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音乐品味的社交,你愿意吗?

网易云音乐推出社交软件MUS,想通过用户的听歌数据解析性格和爱好,来匹配同频共振的人。不外,有用户反馈,MUS有点像探探,最抓眼球的仍是颜值。在MUS的下载推广界面,也赫然写着“高颜值、高学历”。

2013年11月,身家近260亿的丁磊吐槽:本身第一次有了打工的感觉。

彼时社交赛道火热,网易和中国电信联合开发了一款即时通信软件——易信,主打免费短信和电话留言。可惜产品发展不顺。丁磊评价:“微信5分,陌陌4分,我们0分”。丁磊每天被电信的人追着问各种数据,压力极大。

多年过去,易信没能做大做强,似乎成为网易的一个心结。而现在,由丁磊掌舵的网易云音乐又在探索社交。6月底,网易云音乐推出了一款独立社交软件“MUS”,以音乐品味来交友。

以前易信的对手是微信,现在的MUS,似乎要抢探探和Soul的生意。

虽然反垄断政策使版权困境得到必然纾解,但缺少周杰伦版权的网易云音乐,相对于老对手腾讯音乐,在版权储备上仍有所不足。

发力社交,成为网易云音乐破局的另一条路。

要跟探探和Soul抢人?

网易云音乐推出的社交软件“MUS”,在当下并不起眼,却对应它拓展前景的战略之一:探索社交创新。利用行为和音乐偏好将用户彼此联系,提供额外的社交网络选择。

尽管已有微信、陌陌等大山存在,社交仍备受关注。

主打灵魂交友的Soul提交了赴港上市的招股书。MUS跟Soul一样,也把“灵魂”二字放在宣传语中。Soul通过性格测试来给灵魂画像,MUS则靠音乐。

“通过音乐认识灵魂契合的好伴侣”,是MUS的主要特点。

音乐品味与人的个性相关,有人喜欢罗大佑,有人喜欢孙燕姿,有人偏好五条人,有人独爱周杰伦。跟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找不到话题,聊聊喜欢的音乐是个不错的选项。有相似的音乐爱好,就容易拉近彼此的距离。

社会学家布迪厄曾指出,最能确定一个人所属阶层的,是他的音乐品位

MUS,暗含两个单词:music和us。产品设计上,通过用户的听歌数据解析性格和爱好,来匹配同频共振的人。

听歌数据从网易云音乐而来。MUS使用网易云音乐同一账号体系。通过网易云音乐账号登陆后,会拜候用户的听歌或互动行为记录,生成“音乐性格频率”。

(MUS软件测试音乐性格。来源:软件截图)

网易云音乐的短板是版权,而其优势,正是社交。

自诞生之初,网易云音乐就不是一款单纯的听歌工具,而是定位于社区,通过评论区和歌单等板块,让用户之间发生联系,产生共鸣,由此获得了强大的用户粘性,衍生出一个热闹的“云村”。

在MUS诞生之前,网易云音乐还曾推出声音社交App“音波”、面向年轻人的K歌社区软件“音街”、陌生人社交App“心遇”。比力而言,MUS对云音乐听歌数据的利用最充分。

可以说,网易云音乐做社交应用,有顺其自然的一面

不外,虽然MUS强调了音乐和灵魂,但有用户反馈,在体验中,最抓眼球的仍是颜值。“MUS有点像探探。”

市界发现,MUS的好友匹配界面与探探类似,“左叉右心”,来挑选感兴趣的陌生人。且头像设置需要上传真实照片,不能有面部遮挡。在MUS的下载推广界面,也赫然写着“高颜值、高学历”。

最大区别在于,通过接入网易云音乐的听歌数据,MUS可以为用户之间的同频概率做匹配,显示两人共同保藏了哪些歌曲,喜欢怎样的曲风。

(左为MUS,右为探探。来源:应用截图)

体验过MUS的苏云称,MUS一方面强调音乐品味的契合度,一方面又要求用户提供真实头像,这样很容易回到颜值社交的老路上。就像是套了重视音乐和灵魂的壳子,但用起来,侧重点依然是看脸。

还有网友表示,MUS可能对喜欢音乐的人比力有吸引力,不外第一观感是用来“谈对象”。

自陌陌、探探之后,陌生人社交领域,只有Soul发展起来了,这跟其不消设置真实头像、弱化颜值在社交互动中的影响有关。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向市界指出,真实头像社交会有短板,通常用户规模很难做大。据艾媒咨询调查,网络社交中,不管男女,都有刻意隐瞒自身缺点的客观故意。

但若要比拼高颜值用户,探探、陌陌上这类陌生人社交平台上更多,目前看MUS并无优势。

眼下MUS仍在测试阶段,并未起量。有用户因为上边的人太少,暂时弃用。

“不务正业”的必然

社交是备受互联网创业者关注的赛道,也是一条越来越难走的赛道。连字节跳动也曾折戟。

对网易云音乐来说,社交探索不会容易。但这种“不务正业”,有其必然。

2021年8月底,在反垄断监管之下,腾讯方面发布声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当晚网易正好举办电话会议,丁磊针对性表态:

网易云音乐准备了充足资金,并愿意以最大的诚意,与版权方开展公平开放的合作。

(丁磊)

热爱“云村”的粉丝们兴奋了。这意味着,歌单里因为版权丢失变成灰色的歌曲,又能正常播放了。尤其让大家期待的是,周杰伦有机会重回网易云音乐。

后来的故事是,网易云音乐的版权的确不竭增加,摩登天空、英皇娱乐、SM公司和时代峰峻等,都跟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合作。这些公司旗下艺人包罗陈奕迅、Twins、五条人、新裤子、东方神起、少女时代等。

可惜,没有周杰伦。

并且,尽管网易云音乐拿到了许多唱片公司的合作,腾讯音乐仍有不少艺人新歌首发30天的独家版权。在版权竞争中,网易云音乐始终处于弱势。

即便在上市之后,这种困境没能实现根本性扭转。云音乐的股价持续下跌。

2021年12月,网易云音乐在香港上市,当日收盘报199.9港元每股,较发行价下跌2.5%,公司市值为415亿港元。而到2022年7月29日,云音乐股价跌至66.8港元,公司市值仅140亿港元。

据财报数据,网易云音乐在2021年第一季度实现收入21亿元,同比增加38.6%;期内亏损1.8亿元,同比缩减近九成。但同期,腾讯音乐实现收入66.4亿元,净利润为6.1亿元。两者差距悬殊。

更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网易云音乐还是腾讯音乐,在商业化上都更倚重直播、K歌等社交娱乐办事,前者在一季度总收入占比约57%,后者在一季度总收入占比约61%。

但这类业务面对的压力越来越大。

一方面,以抖音为首的短视频平台抢走了用户的时间;另一方面,陆续出台的政策,进一步规范网络直播,如要求取消打赏榜单,禁止网络主播诱惑用户大额“打赏”。

在线音乐平台的支柱性业务,无疑受到了限制。

腾讯音乐第一季度社交娱乐办事的移动MAU(月活跃用户)为1.62亿人,与上年同期的2.24亿人比拟下降27.7%。社交娱乐办事的付费用户人数为830万人,与上年同期的1130万人比拟下降26.5%。

网易云音乐第一季度社交娱乐付费用户规模仍在高速增长,从去年同期的43.8万人,增加到118.2万人,不外单个付费用户产生的收入下滑,从553.3元下降至329.8元。

张毅指出,网易云音乐做社交产品,除了有相应基因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作为主要盈利来源,直播等在线娱乐市场的监管形势、市场容量和消费需求,都全面收紧

网易云音乐想谋求发展,就要探索新路。在他看来,MUS像Soul、陌陌之类做会员收费,是早晚的事。

如果MUS等社交产品能够壮大,便有机会成为网易云音乐的第二增长曲线。同时,还可以增强网易云音乐本身的用户粘性。

MUS依托于网易云音乐的听歌数据,因此,网易云音乐的用户与MUS的用户,有必然的连接。如果MUS这类产品做出成绩,还可以成为网易云音乐笼络用户的一张网。

音乐生意越来越卷

在线音乐这门生意,越来越难做了。迹象之一,是音乐平台从单个用户身上赚的钱变少了。

本年第一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办事的平均每付费用户收入为人民币8.3元,而去年同期为9.3元。网易云音乐对应的每月每付费用户收入为6.4元,去年同期为7.1元。

各平台都在想办法提高用户付费率,通过折扣或联合会员销售等方式搞促销。

而降价营销之下,腾讯音乐在线音乐办事的付费用户人数达到8020万人,同比增长31.7%。网易云音乐对应的月付费用户规模达到3674万,同比大幅增加51%。

可更严峻的问题隐藏于收获背后:在两大平台听歌的人,规模可能触顶了。

本年一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办事的移动月活跃用户数为6.04亿,环比减少约1100万,同比减少约1900万;网易云音乐在一季度的在线音乐办事月活跃用户为1.82亿,同比和环比,均减少约100万。

有投资者感慨,在线音乐的生意正在失去吸引力。有业内人士向市界提到,平台方收歌的数量在本年明显变少,而对歌曲质量的把控越来越严苛,词曲唱编混各种细节,都有更多要求。

从用户一侧来说,短视频平台带来的压力最为明显。QuestMobile报告显示,在2022年3月,短视频平台的整体月活跃用户规模达到9.45亿,同比增长4.5%。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蛋糕划分此消彼长。

从音乐产业链条来看,短视频平台也在分走音乐行业的部分利润。

有业内人士向市界指出,虽然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仍是重要渠道,但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他推广作品的另一个主要阵地,因为“流量聚集在抖音”。

跟网易云音乐曾有合作的音乐制作人郑彬向市界提到,网易云音乐上大火的《再见莫妮卡》,就跟在抖音上砸钱推广有关。而当下要推火一首歌,100万元的投入是跑不掉的。

为了新的增长,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都得寻找新出路。

对腾讯音乐而言,数字藏品是未来业绩看点之一。2021年8月,胡彦斌《和尚》20周年纪念黑胶NFT在QQ音乐平台正式发行,2001张限量数字黑胶一抢而空。

更直接扩大腾讯音乐声量的,是加强与微信视频号的联动。5月下旬,周杰伦“表态”视频号。腾讯音乐把周杰伦2013“魔天伦”演唱会和2019“地表最强魔天伦”演唱会进行重映,两天时间吸引到近1亿人次观看。

对网易云音乐来说,腾讯的生态流量是羡慕不来的资源。好在,网易这边也有可以跟音乐协同共振的业务,那就是游戏。

网易云音乐正积极寻求与网易游戏的内部合作。从2021年12 月开始,为推销云音乐会员,网易云音乐与《永劫无间》《哈利波特:魔法觉醒》都进行了合作。

不外眼下,这类探索引出了新问题。前述业内人士向市界指出,网易比来的宣传活动,可能会给云音乐的版权拓展带来麻烦。

7月11日晚,杰威尔音乐声讨了网络游戏《天下3》,起因是后者推出活动,赠送周杰伦最新数字专辑《最伟大的作品》以及周杰伦演唱会门票。

杰威尔方面表示,本身从未授权该款游戏使用周杰伦之音乐作品,亦无授权其赠送周杰伦演唱会门票,《天下3》活动“与杰威尔音乐无关!亦与周杰伦无关!”

《天下3》,正是网易研发的玄幻仙侠类游戏。丢掉周杰伦版权的网易,显然不想丢掉周杰伦的流量。但强扭的瓜不甜。这次矛盾过后,网易云音乐要拿到周杰伦版权,恐怕更难。

不论做怎样的探索,版权始终是音乐平台的根基,尤其在缺乏新的全民偶像的时代。网易云音乐缺少周杰伦,始终是莫大遗憾。

前有腾讯音乐埋伏,后有短视频追兵,网易云音乐在行业天花板明显的情况下,玩“灵魂交友”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以上除“张毅”外为化名)

(除单独标注来源外,以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李楠,编纂:雷彦鹏,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暴露音乐品味的社交,你愿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