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的造车,集度汽车寻求四亿美元输血

充满争议的集度汽车又传来了新动态。

8月1日,据彭博报道,集度汽车正考虑在新一轮融资中寻求约3亿美元至4亿美元的资金。此外,知情人士还透露,集度汽车是以35亿美元的估值寻找投资者的,此次融资也表白,集度汽车可能将引入百度和吉利之外的其他投资者。

不外,由于与外部投资者的讨论尚处于初期阶段,集度汽车的估值和拟融资规模等细节,将来仍可能发生变化。

对于以上的融资消息,百度、集度和吉利三方均不予置评。

“车圈富二代”

说起集度,大家应该并不陌生。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是由百度和吉利控股组建的合资公司,别离拥有55%和45%的股份,于2021年3月正式成立,并获得超3亿美元启动资金。在造车最火的阶段,有两家明星公司加持,其光环不言自明。

本年1月,集度再次获得近4亿美元的A轮融资,由百度和吉利共同增持。知情人士称,在A轮融资中,集度汽车寻求约20亿美元的估值。A轮融资完成后,集度汽车加快了研发与量产进程,量产车型计划于2023年上市。

与此同时,百度CEO李彦宏对集度汽车也予以了特别关注,其OKR中明确写下了本年集度汽车要实现的预订单目标。在低定价和量产时间表的鞭策下,集度对资金还处于高需求阶段,不难推测此次融资还将用在量产上。

当然,对于一家新公司来讲,有时过度的关注度也是个负担。本年6月份,集度发布了其自动驾驶电动汽车的概念版本,并陷入了一片质疑中。

紧接着,6月28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集度汽车发生工商变换,百度集团关联公司——达孜县百瑞翔创业投资办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由55%上升至100%,原持股45%的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关联公司——上海华普汽车有限公司退出公司股东行列。

此外,集度汽车的高管名单也发生改变,夏一平卸任董事,吉利控股集团总裁、CEO安聪慧卸任董事,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CFO李东辉卸任监事。集度汽车法定代表人也由夏一平变换为百度集团资深副总裁、党委书记梁志祥。

对此,集度CEO在近期的媒体沟通会中回应称:“集度汽车有限公司是吉利和百度早期注册成立的一家内资公司,随着我们架构的重新搭建,这家公司我们不要了。现在我们员工的关系都已转入另一家公司。”

他表示,工商变换是正常调整,集度仍由百度和吉利共同持股,双方所持股份不变,仍将采用吉利的SEA浩瀚平台和百度Apollo自动驾驶技术。

百度的分拆战略

其实,如果把集度当做百度旗下的一家公司,独立融资就很容易理解了。

据了解,百度近年来已经拆分了多个业务。2018年5月,百度颁布颁发旗下金融办事事业群组(FSG)正式完成拆分融资协议签署,拆分后新公司将启用全新品牌“度小满”,实现独立运营。

2020年9月30日,百度将旗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业务小度科技拆分,先后完成三轮独立融资。

在去年的B轮融资后,小度科技投后估值达330亿元人民币,并一度传出将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

2021年,百度又将旗下的芯片业务拆分,成立了独立芯片公司——昆仑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百度芯片首席架构师欧阳剑担任昆仑芯公司CEO。

昆仑芯独立不久后,便颁布颁发了新一轮融资,其中领投方为CPE源峰,投资方包罗IDG、君联、元禾璞华等,估值约130亿人民币。

当时,有专家认为:“百度陆续拆分非核心互联网业务,是公司的战略。将烧钱的业务独立出来,百度整体的营收压力会小很多。”

而造车与芯片的逻辑也类似,一方面,造车非常烧钱,需要大量的外部融资和产业资源,但这并不是百度和吉利可以完全覆盖的,另一方面,引入更多的投资方,更利于集度的独立发展,也能够减轻百度的投入。

值得一提的是,在6月底,集度发生工商变换时,就有分析师指出,这是因为集度正在搭建VIE(可变利益实体)架构有关,为其下一步上市做好准备。

同时也有知情人士向证券时报透露,未来公司的股权将不仅仅局限在吉利和百度两方上,会考虑引入新的股东方,但百度与吉利仍会占据主导地位。

如今,新一轮融资的开启也证实了该人士当时的判断。或许不久后,我们就能听到关于集度登陆本钱市场的进一步消息。

“东四十条本钱”(ID:DsstCapital),作者:张雪,编纂:张丽娟,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烧钱”的造车,集度汽车寻求四亿美元输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