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能源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李平: 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料是应对气候变化适应转型发展的必然要求|双碳星物种可持续创新大赛

当一波无法抵挡的浪潮袭来,站在潮头的人,总是能率先定义新物种。

2020 年 9 月,“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成为国家战略,“双碳”的发展潜力已经让业界有目共睹,而与“双碳”有关的新技术、新材、新能源、新模式,也成为巨头企业、明星本钱、媒体机构等关注的焦点。

在这样的背景下,携手东方证券举办“双碳星物种”可持续创新大赛,聚焦新能源、新材、新技术、新模式四大赛道,共同挖掘更具潜力的创新型企业。

大赛于2021年底启动,经过初赛评审、复赛路演,并于2022年9月2日于上海举办决赛暨主题峰会,成功评选出双碳「星」公司Top3;同时,本次峰会上,邀请了十余位双碳产业办事商、关注这一赛道的投资机构和甲方公司,共聚一堂,共话共论双碳发展,帮手从业者更好地把握趋势。

在峰会现场,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能源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李平进行了《双碳目标下新技术的机遇》演讲。在孙李平看来,新技术、新模式,是我们抢抓全球科技的发展先机,补足基础前沿领域短板,未来在新领域可以发挥引领的作用,通过挖掘、培育新的有潜力的企业,掌握关键核心技术,解决产业链“卡脖子”的问题。

孙李平表示,对于行业来说,从前期研发投入到了产业化阶段的增长速度非常陡峭,但更重要的是,进入产业化之前要扎扎实实做好技术研发,包罗基本的科学问题、工程问题和相关系列的严密论证把相关科学问题解决,再考虑未来的市场问题。尽量少关注到底它的市场有多大,更应该多关注未来是海量的空间。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能源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李平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整理编纂:

各位领导、专家,线上线下的伴侣们,大家下午好!

我是来自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的孙李平,主要关注的是能源金融。非常感谢的邀请,今天有幸参与和东方证券举办的“双碳星物种”可持续大赛的现场,并分享一下我的认识和想法。

和东方证券举行的“双碳星物种”可持续大赛,是我们践行新发展理念最有力的例证。新发展理念的五个关键词: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创新解决发展动力问题,协调解决发展不服衡的问题,绿色解决人与自然和谐的问题,开放注重解决发展表里联动的问题,共享注重解决社会公平正义问题。实际上,这些都是理论层面的问题,非常抽象。

很多人都在等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些发展理念落地,实际上,咱们这个大赛就是要筛选出具有潜力的新技术、新能源、新模式企业,让我们这些新的抽象理念落地。

新理念的实现需要新技术、新能源、新模式,如果用传统的模式就可以解决问题,直接就用现在传统的技术、能源和模式修修补补改造一下就可以实现,也就没有人承担创新带来的风险,也没有人去做这种挑战,也就没有在座各位的什么事。而实际情况正好相反,我们期待新技术、新能源、新模式的诞生,期待通过新事物帮手我们减少碳排放的同时,形成新的经济增长动力,形成国家新的竞争优势。

自2020年国家提出“双碳”目标以来,一系列政策表白我国高度重视双碳目标,各个文件中也充分表现了创新驱动力的理念,同时,背后也正是我们国家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伟大梦想。

今天各位企业家提出的新技术、新模式,就是我们抢抓全球科技发展先机,补足基础前沿领域的短板,未来在新领域可以发挥引领的作用,通过挖掘、培育新的有潜力的企业,掌握关键核心技术,解决国家产业链“卡脖子”的问题。

实际上,这些与双碳紧密相关的政策根本上还是需要新技术做出支撑,比如《碳排放交易权》大家觉得非常有价值。但是实际上我们搞碳交易,核心要看碳,而碳背后是要关心通过交易的方式让减碳的成本进一步降低,让减排技术有优势的企业来减排,才能以更低的成本发挥碳交易的价值。如果技术和别人一样,我们交易本身的效果也发挥不出来,所以核心还是要依赖于新技术革命,达到削减减排成本的效果。

新发展理念需要技术发展周期的最后一个环节发挥作用,当然新技术成长也需要一按时间,从最开始的发明到商业化的实现,最终实现减排的贡献。然而我们今天来看,经济发展的几个周期,有的处于早期阶段,有的处于示范阶段,还需要经历很多的坎儿和风险,但是各位企业家所做的新技术,就是播种希望的事情,促进未来商业化扩大规模,这是非常令人尊敬的。

从不同阶段的投资来源来看,目前基础研究更多来自于政府投资,新概念更多来自于天使投资,到示范阶段更多是风险投资,再往后相对成熟之后就会在公开市场找合适的投资者。所以对于我们参赛的项目,有必要对它的成熟度做一个评选。比如说有的企业方提出的项目更多用于商业推广,主要讲怎么把本身的市场做大,而在前面关于研发、终试这方面没有更多的提法,如果把这些企业和硬科技企业放在一个纬度上比力,对于各个企业也是不公平的,所以要从技术的发展周期来考虑项目发展。

实际上,美国过去十几年在清洁能源领域研发投入专利的情况处于领先地位,2010年摆布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光伏达到了高峰,由此我们可以借鉴的是,当一个经济相对比力差的时候,也是有利于创业创新的投资。从相关的数据可以看到,去年到本年虽然疫情对于整个经济数据不太好看,但是对于创业创新的投资还是保持了比力快的增速。

经过2010年以及前面一大波的投入,可再生能源的投入得到了很好的反馈,从那以来直到2020年摆布,这十年间清洁能源的成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光伏发电成本下降82%,太阳能光热发电成本降低了47%,陆上风电发电成本降低了39%,海上风电发电成本降低了29%。对于光伏发电,中国企业做出了突出贡献,这里面有引人瞩目的上市公司,也有曾经辉煌目前已经退市企业,但是正是这些企业的贡献,为整个光伏事业的进步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当然,我们国家在风电和光伏领域的投资也是比力优秀的。和发达国家相关,我们有将近一半是清洁能源投资。实际上,对于行业来说,从前期研发投入到了产业化阶段的增长速度非常陡峭,但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进入产业化之前扎扎实实做好技术研发,比如光伏发电在2010年之前增幅比力缓,但是2010-2020年的阶段是爆发式的增长阶段。

而我们现在做新能源新技术的创新,还处于前期研发阶段,也就是类似于做光伏2000-2010年时期,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尽量少关注到底它的市场有多大,更应该多关注未来是海量的空间。在目前阶段还没有走进商业化阶段前,有没有把各个阶段包罗基本的科学问题、工程问题和相关系列的严密论证把相关科学问题解决了,然后再考虑未来的市场问题。一旦把前面技术问题并吞之后,在双碳领域这个增长速度就像光伏2010-2020所展现的阶段,或者电动汽车2015-2020年阶段,会有突飞猛进的快速增长。所以,目前还是要把前期技术积累的阶段做的充分一些。

如今,我们国家在光伏发电、电池领域已经有很大的优势,包罗我们负极材里面非常领先,而对于美国来说,他们也正在创造清洁能源基地,创造百万高薪高质量就业机会,把本身的供应链打造起来。此外,美国也提出了要增加在清洁能源领域全球的影响力,通过这种方式来降低美国人能源的成本。美国能源部部长认为未来清洁能源和碳减排技术规模非常大,预计2.3万亿的海量市场,他们所以他们提出来的宗旨就是建立本身清洁能源的供应链和解决方案,来满足这个市场。

通过美国提出来供应链安全的技术筛选标准,也可以借鉴咱们在大赛中对技术筛选几方面的考虑,从这些方面可以考虑:

  1. 国家安全,我们所做的技术有没有对国家的能源安全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2. 供应链方面,这个技术是不是对于国内的生产和原材供应,供应链方面的风险情况怎么样。
  3. 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的重要性,关键基础设施和能源系统是否依赖于这个技术。
  4. 是否能够提供高质量的工作岗位。
  5. 对国家减碳这项技术怎么样。
  6. 对制造业的利用程度,我们国家目前这个领域,制造业支持的能力怎么样,我们要从全局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
  7. 商业化的程度,我们国家这方面的竞争力如何。
  8. 市场规模,该技术在全球市场以及国内制造业能否满足这方面的需要。
  9. 全球的贸易潜力,比如说电池的材,需要把相关材运费成本等等。

我们要发展以新能源为主的新型电力系统。从新能源项目的现金流来看,从一个项目的许可,签约大概3个月,融资3-6个月,建设期12个月。所以资金投入主要发生在建设期的12个月,一个企业要投资这方面的项目,在建设期的融资压力非常大。但是一旦项目投入运行,运营起来风险就非常低。

未来“3060”会有大量新能源系统建设和投资,如果按照债务融资的话,企业负债会很高。结合国家目前的金融结构,希望未来为了适应新型电力系统建设或者能源转型,金融系统也要实现转型,要满足清洁能源发展的需要。随着项目的发展,把权益融资这的比例大幅度增加,建议提高对这一块的关注度。

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是应对气候变化适应转型发展的必然要求。新技术、新能源、新材市场潜力巨大,也有较大的挑战。发展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是应对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不贰选择。当前我们建议加大对于新技术、新能源、新材的投入,改善营商环境,优化政策支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能源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李平: 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料是应对气候变化适应转型发展的必然要求|双碳星物种可持续创新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