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想和库克“交个朋友”

马斯克正在努力让星链(Starlink)“移动”。

9月9日,马斯克在推特透露“已经与苹果就星链连接进行了一些有希望的对话”。

如果该合作展开,将是马斯克首次与苹果的合作。

目前,马斯克正在将星链拓展到移动端,上个月刚公布了和美国无线运营商T-Mobile的“星链二代”,目标是让用户只要能看到天空,就能收到手机信号。

虽然颁布颁发得早,但实际上这项办事要到2023年底才能推出。

而另一边,在马斯克所说“有希望的对话”前一天,苹果在iPhone 14发布会上正式颁布颁发推出卫星通信功能,预计本年11月就能和美加地区的用户见面。

苹果手机卫星通信目前的合作方是全球星(Globalstar),而马斯克显然是想改变这一现状,至少是加入其中。

这看起来是个双赢的局面:马斯克如愿以偿和美国手机市占率超过50%的苹果合作;苹果也可以给用户提供多一种的卫星连接办事,在全球智能手机厂商都瞄准了卫星通信的情况下,占据一些优势。

但合作能不能从“有希望的对话”变为现实,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即便有意合作,苹果也可能不会立即同意,说不定会选择先观望星链在T-Mobile的早期beta测试效果。

当然也有可能,苹果选择不与马斯克合作。毕竟在此之前,马斯克和苹果不仅没有合作过,还有一些恩怨。

01

自2019年第一颗星链卫星发射升空后,星链已经在地球近地轨道安排约3000颗卫星。

马斯克对星链办事的愿景是“全世界覆盖”,但如今距第一颗卫星发射3年过去,星链虽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还远远不够。

本年5月,马斯克旗下SpaceX公司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该公司基于卫星的高速互联网办事——星链,目前在全球拥有超过40万用户。

这个数字两个月前是25万,年初是14.5万,增速显著。

但是距离愿景目标还是有点远:星链项目很烧钱,马斯克估计SpaceX要实现星链的全面运营可能需要50亿至100亿美元,然后长期投资高达200亿至300亿美元。一旦安排完成,“每年可以带来高达300亿美元的收入”。

对于用户来说,使用星链的办事同样是“烧钱”的。以美国用户为例,普通套餐不仅要购买599美元的硬件设备——也就是“星链锅”,还要每月支付约110美元的办事费用。

加拿大的猫咪在星链设备上取暖

若以这个资费水平粗略估算的话,马斯克想达到“每年300亿美元”的星链收入,需要1500万用户。虽然不同地区资费不同,星链也还有设备费用高达2500美元的商业套餐和月资费5000美元的海上办事,但即便是把“1500万”去掉个“1”,目前的40万用户还是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何况,马斯克的星链办事已经在8月开始下调资费,比如荷兰的房车订阅办事从124欧元降到105欧元,英国月费从89英镑降至75英镑,美国部分地区月费则从110美元降到85美元。

靠用户掏钱买办事回血,看起来遥遥无期。

马斯克还遇到了其他麻烦。比如竞争对手的虎视眈眈,如亚马逊早已在2019年就颁布颁发了“柯伊伯计划”对标星链,计划发射3236颗卫星进入近地轨道。

除此之外,马斯克喜欢用的“政府补助”也受到了挫折,并且还拜赐于一个竞争对手的举报。

此前FCC拿出了92亿美元补助,鼓励运营商将信号覆盖到乡村地区,其中SpaceX申请了约9亿美元。

但是星链的竞争对手卫讯(VIASAT)向FCC举报,认为星链目前的技术不足以满足农村数字机会基金的要求。近期FCC已经拒绝对马斯克SpaceX的星链进行补助。

FCC主席杰西卡·罗森沃塞尔表示,星链办事需要“用户购买一个价值600美元的盘子,然后我们还得分10年给马斯克9亿美元”,进而称“钱不多,必需尽其所能。我们没钱补助那些没有达到承诺速度,或不太可能满足计划要求的企业。”

转向移动端,从政府补助与向用户销售办事,转向和运营商或手机厂商合作,是马斯克的一个新的尝试,和T-Mobile的合作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发生的——2-4Mbits,网速不高,但是足够收发短信和语音通话,覆盖“没有信号”的使用场景。不消费劲让用户接受600美元的“盘子”和上百美元的月费,依靠合作方庞大的用户群将星链办事迅速铺开。

但马斯克仍然面临很大的竞争压力,除却这次已经拿到了苹果订单的全球星,如今爱立信、泰雷兹、高通三家公司都已经颁布颁发启动5G太空项目,计划4到5年内发射卫星,预计最终网速可以实现几十Mbps,速度介于4G和5G之间。

在这种情况下,苹果手机显然是马斯克眼下能吃到的一块肥肉,尤其是在美国率先试验的话,苹果手机市占率已经超过了50%,可以成为星链一举打开移动端布局的那块敲门砖。

钱也是一方面,仅就和苹果合作的全球星来说,事实上,苹果已决定使用4.5亿美元“先进制造基金”,用于支持卫星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全球星已经选择高盛作为发债办事投行,预计在本年第四季度完成融资。要知道,目前苹果计划率先提供卫星通信功能的还只是美加地区。

此外,马斯克对星链有上市的期望,在本年马斯克与SpaceX全体员工会议的一段录音中,马斯克提到猜测星链的上市时间“可能是三年或四年后”,而与苹果展开合作,无疑可以助马斯克星链上市一臂之力。

02

抱负纵然是丰满的,合作到底能不能真的展开,还是要看库克的态度。

要命的是,马斯克和库克有一段长达数年的恩怨史。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马斯克的几个业务都看似与苹果没有竞争关系,但实际上,苹果早在2014年就被爆出有造车计划。虽然苹果在2017年之前,都没有公开承认过在汽车领域的尝试,但苹果造车基本已经是“公开的奥秘”,其从英伟达、大众等企业挖人,触手当然也伸到了特斯拉这边。

马斯克对此颇为不屑,曾在2015年表示:“他们雇佣的都是我们开除的。我们总是开玩笑地将苹果称为‘特斯拉坟场’(TeslaGraveyard)。如果你在特斯拉混不下去,你就去苹果好了。我不是在开玩笑”,还说汽车“可比智能手机和智能手表复杂多了”。

2015年的卫报报道

说这话的时候,马斯克可能没有想到,几年后他会迎来至暗时刻。

2016年4月,特斯拉发布新车Model 3,交出发布后36小时内预约订单数量超过20万辆的成绩。消费者热情高涨,特斯拉却遭遇产能问题,一直到2017年第四季度,Model 3的交付量只有1500多辆。

也是在2017年的时候,苹果并购传闻流传开来。据外媒报道,苹果将进行大规模收购,而特斯拉就是重要目标之一。而马斯克也多次被问到相关的问题。

对此,马斯克曾说苹果对收购他们并不感兴趣,后来马斯克再次提及时则说双方无意进行合作。

到了2020年,苹果被爆出有突破性的电池技术进展,整个汽车项目有可能提速。这个时候,马斯克发动“不给面子”技能,讲述了一个哀痛的故事。

马斯克旧事重提,称“至暗时刻”曾寻求苹果的帮手,计划将特斯拉以“现在价值的十分之一”出售给苹果,他甚至联系了库克讨论收购的可能性,但是库克拒绝参加会议。

马斯克说这话的时候,特斯拉的市值已经达到了6000亿美元,也就是说,当年想以600亿美元卖给库克,库克不理,如今已经翻了十倍,顶三个丰田,大有种“如今的我你高攀不起”的傲娇。

回过头来看当年马斯克对外界的回应,也能品出其中奥妙:“苹果对收购我们不感兴趣”是马斯克亲自验证出来的,而“双方无意进行合作”则是马斯克痛过之后的觉悟。

有一说一,单就2017年摆布没有接茬收了特斯拉来说,倒也无可厚非,毕竟苹果的造车计划进展得并不顺利。

从2014年传出有造车计划以来,已经过去了八年,消费者翘首以盼,却迟迟等不来一辆“可以开的iPhone”。按照后来媒体的报道,不难看出在马斯克那边经历特斯拉至暗时刻又触底逆袭的漫漫时光里,苹果这边的造车项目多次团队重组、换将,量产计划一拖再拖。

本身的车还没搞明白呢,收一个产能正好出现问题的特斯拉做什么呢?

03

不知道马斯克是对当年的“见死不救”耿耿于怀,还是对苹果逐渐勾勒出雏形的造车大业心有忌惮,抑或兼而有之,在2020年公开哀痛往事之后,马斯克就明显对苹果不客气了。

他时不时就会发出库克听了得皱眉的声音,甚至在一些看似与造车无关、不关马斯克事的领域也会颁发看法。

作为特斯拉老板,马斯克在聊汽车的时候的确喜欢拉上苹果。

比如在2021年第二季度的财报会上,马斯克谈起特斯拉要对其他汽车厂商开放充电网络,称特斯拉不肯建立“围墙花园”,意指苹果。此外他谈起外界对特斯拉对钴的使用,直接表示苹果其实才是钴用量最大的。

其他时候,马斯克对苹果的“搬弄”则看起来和汽车无关。

2021年10月,库克发推庆祝伊斯坦布尔新店落地,马斯克在评论区回复:“快来瞧瞧苹果抛光布。”调侃苹果上架官网的一款“高价抛光布”,售价145元。

一个多月之后,马斯克的特斯拉上架了个“赛博哨子”,售价50美金。也是发售了高价小物件,马斯克不忘发推拉上苹果:“别把你的钱浪费在苹果抛光布上了,买我们的哨子吧!”

特斯拉赛博哨子 Cyberwhistle

最有意思的是2021年《华尔街日报》记者提姆·希金斯发布新书,书中披露了一个细节:2016年特斯拉进入暗中的日子,马斯克陷入财务危机时,接到了库克的电话。库克本来想和马斯克商量收购的事情,但是马斯克却提出要当苹果的CEO,气得库克当场骂脏话并挂了电话。

这段极具戏剧性(且莫名符合人设的)故事和马斯克说的“库克没有参加会议”的哀痛故事比拟显然有很大的出入,随后马斯克和库克都否认了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但双方的反应还是有一些不同,库克那边一如既往的“商务”,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和马斯克从未交流过,但他对特斯拉“非常钦佩和尊重”。

马斯克那边倒好,否认完本身要当苹果CEO的故事(发推表示“又假又无聊”),随后就发推支持游戏开发商Epic诉苹果高抽成,还说苹果的高抽成是“互联网税”。

不外有一点必需要说明,马斯克虽然对苹果和库克没少调侃甚至是批评,但实际上他本身是苹果手机的忠实用户,并且过去很多次对产品的批评都是基于本身的使用体验。

比如他曾吐槽苹果的新闻应用(Apple News)负能量太多已卸载、对iOS 13很失望等。再如2020年马斯克在推特和人讨论技术是不会“本身变好的”时,还拿出了苹果做例子:“人们总是习惯于手机一年比一年进步。就像我是iPhone用户,但我觉得比来的系统软件更新就没有进步。新的更新老是让我的邮件系统出错,要知道邮件是一个很基础的功能。”

话的结尾,马斯克又一次提及了“特斯拉坟场”论,称“如果你在特斯拉混不下去,就要去苹果上班了”。

对比如今,当SpaceX寻求星链与苹果合作时,马斯克称“iPhone团队显然超级聪明”着实有一些讽刺。

更讽刺的是,马斯克自家汽车8年未支持苹果车载系统,卫星通信却有意在最新一代苹果手机上接入。

论接入硬件,苹果2014年就推出的CarPlay,到现在特斯拉汽车都不支持,这在国内可能感觉不到有什么大不了,但本年的WWDC会上,苹果数据显示美国98%的汽车都可以应用CarPlay。如此一来,特斯拉就在阿谁特别2%之中。

CarPlay示例图,截图自苹果官网

特斯拉车主想用苹果CarPlay,目前仅有的选择是求助第三方开发的方案,比如来自波兰开发者的开源项目“特斯拉Android”,使用定制的安卓12版本。但是这种方式实现起来相对麻烦,不是个数码爱好者还真的不好搞定。

一直到本年,马斯克才破天荒地发推表示考虑在特斯拉汽车上接入苹果CarPlay。是时外界猜测是苹果发布的新一代CarPlay的确比力好,引起了马斯克的关注,但如今看来,也可能是马斯克在为之后的合作铺平道路。

虽然企业之间的合作并不是“以牙还牙”的街头斗殴,但马斯克和苹果之间陌生又熟悉的冤家关系,还是让人对这次可能的合作多了几分期待。

参考资:

1.The Guardian: Elon Musk says Apple is 'graveyard' for fired Tesla staff

2.三易生活:《SpaceX下调全球多地星链订阅价格,最高可打5折》

3.界面新闻:《特斯拉Model 3惊艳车展 但马斯克正经历“至暗时刻”》

4.快科技:《“苹果税”离谱 世界首富都嫌贵!马斯克报复苹果对互联网征税30%》

5.网易科技:《马斯克炮轰苹果:应用商店收费不合理,等于对互联网征税,Epic是对的》

6.凤凰网科技:《星链宽带不达标 马斯克申请60亿补助被拒绝》

7.量子位:《马斯克自曝:至暗时刻求苹果收购,库克连瞧都没瞧一眼》

8.果粉之家:《马斯克:SpaceX 星链业务或在2025年上市!》

9.物联网智库:《三巨头联合推进5G上天空!马斯克的“星链”迎来重磅竞争对手 》

10.华尔街见闻:《苹果和特斯拉终有一战》

11.和讯网:《揭秘iPhone14“卫星通信”背后的供应商》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毕安娣,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马斯克想和库克“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