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读 | Web 3.0:渐行渐近的新一代互联网

本文摘编自《Web3.0:下一代互联网的变化与挑战》,作者:姚前,经。

互联网是人类通信技术的重大革命,对人类社会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随着当前各类信息技术的迭代创新,互联网正呈现向下一代演进的趋势。这一演进或将引发新一轮信息革命,进一步深刻改变人们的生活、工作以及社会方方面面。在 Web 1.0问世前夕,美国于 1993 年出台“国家信息基础设施” 战略计划,大力建设信息时代的“高速公路”,从而获得 Web 1. 0 和 Web 2. 0的全球领导地位。Web 经过 30多年的发展,如今正处在从Web2. 0向 Web 3. 0演进的重要时点。加强关于Web 3. 0的前瞻研究和战略预判,对我国未来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Web 3. 0 是用户与建设者拥有并信任的互联网基础设施

科技创业者兼投资人克里斯·迪克森 ( Chris Dixon) 把 Web3.0描述为一个建设者和用户的互联网, 数字资产则是连接建设 者和用户的纽带。研究机构 Messari 研究员江下( Eshita)把从 Web 1. 0 到 Web 2. 0 再到Web 3. 0的演变描述为:Web 1. 0 为“可读”(read),Web 2. 0 为 “可读 + 可写”( read + write), Web3. 0 则是 “可读 + 可写 + 可拥有”(read + write + own)。

Web 1.0是早期的互联网,用户只能被动地浏览互联网提供的文本、图片以及简单的视频内容,是内容的消费者。而在 Web2. 0时代,用户不仅可读并且可写,尤其是随着移动互联网以及YouTube、Facebook、微信等网络平台的发展,用户可以在平台上创造和传播本身的内容(包罗文字、图片、视频等),并与其他用户交流互动。但无论是 Web 1. 0 还是 Web 2. 0,用户的线上活动都依赖特定的互联网平台。即使在 Web 2. 0 时代, 用户可以是内容的生产者, 但相关规则依然由互联网平台制定,用户缺乏自主权,主要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用户对数字身份缺乏自主权。用户只有在互联网平台上创建账户,才能获得参与相应线上活动的数字身份, 一旦销户则会失去权限。每创建一次账户,用户都要填写一次个人信息。不同互联网平台企业建立不同的账户体系,各账户体系规则不尽相同,用户需要办理诸多账号和密码。不同账户体系间彼此独立,容易形成“孤岛”,不利于互联网生态发展,还会衍生出垄断、不正当竞争等问题。

二是用户对个人数据缺乏自主权。在大型互联网平台面前,用户个体相对弱势。面对“要么同意,要么不办事”的选择, 用户只能同意个人数据被采集甚至被过度采集。如今,互联网平台高度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向用户提供通信、社交、网购、资讯、娱乐等各类办事。为了获取这些办事,用户不得不让渡数据主体权利。大量用户数据集中于互联网平台,一旦泄露,将对用户隐私造成极大危害,如 Facebook 就发生过类似案例。一些互联网平台还可能滥用技术上的优势,诱导用户,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收集和使用数据,并利用技术手段规避法律约束。

三是用户在算法面前缺乏自主权。算法是互联网平台的核心。算法可以进行独特的客户洞察, 形成 “千人千面” 的用户画像,成为网络经济的制胜法宝。但近年来,算法滥用、算法作恶等问题日益突出。比如,有些平台利用大数据“杀熟”,同样的商品或办事,老客户获得的价格反而比新客户要高;有些平台只保举能带来潜在商业利益的产品甚至假冒伪劣产品,而不是对用户来说最适合、最恰当的商品;有些平台滥用人性弱点,过度激励、劝服、诱导用户消费,使人们习惯“被喂养”,不自觉地对算法投放的产品沉迷;而算法的具体原理和参数只有运营企业的少部分人才能知道,易引发利益侵占问题;还有一些平台甚至利用算法作恶, 推送低级庸俗的内容或耸人听闻的虚假信息以扩大流量。

Web 3. 0以用户为中心,强调用户拥有自主权,具体表现为以下几点。

一是赋予用户自主办理身份 ( Self-Sovereign Identity, 简称SSI) 的权利。用户无须在互联网平台上创建账户,而是可以通过公私钥的签名与验签机制建立数字身份。为了在没有互联网平台账户的条件下可信地验证身份,Web 3. 0 还可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构建分布式公钥基础设施(Distributed Public Key Infrastruc-ture,简称 DPKI)和一种全新的可信分布式数字身份办理系统。分布式账本是一种严防篡改的可信计算范式,在这一范式中,发证方、持证方和验证方之间可以端到端地传递信任。

二是赋予用户真正的数据自主权。Web 3. 0不仅赋予用户自主办理身份的权利,并且打破了中心化模式下数据控制者对数据的天然垄断。分布式账本技术可提供一种全新的自主可控数据隐私庇护方案。用户数据经密码算法庇护后存储在分布式账本中。将身份信息与谁共享、作何种用途均由用户决定,只有经用户签名授权的个人数据才能被合法使用。通过数据的全生命周期确权,数据主体的知情同意权、拜候权、拒绝权、可携权、删除权 (被遗忘权)、更正权、持续控制权能够得到更有效的保障。

三是提升用户在算法面前的自主权。智能合约是分布式账本上可以被调用的、功能完善、灵活可控的程序,具有透明可信、自动执行、强制履约的优点。当它被安排到分布式账本中时,其程序的代码是公开透明的。用户对可能存在的算法滥用、算法偏见及算法风险均可随时检查和验证。智能合约无法被篡改,会按照预先设定的逻辑执行,产生预期的结果。契约的执行情况将被记录下来, 全程受监测,算法可审计, 可为用户质询和申诉提供有力证据。智能合约不依赖特定中心,任何用户均可发起和安排,天然的开放性和开源性极大地增强了终端用户对算法的掌控能力。

四是建立全新的信任与协作关系。在Web 1. 0 和 Web 2. 0 时代,用户对互联网平台信任不足。30 多年来, 爱德曼国际公关公司 (Edelman Public Relations Worldwide) 一直在衡量公众对机构(包罗大型商业平台)的信任程度。其在 2020 年的一项调查中发现,大部分商业平台都不能站在公众利益的立场上考虑自身的发展,难以获得公众的完全信任。而 Web 3. 0 不是集中式的, 不受单一平台的控制,任何一种办事都有多家提供者。平台通过分布式协议连接起来,用户可以以极小的成本从一个办事商转移到另一个办事商。 用户与建设者平权,不存在谁控制谁的问题,这是Web 3. 0 作为分布式基础设施的显著优势。

Web 3. 0 是用户与建设者共建共享的新型经济系统

互联网经济的典型特征是流量为王———用户越多,价值越高。最简单的用户价值变现方式是广告。直到现在, 广告依然是互联网产业收入的重要来源。互联网平台还可利用大数据分析技术,从海量的用户数据中挖掘用户的特征、习惯、需求和偏好, 借此开展精准营销和智能保举,或者将相关数据分析产品卖给第三方并从中获利。在 Web 1. 0 和 Web 2. 0 时代,用户虽然可以免费使用平台提供的办事,且在早期平台引流时还会得到优惠券和消费红包之类的福利,但其作为互联网价值的源头却享受不到互联网的价值收益。由生态沉淀出的用户数据也被互联网平台占有,用户作为生态的重要参与者和贡献者无法从中获益。

Web 3. 0 将重构互联网经济的组织形式和商业模式。Web 1. 0和 Web 2. 0 以互联网平台为核心,由互联网平台组织开展信息生产与收集,通过平台连接产生网络效应, 降低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搜寻成本, 优化供需匹配, 因此被称为平台经济。而 Web3. 0 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构建一个激励相容的开放式环境,我们称之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简称 DAO)。在这样的环境中,众多互不相识的个体自愿参与 “无组织”的分布式协同作业,像传统企业一样投资、运营、办理项目,并共同拥有权益 (Stake) 和资产。项目决策依靠民主治理,由参与者共同投票决定, 决策后的事项采用智能合约自动执行。DAO 是一种 “无组织形态的组织力量”,没有董事会,没有公司章程,没有森严的上下级制度,没有中心化的办理者, 而是去中心化,点对点平权。用户共创共建、共享共治,他们既是网络的参与者和建设者,也是网络的投资者、拥有者以及价值分享者。

在 Web 3. 0 时代,开发者可以创建任意的基共识的、可扩展的、标准化的、图灵完备的、易于开发和协同的应用,任何人都可在智能合约中自由定义所有权规则和交易方式,以此发展出各类分布式商业应用,从而构建新型的可编程金融、可编程经济。一个智能合约可能就是一种商业模式,它可以具有无限的想象空间,用户将共同分享各类可编程商业项目发展壮大带来的收益。

如前述所言, Web 3. 0 还赋予用户真正的数据自主权。个人信息将成为用户自主掌控的数据资产,他们可以在数据流转和交易中真正获益,使本身的数据不再是互联网平台的免费资源。

Web 3. 0 创新发展战略

Web 3.0有望大幅改进现有的互联网生态系统,有效解决Web 2. 0 存在的垄断、隐私庇护缺失、算法作恶等问题,使互联网更加开放、普惠和安全, 向更高阶的可信互联网、价值互联网、智能互联网、全息互联网创新发展。作为公共基础设施, Web 3. 0的建设不仅需要发挥私人部门的创新精神,通过大众创新,竞争择优,更需要国家顶层设计以及宽严相济的治理框架给予规范和引导。 具体来说包罗以下方面。

一是建设高质量的分布式基础设施。不少行业人士将 Web3. 0 称为 “寒武纪创新爆炸”。但目前很多技术要素与基础设施仍 然不完善, 如开发工具、技术标准、商业模式、分布式身份办理等均处于初级阶段。建议加大芯片、密码学、物联网等相关技术和学科的研发投入和产业布局,在此基础上建设权属清晰、职责 明确、安全可控、高效利用的新型数据基础设施。

二是鞭策治理良好的技术创新。通过创新试点机制, 为新型的可编程金融和可编程经济提供“安全”的创新空间, 降低创新成本和政策风险。 在试点过程中, 不竭改进完善监管重点、工具、手段、规则和制度安排, 实现创新与安全的平衡。探索构建以用户为切入点、以建设者为核心、以智能合约为重点的新型监管框架, 加强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加强 Web 3. 0 网络治理, 维护国家数字主权, 避免分布式网络沦为暗网、不法交易、洗钱的 “天堂”。

三是建立通用标准,增进互操作性。TCP / IP、HTTP、SMTP、TLS / SSL 作为 Web 2. 0 的标准协议,是目前互联网开放协作的基础。与此类似,Web 3. 0 同样需要建立通用标准,避免各分布式网络成为新的“孤岛”。政府应为标准制定提供支持, 在行业、国家、国际标准制定中发挥积极作用。

四是建立清晰、公平的税收规则。加强数字税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 密切跟踪数字税国际改革进展,积极参与国际税收规则制定,结合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实际, 建立规范、公平、科学、合理的数字税制度。

五是建立针对 DAO 的法律框架。DAO 是无组织形态的组织,是 Web 3. 0 的新型经济协作机制。建议在国家层面针对 DAO 建立明确的法律框架,使其具有与普通企业一样的法律义务和权利,如申报、纳税、开设银行账户、签署法律协议等, 从而充分扩展分布式经济的合规创新空间。

目前, Web 3. 0概念的内涵和外延还在不竭丰富和拓展,这是一个动态演进的过程。如何及时跟进、明辨标的目的、有序竞争、引领创新,需要业界、学界、监管部门集思广益, 共同推进。

书名:《Web3.0:下一代互联网的变化与挑战》,作者:姚前 陈永伟 等 著,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作者简介

姚前,中国证监会科技监管局局长。曾在中国证监会信息中心、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工作。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博士后科研流动站、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电子学会区块链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学术委员,清华大学区块链技术联合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颁发文章近百篇,著作五部,曾获银行科技发展一等奖,多项专利发明人。

陈永伟,《比力》杂志研究部主管,主要研究标的目的为产业经济学、数字经济、反垄断和管制经济学。曾在中英文期刊上颁发学术论文六十余篇,在报刊杂志上颁发文章数百篇。曾获得《金融研究》年度最佳论文奖、优秀论文奖、《经济观察报》最佳专栏奖。著有《元宇宙漫游指南》《区块链通识:关于区块链的111个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领读 | Web 3.0:渐行渐近的新一代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