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50元一斤”的电子垃圾,如今卖到上千元

从2020年开始,“CCD”这几个字母就频繁的出现在小红书上,同时绑定出现的几个词还有“明星同款”“胶片平替”。点进去看就会发现,这就是小时候家里拍照用的老数码相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小红书博主旭山纪在视频中提到,这类相机最早的收购价只要“50元一斤”,而现在消费者想买到一台CCD相机,却要花上几百元乃至上千元。不少人调侃,这下可以用本身家里的老相机发家致富了。

CCD相机,指的是使用CCD电子传感器的老数码相机,曾经是相机市场的主流,但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停产。我们现在使用的数码相机遍及用的是CMOS传感器。

电子产品的更新换代向来残酷无情,无数被万众追捧的产品几年后就无人问津。那么,本已退出历史舞台的CCD相机,又是怎么在近两年重新火起来,成为年轻人追捧的潮流相机的呢?

如果仅仅用“明星同款”的网红产品,或许无法解释为什么CCD相机可以从2020年一直火到今天。对于追捧CCD的年轻人来说,入手一台CCD,不仅仅只是“跟风”“被割韭菜”,背后也反映了当下年轻人的一种审美倦怠和消费表达。

明星带火的老相机

2020年8月,博主旭山纪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易烊千玺和井柏然的同框照片,这条微博的阅读量和评论量在几天内突然暴增,评论里都在问她是用什么相机照的。

这张爆火的照片是博主旭山纪在一次影展上用本身随身携带的一台CCD相机抓拍到的,照片里的两人都带着一种“柔光的美感”。过了没多久,旭山纪突然意识到CCD这个概念好像是火了。

易烊千玺和井柏然 拍摄者:旭山纪

更早一些的时候 ,演员姚弛经常在微博上分享一些颇具复古感的照片,这些照片大多都用了闪光,低像素的画面有种朦胧感,色彩也很浓郁。后来他在小红书账号上写道,“2019年一直很喜欢胶片的我,在闲置平台上发现了一些又便宜又特别的相机,大多产于2003年前后,像素不高,采用 CCD 传感器,共同点是由于时代原因,共享了一堆优缺点。”

CCD的信号输出节点少,所以输出的信号比力统一,在成像上均匀度要比当时的CMOS好,但它的劣势在于输出速度慢、生产成本高。索尼在2008年发布了新一代的CMOS传感器,改善了CMOS成像质量差的问题,之后各大厂商都开始逐渐把这种背照式CMOS传感器应用在数码相机产品上,CCD统治相机的时代结束了。

用姚弛提到的“优缺点”来说,CCD相机拍出来的照片会自带一种“年代感”,后期调色空间比力大。另一方面,因为CCD相机年代早,遍及像素远低于现在的相机,模糊的画面反而可以“弱化面部瑕疵”——这也正是很多博主在保举CCD相机时候着重强调的。

这种“复古”的特性,吸引了其他明星也在社交账号上展示使用CCD拍的照片,如沈月、欧阳娜娜等。在旭山纪看来,明星们呈现在大众眼前的经常是商业大片和过分精致的形象,而CCD拍出来的照片更加个性化和日常。“它是不符合主流摄影界的审美标准的,但反而会受到大家的喜欢,因为大家已经有点审美疲劳了。”

本身就是摄影系学生的旭山纪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在小红书上做摄影博主,分享照片和拍照技巧,而CCD就是她的个人风格和标签。为了使内容可以变现,旭山纪一边创作内容,一边卖CCD相机,每个月能卖一两百台。

除了像旭山纪一样的摄影博主,其他类型的博主们也迅速嗅到了这股潮流的味道,开始做CCD的测评视频。就这样,本来已经被时代淘汰的CCD卡片机,在明星和小红书的流量加持下,重新进入了大众的视野。

很多人并不了解什么是CCD,甚至分不清CCD相机和胶片相机有什么不同,但CCD正好契合了摄影小白们的需求。在小红书上,博主们主推CCD卡片机的理由也是平价、体积小、造型复古、便利携带、出片具有复古感等。旭山纪告诉我们,她在保举CCD的早期会着重说,适合学校不让带手机、但是又想记录生活的学生们。学生们的预算往往不宽裕,一百元上下的CCD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但现在,百元的价格一去不复返了。

“电子垃圾”身价翻倍

“姚弛,都是因为你。”有粉丝在微博发出这样又爱又恨的话。作为最早带火CCD的明星,姚弛保举过的相机会迅速成为热门机型,某二手平台上,一款佳能相机已经逼近两千元。旭山纪拍易烊千玺的那一台相机,也涨了好几倍的价格。

在CCD概念没有火之前,这样的相机通常只会卖几十块到一百块。

不只同款的热门机型,整个CCD类别的相机价格都被带动着在翻倍。作为二级代理,旭山纪很快感觉到,从一级代理手中拿的货在一直涨价。一级代理就是会从国表里的各个二手交易平台收购相机,配上电池、内存卡、读卡器等配件后成套出售,而二级代理通常是从一级代理这里拿货卖给消费者。

最开始,一级代理收购相机的成本也不外几十块,甚至更低,加上几十块的利润卖给二级代理。而现在,旭山纪从一级代理那儿拿货的价格已经涨到二百块以上,遇到小众和稀有的机型价格就要更贵。像京瓷sl300r和康泰时tvs digital这些造型独特又比力小众的机型,售卖价格都在1000元以上。

“市场需求一直在扩大,可以说没有减少,但是因为机子已经停产了,货就是越来越少,”在旭山纪看来,CCD未来的需求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价格现在已经接近了上限。

“这个东西毕竟是被市场淘汰的老东西,从专业角度来说,无论是画质、电量还是操作,和现在的微单、单反都没法比,它本身本身的价值没有很高。”同时旭山纪还发现,来找她购买的人很多是学生,“由于消费水平限制,太贵了就没人买了。”

像旭山纪这样的相机贩子在闲鱼上卖的相机大多在250元-350元摆布,但是在淘宝上同样的机型可以卖到500元甚至600元的价格。很多人不知道可以从闲鱼上购买相机,天然地以为CCD的价格就这么高。“主要赚的是受众信息差的钱”。

CCD火了之后,淘宝京东上也出现了一批挂着国产CCD概念,像素在4800万、带滤镜和美颜功能的相机,价格在150元-300元不等。这类相机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CCD相机,它不是以前生产的机型,而是在CCD概念火了之后,有厂家重新生产的新机子。旭山纪认为这一类厂家、商家是在借着CCD的概念来赚一波块钱,因为生产的成本很低,中间能捞取相当可观的差价。

甚至有的写着“明星同款”和“品牌平替”的CCD相机,实际上是行车记录仪改装的。这类“相机”成本非常低,生产厂家只需要给行车记录仪组装一块屏幕和相机外壳之后,就可以以次充好当相机卖。

高中生糕粽就在闲鱼上买到了行车记录仪改装的CCD。她在发现后没有点击确认收货,立刻举报了这个卖家,第二天闲鱼客服就介入了,糕粽收到了退款。她告诉我们,闲鱼客服并没有通知她会对这个店做什么处理,她看到那家店还在正常营业,“估计后面会处理的吧”。

像糕粽这样被骗了的人不在少数,但不是每个人都像糕粽一样拿到了退款。闲鱼上搜索行车记录仪CCD,发现有不少人挂出的CCD相机都标明了本身的相机是行车记录仪改造的。买的时候因为不甚了解,没看清商家写的是“同款”,之后又不肯花时间去和商家扯皮退款,大多数人只能自认不利。

复古成为主流

二手相机卖家安安对CCD的火爆表示出明显的不屑:“我这边没有保举的CCD”。在安安看来,除了价格便宜,CCD没有任何优点,“完全是工业垃圾”,不值这么多钱。但是在购入CCD的消费者那里,CCD好像不仅仅只是一个拍照工具。

喜欢记录日常生活的大H是CCD的深度使用者,每天出门前把CCD顺手插进背包侧边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性动作。在大H看来,突然蹿出的小狗和无意间看到的晚霞都值得记录,而CCD可以满足她随时随地“瞎拍瞎按”的需求,不消特意扛着相机包,也不消计较按一次快门的耗材成本。至于和手机比拟,使用相机这样一个“有仪式感的小东西”来记录生活,这就是CCD对于她最大的意义。

事实上,CCD卡片机的使用者主要集中于年轻群体,而复古感是它吸引年轻群体的重要原因。无论是简单的外观还是低像素下自带滤镜效果的成片,都能带给年轻人一种使用“老物件”的别致体验和心理满足。

小红书用户L01A喜欢收集造型奇特的相机,现在手里有13台CCD。对她来说,ccd相机的一个很大的价值就是好看。她曾经在海淘上买过一个猫咪形状的相机,还没有巴掌大,镜头是猫的眼睛,花了1000多人民币。“但是它真的很好玩、很可爱,我觉得还挺值”, L01A说观赏和保藏意义更大一些,即便拍照功能上有瑕疵,也依然会去买它,“把它当玩具看待,有附加的价值。”

受访者供图

“大家对于现在的照片已经审美疲劳了,不竭地想去追求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博主旭山纪看来,这种潮流的兴起背后代表着是年轻人的一种“倦怠”和对“个性化”的追求。日本社会观察家三浦展在《第4消费时代》中提到,第三消费时代的人们注重个人消费和个性表达,通过品牌来凸显个性化和差异化,表达“我是谁”。

在怀旧越来越成为主流的现在,原本淹没在时间洪流里的东西,在社交媒体和年轻人的共同作用下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的“复古回潮”。不外在旭山纪看来,一种“回潮”恰恰也代表着一种趋势,人们逐渐厌烦了门槛高的摄影,倾向于选择小巧轻便的摄影工具,这也是相机未来的发展标的目的。

当买的人多了,似乎小众也不再小众,个性也变得更加主流。

“半熟财经”(ID:Banshu-Caijing),作者:刘嘉欣 韩馨雨,编纂:余乐,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曾经“50元一斤”的电子垃圾,如今卖到上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