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输入安得双全法?

在整个公司的增长压力面前,微信输入法也得承担为腾讯其他业务输入流量的重担。

近日,不少用户发现,微信输入法(现名微信键盘)开始灰度测试。同时,腾讯申请注册多个“微信输入法”商标,目前状态均为“申请中”;去年3月申请的“微信键盘”商标已经注册成功。

图源:Tech星球

字母榜(ID: wujicaijing)发现,微信输入法的产品设计十分简洁,界面清爽、没有广告,与iPhone自带键盘十分相似,暂时不支持自定义键盘皮肤。

目前,微信输入法支持多种常见输入方式,包罗全键盘、九宫格、手写输入、笔画键盘、五笔、双拼等,其中双拼支持搜狗、小鹤、微软、紫光等公司的方案;并自带语音转文字功能,目前支持普通话、粤语和英语,实测识别率较高。

微信输入法最引入注目的功能,当属“拼写Plus”。它可以在用户输入字符的同时,智能保举腾讯生态内的相关内容。

例如,用户输入腾讯射击网游“穿越火线”,微信输入法就会以小卡片的方式,弹出与这款游戏相关的歌曲,点击即可发送至聊天窗口;输入公众号、视频号、电影、歌曲、书籍等名称,也会以类似方式进行保举。

这或许意味着,微信正以自研输入法为切入点,在聊天场景内开辟新的流量分发出口,拉动集团内姊妹业务的增长。除了平台内的公众号和视频号,腾讯其他C端业务——QQ音乐、微信读书、腾讯视频等成为第一波受益者。

以微信读书为例,微信输入法目前尚未入驻各大手机应用商店,也没有预装在微信APP内,却在微信读书APP的首页醒目位置,放出全网唯一的下载链接,搭配“首字母搜书更便利”的slogan,将微信与其他业务进一步连通的意味十分明显。

此前,微信作为腾讯最大的流量池,一直承担着给其他业务导流的重任,先后开辟了小程序、发现、搜索、微信支付九宫格等入口。但用户仍然需要通过主动点击、搜索或扫码,才能在不同场景下打开和使用腾讯系的各个产品。

比拟之下,利用输入法内置功能,在用户输入关键词的同时弹出小卡片,用户触达路径大幅缩短,有望提高腾讯产品办事的露出频次和跳转效率,并融入私聊、群聊和伴侣圈分享等场景,获得更多社交传播流量。

对于上半年业绩放缓的腾讯而言,微信此举称得上雪中送炭。通过输入法进一步释放微信社交流量,有助于提高整个流量池的复用效率,并从存量用户身上挖掘更多商业价值,为腾讯重启增长引擎提供宝贵燃。

在腾讯内部,微信的战略地位超然,不必为短期利益折腰;但作为集团的一部分,它也有“提携”兄弟姐妹的道义。随着腾讯乃至整个中国互联网回归慢速增长,微信将面临更多压力和取舍;视频号已经被明确寄予了商业化的重任,微信输入法给其他业务导流,则表现了微信对腾讯迫切需求的明确响应。

另一方面,在输入法这样的工具型产品中保举腾讯自家业务,势必会对用户体验造成影响,怎样在两种维度的价值追求之间不寒而栗地寻求平衡,这是张小龙和微信团队面临的最大课题。乐观地看,对于在“简单”和“生态”之间的平衡,微信团队的经验可能比国内国外任何产品都要丰富;不外,平衡失败的功能也不少。总而言之,在给其他业务导流这件事上,微信输入法力度有多大、最终会走多远,仍有许多变数。

A

微信本身做输入法,初心是解决用户数据滥用问题。

目前,国内手机输入法市场主要被搜狗、百度、讯飞等公司产品占据。它们通过出厂预装和引导手段,促使用户开通各类信息权限,精准投放广告、赚取商业利益。这一顽疾几经整治,至今仍然存在,且在安卓手机上尤为明显。

作为一款即时通信APP,微信是输入法高频使用场景,对于第三方APP的猫腻心知肚明。在2021年1月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讲了几乎一整场视频号后,结尾部分画风一转,颁布颁发微信要做输入法。

张小龙称,微信本来并没有做输入法的念头,但“平时收到特别多的投诉,‘微信你是不是表露我们的聊天记录了’”。他表示,微信不会查看或长期保留聊天记录;至于为什么用户在微信里说过什么、等会儿就收到广告,“只有业界一些人才能知道这个是怎么回事”。

微信输入法由此上马。三个月后,这一新功能以微信插件的形式启动内测,随后几个月间不按期开放,但整体规模一直很小。

产品形态上,插件版微信输入法十分简陋,仅支持全键盘和九宫格输入,其余常见功能一概欠奉,甚至连剪贴板都尚未加入,只能算是半成品。

不外,这款仍处于开发早期的输入法,十分醒目地加入了“完全体验模式”和“隐私庇护模式”:前者会把部分输入数据上传至云端,以提供更完善的功能和更精准的输入体验;后者则不会上传。这与张小龙对于输入法用户隐私的关切形成呼应。

一年多后,微信输入法以独立APP的形态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完全体验模式被拼写Plus取代;而超过500MB的安装包,也让微信输入法的功能和易用性得到了提升。

与插件版比拟,APP版微信输入法的最大区别在于,它在获得用户许可后,不仅将输入数据用于改善输入体验本身,还用在了与腾讯其他产品的联动上。用户在聊天中提到某首歌、某部电影,输入法就会把相关链接推送到眼前。

用户输入什么就会被保举什么,这一链路与张小龙当初的吐槽已经十分形似。但需要指出的是,这一行为并不等同于数据滥用。

按照行业经验,输入法的数据滥用通常不为人所知,且主要出现在跨APP使用场景下。比如,用户在某一聊天软件中提到想买iPhone,旋即在另一款电商APP中看到苹果公司的广告,就是典型的滥用案例。

比拟之下,微信输入法保举的功能小卡片,可被视为基于输入关键词的富媒体搜索结果,而非基于大数据的算法保举。这些小卡片只能在微信内部使用;目前没有迹象表白,微信输入法会把数据分享给腾讯其他产品办事,更不消说集团以外的第三方。

即便如此,从一些细节仍可以看出,腾讯对于这款输入法的态度格外谨慎。

例如,微信输入法的拼写Plus功能需要手动开启,并提示用户需要使用网络权限,并上传一部分数据至云端。比拟之下,不少输入法默认开启联网功能,而许多用户对此没有感知,在中老年人群中更是如此。

别的,按照一些用户和媒体的测试,微信输入法在未开启拼写Plus时,会尝试依靠本地历史数据来实现智能纠错、高频词组输入等功能,用户可以手动清除这些数据。这也让用户不必联网,就能获得大体完整和一致的输入体验。

B

然而,拼写Plus的加入,仍然暗示着微信及张小龙的某种妥协。

作为国内互联网顶级的产品经理,张小龙素以“洁癖”著称。在去年的微信公开课上,他用了两个词来描述微信的过去十年,一是“连接”,二是“简单”。

按照张小龙的解释,“简单”的内涵包罗美观、实用、合理、优雅等。他认为,如今的微信比十年前多了很多功能,但都是用最简单的方法实现。

简单的东西才最好用,简单的目标是一个最高的目标,特别难做到。”张小龙说。

作为张小龙点名的新品,插件版微信输入法的不少设计也表现了上述思考。比如,它的用户界面和交互方式与iPhone自带输入法几乎完全一致,苹果用户可以无缝迁移;它默认关闭联网功能,强调用户隐私,而这同样是苹果输入法并不好用却拥趸众多的重要原因。

张小龙

到了最新推出的APP版,微信输入法在大多数地方继承了插件版的优点,同时加入了拼写Plus。它的确能够满足一些用户的需求,但并非一款合格输入法的必备模组,与“简单”的追求并不完全相容,是一款略微偏离了张小龙哲学的产品。

但站在腾讯集团的视角上,一款能够给其他业务导流的微信输入法,或许才是符合公司当前需求的好产品。

腾讯正面临着增长难题。本年第二季度,腾讯营收为134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3%;非国际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281亿元,同比下滑17%。四大业务板块中,只有金融科技和企业办事略有增长,增值办事和网络广告均出现下滑。

用户规模止步不前,是腾讯业绩平淡的重要原因。以在线影音办事为例,截至本年6月底,腾讯视频的付费用户比拟去年底下滑1.6%,腾讯音乐增长3.8%,基本原地踏步。

对于这些面向C端消费者的业务来说,要想摆脱困境、重回增长轨道,立竿见影的手段之一就是注入流量。拥有近13亿月活跃用户的微信(包罗WeChat),自然要扛起重担。

在此之前,微信已经给姊妹业务开辟多种入口,但大都埋藏较深,用户常常需要手动搜索才能找到,导流效果可想而知。

比如,在微信内搜索周杰伦新歌《最伟大的作品》,搜索结果页面排名靠前的是聊天记录;用户需要点击“搜索”栏目,在二级页面的音乐板块找到QQ音乐小程序入口,进入后才能播放或分享。

比拟之下,微信输入法把整个路径缩短为“输入关键词—弹出小卡片—点击发送”,用户能够在聊天窗口内完成从查询到使用、分享的一整套流程。使用体验的改善,有助于提升微信用户使用腾讯其他办事的频次,从而让腾讯影音书等板块得到快速提振。

这也不禁令人猜测,除了腾讯自家产品,微信输入法未来是否会给更多第三方办事导流,并从中获取收入。

目前,微信已经给腾讯的盟友开辟流量管道:发现页的“购物”给了京东,办事页的九宫格给了美团、拼多多、唯品会等。这些公司的小程序、公众号、视频号等平台内基础设施已经十分完备,若要借道微信输入法切入私聊和群聊场景,技术层面并无难度。

字母榜就上述问题向腾讯求证,截至发稿时未获有效回应。

C

微信输入法尚处于内测阶段,但从近期全网热度来看,倘若这款产品正式上线,它有很大机会迅速成为主要玩家之一,摆荡手机输入法市场格局。

目前,国内手机输入法市场主要被搜狗、百度和讯飞占据,三者合计份额超过9成。但它们高度依赖手机厂商的预装,比如华为、vivo预装的是百度输入法,OPPO选择了搜狗,而小米同时内置了上述三款产品。这类合作并非独占,且需要每年支付一笔不菲费用。搜狗们打下一片江山,靠的是流向手机厂商的真金白银。

然而,微信输入法背靠微信生态,不需要看手机厂商的脸色,甚至无需投入应用商店买量费用,就能依靠强大的品牌效应获得庞大下载量。面对这种降维打击,搜狗等老牌选手很难找到应对之策。

这也意味着,微信输入法未来的唯一对手,就是它本身。

对于腾讯而言,站在集团角度,它可能期望微信输入法尽快完成测试,向公众全量开放。微信社交流量池是腾讯的核心资产;在自家输入法中保举关联产品,如果能够在不外度影响用户体验的前提下,将流量输出到微信表里的更多场景中,实现流量复用和存量用户增值,微信也有机会从中获得一些商业化收入,可谓一举两得。

但对于微信而言,情况要复杂得多。

微信输入法保举的小卡片,直接触碰了微信最核心的聊天场景,且以变相外链的方式进行传播。而对于这一做法,微信的管制一向格外严厉,即使是自家人也无法获得豁免。

早在2019年底,微信调整外链办理规范,在列举部分违规情形时,出人意地点名腾讯新闻APP;而在2021年1月,微信又发布公告称,已经对多款产品的违规外链进行限制,QQ音乐和QQ浏览器位列其中。

姊妹业务尚且如此,“外人”自然一视同仁。截至目前,腾讯投资的企业中,美团、京东、拼多多、知乎、小红书等均曾被微信限制分享外链,其中不少被封禁至今。

如此严厉地整治违规外链,足见微信对于聊天这一底层体验的珍视。而在输入法内植入其他办事,并将触角伸入私聊和群聊,显然与这种一以贯之的态度不符。

另一方面,尽管微信输入法是由张小龙亲自扶上马,但对于微信而言,这款产品并非必选项。用户使用哪种输入法,并不会对微信本身的体验构成本色影响。微信很可能并不急于将这款产品推而广之。

但整个集团面临的增长压力,还是让微信感受到了迫切性。腾讯8月中旬发布上半年业绩,增长放缓已成事实;不到半个月后,微信输入法突然传出灰度测试。

在微信诞生后的第十一个年头,张小龙的“简单”哲学面临着务实主义的修正。通过微信输入法这一不起眼的新产品,微信把流量阀门又松了一点点。这道阀门之后是重新拧紧,还是加大输出,不仅要看张小龙和微信的想法和意愿,也将受到腾讯境遇变迁的长期影响。

参考资:

科技狐,《王炸,微信输入法来了》

Tech星球,《微信十周年 张小龙1.6万字2小时演讲完整版实录》

人人都是产品经历,《微信更新,干掉手机输入法》

消金界,《拆解财报,腾讯重回巅峰有戏吗?》

雷科技,《2021年,已经无人关注手机输入法?》

“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彦飞,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微信输入安得双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