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20年后,“死亡芭比粉”为什么突然火了?

神译局是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以 Core 命名的美学风格越来越多,不仅有崇尚户外的 Gorpcore,更有推崇亲近自然和“躺平”的 Cottagecore。近两年里,Core 系风格的影响力愈发深刻。这些风格在穿搭之外,还代表拥有独特爱好、理念的亚文化群体。正是他们的身体力行让我们看到愈加丰富的穿着文化以及更多元的生活态度。现在,热辣亮眼的死亡芭比粉美学 Barbiecore 也闪亮登场了。本文来自编译。

要说到本年夏天的流行趋势,那就是我们生活在一个芭比世界,但此芭比非彼芭比。

Barbiecore 比来的崛起在名人、社交媒体和网红的人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这一审美都包罗什么呢?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粉色系:西瓜色、泡泡糖色和俗气的紫红色。其次它还表现在一些细微之处:粉红色的蝴蝶结、飘逸的褶边、堆叠的薄纱、闪闪发光的亮片、霓虹紧身衣和夸张的高跟鞋。

鞭策这一流行趋势的最大元素是格蕾塔·葛韦格(Greta Gerwig)的《芭比》,这部备受期待的大银幕改编电影将于 2023 年 7 月上映,由玛格特·罗比(Margot Robbie)扮演女主角芭比,瑞恩·高斯林(Ryan Gosling)扮演男主角肯恩。本年 4 月,华纳兄弟发布了罗比在 CinemaCon 上的官方照片,引发了热议。当该工作室的官方推特账户发布了高斯林穿着肯恩造型服装的官方预告时,一些人认为这是一个玩梗的笑话,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它进一步助推了已经炙手可热的 Barbiecore 浪潮。

玛格特·罗比(Margot Robbie)扮演女主角芭比

瑞恩·高斯林(Ryan Gosling)扮演男主角肯恩

本年 6 月,狗仔队曝光了这两位明星在加州洛杉矶多个地点拍摄的照片。在威尼斯海滩,他们被拍到穿着 80 年代的运动休闲服、腰包和旱冰鞋,就像洋娃娃一样。

玛格特·罗比和瑞恩·高斯林《芭比》中的电影场景,6月摄于加利福尼亚威尼斯海滩

玛格特·罗比在洛杉矶市中心拍摄电影

除了葛韦格的芭比电影角色,其他流行文化领域也掀起了这股潮流。本年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晚会(Met Gala)以“镀金的魅力与白领结”(Gilded glamour and White Tie)为主题,主要突出一堆堆的牡丹色和公主类元素。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梅根·福克斯(Megan Fox)、利尔·纳斯 X(Lil Nas X)和迪伦·奥布莱恩(Dylan O’Brien)等一大波名人出席了活动,并在社交媒体上晒出照片,他们的穿着让人想起芭比娃娃玩具屋。这些名人们热衷于芭比粉,但最狂热的当属流行歌手妮琪·米娜(Nicki Minaj),她一直是芭比的狂热爱好者:从她 2018 年的歌曲 Barbie Dreams、她的衣橱,甚至她的 Instagram 昵称(“芭比”)都可以看出这一点。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力著名的是,弗洛伦丝·皮尤(Florence Pugh)在 7 月份的华伦天奴(Valentino)高级定制时装秀上身穿一件粉红色的高级定制舞会礼服高调出场,其他重要嘉宾包罗阿丽亚娜·德博斯(Ariana DeBose)和安妮·海瑟薇(Anne Hathaway)都穿着芭比娃娃风格的套装。从比来的时装系列、T 台表态以及 Pantone(潘通)以时装屋命名一种颜色就可以看出,许多大品牌都青睐粉色。在华伦天奴最新的广告中,赞达亚(Zendaya )和刘易斯·汉密尔顿爵士(Sir Lewis Hamilton)以一种独特的粉红色表态,两位明星都穿着这种颜色的全套套装。诸如 TikTok 用户@hellogloss 等人推断华伦天奴的创意总监皮耶尔保罗·皮乔利(Pierpaolo Piccioli)是 Barbiecore 浪潮的背后制造者。皮乔利谈到了粉色的力量和他对这种颜色的看法,他形容这种颜色是无意识的表示,是对现实主义需求的解放,”他补充说,这种颜色“增强个性,捕捉价值和感觉。”

参加时装秀的阿丽亚娜·德博斯和安妮·海瑟薇

据报道,对 Barbiecore 的迷恋致使相关购买量上升。随着葛韦格的《芭比》电影海报发布,在英国“现在购买,以后支付”平台 Clearpay 上,紫红色和霓虹服装的销量别离增长了 44%。珊瑚色衣服的销量增长了 32%。其他产品也重新燃起了人们的兴趣,比如发圈、连体衣和紧身衣。

网红、名人和内容创造者确实证实了比来的芭比现象。在 Instagram 上,芭比风格的颜色和套装随处可见。在 TikTok 上,围绕 Barbiecore 的内容已经获得了超过 1540 万的观看量。视频也多围绕芭比式的服装组合、芭比式的花卉安插及其他潮流元素。更有甚者,创作者 @ilsefied 记录了她把本身的拖车装扮成芭比娃娃的过程,包罗芭比主题的标的目的盘。

芭比娃娃的新面貌

虽然从美学角度来看,Barbiecore 未悖离其起源,但这一趋势的本质已经发生变化。

芭比时装娃娃由美国玩具公司美泰(Mattel)于 1959 年推出,最初设计为金发、“匀称”和白色。几十年过去了,它的人气飙升;事实上,3 到 12 岁的美国女孩中有 92% 拥有芭比娃娃。但是这个娃娃却成为了争议的焦点。“芭比娃娃综合症”是一种医学问题——少女们巴望像传统的芭比娃娃一样,而传统的芭比娃娃代表了一种无法企及的美的标准。例如,2016 年在澳大利亚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芭比娃娃可能会鼓励年轻女孩将苗条的身材视为一种抱负的追求。

2014 年至 2016 年间,芭比娃娃的销量大幅下降,这可能是其文化日益脱节的结果。最后,在 2016 年,美泰公司为芭比娃娃推出了三种新的体型,包罗曲线型、娇小型和高挑型。自那以后,芭比娃娃紧跟潮流发展而不竭更新。就在本年 5 月,美泰颁布颁发了一个新的、多样化的玩偶系列,包罗一个带助听器的芭比娃娃和一个患白癜风的肯恩娃娃。

Barbiecore 不是美泰公司本身的产品,但该公司的文化转变可能符合人们对芭比重新燃起的兴趣和新型诠释。Barbiecore 的兴起颠覆了传统的女性抱负、女性气质和完美主义。毫无疑问,这种审美是少女的,但它也可以被认为是一种崇尚女权的立场。尽管芭比娃娃依然以粉色为主,但其内涵已经发生了变化。

21 岁的内容创作者查琳·伊冯(Chazlyn Yvonne)告诉 Mashable:“Barbiecore 是一种有力的声明,它让女性可以按照本身想要的方式穿衣,而不消担心别人的评判。”她指出,这对有色人种女性尤其有影响力,她们可能没有在最初的芭比系列中看到本身,而最新包含了有色人种的这一趋势可以帮手她们“拥抱女性气质”。

如今,Barbiecore 处于 BimboTok、时尚 TikTok 和现代女权的维恩图中:美学运动敦促人们表现女性化,并从它的俏皮中找到乐趣——无论性别、种族或其他任何人类的标签。

还记得 BimboTok吗?这一TikTok 运动始于两年前,它鞭策任何人都可以——而不仅仅是顺性别女性(cis women)——将本身认定为“bimbo”(傻乎乎的性感青年)。亚文化允许这个过去常被用作贬义词的词被重新定义。现代的 bimbo,正如摩根·宋(Morgan Sung)在 Mashable 杂志上写的那样,“是超级女性化的,她拥抱本身的性感,拒绝本钱主义的思维——即必需展示出有市场的技能。”且在这个过程中蔑视男性的目光。同时,这样的 bimbo 有社会责任感,有能力,不需要遵守本钱主义、女孩老板文化或其他社会期望。

劳伦·贾尔斯(Lauryn Jiles)是一名 23 岁的自由撰稿人,她认为本身是芭比娃娃和芭比服装的忠实粉丝。她将 TikTok 和时尚行业视为这一趋势的助推剂,她告诉 Mashable,这些东西的组合“让芭比审美复活了”。和查琳一样,她也认为这股潮流“帮手人们发掘本身女性化的一面”。

这背后的观念是 Barbiecore 爱好者不再被社会期望中的女性气质所束缚;相反,这是一种主动的选择。芭比娃娃式的配饰、服装和粉色本身已经被重新定义为解放,甚至是力量的象征。

怀旧风

随着 50 年代后期芭比娃娃的文化演变,怀旧在 Barbiecore 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比来的历史中。这一趋势与 2014 年的 Tumblr 美学、翻盖手机和无线耳机有一些共同之处:它现在的回归很大程度上是由 Z 世代——以怀旧倾向著称的一代——来鞭策的。

近几十年来,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看到 Barbiecore 出现了——1997 年,丹麦-挪威流行音乐组合水叮当(Aqua)发布了他们的超级单曲《芭比女孩》。

芭比娃娃在 00 年代风靡一时,这要归功于《律政俏佳人》里的艾丽·伍兹(瑞茜·威瑟斯彭饰),她对粉色坚定不移的喜爱让她被贴上了“马里布芭比”的标签,并且使得人们严重低估了她走进哈佛校园的那一刻。而 20 年后的今天,《律政俏佳人3》将于 2023 年上映,与《芭比》同一年,这也再一次助推了芭比粉的流行。

时尚心理学家 Shakaila Forbes-Bell 在接受 Mashable 网站采访时表示:“人们都知道,怀旧能激发快乐,对很多人来说,芭比能带来童年的美好回忆,所以我预计 Barbiecore 会继续受到人们的欢迎。”

当谈到科技、时尚和娱乐时,Z 世代不竭地怀旧,倾向于以往的年代、趋势和类型。许多 20 多岁的年轻人巴望过一段他们认为更简单的时光。Barbiecore 则符合这一遍及的欲望。

23 岁的玛丽卡·谢斯(Malvika Sheth)创作了带 #Barbiecore 话题的内容,她说,这一芭比粉的趋势“根植于一个过于乐观的幻想世界”,提供了一种逃避现实的感觉。

“就我个人而言,我喜欢它能让我怀念我更年轻、更有趣的岁月这一事实,那时的事情看起来几乎‘完美’,我没有那么多的担心。这种感觉能经常让我以最佳状态生活着。”谢斯告诉 Mashable。

同样,查琳说,最初是“怀旧的元素”促使她尝试 Barbiecore。她引用了她从小看的芭比电影:像《长发公主》、《公主与穷人》和《天鹅湖》。

“作为一个成年人,在我的衣橱里添加这样的元素是很有趣的。”查琳说。

本年夏天芭比娃娃的复兴,对所有接受它的人来说,真的是一件幸事。如果在明年夏天葛韦格的电影上映之前,我们都生活在一个芭比娃娃的世界里,那么它必定是一个崭新的世界:褶边、女性化、焕发生机。

译者:秀儿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时隔20年后,“死亡芭比粉”为什么突然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