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那个马斯克

马斯克再次站上风口浪尖。

近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表示他已将大脑上传到云端,并已经与本身的虚拟版本扳谈过。马斯克在推特上回答狗狗币联合创始人比利·马库斯的问题时说:“已经这么做了。”

这则消息一边引发A股脑科学相关概念股大涨,一方面在全球的科技领域引发了热议,使得有关脑机接口技术再次引发关注。

而360公司创始人周鸿祎则称本身拥抱数字化,但对于脑机接口这项技术,持保留态度。

红衣教主认为,脑机接口可以用在临床医学上,用来治疗和帮手一些残障人士、精神疾病患者等,但在广泛的人类世界使用脑机接口却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那时候我们是不是还得研究人脑的防火墙和人脑的杀毒软件?还得用我们的人脑安全卫士给他查杀一遍。但是这样的话,不小心把病毒和大脑细胞一起杀死怎么办?”

在他看来,脑机接口一旦把人连上网,就像开启了“潘多拉魔盒”,就很有可能会引来一些人研发并利用网络攻击技术,来入侵大脑。

当然,当大佬谈论概念收获流量的时候,对于普罗大众而言,脑机接口的概念实在遥远。正如我和伴侣谈论这一话题时,有着共同观点一样:我觉得马斯克在吹牛皮,但我没有证据。

那么,脑机接口之于我们、之于时代,有多远?

其实,在马斯克此次颁发惊人一语前,就已经有很多实验室,甚至包罗米哈游、世纪华通等游戏公司都早早投身脑机接口研究。而马斯克本身也是如此,他和几位科学家在2016年一起创办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后者承载着这位钢铁侠对于未来意念交流的愿景。

从现阶段的定义标准来看,脑机接口技术其实就是借助于脑电波的芯片读取技术,将人的脑意识借助于芯片进行链接。

而这种读取技术是双向的。它不仅可以读取人脑的意识,同时可以模拟人脑的记忆产生模式,给大脑写入记忆,即借助于计算机技术,实现人脑与计算机的混合。

以马斯克自家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为例。

Neuralink曾成功开发过一台名为缝纫机(sewing machine)的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该机器人每分钟最多可以植入6根丝(192个电极),每股丝都能以微米级的精度单独植入脑中,并得以避开表面血管,瞄准特定的脑区,同时降低大脑炎症反应的风险。

虽然整个植入过程可以自动进行,但外科医生依然保留了完全的控制权,如果需要,可以在每次植入皮层之前对电极丝的位置进行手动微调。

在一次发布会上,Neuralink就演示过其已经在小鼠身上实验过缝纫机,该设备可将1500个电子探针送入小鼠大脑,比目前植入人体的系统快15倍。在那次发布会前,Neuralink 已经在动物身上进行了至少19次手术。

此外,Neuralink的也开发出了一种可植入脑机接口的芯片。该芯片可对3072个电极上记录到的信号进行放大和数字化,而整个3072个通道封装后只占用不到(23×18.5×2)mm3的体积,一根USB-C电缆就能传送所有通道同时记录到的数据。

Neuralink团队已把这套系统安装到小鼠脑中,读取3072个电极的信息,这比目前在人脑中埋置的脑机接口至少要高出一个数量级。来,他们又将类似系统应用到了猴子身上。在2021年的展示中,Neuralink在猴脑中植入脑机接口,使猴子能用意念玩简单的弹球游戏。

然而这些里程碑不仅没有让Neuralink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办理局(FDA)的批准,以进行“将芯片植入人体”的试验,反而被动物庇护组织多次以虐猴的名义投诉。

而Neuralink的竞争对手,也是Neuralink前合伙人之一创办的脑机接口公司Synchron,甚至在此前成功将脑机接口设备植入了4名澳大利亚患者的体内。截至目前,4位患者没有出现任何副作用,并且最初安装设备的目标也都成功实现了——他们能发短信、在网上购物等。

可见不论是在技术、认知还是科技、伦理,脑机接口技术都超出了大众的一些认知范围,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但一如当年的克隆技术,脑机接口技术同样存在硬币的两面。

随着科技的不竭发展,以及伴随着技术成熟所带来的应用普及,脑机接口会给未来带来的改变也将会是巨大的。其中具有颠覆性改变之一的便是人机混合之后,人的永生化模式。也就是马斯克所说将本身将大脑上传到云端。

以目前的水准来看,马斯克的大脑上传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大脑上传,更多的是一种营销宣传层面的谈论。但未来,人类有机会借助于脑机接口技术实现大脑,或者说意识永生,也就是个体意识的永久在线,并且可以借助着计算机技术不竭地永续化思考。

比如像周鸿祎所说的为残障人士接入外部设备,并借助机械臂重获行动力、瘫痪患者摆脱轮椅、神经性失聪失明患者重拾感官……除了医疗健康领域外,伴随技术的成熟,脑机接口的潜在应用领域也会遍及出现。

不成估量的应用价值赋予了脑机接口巨大的应用前景。2020年,麦肯锡公司在发布的报告估算,脑机接口设备在未来10-20年内将产生700亿-2000亿美元的年市场价值。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看到云端马斯克不甘心一直充当备份,在杀死本体马斯克后取而代之,并将存放在云办事器D盘里属于本体马斯克的大脑,扔进废纸篓。

不外,魔盒也有神奇的一面。

除了上文所述的几家公司之外,国内的脑机接口研究正不竭取得进展。6月25日,我国自主研发的国内首款介入式脑机接口在北京成功完成动物试验。

此次试验是国内首次在羊脑内实现介入式脑机接口,突破了介入式脑电电极、血管内脑电采集等核心技术,完成了支架、导管等神经介入器械产品研制,解决了传统侵入式脑机接口对脑区造成不成逆损伤的弊端,对鞭策我国脑科学领域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C次元”(ID:C_world2021),作者:李思佳,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杀死”那个马斯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