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他们找到了“流量密码”,短视频也变了“味儿”

本年上半年,00后音乐人伊桑·博特尼克(Ethan Bortnick)在网上不竭找陌生人问同样的一个问题:“你愿意听我唱首歌吗?”如果对方愿意,博特尼克就弹唱本身一首歌曲的30秒片段,并把视频拍下来传到网上。

网友们听完歌曲后大惊小怪的反应,给博特尼克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其中最火的一支视频,播放量超过3700万。博特尼克的视频传遍各大平台,他也因此成为新“网红”。

另一个新“网红”是西班牙女歌手罗萨莉亚(ROSALÍA),她本年上半年有11支TikTok短视频播放量超过3000万,其中本年八月发布的一支视频播放量破亿,让她成为今天夏天TikTok上的一大“现象”。

不得不提的名字还有“断眉哥”查理·普斯(Charlie Puth)。查理·普斯去年因为一条解读歌曲创作灵感的视频在网上爆红,如今他就是个活脱脱的“网瘾少年”。

随着这些音乐人找到各自的“流量密码”, 短视频也变了“味儿”。

A 从被迫营业到“网瘾少年”

玩了快三年短视频之后,现在的查理·普斯发短视频如家常便饭。2021年,查理·普斯在TikTok上发布了超过153条视频,平均两天半会有一条视频发布,发布频次之高,远超很多歌手。

查理·普斯玩短视频玩得那么开心,无疑跟他享受到了短视频流量红利有关。去年9月,他在TikTok上发布了一条解读本身新歌创作灵感的视频,视频播放量超过1.2亿,且红遍全网。这首名叫《Light Switch》的歌曲,本年1月发布至今,Spotify上的播放量已经超过3亿。

查理·普斯曾坦言,玩短视频的原因跟疫情有关。他本来习惯于在巡演过程中从跟歌迷的互动里寻找创作灵感,随着巡演的暂停,他不得不另辟蹊径。

这条路看起来走得很顺利,除了《Light Switch》,他跟BTS成员田柾国合作的歌曲《Left and Right》也有超过2亿的播放量,而他在短视频上跟田柾国的互动,帮他又吸了一波粉。

查理·普斯有一个小迷弟,名叫JVKE,也是一位“网瘾少年”。2020年,因为疫情不得不居家的JVKE和母亲一起开始玩起了短视频,混制网上的热门音频,随后开始受到网友的关注,很快就积累了数百万粉丝,并发布了个人第一支单曲《Upside Down》。

JVKE和母亲一起玩短视频

《Upside Down》发布之后,JVKE发现查理·普斯关注了他的账号,便向查理·普斯发出共创的邀请,随后便有了两人合作的版本——也不知道是不是JVKE启发了查理·普斯,自从有了这次合作之后,查理·普斯在TikTok上玩得更嗨了。

JVKE和查理·普斯

B 找到“流量密码”

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上,每个视频博主都需要本身的“流量密码”,歌手们也不例外。比拟于普通人,知名歌手们有着一些天然的优势,查理·普斯第一条视频的播放量就非常高,但歌手们要解决的问题是,“流量”如何转化为“价值”。

在玩了一年多短视频之后,查理·普斯终于找到了标的目的,互联网创作。《Light Switch》创作伊始,查理·普斯就把创作过程以短视频的形式拆解给网友们看,引来了大量网友的围观。

对此,查理·普斯解释说:“我最初求助于TikTok只是为了试水,衡量人们对这样一首俏皮歌曲的兴趣,看看他们是否想听成品,这是一个响亮的必定。我很高兴地说,一首诞生于互联网的歌曲现在是一首我将终生演奏的歌曲。我喜欢它。”

数据证实,《Light Switch》的玩法是行之有效的。诞生之初的“高流量”,不单为《Light Switch》正式发布积累了足够的关注度,也为查理·普斯后续的作品提供了一个“套路”。

伊桑·博特尼克则玩出了本身的另一种“套路”, 通过提前给网友们表演新歌片段,看大家的反应。

观众反应大不相同

这实际上是近年来很火的“反应视频”(Reaction Video)的新玩法,借助实时连线来获取网友们的即时反馈,既满足大家的窥视欲和好奇心,也让作品获得了广泛的传播。前提是,你的视频制造出了实实在在的“流量”。

伊桑·博特尼克的聪明之处在于,他挑选了歌曲中表达最激烈的部分,用一种夸张的方式去演绎,几乎是一开始就抓住了观众的眼球。

比来发布的几首新歌,伊桑·博特尼克都采用了这样的方式,效果不俗,尤其是非常火的《engravings》,歌曲正式上线后,Spotify播放量已经突破1500万。在流媒体上,这1500万播放量能给伊桑·博特尼克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

乐队们也在摸索本身的短视频之路。与查理·普斯不同,Twenty One Pilots乐队是巡演恢复之后才开始玩起短视频,他们把短视频作为巡演路上一个与乐迷交流的渠道,而他们通过分享巡演路上的幕后趣事,也吸引了不少网友。其中,最火的一条视频是鼓手分享本身耳返里听到什么。

C 短视频变“味儿”了

2019年,在TikTok的助力下,《Old Town Road》在Billboard Hot100上创造了惊人的19连冠纪录,而歌曲的演唱者Lil Nas X当时还只是一个“网红”, 《Old Town Road》的Beat也是买来的。

《Old Town Road》让业内着实感受到了短视频的影响力,有人把短视频视为希望的灯塔,一条不依赖唱片公司或运气的成名捷径。近两年来,短视频也确实“孵化”出了不少新人新作。

来源:The Pudding

但可视化数据分析网站Pudding早前发布的一个数据,却揭示了一个不同的视角。该网站分析了2020年1月到2021年12月以来的5000首TikTok热门歌曲,得出了这样一个结果:在 TikTok上走红的大部分音乐都来自早在2020年甚至TikTok成立之前就已经很流行的艺人。

Pudding的数据显示,1000首TikTok热歌里只有125首来自未成名艺人。对此,Pudding的文章提出这样一个观点:“TikTok(及其算法)并不能强有力地保证新人新作会在其平台上传播开来。”

来源:The Pudding

考虑到2020年开始,大量的知名艺人入驻TikTok,加上大唱片公司也不竭强化短视频营销,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随着知名歌手们学会玩短视频,凭借名气上的优势,他们比新人更容易在TikTok上获得成功?

这个问标题问题前无法盖棺定论,但毋庸置疑的是,在《Old Town Road》之后,TikTok更多的成为了知名歌手的宣发阵地,而不再是普通人创造奇迹的舞台。

哪怕是伊桑·博特尼克或JVKE这样的“新人”,也不是泛泛之辈。伊桑·博特尼克是“音乐神童”,尽管只有21岁,但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开过超过1000场音乐会,并且,早在9岁那年他就被吉尼斯纪录认证为“世界上领衔个人巡演的最年轻音乐人”;同样只有21岁的JVKE,曾以制作人身份入围过格莱美奖,业务能力不成小觑。

专业音乐人加入短视频游戏,提高了“走红”的技术含量和门槛,短视频也开始变“味儿”了,简单粗暴的搞笑或翻唱已经不足以满足用户需求,越来越多的视频博主靠拆解技能视频走红。对于有才华的音乐人来说,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他们无需再为了迎合网友而插科打诨,靠本身的才艺也能找到属于本身的“流量密码”。

更有趣的一个标的目的是,Pudding分析认为,专业音乐人们正在把TikTok玩成一个“新的音频媒体”——为TikTok创建音频本身就是一门艺术,而不仅仅是传统音乐事业的垫脚石。这意味着,如果没点真本事,未来或许越来越难靠短视频走红。

“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亿谦,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自从他们找到了“流量密码”,短视频也变了“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