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折扣超市,不一定能牛

1

硬折扣业态显然正处在经济大环境给出的机遇期。

一家名为“折扣牛”的社区硬折扣连锁超市,据悉目前已开出超过50家门店——这还是截至7月中旬的数据。按照其规划,未来3年,折扣牛的门店数可能超过1000家。

近年来,业界早已对各类开店数量的豪言习以为常。别说1000家,喊出1~3年内开出万家,甚至有的想开到上百万家的企业和品牌也并不鲜见。只是,无一例外的是,这些高调的对外公开的计划,最后往往是放空炮。

当然,“折扣牛”并非是满嘴跑火车,而是有必然的本钱打底。近日,其完成了千万美元级的A+轮融资,投资机构也大多是头部:XVC领投,红杉中国种子基金及真格基金跟投。“折扣牛”表示,本轮融资将用于供应链搭建、自主系统研发及门店拓展等。

而在此前,“折扣牛”还曾拿到嘉程本钱的种子轮投资。

在新消费的大潮中,“折扣牛”不算是个新面孔,其2019年7月就成立了,也曾在北京尝试推出过第一代店型——临期折扣店,但仅在一年开出15家店、遇到采购瓶颈后便放弃,转型硬折扣。

显然,北京市场遭遇的挫折让其多少对后来的选择更为谨慎,转型并没有首选北京。2021年,“折扣牛”在郑州开出号称对标社区便当店、社区超市、社区生鲜店的“三代店型”——24小时硬折扣超市、社区会员生鲜店两大店型,并由此开始加速扩张。

听起来,这似乎是一个“既要,又要,还要”的集合店业态。

对于为何选择从河南切入硬折扣市场,“折扣牛”的解释是,一是河南饮食结构比力统一,可复制程度较高;二是河南是人口大省,人口密度极高,有必然人口红利;三是行业竞争激烈程度较弱;四是河南周边有全国最大的零售产业链及物流中心。

听起来似乎一切逻辑都非常完美。但话又说回来,单一省份的饮食结构,基本都比力统一,最多也不外是些许差异,不会太大,从这个角度来说,大部分省份的可复制程度都不低。至于第二点,人口红利同样见于中国不少省份,见仁见智;第三点,行业竞争程度,倒是颇有几分道理。而所谓河南周边有全国最大的零售产业链及物流中心一说值得商榷,要看从哪些方面或指标来对比,从零售业态、物流、制造及产业链配套来说,江浙沪一些其他省份也同样不差,甚至很多方面更优才对。

当然,企业拓展的选择必然是基于最符合自身的条件和需求,这丝毫不能决定“折扣牛”选择河南的正确与否,一切都需市场和时间的检验。

据了解,“折扣牛”的主力店型,面积在150-180平方米,采取24小时全时段营业,定位为硬折扣社区超市,SKU在800个摆布,涵盖米面粮油、乳制品、便利食品、休食、烘焙食品、酒水饮、日用百货等多个品类,基本满足社区居民日常刚需。

对不同的商品,“折扣牛”采取现金采购、期货模式锁货、一批货和工厂端直接采购等多种形式完成。此外,“折扣牛”也已开发出大米、啤酒等自有品牌产品。在价格上,按照相关媒体的报道,其相较于街边社区店和夫妻老婆店,同等商品价格还低20%-25%。

不出所,方法论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寄望于通过“价格杀手”来实现破格获取的那一套——从商品配置来看,没有生鲜的“折扣牛”店型应该对标的是便当店,问题是,标品店没有便当店的商品和办事差异,仅仅靠价格来保持吸客吗?而有生鲜的店型对标的是社区生鲜超市。那么,问题出现了:已经与更低价的社区团购鏖战了多轮的社区生鲜店,会轻易被“折扣牛”抢夺了本身的市场份额吗?

这似乎是一个并不难回答的疑问。

还有一个问题是,据了解,“折扣牛”自有品牌商品在销售额占比大概是10%,在品类上没有特别限定,全品类都会去做。目前所有商品都是统仓统配,采购上,货物从经销商采购占比60%,从工厂采购占比20%~30%。

这样的采销模式,对长期来保持比夫妻老婆店和街边社区店低20%-25%的商品价格,显然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2

“折扣牛”的另一个特别之处是24小时营业。

据悉,“折扣牛”夜间并非全无人值守,而是通过自研系统和补货逻辑通过远程客服来办理门店——听起来似乎高大上,但拆解开了,其实就是:你看,数字化我们做的已经不错了。这一套也并不新鲜,数字化做好了,当然能够有助于企业提升效率,但若说能在企业的运营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也不免难免过于夸大。

简单举个例子,近几年,大部分新零售企业都是数字化的佼佼者,但另一面是什么呢?他们都曾在零售行业掀起过或大或小的波澜,却几乎没有一家跑通了盈利模式。

这是一个尴尬的现实。

所以,“折扣牛”在这方面就算有必然积累,相信也不会比那些曾风靡一时的企业在这方面更有优势。

当然,马昕彤也认为,零售的成长是效率逻辑,本质上消费者都是希望更好更便宜的供给,“你比别人效率高,消费者就选你。”关于数字化,马昕彤称,“折扣牛”不会花很多钱去开发一个系统。他称,“折扣牛”有做数字化技术,但“折扣牛”是一个零售公司,不会天天去讲技术和科技,“折扣牛”做数字化更多是做产品结构的分析和持续提高终端效率。

因此,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夜间也营业。

在折扣牛创始人马昕彤看来,夜间营业一是人工成本更低,平均1人可以远程办理数十家门店;二是通过延长营业时段,帮手门店获取新的客流;三是可以对部分商品进行夜间补货,提升门店运营效率。

“折扣牛”的目标客群是全人群,希望可以覆盖到一个社区里80%的居民中的30%的钱包消费。马昕彤称,门店早上是中老年人来买粮油米面,年轻人下班来买速食和日化,小孩放学来买小零食,“折扣牛”的产品结构覆盖了全社区人群。

这一切似乎依然没有任何弊端,依然是近乎完美的逻辑,只是,落地的效果还需要时间,也只能假以时日。

在门店的选址上,“折扣牛”除了租金特别贵的高端小区之外,基本上对社区全覆盖,用马昕彤的话说,“现在把乡镇模型和县城模型都跑通了,所以只要租金承受比能达到就行,我们目标是把租金在销售额的占比控制在5%以内,只要满足这个标准,我们都会去租。”

马昕彤表示,从北京的消费者到乡镇消费者对门店的需求其实基本一样,偏差不大——《灵兽》不知这个结论从何而来,有何依据。以《灵兽》的有限认知,北京的消费者与三四线城市乡镇的消费者,无论是对门店、对商品还是对办事的需求,差异还是相当大的——别的不说,娃哈哈的纯净水,你放到北京的门店里试试,看看有没有人买它?

“折扣牛”的规划是,本年开店的主要目标是把河南省内的密度做到极致,未来计划在做大郑州区域市场密度同时,以主力24小时折扣店店型向河南省内其他地区渗透。据悉,其目前已完成从乡镇到省会城市样板店的打造,接下来将向中部六省展开布局。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目前除了直营店,“折扣牛”更多是合伙人形式的加盟店——便当店的店型适合加盟,但如果加上生鲜,则同样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3

1994年出生的马昕彤,是一位在社区、零售、品牌领域的连续创业者,在“折扣牛”之前,曾做过禾畔农业和社区团购“小区乐”等项目。

2016年,社区团购,风头正盛。这一年,马昕彤在长沙听闻长沙、武汉一带社区拼团模式兴起,开始加入了格家网络,操盘全国的小区长业务,并将这个业务取名为“小区乐”。

2018年11月份,小区乐获得了1.08亿美元A轮融资,成为截至当时社区团购单笔最大融资。到2018年11月底,小区乐已经覆盖全国15省、近30个城市、5800多个小区,公司有300多名员工、8700多位小区长(团长),全国各城市总计SKU数量超过3000个,全国日均订单总量超过10万单,单个城市的日峰值客单量达7万单。

2019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马昕彤称,希望通过社区团购这样的形式,把快消品、生鲜、果蔬等本地生活办事的格局,重新再进行一次定义。“小区乐后面的逻辑是会往实体下沉,有可能是开店,但现在还是会以最快的速度把社区团购的逻辑梳理完。”

但可惜的是,毕竟还是没能跑赢。

近两年来,除了便当店、仓储式会员店等,折扣店也成为零售企业发力标的目的之一时,马昕彤又成了入局者。

这一次他选的标的目的应该没有错。

中研普华研究院在《2022-2027年中国折扣商店行业市场深度调研及投资策略预测报告》中称,折扣店将是未来10年发展最快的业态,其复合增长率为5.6%,高于大卖场的2.5%及便当店的5.5%。

事实上,自2020年来,临期商品折扣店因低价策略收获了不少的年轻消费者。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临期食品市场规模达到了318亿元,预计保持6%的增长速度,到2025年将超过400亿元。

随着市场规模不竭扩大,众多竞争者争相布局。

据不完全统计,不到两年时间,临期折扣店的嗨特购Hit Goo在全国开设了200多家实体店;好特卖Hot Maxx门店已布局至包罗北上广深在内的20余个城市,门店数达到500多家;起步于南京的折扣超市小象生活已布局扬州、常州、连云港等多地,门店数量突破70家;折扣连锁超市奥特乐进驻成都后,不到3个月开店10家,进入重庆市场后吸引了不少人前去打卡;爱折扣在天津大本营持续推广……

一时间,折扣店业态风起。

不少传统商超也开始纷纷抢滩折扣店,加码赛道:苏宁易购易折扣小店于本年年初开业,其宣称春节假期后将开启加盟,并以马鞍山为主战场,同步发展江浙沪市场,并计划在2022年开出100家门店。除苏宁外,包罗家家悦、华冠、人人乐、盒马等企业也已纷纷布局折扣店业态。

本钱也在近两年持续加注这个市场:好特卖、嗨特购、小象生活、好食期、甩甩卖、爱折扣、食惠邦等都获得了1至5轮不等的融资,融资时间点则大多集中在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

但赛道的风口面前也脱离不了供应链不不变的行业痛点。行业内,有人加码布局,有人却无奈退出或被迫转型。

前段时间,曾获得千万融资的临期折扣店Boom Boom Mart(繁荣集市)母公司上海嘣嘣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嘣嘣喵科技)自曝“业务已停顿,没有现金流,准备申请破产”。

业内人士对《灵兽》表示,风口之下,有人想着能赚快钱,但折扣店同样是实体零售,它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持续稳健经营的业态,并不是门轻松的生意,再加上折扣店业态供应链整合难度大,以及疫情下物流成本增加等因素,进一步削弱了其利润空间。

很显然,折扣店的卖点是价格便宜,所以运营对供应链和采购人员的要求也相对会更高。如安在运营中降低成本,为价格带来更多下探空间,其实是一道比传统零售更要高的门槛。

目前,硬折扣迅速火热更多是本钱助推,可以想象未来不免一地鸡毛。但在经济新常态和疫情的双重影响下,便宜又好将会是一种趋势,这是折扣店业态的一个机遇。

不外,对大部分选手而言,机遇不必然都是机会,而更有可能是铺满鲜花的陷阱。

“灵兽”(ID:lingshouke),作者:晴山,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硬折扣超市,不一定能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