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势,又一关乎中美竞争的关键行业,走到关键时刻了……

2000年3月,《巴伦周刊》对207家互联网公司做了场调查,然后给了个结论:71%的公司正在亏损,51家公司的现金会在12个月内用完,其中包罗亚马逊。

在文中,《巴伦周刊》用一句话表达了担忧态度:小心投资。

互联网的彼时彼刻,恰如AI此时此刻。

01 比惨大会

2022年6月30日,AI第一股商汤科技股价惨遭腰斩,并跌破3.85港元的发行价,一天之内约900亿港元(约769亿人民币)灰飞烟灭。在此之后,它连连下跌,一直到2港元的边缘,才迎来了像样的反弹。

一天之内暴跌46.77%是什么概念?

如果把市值看作经营成果,那相当于一天之内,把多年的奋斗成果弄丢了差不多一半。

但让商汤如此尴尬的直接原因,却不是公司经营有什么突然变化。事实上,自上市以来,公司营收一直在增长,公司所处的AI行业仍然是时代的宠儿。

综合各种消息,导致其股价如此反常的唯一原因,是上市前投资者所持股份的限售解禁。

6月30日,因为限售解禁,商汤科技的可流通股份从一天前的2%增至70%,日成交额也突然从此前的约1亿港元暴涨至46亿港元。

疯狂抛售的主要角色,不言而喻。

虽然当下市场动荡不安,此前的投资者已有巨大利润,跑路保利无可厚非,但这还是让人对整个AI行业的前景多了忧虑。

并且,这忧虑来的有些突然。

仅仅在几个月前,商汤科技还是投资者们的“小甜甜”,但现在他们似乎一天都不想等了。

商汤科技,被誉为“AI四小龙”,拥有三千多人的研发天团,是AI业内公认的“中国最强团队,世界前五”。它的背后,站着阿里巴巴、软银、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春华本钱、鼎晖投资等一众投资大佬,并且创下过AI公司单笔融资纪录。

商汤科技的成就,甚至获得了美国政府的认可。在其上市前夕,美国财政部将其列入“非SDN中国军工复合体企业名单”,禁止美国投资者参与其中。

“用我百点热,耀出千分光。”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立在上市当天语气豪迈。

比来,最高领导人在香港科学园考察时,还专门参观了已在这里设立分公司的商汤科技展台并点赞其发展。2018年,领导人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也是应邀出席的高科技企业代表并发了言。

不外,上市后股价涨了一倍多的商汤,股价暴跌也不算不测。

在此之前,AI股的暗澹阴霾就已经笼罩在各大AI公司的头上,如今的AI公司股价表示也已像是一场大型比惨大会。

最早上市的AI公司寒武纪,上市不久即巅峰。

它的股价在三天内达到最高点,然后就一路下跌。至本年8月2日,已较最高点跌去80%。

寒武纪也同样曾被投资人看好。靠着与华为海思的合作一夜成名后,它曾在四年时间融资五次,并且还创下国内上市审核纪录,被誉为“AI芯片第一股”。

本年上市的格灵深瞳更是惨烈,它在3月17日上市首日即破发,一度深跌近50%,至今仍跌近24.4%。

然而在八年前的一场饭局中,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就认为,格灵深瞳未来至少估值5000亿美金。红杉本钱合伙人沈南鹏虽然认为徐小平喝多了胡说,但也认为1000亿美金比力实际。

可如今格灵深瞳市值仅仅56.72亿元,看来在当年的饭局上,沈南鹏其实也喝了不少。

同为“AI四小龙”的云从科技,虽然在本年5月27日上市后股价上涨了差不多40%,然后还有一波更大的涨幅,但背后却是它上市前就被迫下调募资金额与发行价的断臂求生。

据招股书中披露,云从科技原计划募资37.5亿元,最终却仅仅募资约17.28亿元。

可以说,它后来的股价上涨,是因为上市前就已经“下跌”结束。而现在,曾经涨到发行价翻倍的它,也又开始向发行价靠近了。

各大公司市值的缩水,也让很多人认为——AI行业的泡沫破了,凛冬将至。

02 业绩尴尬

曾经,投资者们看AI项目时,问的问题往往是“你们公司技术有多强?有哪些技术大佬?”

现在,问题变得更加实际了,落地案例、合作客户、营收业绩才是投资者们口中的核心。

换句话说,如今想要获得投资者的青睐,不能再靠那些光环、头衔和想象力,而要靠业绩和真实成长性。

问题的转换,戳到了AI公司的痛点。

虽然故事已经讲了好多年,但几乎所有AI公司至今都还处于亏损状态,甚至还陷入了业务增长的瓶颈。

商汤科技算是实力最强,业务根基最牢,也是业绩表示最亮眼的公司。2018年至2021年,其营收已经从19亿元增至47亿元。但与营收高增长伴随的,是其不竭扩大的亏损:从2018年的净亏损34.3亿元扩大到了2021年的171.7亿元。

营收越多却亏得越多,这样的尴尬不只在商汤。

如今的AI公司都在亏损的道路上内卷。

依图科技2017年-2020年上半年累计亏损超70亿元;

云从科技2018-2020年累计亏损超26亿元;

寒武纪2018-2020年累计亏损16.56亿元;

格灵深瞳2018-2021上半年累计亏损额高达6.18亿元人民币。

虽然这些公司的亏损比商汤科技低不少,但其背后,则是更难望商汤科技项背的营收。

除了业绩数字,各家AI公司的业务进展也并不乐观。

首先是,在目前AI商业化的主阵地,也是相对最成熟的计算机视觉领域,头部厂商已在各细分市场中深耕多年,市场格局趋于不变。

按照IDC2021年的报告显示,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格灵深瞳等一系列计算机视觉领域公司各有所长,各家竞争激烈,可谓是群雄逐鹿。

其中,商汤科技的市场份额占比第一,但也才22.2%,并增长较为缓慢,一年时间仅增长3.8%。

其次,在新兴领域的拓展上,具体到每一家公司,也是各有各的困难。

按照商汤财报显示,在其各大业务中,增速最快的部分是智慧城市,而智慧城市更多的应用为AI摄像领域。

比如由它在深圳安排的城市方舟平台,可以用来检测摩托车违反交通规则的事件,亦或是司机是否系安全带等。

然而,视频监控起家的海康,已经在这一业务领域建立了绝对优势。按照2020年的数据,全球视频监控市场中,海康的市占率已高达40%。

这也意味着,商汤在这个领域每拱一步都像是要搬大山。

云从科技也在招股书中提到,公司的业务开发并不是一帆风顺,一些投资也被迫打水漂。

比如2020年,它就由于芯片设计未达预期,同时相关产业遭遇限制,不得不终止了“人工智能SOC芯片研制及结合高准确度人脸识别技术的产业化应用”项目,并让相关业务停滞。

比如,疫情后火爆的AI医疗领域,曾被认为是AI的新阵地,但离赚钱也还遥远。

环球同此凉热,AI行业的进展不利,并不只在中国。

技术积累强如美国,也同样面对着企业亏损,烧钱养业务的难题。

比如,AI领域的巨头谷歌,成立有专门面向AI医疗的谷歌健康,还聘请医疗领域资深人士David Feinberg就任主管。但据其2021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谷歌包罗人工智能DeepMind、智能医疗Verily在内的创新业务,都是处于亏损状态。

在这样的局面下,谷歌健康不得不在2021年裁员20%,更是在2022年彻底被分拆。

强如谷歌也还没有摘到医疗AI的果子,更何况国内仍处于创业期的AI公司。

03 应用困局

技术在不竭突破,很多事情都只是在理论上可行,但已有的应用场景竞争激烈,新的应用场景却难以突破,这是AI公司业绩表示拉垮的主要原因。

按照《2020年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报告》数据显示,在2011年到2020年间,中国人工智能专利申请的数量为39万件,占据了全球总量的74.7%,是排名第二美国的8.2倍。

这是中国AI的骄傲,也是未来发展的本钱。

更是在一个全新产业,实现超车美国的希望所在。

但在当下,这些专利中的很多技术却几乎没有用武之地。

目前,中国人工智能市场依然主要局限在城市治理和运营方面,应用占比达到49%,而这其中又以安防领域人脸识别为主。

但几乎所有厂商都聚集在此,僧多粥少,业绩自然就差强人意。

别的,如今可以落地应用的一些场景对技术要求也并没有那么高。比如曾经火爆过一阵的人脸识别闸机,其技术难度其实并不算高,一些初创团队甚至下游厂家都能本身完成。

这也直接导致大量没啥技术含量、但却挂着AI名头的企业大量涌现,使得本就不大的应用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还有一个尴尬的情况是,除了极少数商汤这类已经不竭有终端产品打市场,可以更大程度掌握主动权的AI公司,目前的绝大多数AI公司都只是配套。

这也让它们的发展面临着一大难题:终端公司或许会本身出来干这件事,既不被技术卡脖子,也抢占其中的市场机会。

并且,这些终端公司的实力,往往是那些创业中的AI公司无法对抗的。

寒武纪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它靠与华为合作手机和智能芯片一战成名,但这样的“蜜月期”仅仅持续了两年。2018年末,华为就放弃寒武纪,开启了本身的AI芯片研发道路。

彼时的寒武纪不单失去了华为的订单,还与华为成为竞争对手,使得市场一度对它的商业化道路产生疑虑。

各大AI公司自然也知道拓宽应用场景的重要性,但这场景的拓展是个系统工程,很多事情并不以AI公司单方面的努力为转移。

甚至,AI公司的技术宅们,对相关场景的了解也很不足,会做不少无用功。

比如云从科技,早年间为将业务拓展至银行的面部识别系统,其团队绞尽脑汁闭关多天,才写出一个较为满意的PPT方案参与竞标。

结果银行拿着PPT说:从来没有供应商给他们写过十几页的方案,最少都是300页起。

银行固然有形式主义的嫌疑,但也不排除技术宅们,的确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另一个难题是,AI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各家应用方又有各家的具体情况,这就导致其应用场景的拓展,往往多为定制化办事,进而难以标准化和规模化起量。

比如腾讯旗下的优图AI实验室,为了完成一家上海工厂的智能制造项目,就不单派出大量人员入驻工厂,还整整耗费了300多天搞研发,才真正为该厂打造了一套AI质检解决方案。

而一旦换一家工厂,就要按照不同的需求重新进行方案开发。

这进一步增加了AI公司拓宽应用场景的难度,导致其难以迅速扩大营收。

还有一个制约是,AI的效用和应用场景是正相关关系。想要AI越聪明,就越是需要更多的场景和数据去让它计算和学习。而在当下,这种数据的获取也并不容易。

比如在AI医疗领域,最难的就是数据库的建立。

受制于地域与规模的影响,每家病院的数据质量参差不齐,AI医疗公司必需与足够多的病院达成合作,才能从更多有共性的数据中学习,然后让本身的方案更有针对性并精准。

可初创公司由于实力有限,只能与一家或者几家病院合作,这就导致数据难以保证准确性和全面性。这就导致一个两难的更大局限:本身的AI方案越不灵,也就越是难以找到更多合作者;越是找不到更多合作者,本身的AI方案就越不灵……

不只是初创公司,也不只是中国,包罗美国的巨头,也正在这方面头疼。

比如,IBM公司的沃森系统就曾面临着数据准确性的质疑。

▲IBM公司纽约基因组研究中心 来源:IBM中国

质疑者认为,沃森系统的训练,不单使用虚假患者的假想数据,并且数据量明显不足。比如,在8种癌症中,训练数据量最高的肺癌只有635例,而最低的卵巢癌仅有106例。

包罗它的儿童骨龄智能辅助诊断软件,也被认为在数据的全面性上有所缺陷。该系统的数据基本为南方地区的身高数据,并不适合其他与南方平均身高不一致的地区。

总结起来就是,如今的AI,真正有技术含量的不太容易被派上用场,能派上用场的,技术却又很容易被平替,能赚到钱的领域已是打得头破血流,而缺少竞争的领域也缺少机会。

如此等等,都让AI行业在短时间内,难以实现业务和业绩爆发。

04 寒冬之后

不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的AI行业,成熟应用场景依然过于狭窄。

这是AI当下的挑战,并正让AI公司告别当初疯狂被追捧的高光。

按照艾瑞咨询数据,2018年的中国,仅AI的计算机视觉领域,融资额即高达273亿元人民币。但此后几年,融资额度逐年递减,再也没有那样的盛况。

包罗前述公司股价低迷,也都与AI当下的挑战有关。

但现在的挑战,却也正是未来的空间。

即便道路可能曲折,AI本身已是大势所趋,且前景必然光明。并且,更大的突破虽然面临诸多困难,却已呈现出星星之火的势头。

以AI在产业企业的结合为例。艾媒咨询数据即显示,目前,已有八成受访企业表示对人工智能重视程度较高,近六成企业表示未来会重点布局人工智能。

智能制造,智慧城市,智慧农业……AI终将深入每一个生产所及之处。智慧家居,智慧社区,智能驾驶……在工作与生活领域,AI也是终将无处不在。

并且,AI已在创造崭新的价值。

比如,商汤科技在智慧交通,智慧商业等等领域带来的便当。

比如腾讯优图AI为工厂设计的质检方案,不单效率更高,并且一年能节约数千万人工成本;

比如眼底AI的出现,能够为非眼科医生在治疗慢性病时提供更准确的诊断结果;

哪怕我们仅仅是刷短视频、进行词条搜索、家庭音响,AI在其中都产生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这都才是AI真正成为一个产业,并孕育更大商机的前夜,大量新兴技术仍未能与现实完美结合。

置身其间的公司们,也宛如2000年代的互联网,还刚刚踏上改变世界的旅程。

2000年以前的互联网行业,只需要一份商业计划书,前面有个“e-”,后面再加个“.com”,就能从投资人兜里掏出几千万美金。

当年的投资人曾这样形容人们对互联网行业的看好:创业点子越大胆,越能招来美元。

直到2000年3月,《巴伦周刊》给出了这样的结论:他们在调查了207家互联网公司后,发现71%的公司正在亏损,51家公司的现金会在12个月内用完,其中包罗亚马逊。

后面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互联网泡沫破裂,股价不竭下跌。

但更后面的事实是,互联网发展到了超出2000年任何人的想象,包罗诞生了超出当时任何人想象的一批大公司,甚至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新领军者。

如果非要说如今的AI已泡沫破裂,那它大概也相当于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裂。

有所不同的是,如今的AI事实上已比当时的互联网实在得多。

比如,商汤科技,不单有实实在在的营收增长,业务拓展,也更有截止2021年底,累计拥有11494件全球专利资产,其中78%为发明专利的技术基础在身。

而同为AI四小龙之一的云从科技,它的操作系统主打占据泛智能化入口。向下可办事所有设备,向上可办事各类软件应用厂商。在规模经济效应下,云从科技盈利能力在持续提升。云从科技综合毛利率从2018年的21.7%提升到了2021年的37.01%。

而包罗商汤、云从在内的一众企业,可能将中国真正造就成AI发展的高地。

2021年10月初,美国空军第一任首席软件官尼古拉斯·沙朗(Nicolas Chaillan)曾表示:中国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网路技术上对美国已取得领先,正在走向全球主导地位。

沙朗给了一个悲观的判断:“我们在未来的15年到20年内没有足以抗衡中国的竞争力,这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沙朗没有说出其中的原因:世界之最的应用场景和人口,不单将练就出最聪明的AI,也将早就出最大的AI市场。

一旦市场真正蓬勃,挺过寒冬活下来的AI公司,或许就会蹦出下一个腾讯、阿里。

“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刘柏铖,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大势,又一关乎中美竞争的关键行业,走到关键时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