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蓝领用工荒,算法或直播有效吗?

BOSS直聘与快手盯上了同一块市场:蓝领招聘! 

快手新上任的CEO程一笑“为让用户们都能生活得再好一点”,推出了针对蓝领招聘的快招工,与电商新业务的推进比拟,快手也更重视直播带岗业务;而BOSS直聘早在2021Q2电话会上就提出要继续发力蓝领业务,要特别为蓝领用户优化产品算法。 

快手与BOSS直聘瞄准同一块市场,却有着不同的禀赋所在。 

快手有基于老铁信任关系的用户基因,与蓝领用户的重合度较高,叠加直播现已成为企业或品牌与用户构筑信任基石的第一张名片,快手做直播带岗、解决蓝领招工难的问题似乎有着天然的流量优势;另一边,一个更重视技术和算法,重视庇护C端隐私权、从B端客户找利润的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瞄准蓝领招聘,看点在于算法能多大程度解决招工匹配度的问题。 

传统意义上,蓝领要找工作,要么通过熟人保举,要么就要通过劳务中介,而中介这一环“水不是一般的深”:职位虚假、信息瞒报、薪资不符等问题已经成为沉疴顽疾。 

究其原因,一个是蓝领本身通过新媒介获取信息的能力有限,一个是蓝领长期处于招工链条中的弱势地位。

中国有超5亿的非农业劳动人口,其中占比最大的就是蓝领工人。无论是快手还是BOSS直聘,或者是随后的新入局者,想要分食蓝领招聘这份硕大的蛋糕,势必要更好了解其真实的保留处境,回到问题的源头,只有更具人文关怀的产品体验才能为中国蓝领招聘难、用工难的问题找到出路所在。 

近期,中智咨询发布了《2022年蓝领用工和薪酬办理分享》,社区营销院特此结合报告亮点做一二分析。 

01. 蓝领用工荒,问题有多严峻?

近几年,制造业面临的用工荒问题越来越严重。 

尽管企业整体的用工缺口不算太大,但“用工荒”的问题正变得越来越常态化。 

在用工缺口方面,报告指出,2022年有近7成的制造企业面临50人以内的蓝领缺工人数,其次是100-499人(15%),50-99人(9%),且对于多数制造企业来说,50人大约占到整体蓝领用工的两成摆布。 

用工荒有多遍及?83%的企业或多或少都遇到过用工荒;如汽车制造、机械设备、消费品制造等存在生产旺季的行业,特按时期也会爆发用工荒;而40%高科技制造、能源化工更是会常年招不到人。 

对于上述制造业来说,具有必然技术含量的特定工种尤其难招,而在智能制造的浪潮趋势下,需求供给的剪刀差还会进一步放大。

报告指出,已实施或计划实施生产自动化的企业,有近一半预计对普通蓝领的需求将减少五分之一;与此同时,也有近半成的企业表示将增加技能蓝领的岗位需求,不外增幅仅有12.3%。 

除了制造业,办事业招工也很难。制造业被新一代的年轻蓝领戏谑为“进厂”,虽然机器冷漠、环境不好,但通常包食宿,但办事业除了苦活、累活,还要想方设法讨好用户,这在年轻人之间撕开了一道身份的口子和裂痕。 

报告指出,2021年Q4全国最缺工的百大职业中,办事业以“营销员”、“餐厅办事员”、“商品营业员”排前三,制造业以“车工”、“包装工”、“焊工”排在前三。 

但无论怎么说,除了行业、工种的局限性,还有招聘方式的问题,也存在改善的空间。

传统意义上,蓝领要找工作,要么通过熟人保举,要么就要通过劳务中介。报告指出,在蓝领的招聘方式中,员工内部保举(74%)、劳务中介(60%)、工厂直招(58%)、在线招聘网站(48%)四种方式已明显超出其它选项。如果是走保举这条路,66%的企业有奖励,且奖励均值在1293元摆布。 

而中介这一环“水不是一般的深”:职位虚假、信息瞒报、薪资不符等问题已经成为沉疴顽疾。究其原因,一个是蓝领本身通过新媒介获取信息的能力有限,一个是蓝领长期处于招工链条中的弱势地位。 

02. 蓝领市场为何用工荒?

总体来看,蓝领用工荒的问题既有求职者的主观因素,也有企业待遇不够好的因素,也有整体市场结构升级但人才培养并未跟上等问题。 

对于当下的蓝领求职者来说,进厂也不是,进办事业也不是,其从事蓝领的意愿已比父辈大大降低。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职业成长无门可叩,但搞钱却从未停止。 “做直播就能月入过万”这一路径已被很多下沉市场的普通人实践,搞钱的方法变得更多元,零工、兼职、自由职业、更大的职业流动性变得更为遍及。送外卖一度被蓝领视为就业高地,不仅有行业红利带来高薪的原因,更在于时间高度自由,赚多赚少都是本身的事。 

在待遇方面,允诺的薪资水平不够高只是次要问题,“上不上劳务保险”、“交不交五险一金”,“如何通过绩效惩罚克扣工资”、“如何拖延工资发放”、“如何用身份证扣住证员工身家”等明显利用蓝领弱势地位榨取利益的企业行为才更为遍及和严重。 

报告指出,蓝领员工离职的原因中,“薪酬水平”已经连续两年位列第一,且这一比例进一步由67%提升至73%。

在市场供需结构的错配方面,目前企业最希望蓝领具备的能力别离是:技术设备作业能力(69%)、数字化工具与技术应用能力(38%)、数据分析能力(26%)。 

企业用工需求涨幅最大的岗位别离是:新设备监控人员(52%)、工艺优化人员(44%)、智能机器人操作人员(38%)、MES系统运维人员(35%)。可看出,智能化生产的浪潮下,并非机器取代了人,更需要人脑操控机器。 

从离职这一维度,也能看出新一代年轻蓝领的职业取向。在近两年离职的众多原因中,薪酬水平、返乡/家庭因素、工作环境、工作强度、个人职业发展都是排名靠前的因素。 

但变换幅度最大的因素当属:工作环境、工作强度、个人职业发展,别离由2020年的21%提升至41%,25%提升至40%,41%降低至29%。 

也就是说,更累、更苦、工作条件差的活,年轻人更不肯意做了,并且年轻人也在变得更短视,注重搞钱而非职业成长。

报告指出,2021年蓝领的主动离职率为31.5%,但2022年上半年别离有32%、47%的蓝领离职率下降或持平,这意味着宏观经济不好,更多的蓝领选择躺平、保守也是好局面。 

这与比来的社会热点、社会心态也有所呼应。二舅刚刚让各自的精神内耗有所好转,中金员工等事件马上又让人大呼病情加重,这种放大社会悬殊的现象级事件不竭冲击着年轻人的价值观,年轻人的来回横跳、患得患失都是表象,里子是对未来确定性的消失,职业成长才变为一种奢谈。 

03. 就业市场需要数亿蓝领,但企业与主流离他们仍然遥远

未来招聘市场的最大增量来自于蓝领。 

社区营销院曾指出,2013年摆布瞄准移动端布局的BOSS直聘,用算法解决了供需的错配问题,其一大亮点在于让BOSS和求职者直接点对点对接,省去了中间的冗余环节,并且靠着庇护做大C端用户、从B端用户赚利润的策略,让互联网平台的双边效应不竭放大,如此才成为今天以MAU计量的最大在线招聘平台。 

不外,对年轻人、高线城市中小白领的BOSS直聘,却对蓝领不太友好。蓝领多数不会制作电子简历,要求用电子简历和作品链接会话的BOSS直聘,显然无形中拦住了多数的蓝领用户。

BOSS直聘这一短板也给其潜在的对手,快手,留出了发挥空间——本年1月起快手已正式上线定位蓝领招聘的“快招工”,相关的配套规则也在出台,符合必然资质的企业即可进入直播间展示职位,求职者只需留下联系方式就能投递简历。 

报告指出,现在有6成以上的企业都在蓝领招聘上灵活用工,且灵活用工比例占到1/4,这进一步加剧了人员的流动性和劳务派遣的风险所在。 

因此,受订单季节性影响或是做招聘成本的考虑,一次性批量招聘员工短期内仍然会是多数企业首选。就这个意义来说,BOSS直聘、快手可以说都没建立起太大优势,互联网平台靠的是点对点的算法,而快手的直播带岗也更适合小批量。 

企业与蓝领求职者的距离仍然遥远,这需要更多跨界选手的努力。 

“社区营销研究院”(ID:Community_Marketing),作者:编纂部,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面对蓝领用工荒,算法或直播有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