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在中国卖不动了吗?

全球市值第一的苹果公司,也开始告别营收净利双增长的时代。

北京时间7月29日凌晨,苹果公司发布2022财年第三财季(即2022年度第二季度)财报。当季财报显示,苹果第二季度营收829.6亿美元,同比微增1.9%;净利润194.4亿美元,同比下滑10.6%。

这已是苹果过去七个季度中营收连续第二次未能实现两位数增幅,且净利润第一次出现同比下滑。

苹果CEO蒂姆·库克表示,该季度的最终结果好于预期。苹果首席财务官卢卡·马斯特里则直言,当下正处在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运营环境”之中。

从各产品线表示来看,与前两个财季明显不同的是,除iPad继续保持营收同比下降之外,Mac、可穿戴设备、家居产品和配件等两大业务线也开始出现营收的同比下滑。

具体而言,第二季度来自于iPhone的营收为406.7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395.7亿美元;来自于Mac的营收为73.8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82.3亿美元;来自于iPad的营收为72.2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73.7亿美元;来自于可穿戴设备、家居产品和配件的营收为80.8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87.8亿美元;来自于办事的营收为196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74.9亿美元。

为苹果贡献收入的全球五大主要地区上,第二季度的一个明显变化是,大中华区营收开始由增转跌,同比下降1%。与之比拟的是,苹果第一季度大中华区营收同比增长3%,去年第四季度更是凭借21%的增幅,成为苹果所有区域中增幅最大的地区。

细分来看,第二季度来自美洲地区的营收为374.7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358.7亿美元;来自欧洲地区的营收为192.9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89.4亿美元;来自大中华地区的营收为146亿美元,略低于去年同期的147.6亿美元;来自日本的营收为54.5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64.6亿美元;来自亚太其他地区的营收为61.5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54亿美元。

面对第二季度的净利润同比下跌情况,苹果也早有预估。彭博社此前援引消息人士称,为了应对潜在的经济衰退,苹果计划放缓明年一些部门的招聘工作和支出增长。

库克在财报会上回应该消息时指出,苹果正在经历通货膨胀,但仍将继续进行表里部投资,并表示,眼下苹果仍在招聘,“但(未来放缓招聘的计划)我们是在深思熟虑的基础上这样做的。”

对于第一季度对外预估的供应紧张将给苹果造成40亿到80亿美元的收入损失数据,库克财报会上回应称,从该季实际表示看,最终的打击不到40亿美元。

受当季营收和每股收益均超出华尔街预期影响,苹果股价盘后上涨逼近3%。但面对全球智能手机和PC需求放缓的现状,以及世界各国对苹果App Store“围墙花园”政策的强监管,在VR和汽车等新业务上迟迟未见成效的苹果,正在迎来一场远虑和近忧的双重挑战。

A

苹果在大中华区的iPhone销量正在逐渐放缓。从去年第四季度跃居中国市场第一后,苹果二季度销量再次从上一季度的市场第三,回落至市场第四,排在vivo、荣耀、OPPO之后。

销量排名下跌的直接表示是,二季度苹果大中华区营收同比由增转跌,作为拳头产品的iPhone营收增速也继续维持在2%摆布的水平。

多家市场研究公司都给出了2022年全球手机出货量继续下滑的预测。Counterpoint分析师Archie Zhang认为,居民消费力受限、产品吸引力不足,正在成为影响智能手机销量的主要因素。

依据Archie Zhang判断,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全年将同比下降9%摆布。“进入下半年,智能手机可能会在个别月份出现同比正增长,但这不足以改写全年下跌的情况。”

来自供应链的情况也印证着Archie Zhang的判断。包罗SK海力士、美光等在内的全球存储芯片巨头纷纷下调了下半年出货量预期,认为下半年PC和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将不如预期。

PC端的冲击已经开始表现在苹果二季度财报中。在iPad继续保持营收同比下降之外,Mac也开始出现营收同比下滑现象,当季营收下跌超过10%。

库克对此解释称,这是由于供应限制和美元走强所致,并将希望寄托在了9月份之后销售旺季,库克预计,“9月份的季度营收将加速增长,尽管出现了一些疲软。”按照惯例,由于消费者往往期待9月份之后的新品发布,第二季度通常都是苹果销售额一年中最低的一个财季。

对苹果还说,硬件方面还正面临一个较为迫切的转型计划。

按照欧盟议会和欧盟理事会6月份达成的一项协议,从智能手机、耳机到数码相机、平板电脑的所有产品的制造商,从2024年秋季开始都要使用相同的通用充电端口——USB Type-C。

这意味着苹果在iPhone等设备上所坚持的Lightning充电接口将不得不做出改变。《纽约时报》甚至直言,欧盟的这一协议本色上针对的就是苹果公司。

借助Lightning充电接口衍生而来的MFi(Made for iPhone/iPad)认证计划,苹果打造了一个由本身绝对掌控的iPhone配件网络,并从中每年赚取数十亿美元收入。

在欧盟强硬监管之下,苹果不得不做出改变。美国福布斯网站报道称,有供应链人士爆,明年推出的iPhone15系列将会首次适配USB Type-C接口,但仅限于Pro型号,2024年上线的iPhone 16,则将全系配备。

B

硬件业务迎来监管改变之外,苹果眼下更大的忧虑则在于软件。

比拟安卓阵营,苹果借助iOS系统成功培育起了软件办事的第二条增长曲线。办事业务也再次成为第二季度苹果增长最快的部分,营收增速同比超过12%,但这一数据低于第一季度的17%。

据库克表示,苹果目前有8.6亿付费订阅用户。比拟一季度苹果对外披露的8.25亿数字,三个月内,有3500万人加入了苹果付费阵营。

营收增速减缓之外,苹果软件办事的更大一重挑战则在于封闭生态遭遇监管反垄断打击。

7月初,欧洲议会正式通过了欧盟委员会于2020年12月提出的《数字市场法案》(DMA)和《数字办事法案》(DSA),试图解决大型科技公司在数据垄断方面的问题,如要求大型客机公司必需“允许用户从第三方应用商店安装应用,并直接从互联网侧载”“允许开发者在应用中提供第三方支付系统”等。

DMA将于明年生效,届时违反规定的科技巨头,将面临最高全球总营业额10%的罚款;如果反复违规,欧盟还将在10%罚款之外,追加全球总营业额5%的按期罚款。

在苹果之前,另一科技巨头谷歌已经率先妥协,对外表示,从7月21日开始,谷歌将转用第三方支付系统的Google Play非游戏应用开发者的佣金比率从15%下调至12%,并特意强调,“此次费用下调仅适用于欧洲消费者”。

除了欧盟立法约束之外,美国也在2月份批准通过了《开放市场法案》,要求苹果允许用户从App Store之外安装应用,使用第三方支付工具等。

美国国会将在8月休会前对此进行投票表决。一旦通过,苹果赖以区别安卓的软硬件协同生态体验优势势必遭受打击,更严重的是,依靠苹果税所带来的每年近千亿美元营收也将大打折扣。

在越来越严格的监控之下,苹果已经在某些国家做出妥协,如在荷兰和韩国允许用户绕开App Store,使用第三方支付方式。本年3月份,苹果还开始允许“Reader”类应用为用户提供外部链接。

C

比拟软件订阅收入可能减少的近忧,外界对苹果在远虑上的受挫显然更加担心。

尤其是进入2022年后,苹果AR产品迟迟未能露面,汽车业务更是摇摆不定,至今仍未有清晰路线对外公布。

去年12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库克就透露了苹果未来重点专注的三大领域——AR,人工智能,自动驾驶。

早在2020年3月,外界就盛传苹果AR眼镜将在2022年面世,并透露光学元件制造商已经在配合苹果开发,但直到6月份的WWDC上,苹果AR的影子依然没有出现。

按照苹果知名分析师郭明錤预测,苹果将会不才半年另找时间,为AR产品单独举办一场发布会。

在外界更为关注的苹果汽车项目上,最新的消息是,苹果聘请了兰博基尼前高管路奇·博雷里,帮手设计苹果牌电动汽车。博雷里曾在兰博基尼工作近20年,负责汽车底盘和动力工程研发,有参与转向和制动系统、驾驶辅助技术的设计开发经验。

但在此之前,围绕苹果汽车的几乎全是坏消息。刚刚进入1月份,彭博社知名记者马克·古尔曼就爆称,苹果汽车团队软件工程项目办理负责人乔·巴斯业已离开苹果,入职Meta,任VR技术项目办理总监一职。更早之前,库克找来的第三任苹果汽车项目主管道格·菲尔德也跳槽至传统车企福特。

至此,苹果2018年组建的汽车办理团队几乎名存实亡,高管尽数离开。基于此,郭明錤在个人推特上爆称,苹果汽车可能要到2028年才有望对外表态。

从早期的2021年表态,到2025年推出,再到如今的2028年上市,一推再推的苹果汽车,也让外界对其能否成功造车的质疑声被放大。

在此之前,从iPod,iPhone到iPad,苹果靠着重新定义产品的能力,往往能快速抢占市场,后发先至。但在电动汽车上,苹果还能复制这一奇迹吗?

魅族前高管李楠就曾发文指出:“在苹果疯狂增长的年代,(增长趋缓)问题很好解决:再进入一个新品类,爆锤tesla即可。可惜苹果杀入新战场的能力,已经今非昔比了”。

无论是AR、还是汽车,对于想要再次重新定义产品品类的苹果来说,都是时候加快脚步了。

“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赵晋杰,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iPhone在中国卖不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