质的书单,以及优质的上门取书办事,吸引了诸多用户在选择该平台售书、买书。不外早期多抓鱼所采取一折买入、三折卖出的策略,对于用户而言显然是个足够有吸引力的因素,并且平台往往还会出于美观的目的对审核鉴真后的书籍进行二次塑封。

然而这样一个被誉为文艺青年精神家园的二手交易平台,却也在拓宽品类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近期,多抓鱼平台被一些用户吐槽“低买高卖”,其中就有用户表示,“本身以十几元、数十元卖出的知名品牌衣服,平台会以数几百元、近千元的价格销售,不免太把消费者当‘冤大头’”。

对此,多抓鱼方面回应称,在回收服饰时需要付出仓储物流、清洁消毒、审核鉴定等成本,同时还要承担无法售出的风险,因此买卖过程中会有差价,而这部分差价也将用于覆盖上述成本。

尽管这一说法并非没有道理,毕竟平台要持续发展、提高利润率无可厚非,但显然二手服饰这一价值评判标准模糊的品类,对于做C2B2C模式的平台而言同样是一把双刃剑。一边是更高的利润空间,另一边则是以“白菜价”售出的用户的诘问,更何况绝大部分用户并不在意平台撮合交易的成本到底有多高。

除了二手服饰,多抓鱼如今的二手商品也逐步拓展到了以Kindle、耳机、游戏机为主的电子产品。不外从二手书籍拓展更多品类后,由于服饰和电子产品的客单价较绝大部分图书而言更高,所以本就在价格方面更为敏感的用户群体,或许也很难信任平台。

并且自从多抓鱼走出二手书这一垂类后,所面对的竞争对手已不再是孔夫子旧书网这类平台,而是全品类二手闲置交易平台闲鱼、转转,以及专注二手数码产品回收的爱回收等。在面对体量更大、且大多背靠大型电商的这些平台,多抓鱼在市场竞争力上多少也有些欠缺。

不外如今在国内市场,无论哪种模式的二手交易平台,日子过的似乎都谈不上好。多抓鱼所面临的问题其他平台同样也无法避免,而更偏C2C的闲鱼等平台,还会出现各类黑灰产以及“假借出闲置之由、行倒卖之实”等问题。

其中,闲鱼(原为“淘宝二手”)已成立八年有余。在阿里巴巴的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就曾透露,截至2021年6月闲鱼的月活已突破1亿。同时据第三方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闲鱼活跃人数行业渗透率已高达86.8%,而排名第二的转转渗透率则仅为12.4%。

但有消息源称,阿里内部闲鱼被定位为“离钱比来、离赚钱很远”的项目。这或许是因为闲鱼自上线之初,其创始人谌伟业就曾承诺,“不会考虑向个人用户收取交易佣金”。

并且对于阿里来说,比起从闲鱼赚取抽佣收入,更多的或许是为了将淘系外流交易收归生态矩阵中。并且与多抓鱼直接到账不同,在闲鱼的交易中,买家所付款项先会转到担保账户,只有确认收货后才会转给卖家,这背后所产生的现金盈余同样不成小觑。

同时由于闲鱼对平台内交易的态度,也使得其聚集了相当数量的二手商贩,并且与个人用户出闲置的目的不同,二手商贩为了牟利不免会造成“低买高卖”、“货不合错误板”、“假冒伪劣”等问题。再加上如今闲鱼也时常会出现直接链接淘宝直播间、与淘宝店互通的广告,使得其也逐步偏离了“闲置转让”的初心。

对于那些本来只是为了淘二手物件的消费者,如今反倒需要花更多时间来区分“黄牛”或“伪装”的卖家,无疑也会使得平台进一步陷于信任风险。不外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二手商贩的加入也在必然程度活跃了各类商品的交易,但平台在这之中显然要在提高信息透明度、完善售后办事机制等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

而与多抓鱼采取类似模式的转转,重心则放在了3C数码品类。在从用户手中回收,并经由平台挑选、处理后,再出售给商家或其他用户,但同样也会受到“交易价格过低”、“左手倒右手”等质疑。

同样主打3C数码产品的垂类平台爱回收,则主要采取了C2B2B模式。据公开资显示,有着京东、快手投资背景的爱回收,依托商场门店和京东以旧换新的支持,主要从C端回收旧手机、通过质检后,再向B端售出。

然而,按照爱回收母公司万物新生发布的2022年二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其营收为21.46亿元、同比增长14.9%,GMV达86亿元、同比增长10.3%,净亏损1.253亿元、上年同期则为5.057亿元。尽管业绩方面的确保持了必然增长,但仍未改变盈利困难的现状似乎也说明,纵使万物新生已打造“非标二手电子产品自动化输送、质检、分拣和存储系统”,通过技术创新来提升效率,显然二手商品的痛点依旧没能得以完美解决。

不成否认的是,国内的二手商品交易市场规模并不算小,并且按照中青网本年初面向全国9583名大学生进行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超半数大学生购买过二手商品、其中七成则是因为价格低廉。同时大学生更倾向于购买的二手商品中,学习用品、电子产品、文体用品则位居前三。

但从这一样本中也能看出,大部分消费者在购买二手商品时更看中价格。所以无论电子产品、还是二手服饰,抑或书籍,在新品价格与二手商品差异不大的情况下,又有多少消费者会选择为之买单呢?

尽管目前多抓鱼也进行了诸多的调整,比如在上海、北京等地的繁荣商圈开出线下门店,以拉近与消费者间的距离,并测试“多抓鱼借阅室”这一新板块,为消费者提供借阅绝版书的付费办事等。同时,闲鱼、转转、爱回收等同类平台也都在不竭加大由平台主导的交易。但对于这些平台而言,进一步建立用户的信任尚需时日。

事实上,这些二手交易平台往往也都打着“循环经济”、“闲置转让”的旗号,正如多抓鱼的slogan所说,“真正的好东西值得买两次”。但真正具有流通价值的二手商品,或许本身就是稀缺性的代表,比如中古包、Archive时装、古玩古籍等。

而多抓鱼平台“低买高卖”之所以会被诟病,也恰恰是因为其最初受到关注的理由便是“孤品书籍”,其浓厚的文艺气息一旦沾上些许铜臭,便可能会让老用户产生不小的变节感。至于类似闲鱼这类二手电商平台,似乎至今也未能找到清晰的盈利点,大多也都没能离开借“循环经济”之名赚“价差”的常规路径。

或许当消费者抱着“图便宜”并想要淘到“优质二手商品”的心态时,在本就很难实现的情况下,能否如愿或许就只能看运气了。而归根结底,在商品供给并不匮乏、用户消费理念没有大幅改变的情况下,二手电商交易平台未来要走的路或许还很长。

“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低买高卖质疑声不断,文青能支撑起多抓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