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不要低估愚蠢

神译局是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卡罗·奇波拉教授写过一本玩笑性质的小书,《蠢人的基本定律》。里面总结了关于蠢人的几条定律。一位畅销书作者联系到比来发生的一些事件,深感其然。当然了,这些都是在经济低迷或者泡沫破裂的情况下凸显出来的,如果是不同的光景,也许里面列举的例子就会被摆上神坛。蠢人占 80%,并且都以为本身是别的的 20%。如果你确实是那 20%,那必然不要低估别的 80% 造成的潜在危害。文章来自编译。

划重点:

第一条定律:人们总是低估周围的蠢人数量。

第二条定律:某个人是否愚蠢的概率,与这个人身上的任何其它特征都没有关系。

第三条定律:蠢人就是损人不利己的人。

第四条定律:不蠢的人往往低估了蠢人的潜在危害。

第五条定律:蠢人是最危险的一类人。

你的祖先摸过蛇,喝过有臭味的水。你大概不会这么做了,因为阿谁终极的流媒体网络已经给你上过人生课,让你了解了先人犯过的错,那些知识已经印在你的脑海里面,我们称之为本能。总之,直觉有利于预测未来。直觉告诉你,如果你靠近狮子,它就会吃掉你,诸如此类。

不外,还有一些决定,那些我们的社会做出的决定,它们的微妙性/复杂性已经超过了本能。我们对这些挑战如何反应,有可能是人类进步的鞭策因素,也有可能是人类进步的阻碍因素。就像有 80% 的人认为本身的驾驶技术超过了平均水平一样,自认为本身做过很多错误决定的人并不多……这会让他们变得特别危险。跟死亡类似,愚蠢给别人带来的痛苦更多。卡罗·奇波拉(Carlo M. Cipolla)教授所著的《蠢人的基本定律》(Basic Laws of Human Stupidity)总结了这么 5 条:

  1. 第一条定律:人们总是低估周围的蠢人数量。
  2. 第二条定律:某个人是否愚蠢的概率,与这个人身上的任何其它特征都没有关系。
  3. 第三条定律:蠢人就是损人不利己的人。
  4. 第四条定律:不蠢的人往往低估了蠢人的潜在危害。
  5. 第五条定律:蠢人是最危险的一类人。

奇波拉教授用新的定义给一个司空见惯的词带来了不一样的味道:愚蠢决定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就像我们低估了蠢人的数量一样,我们也低估了商界以及看似成功的人士的能力——做出损人不利己的愚蠢决定的能力。成功实际上是一种麻醉剂,会让你更喜欢冒险,令你的周边视野受限,无法正确评估现实和风险。

横轴:对本身是否有利;纵轴:对别人是否有利。损人不利己是蠢人;利他不利己是无助者;利己利他的是智者;损人利己是强盗

在我看来,一些公司和决策很蠢:

大笨蛋

大公司因为质量(体量)更大,所以糟糕主意的惯性也越大。几周前,那家全世界最有价值的公司(编者注:苹果)向自家董事会展示了一款虚拟现实头显。自 2015 年以来,苹果就一直在研究这个糟糕点子,甚至连乔纳森·艾维(Jony Ive)都干不掉这个项目。据 The Information 报道,艾维先生认为:“VR 将用户与外界隔绝开来,令用户与其他人疏远,让用户看起来一点都不时尚,并且 VR 也缺乏实际用途。” 艾维的设计团队“不相信消费者愿意长时间佩戴头显。”

VR 其实是一项实验,做了十年,花了数百亿美元,最终证明其实没人想要。这些住在雷德蒙德或圣何塞的人都是斯坦福和哈佛大学工程专业毕业的,但他们设计出来的东西消费者愿意套到本身头上吗?可能性有多高?大概不会高过佛罗伦萨出现下一家伟大的 SaaS 公司的可能性。

说句公道话,就用户使用产品时的观感如何而言,很少有公司能比苹果更了解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而库比蒂诺的这家公司已经通过 Apple Watch 和 Airpods 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珠宝”制造商。 2021 年,可穿戴设备占到苹果收入的 10.5%,也就是 380 亿美元(是蒂芙尼公司收入的 7 倍)。珠宝让你更迷人,可穿戴设备提供更多的实用性。Apple Watch 和 Airpods 是两者兼而有之。

比拟之下,头显让你没那么迷人,实用性没那么强,对于深受孤立、孤独和抑郁困扰的美国青年来说,这无异于雪上加霜。我的小孩在玩手机的时候,他们不是假装听不见我就是假装看不到我。虚拟现实头显就是香烟,戴上去魅力也会减分。

苹果 2021年的收入分解

苹果推销这款价值 2000 美元的“香烟”的几周之后, Coinbase 颁布颁发了一项计划,要给本身的办公场所注入分裂和焦虑——这个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正在测试一种软件工具,员工要在每次互动之后用这款软件互相评分。如果同事说了一些你不喜欢的话,你应该给对方点赞,并说明他们可以如何改进。每一位员工都会分到一张记分卡,分值范围为 1-10 。得分较低的人会被认为“可信度”较低,而同事在考虑要不要听他们的意见的时候应该考虑到这一点。没有比这更扯的了。

我们这个物种有一种超能力,那就是合作,而组织是利用这种能力的手段。Coinbase 的工具就是鼓励反对合作,就是这样。这套流程是大型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开发的,是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阿谁“极度透明”(radical transparency)愿景的一部分。达利欧当然可以为本身的办理方法行之有效列举出 2230 亿个理由。但是,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对于“有一个事无巨细的记分卡来跟踪本身表示的各个方面”这件事情,只有一小部分人(主要是交易员)能忍。在桥水,20% 的员工会在第一年内离职。大家看到有员工在卫生间里哭泣。而类似性丑闻这样的职场政治,是靠无视那些可信度得分较低的人来解决的。Coinbase 也可以自我安慰说本身在卫生间也流了很多眼泪,因为这支股票的价格已经比 IPO 时的价格低了 80%。

Coinbase的股票走势

有钱的笨蛋

蠢人的账本很值钱。愚蠢的有钱人名录更值钱。

Robinhood 做出了一家价值 80 亿美元的公司,这家公司汇编了一份人员名单,这些人遍及存在一种特定形式的愚蠢——金融文盲。这家公司的账户的价值中位数为 240 美元,自去年夏天上市以来,其股票价值已经缩水了四分之三。对投资者、客户和社会都不利。愚蠢。比来,加密货币 Luna 也往区块链上面放了一份类似的清单,并做出了超过 410 亿美元的“市值”……然后轰然倒塌了。

硅谷的一位令人讨厌的播客主持人正在汇总一份最新的蠢人名单。这名主持人在哀告牙医和小企业主投资埃隆·马斯克对 Twitter 发起的收购案。为了换取以 35% 的溢价收购 Twitter 的权利,这些“投资者”需要向这名播主支付 7% 的手续费,还得贡献 10% 的收益。他的这番推销让 CNBC 那条“像查克一样交易”(Trade Like Chuck)的广告一点都不像广告(事实证明查克“在短短两年内”就把 4600 美元变成了 460000 美元。)对于马斯克来说这是愚蠢的,因为这让人进一步感受到其收购 Twitter 一事的绝望。当马斯克让他的律师为本身退出收购协议寻找一条合法的开伞索(“Twitter上面有僵尸号!”)时,这就是他给人留下的印象。我推测劳斯莱斯会为这份愚蠢的有钱人名录买单,因为里面可能会有潜在的库里南车主。

最新入选的愚蠢公司? A: Flowcarbon,WeWork 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 创办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要将“碳与加密货币结合在一起”,并寻求“让碳上链,让大众为碳中和做贡献,并利用 web3 来庇护地球的天然碳汇。”好家伙,能给我来一大杯死滕水饮(一种有致幻作用的饮)吗?

凭借着这碗迷魂汤,诺伊曼筹集到了 7000 万美元的资金。超过一半的对价来自卖出的加密货币 GNT。顺便说一句,GTN 是“女神自然代币” (Goddess Nature Token)的意思——我祈祷这家公司可以成功,可以熬到发布招股说明书。说不定我也会成立一家公司,把 AI Meta Renewable NFT 去中心化。我可以拿出销售 Community Based Ebitda 代币的收益为这家公司提供资金。没错,这件事当然可以做。

所以,回顾一下《蠢人的基本定律》,你就会发现那几条定律总结得非常精辟。不要低估蠢人的数量,并且一个人蠢不蠢跟有没有钱没有关系。如果按照利己和利他把人们分为四个象限的话,蠢人就是损人不利己的那种,并且是危害性最大的一种人,甚至比损人利己的强盗还大,而不蠢的人往往低估了这一点。

译者:box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不要低估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