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0时代的音乐产业?恐怕还是一句空谈

Web3.0音乐流媒体平台Audius又一次受到了音乐行业的关注,只不外这一次代价有些大。 

7月23日,Audius对外披露,黑客利用Audius治理智能合约和平台“社区金库(community treasury)”中的漏洞,将10万亿个AUDIO代币委托给本身,并试图通过平台上的社区投票。 

最终,黑客成功将1860万个AUDIO代币转移到他们控制的钱包中。按照MistTrack的调查表白,黑客通过Uniswap(一个使用去中心化网络协议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将这些代币换成705 ETH,价格在100万美元以上。 

Audius的遭遇正在把整个音乐行业从未来拉回当下,以重新思考Web3.0对音乐行业到底意味着什么。 

Audius音乐分成的民主梦

Audius于2019年年底推出,于 2020 年 10 月启动其主网,是一个托管在以太坊和Solana 区块链上的去中心化流媒体平台,由代币持有者社区运营,而不是一个中心化实体。 

据联合创始人兼CEO Roneil Rumburg参与撰写的白皮书称,Audius“由公共区块链设施和其他去中心化技术建构而成”,音乐人可以通过向粉丝分发音乐并从“支持Audius平台代币AUDIO、第三方不变币和音乐人代币的经济”中获得报答。 

白皮书中还表示,该平台可以实现“用于共享音频和元数据的去中心化存储方案和收入分配”,基于平台的去中心化治理协议,“音乐人、节点运营商和粉丝可以单独或集体地在协议更改和升级的决策中享有权利”。也就是说,Audius意在运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积弊已久的行业元数据问题,并且让各方都参与到音乐创作、存储和分发的过程中,将权力、利润、控制权和治理权从唱片公司和中心化的 流媒体平台转移给音乐人和粉丝。 

除了音乐制作和传播的民主氛围外,Audius的收入分配结构同样吸引了大量的音乐人。按照Audius在官网上公布的数据显示, 在Spotify这样的传统流媒体平台上,平台和唱片公司拿走了音乐收入的88%,而音乐人所占的份额仅仅12%;而在Audius上,除了10%的网络运营费用外,剩余90%的收入份额均归音乐人所有。

Audius的美好愿景吸引了大量的音乐人。平台正式上线不足两年以后,月活用户已经超过600万,虽然2021年底Audius的用户增速放缓,但本年7月平台上仍有562万以上的月活用户。同时,Audius还是第一个与Tik Tok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流媒体平台,使其市值首次超过 10 亿美元。 

除此之外,Audius还吸引到了行业内本钱的青睐,2021年9月平台颁布颁发了新一轮500万美元的战略融资,其投资人中不乏传统唱片公司中的大佬,还包罗Katy Perry、Nas、Steve Aoki、deadmau5、Diplo、Skrillex等知名音乐人。 

共创共享的音乐民主梦背后,Audius一直以来也受到了不少的质疑。 

除了产业的利益分配体系有待改善,音乐行业还存在诸多基础问题,如元数据的错漏和非标准化、不明音频的版权匹配、各类版权侵权、缺乏有公信力的音频版权识别工具等。对于许多从业者而言,Audius没有解决这些问题,反而使问题变得更糟。 

一方面,Audius只能保证音乐内容上链后可追踪,上链前的确权问题无法得到保证。例如,用户可以冒名顶替某位音乐人将歌曲稍作调整后上传到平台上,从收听中获利;而平台方囿于去中心化的协议,却不能删除侵权内容,并且平台上也不受理版权投诉,音乐人也无法在网站上提出索赔。 

另一方面,唱片公司和传统流媒体平台掌握了大量现有版权,导致Audius所面向的受众市场非常有限。毕竟,每首歌曲的版权归属都非常复杂,以Katy Perry的歌曲《Firework》为例,Captiol Records拥有歌曲的录音版权,来自不同音乐版权公司的五位不同的词曲作者分享歌曲的创作版权。随着这样的版权归属模式越来越成为行业内的主流,Audius想要说服各大音乐公司和音乐人迁移到区块链上,难度可想而知。 

因此,Audius上目前充斥着大量由独立音乐人制作和演唱的歌曲,它们没有明确的版权办理公司、没有复杂的版权归属,完全由音乐人个人控制。可以想的是,这些音乐人所能吸引的受众也非常有限,相应的是,音乐人的收入也非常有限。 

如今,代币被盗取让Audius的安全问题也受到了行业的关注。事件甫一发生,Audius就停止以太坊上的所有智能合约以防止进一步损失。截止目前,平台的合约漏洞已被修复,除了质押和委托,其他智能合约的组件都已更新并恢复。 

经此一役,无论是Audius还是整个行业,或许都要重新审视Web3.0的音乐生态。 

Web3.0时代的音乐产业来了吗?

在代币被盗取不久前,Audius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Roneil Rumburg刚刚参与了在伦敦举行的沙盒音乐峰会。 

在Web3音乐办事小组讨论中,Roneil表达了他对Web3.0音乐办事的理解,即“一套属于音乐人的工具,吸引他们的粉丝,并让音乐人和受众拥有自主权”。他补充说,“只要音乐人愿意……他们能在不同体验、不同产品、不同场景中使用这些音乐内容。” 

从音乐版税到数字藏品、NFT,在致力于Web3.0音乐办事的公司和传统音乐巨头拥抱Web3.0音乐公司的动作上,我们可以洞见商业本钱和数字创意给音乐行业带来的机遇。 

在乐观者的抱负化愿景背后,现实却并不那么尽如人意。 

首当其中的是Web3面临的安全问题,这并非Audius一家之难。据区块链审计和安全公司CertiK发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Web3季度安全报告》指出,加密货币领域仍然受到黑客供给、诈骗和网络钓鱼的困扰,同时还面临着闪速借贷攻击(flash loan attacks)等相对较新的威胁。 在2022年的上半年,Web3项目损失了超过20亿美元,超过了2021年全年的总和。

在安全这一基础性问题之外,从数字投资者的游戏到音乐行业的实用工具,Web3的音乐办事在提升实用性的问题上还有漫漫长路。 

如今,音乐NFT更像是一场营销策略,粉丝与音乐人的关系距离Web3的愿景还有必然的距离。

在国内,无法二次交易的NFT只能以数字藏品的形式出现,限制了粉丝和社区参与玩法。与此同时,国内的数字藏品平台依托于各类联盟链,不像公链一样可以跨平台流动,因此新兴的数字藏品平台存在极高的投资风险,常常平台没了,藏品也就随之没了。 

在国外,音乐NFT和Web2音乐产业一样存在着收入分成不合错误称的现象。 按照Water & Music的《音乐和Web3领域现状》系列研究报告,当涉及到音乐和 Web3 时,流入音乐 / Web3 技术的资金量至少比流入音乐人的资金量多出 3 倍。 

随着国外NFT购买热逐渐冷却,音乐NFT也陷入了无人问津的窘境。例如,美国知名男歌手和演员Chris Brown在7月1日发行了本身的系列NFT Breezyverse,该系列由10000个Chris Brown在建筑上不同姿势的动画NFT组成。但推出了半个月以后,仅售出299个,占该系列的3%,市场反应冷淡。 

与此同时,整个Web3领域都缺乏减少侵权和内容滥用的技术。基于去中心化协议,Web3平台无法删除上链前就已经侵权的内容。以Audius为例,平台上涌现了大量盗版音乐内容,而平台上缺乏有效的规制工具,如果不处理,很可能平台就会被侵权诉讼淹没。所以,摆在Web3音乐办事面前最紧迫的任务便是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元数据办理模式。 

最后,加强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基础设施也是Web3音乐行业的重要发展路径。DAO工具的友好度和便当性在必然决定了音乐人对它的使用频率,进而决定了Web3音乐的实用性和遍及性。如今,许多音乐 DAO 推出了定制的Discord机器人来完善新的消费和策划层,并以更多的 Web3 原生方式把音乐消费直接付费给音乐人。 

例如,美国独立厂牌Topshelf records推出的免费 Discord 音乐机器人Tone,可以从SoundCloud和Bandcamp等平台提取歌曲,用加密货币Celo向音乐人付款。如何推广这类技术的普及,实际上正考验着Web3音乐办事的规范性和生命力,甚至可以说,决定了Web3能否掀起音乐行业的革命。 

总而言之,基于音乐行业目前的实践而言,Web3还是一个美好却稍显遥远的梦,如何照进现实还需要整个行业的发展与探索。 

结语

区块链确权、NFT创意、元宇宙场景,都是撕开了未来的一个缝隙。 

透过这个缝隙可以看到的是,不仅是Web3时代音乐行业焕发的全新可能,还有囿于技术和监管而不得不直面的困局。 

在乐观者眼里,Web3是音乐创作、分发和变现的民主化时代,更多的音乐人可以从更透明的分配格局中获得更高的收入;在悲观者眼里,Web3代表着技术滥用和版权失序,仍无法摆脱当下收入分配不合理、头部狂欢的桎梏。

所以说,Web3能否成为音乐行业的革命性力量,还要看那些美好的愿景能在多大程度上提升自身的合法性和规范性。 

“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朋朋,编纂:范志辉,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Web3.0时代的音乐产业?恐怕还是一句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