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老年痴呆患者的噩梦?

大家好,我是很帅的分析师,视金钱如路虎的章闰土。

今天我打算来聊聊比来很火的医疗领域的涉嫌。学术造假事件

据说这次涉嫌造假事件,直接撼动了阿尔茨海默症(老年痴呆)的药物研发根基。

并且按照媒体的报道,这次揭开事件的,还是因为有本钱想要做空药企,所以才掏钱给研究人员揭露造假。

今天我打算仔细分析这个事件,看看它对阿尔茨海默症的药物研发到底有多大的冲击,看看是不是之前所有相关的药物研究都会前功尽弃。

Part 1 😱 一场惊天的学术骗局?😱

2022年7月21日,Science(《科学》)杂志在置顶新闻中,为我等吃瓜群众点亮了这场骗局的荧幕。

这局的主人公别离是:

2006年,小S在Nature颁发了一篇研究,表示找到了老年痴呆发病的潜在病因——Aβ*56(一种特定的人类β淀粉样蛋白)。

这在当年有着「翻遍史书,亘古未有」的地位,所以这篇研究一炮走红。

侃爷当年作为小S的导师,很快就赢麻了,被誉为神经科学领域的诺贝尔奖——波坦金奖瞬间到手。

小S也很快走上了本身的职业花路。

之后就是长达16年,约2,300次论文引用,约3亿美元的科研经费被砸到这个相关的研究标的目的上去。

直到2021年,同是神经学家的马修接到了同事打来的一通电话——

有了这笔小帮助,小S疑似造假的手法很快被发现。

而作为吃瓜群众的我,可以说是意之中地看到双方互道傻逼了——

而最富戏剧性的,是这个律师之所以出钱帮助这个质疑,只是因为他的客户(医药公司前高管与医学院心脏病学家)想做空美股上市公司Cassava。

因为Cassava研究的针对阿尔兹海默症的新药Simufilam,就是基于前面提到的Aβ*56的研究。

随后Quintessential Capital Management(做空过复星投资的Folli Follie)等机构也加入了做空大军。

按照数据公司S3 Partners,光是去年8月份,空头就靠做空Cassava赚了上千万美金。

而这次《科学》杂志为期6个月的调查,相当于帮马修的怀疑提供了有力支持。

不外,吃瓜吃到一半瓜竟然不香了,因为我小时候死去的记忆突然开始攻击我:

阿尔茨海默症俗称AD,属于老年痴呆的一种(另一种是「血管性痴呆」)。

阿尔茨海默症大多在60岁以后发病,会出现记忆力下降、智力缺损等症状。

它是不少家庭心里的痛,因为患病的白叟会分不清真实和虚拟。

我一个伴侣的亲人患了这种病之后,一直觉得有人要加害她,然后每天拿着刀把本身锁在房子里,不吃不喝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最终因此离开了人世。

之前有部电影叫做《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就是讲了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故事。

截图/ 《困在时间里的父亲》

按照《世界阿尔茨海默症2018年报告》,全球大约每3秒就有一个痴呆患者,其中有约60%~70%是阿尔茨海默症患者。

这么严肃的疾病竟也敢涉嫌学术造假?并且这么多年才被发现?那以前的所有研究会前功尽弃吗?

那么我就很担心了,这…我…不会以后…呃,看来还是得再深入研究下——

Part 2 🤔 有没有那么严重?🤔

不少媒体提到,这次涉嫌造假的论文,是本世纪被引用最多的阿尔茨海默病研究之一。

按照Web of Science的数据,有大概2,300篇论文引用了这个研究。

这个引用数,比2006年以来颁发的其他4篇阿尔茨海默症的基础研究报告都要多。

不外我扒拉了下,发现可能后果并没有媒体吹嘘的那么严重。

首先,我们要先明白,本身现在业内的研究,对AD的发病原因就没有明确下来,只是有三个主要的假说。

其次,虽然这次造假涉及的是影响比力广的β类淀粉样蛋白级联假说(Aβ),但业内的人早对这个标的目的提出过质疑。

「基于这一假说的在研疗法纷纷在临床试验中折戟沉沙,这让研究人员们不竭反思,对β淀粉样蛋白的理解是不是错了。是否弄反因果,是这种假说的主要争议之一。」

——澎湃新闻

然后,现在其实也没有非常有效的治疗方法。

全球累计在阿尔茨海默病上的研发投入超过6,000亿美元,失败的临床药物超过300种,失败率高达99.6%。

按照中山大学学报本年刊登的一篇研究,FDA一共批了5个相关的小分子药物,但都不是基于现在这些研究假说。

最后,这次被炒的沸沸扬扬、涉嫌造假的那篇论文只研究了Aβ*56,而Aβ*56并不是Aβ研究的主流。

可能有点难懂,给大家打个比方好了——

我觉得它更像是,原本在研究的前方,有好几条路线可以走,每条路都有可能挖到金子。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是各自选择感兴趣的路线摸索着前进。

忽然有人振臂一呼说——

因为这个人是个业界大佬,所以有不少人信了,跟着走上了这条路,还带上了不少挖金子的工具,也吸引了更多投资人押注。

但久而久之,走第一条路线的人,发现怎么都没法再挖出金子。

半途也有人沿途试探性地喊了一嘴——

但是没什么人回应。

大伙还是继续在松树下拼命挖。

也有一些人跑去别的树下(比如柏树等)挖。

几年之后,有人萌生了个大胆的想法——

拿钱砸出来的声音必定更大,毕竟媒体渲染本身也是做空的一部分,但是沿路的树下挖不出来金子,并没有颠覆这条路存在的事实。

更何况现在爆出来的只是松树下挖金子是假的,而这些年松树下挖金子并不是主流挖金标的目的。

但如果最终牵扯出更多造假的情况,那么不少树下挖金的人大概就落了个「而今迈步从头越」的结局,那些原本可以研究其他标的目的的物力财力会被大大地浪费。

然而,这个事件让我觉得更不舒服的是——

Part 3 🚀 这是一段遥远的距离 🚀

研究这玩意儿,不积跬步何以至千里?

学术界讨论有质疑的声音本来是个好事儿,因为这样我们的医学才能不竭进步。

但造假这种大缺大德的事情,还是发生在医学这种知识壁垒如此之高、又关乎人命的领域,居然要靠做空的利益来驱动才能发现。

作为一名潜在的患者,我原本以为从药物研发到患者治愈,中间这段遥远的距离上,虽然有风险,但必定也不缺健康的守护者。

现在看来,守护者、吹哨人啥的是有的,但没有利益而发出的声音总是很快就沉没掉,也慢慢让他们丧失了呐喊的动力。

而FDA作为权威的监管审批机构,灵活的道德底线也让人望而生畏。

2021年6月,由于阿尔兹海默症急需新药,FDA不顾独立委员会10票反对1票弃权的反对意见,批准了Aduhelm上市,赋予这个抗体「首个证明清除β-淀粉样蛋白可以带来更佳临床结果」的期望。

但最后因为这款药实际效果存在争议,并且脑水肿等副作用频发,基本卖不出去。

这么来看,要控制好药物研发到患者治愈这段遥远的距离上的风险,最好的保镖看似是专业研究者、医生、监管机构等,但归根到底还得是:

按例一张图总结一下——

📚 参考资

《又一起惊天学术造假?震荡阿尔茨海默病研究领域》

《2021年中国阿尔兹海默症(AD)诊断行业概览》

《渤健注销2.3亿Aduhelm库存,是《科学》爆惹的祸吗?》

《基础核心论文涉嫌造假,全球阿尔茨海默症新药研发被带偏16年?影响有多大?》

《多篇SCI质疑“β淀粉样蛋白”假说?》

《Aβ寡聚体与阿尔茨海默病》

《FDA批准AD新药Aduhelm,会是饮鸠止渴么?》

《复星国际海外投资“踩雷”希腊证监机构认定FolliFollie财务造假》

《Why Are Short Sellers So Fascinated With Cassava Sciences? (NASDAQ:SAVA) | Seeking Alpha》

《Cassava Sciences drops after new short call from Quintessential (NASDAQ:SAVA) | Seeking Alpha》

《Cassava Sciences (SAVA): Game over! – Quintessential Fund》

《Short Sellers Betting Against Cassava Have Made $100 Million Over the Past Month As Stock Has Struggled》

《Sylvain Lesné, Who Found Aβ*56, Accused of Image Manipulation | ALZFORUM》

《Short Sellers Betting Against Cassava Have Made $100 Million Over the Past Month As Stock Has Struggled》

《Exclusive: Cassava Sciences faces U.S. criminal probe tied to Alzheimer’s drug, sources》

《Cassava ploughs on with 2nd phase 3 trial of Alzheimer’s med despite federal investigation | Fierce Biotech》

《Troubles mount for Cassava Sciences, as enrollment lags for drug studies》

《Cassava Sciences responds to simufilam study allegations in The New York Times (SAVA) | Seeking Alpha》

《Cassava citizen petition saga shines light on alleged abuse of FDA program (Nasdaq:SAVA)》

《SEC Investigating Cassava Sciences, Developer of Experimental Alzheimer’s Drug – WSJ》

《Cassava Sciences And Alzheimer’s Disease: A Precipitious Path (NASDAQ:SAVA) | Seeking Alpha》

“狐狸君raphael”(ID:shuai_investor),分析师:章闰土,狐狸,图片与编纂:金橙五,梁快乐,狐狸,章闰土 ,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无数老年痴呆患者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