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发工资,影城员工真要熬不下去了

现在已经不是和基层员工谈梦想的时候了,市场经济下、特别是面对疫情,大家迫切的需求是可以把现金安安稳稳的踹进腰包里。

前几天,内地某院线在短视频平台直播带货,试图通过线上销售某影展套票,出乎意的是,该司多名员工通过弹幕刷屏“拖欠工资N个月”,也让主持人略显显得尴尬。

本年上半年国内疫情经历多轮反弹,电影行业迎来了一轮又一轮的打击,几乎所有院线和影管公司都面临亏损,或许几年前还有很多公司对自身经验问题讳莫如深,但到了今天没有一家公司敢说本身盈利,也生怕被人猜忌其盈利状况。

眼见之下的上座率下跌和票房缩水是不争的事实,按照不完全的统计,这两年内地影视行业的基层从业人员薪金平均的减幅达到35%以上,直接或间接导致了超过六成以上的从业人员改换门庭另谋“高”就。

留在影城的伴侣们,他们的日子必定艰苦,大家现在的欠薪状况到底如何呢?

停发、少发、各种名义和手段的克扣

“他都不行了吗?作为本年影投排名靠前,场均人次前20名最高,如果他都ok,那么本年全国80%的影城应该都不行了。”

一位从业者如是说,看来问题不仅仅发生在被员工围攻直播间的影管公司,全国范围内的大部分影城似乎都多多少少有一些或欠薪、或克扣薪金的现象,只不外有些影管公司底子和老本厚一些,能多体恤员工;有一些则属于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压死影管公司的当然是反复波动的疫情和没有情面的物业租赁公司,大家的日子这三年都不好过,更可怕的是疫情并没有完全阻碍新晋影城的出现,总有一些抱着抄底心态的投资者出现,事实上这两年也的确是不错的抄底机会,但变现的压力让这部分新影城也要使用更极端的市场营销手法。

这些因素直接作用到存续时间更长的影城,本来就面临着疫情和租金不减免的打击,再被一些新影城用价格战压制,他们的保留状况可想而知,毕竟能够培养观众高忠诚度和高粘性的影城只是极少的一部分,开源节流的这把大刀只能“砍向”老员工了。

别看很多员工会在社交媒体上吐槽和抱怨,但真正能够站出来对媒体畅言的非常少,毕竟大家还是希望能够在圈子里混。从情报君所了解到的情况来看,部分地区和部分影城确实存在了停发工资的现象,但即便停发工资,仍旧需要员工到岗。

别的几乎现在所有的影城都不能开到以往的全资了,部分能够保障基本工资,社保医保等是硬性的,但大部分基层员工的这两块都是依据各地区最基本的保障性缴纳。除此之外之前一些福利和额外的待遇,也都基本被阉割了。

这里当然要提到现阶段我们大部分企事业单位在薪酬方面的特殊设计,出于众所周知的一些原因,大部分员工都有一个极低的基本工资,在正常的市场环境下企事业会通过其他手段将待遇提高的部分用额外的方式(不包罗在基本工资内)发放给员工,这就使得企事业一旦面临危机和问题,本身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追讨难度大,诉讼程序复杂,双方都在拖延

比拟近些年一些新兴行业而言,电影行业或许仍旧被划入到传统行业之中,在以往的观念里去电影院工作也算“旱涝保收”,虽然在市场经济的格局下,我们都清楚的知道理论上是不存在铁碗饭,但所有人都清楚有一份有保障的收入对于大家的重要性。

近三年疫情影响和打击最大的不仅仅是电影行业,但在电影行业自身来看,基层员工毫无疑问是影响最大的,或许除了一些地区主管、省市自治区电影公司的中高层办理人员之外,绝大多数的电影从业人员都或多或少面临工作欠发少发的现象。

当然这里并不是说办理人员他们的工资和薪酬没有被克扣,但要看到这部分极少的办理人员他们在几年前的也都或多或少实现了必然程度上的财务自由,虽然这种财务自由不能和富豪相提并论,但对比大部分基层从业人员还是要好过了太多太多。

不外对于大部分只是在影城打工的从业人,本年的欠薪就有点釜底抽薪的阵痛了,其实在2018年期间,当时面临巨大危机的星美便出现了多店欠薪的状况,大部分员工都有少则2-3月,多则接近一年的薪水拖欠,这其中既有干了多年的老员工,也有述职几个月的新人。

直到今天,我们仍旧可以在互联网上看到几年前星美员工讨薪的艰难,但没人会想到三年后,绝大多数的影管公司也会面临大面积欠薪的窘境。虽然当下大部分影管公司没有像当年星美一样出现那种极端欠薪的恶败行径,但不得不承认目前很多员工都有点过不下去了。

或许会有局外人表示,别说四五个月欠薪,哪怕欠我一个月我都要离职了,但实际情况却很复杂,有一些员工要考虑本身多年的从业积累下来的资源,包罗了未来有可能晋升的机会,还有好不容易累计的工龄和福利待遇,尽管这些未必会兑现,但如果贸然本身提出离职,那么再去其他单位想重新积累是很费心血的,特别是对于一些收入并不算高的基层员工。

其次不仅仅是电影行业,目前国内很多涉及到劳动仲裁的审议都很繁琐费力。尽管绝大多数地区的窗口单位在简化办公手续,尽可能为民众提供一条龙的便捷办事,但涉及到企业和员工劳资纠纷时,此过程又会变得非常冗长和复杂,毕竟这其中所要牵扯的事情非常之多。

当然目前大部分被欠薪的员工还没有到走劳资仲裁的法律手段去维护本身的权益,但不得不说被车贷、房贷还孩子们所拖累的他们,已经有点面临崩溃的边缘,并且更为要命的是,电影行业很多都是内部配对和组建家庭,两个人的收入如果都没有好的保障,可想而知大家所要面临的困难状况。

改行难,出路少,再就业困难重重

“为什么不换个工作呢?”

或许这是比来很多电影行业从业者都会被问及的一个问题,但事实上现在很多行业都会出现人员过剩,用工没有缺口的窘境,如果只是为了解决生计去找一些兼职来贴补家用,或许当你去做这份零工的时候,会深切的体会到社会对普通人的煎熬和捶打。

在影城工作虽然没日没夜,虽然要面对不同的顾客,但终归还算一份比力体面的工作,风吹不到雨淋不到。可能眼下的收入不佳、甚至没有保障,但总比大部分更底层和辛苦的工作要轻松一点点,长期的惯性让大部分电影院从业者已经麻木和懈怠了。

特别是近两年影城的工作不比往年繁忙,很多人似乎已经接受不了高强度的工作需要,一旦退下来,短时间内是较难适应绝大多数的工作和强度。并且现阶段大部分的其他工作都需要必然的工作经验和履历,对于没有从业经验的电影院员工,只能开出非常低廉的薪水,远低于之前大家的收入,尽管电影院的收入也并不算很高。

当然在疫情之后,并不是 所有行业情况都不佳,甚至有一些行业他们反而获得了非常不错的发展机会。遗憾的是,这些工作机会对于电影院的员工并不友好,甚至是较难进入的,这和其他行业的人员在电影行业顺利时先跨行进入困难同出一辙。

如果在经济环境平稳的时期内,人员的流动会让每个人的价值能够表现到最大化,但目前的情况不太允许我们这样去做、这样去想,甚至大家想去送外卖、想去做核酸检查员都有点困难,工作似乎也不是像之前大家想换就可以换的了。

当然影管公司和影城自身的难处所有人都知道并理解,这两年拖欠从业人员工资不同于之前星美因自身发展和资金链的问题,大部分人还是想能够尽快的去解决这些问题和矛盾,毕竟一旦渡过危机,电影行业的潜力是依旧会存在的。

或许对于现在大部分的95后、乃至更年轻的影城从业者,她们不会在乎薪酬的多少和不变性,至少已经没有80后那么看重这些事情,但实现的问题又非常直白的摆在她们眼前。

试想几年前,没有多少从业者会考虑内地电影发展中的一些问题和弊病会最终影响并作用到本身身上,很多问题的解决并不能指望一朝一夕,当大标的目的我们无法改变,是去是留这个问题,可能还是要看从业者本身的选择和判断了,不外从总体发展来看,电影市场的恢复仍旧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电影情报处”(ID:dianyingqingbaochu),作者: 吕世明,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再不发工资,影城员工真要熬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