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智能APP关停,背后物联网云平台的淘汰赛还在继续…

物联网云平台定位于物联网技术的中间核心层,向下连接智能化设备,向上承接应用层,能够通过分析将数据向下游应用赋能。但随着云计算产业的深入发展,物联网云平台的洗牌和淘汰一直在持续进行。 

本周二,阿里智能运营团队发布了一则公告称: 由于业务调整和技术方案不再适宜未来客户需求,原阿里智能云物联平台将暂停开展拓客运营工作,终止所有已签署合约。 同时,该公告还表示到10月25日,与平台合作运营方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或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已签署的尚在有效期间的协议均将终止,已过有效期的将不再续约。 

此外,与平台配套的用户端软件“阿里智能”APP也于7月26日起从各大应用商店下架,后续将仅针对存量用户提供办事。从阿里智能APP的操作界面上可以看出,这是一款类似于“米家”的软件,可以连接用户的各类智能设备,并通过手机进行控制和办理,并且进行部分自动化的设置。

官方消息透露,阿里智能APP办事已逐步由阿里云与天猫精灵的IoT新平台承接。

针对该事件,业内人士众说纷纭,甚至出现了一些对物联网平台发展的负面言论。

就在刚才,前阿里云首席智联网科学家丁险峰于伴侣圈表示,停止办事的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物联网平台,而更多像是一个App的后台。不外,对于阿里来说这或许只是运营和组织战略发生了变换,但对其他物联网云平台来说,却可能是在真实经历停止运营或者类似的灰暗时刻。

物联网平台继续洗牌

早在本年2月,曾以“中国云计算第一股”身份上市的UCloud就发出官方通知:“ 因产品运营调整,物联网UIoT公有云计划在2022年3月31日0时下线,建立您在收到信息后尽快到控制台确认并完成迁移,下线后所有数据都不再保留,感谢大家对UCloud的关注和支持。”

其关停的UCloud物联网通信云平台(UIoT Core)主要为设备上云和产业互联网数字化转型提供支持,在设备和云端之间架起桥梁,支撑海量的设备上云,同时也提供云端API,便利客户的应用研发。而关停业务距离UCloud发布物联网UIoT公有云办事,不外才三年摆布的时间。

物联网云平台基于PaaS发展,通常分为公有云与非公有云两种模式(私有云、混合云、专有云等)。作为第三方的公有云厂商,UCloud在2012年创立之后,就通过自主研发并提供计算、网络、存储等IaaS和基础PaaS产品,迅速占领市场。从财报可以看出,虽然近年来UCloud的营收不竭增长,但净利润却一直处于下降的趋势。

别的,头顶“全球IoT云平台第一股”的涂鸦智能似乎近况也不美观,上市首日开盘跳涨28.5%,甚至超出了此前设定的17-20美元区间的上限,而如今收盘价已不足2美元,总市值也是大幅缩水至10.5亿美金。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多与物联网场景的碎片化脱不了关系。由于场景过于分散,不同场景之间的底层技术有所不同,各种底层协议之间难以彼此打通,从而造成获取的数据很难通过标准化和规模化来实现商用。

从目前来看,公有云的市场早已是一片红海,需要大规模资金以及研发等的持续投入,想要在短时间内做到盈利却非常困难。对于中小型的物联网云平台或公有云企业来说,如果没有持续的现金流支撑,就不得不削减成本,相关业务的关停是最终的必然选择。

在IoT Analytics发布的《2021物联网平台公司全景洞察报告》和《2021物联网平台公司名单》中,可以看出,全球物联网平台公司的增长趋势已经停止,甚至出现了下降的现象,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停止运营的物联网平台公司比新增的数量还要多。

图源:IoT Analytics

按照报告的数据,全球范围内的物联网平台企业由2015年的260家、2017年的450家增长至2019年的620家,整体数量增长了2.4倍,然而从2019年开始,这一数字首次降低至2021年的613家,并且其中的188家公司,已经不再被认为是物联网平台公司。

不外,这一情况的发生背景并非云平台市场整体低迷所致,相反,整个市场的规模还处于大幅的增长傍边。

据本年5月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办事市场(2021下半年)跟踪》报告显示,2021年下半年中国公有云办事整体市场规模(IaaS/PaaS/SaaS)达到151.3亿美元(约1021亿人民币),其中IaaS+PaaS市场在2021年下半年同比增长了43.0%。麦肯锡的深度报告也显示,中国的公有云市场规模有望从 2021 年的 320 亿美元增加到 2025 年的 900 亿美元。在未来,虽然C端企业仍将是中国云办事发展的重要推手,但麦肯锡认为,工业和制造业会成为下一波云办事浪潮的领导者。

在此背景下,从上图中可以看出,前五大公有云已经占据了75%以上的份额,市场集中度在逐步提升,强者恒强的局面已经成为云计算行业常态,更多的资源也在不竭向头部企业倾斜,留给中小型企业的空间越来越少。

物联网平台现状的产生原因

对于物联网云平台为何会发展成现在的样子,物联网智库在之前曾总结了以下四方面原因: 

第一 ,由于入不够出又看不到盈利的希望,很多企业放弃了对物联网平台的继续投资

2015年,三星推出了本身的物联网平台Artik,这是整合了软硬件及云办事的一体化平台,针对量产型家电产品设计。截止2018年底,已有85家合作伙伴与Artik建立合作。 

具体来说,三星提供Artik710、710s、530、530s、530s1G、520、520s、305s、053、053s、055s、030和020等模块型号,并将Artik物联网平台分为两个大的系列,一个系列适用于对低功耗、轻便、成本较敏感的设备类型,另一个系列适用于高端网关和多媒体应用。同时Artik还支持对设备集群的办理,数据分析和可视化。 

从这样精细的布局中,可见三星对于物联网的重视。然而,努力却没有收获预期中的果实——2019年初,三星低调颁布颁发闭幕Artik物联网平台团队,停止发展相关业务。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是因为虽然表面上合作伙伴众多,但实际推出的采用Artik平台的家电产品却屈指可数,并未取得实际的成果。Artik平台面临的问题很遍及,物联网平台的实施和安排既耗时又烧钱,在物联网平台上开发可以为用户创造价值的应用程序和解决方案,需要很高的投入和代价。当计算投资回报率时,Artik历经四年的投入,最后却发现入不够出。尤其是对于三星这种大企业,Artik物联网平台的收入与其他业务对比,更加微不足道,所以自然落到了被放弃的下场。 

连三星这样资金实力雄厚的大企业都扛不住一直为平台烧钱,何况其它体量不如它的企业呢。 

第二,很多物联网平台公司转变了商业模式

在IoT Analytics于2019年确定的620家物联网平台公司中,2021年时仍然保持活跃的还有426家。然而,其中有188家公司不再被认为是物联网平台公司: 

26%的公司已不复存在且不再提供办事,例如 DevicHub.net、 iota Computing 和 Yoics。

24%的公司不再关注物联网,但仍提供一个平台。埃森哲(Accenture)就是一个例子,它将“Insights Platform” 重新命名为 “AIP +” 后提供了一系列模块化的、预先集成的 AI 办事和功能,而不再专注于物联网。

21%的公司已经转向销售物联网应用或者垂直领域的解决方案。

这个现象非常的有意思,尤其值得我们关注。此前,很多公司的平台是怎么形成的呢?最开始,大家可能在做项目,做项目的过程中会有一些工具产生,当把这样的工具用于更多的项目时,工具就会变成通用的产品,而产品再往上迭代,通过把共性的东西抽象出来,就会形成平台。 

按照抱负中的情形,如果平台做得好,应该会吸引很多开发者基于自身的平台开发功能多样的SaaS应用,形成充满活力的生态。然而,在实践的过程中,很多企业逐渐发现想成为好PaaS简直太难了,反而是直接提供SaaS应用更容易直接为用户创造价值,实现盈利。 

在过去的两年里,有30家平台公司已经转向了提供应用程序或垂直的解决方案,而不是横向的物联网平台;10家公司开始提供安全平台。这些公司没有选择与其它620家公司直接竞争,也没有投入数百万美元维护高度模块化和可扩展的软件平台,而是选择满足特定应用程序的需求,使它们能够在特定解决方案中建立竞争优势。 

这种转向解决方案的趋势比显示出来的数字还要多,现在大多数物联网平台公司在提供平台办事的同时也提供垂直解决方案。 

第三,越来越多的客户选择购买而非自建物联网平台

物联网平台数量停止增长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越来越多的客户选择购买而非自建物联网平台。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肉眼可见推出平台的企业越来越多,平台几乎成为物联网企业的“标配”。但平台本身就是一个门槛很高的领域,于是那些没经过深入思考就盲目跟风的平台商就都尝到了苦果。 

行业的逐渐成熟,让这种风气正在趋于平息。这主要是因为,就当前的技术成熟度和窗口期来说,物联网底层基础平台已经非常成熟,针对不同细分市场,也能找到种类丰富的、可选择的第三方物联网平台。 

所以比拟于从0开发建设一套平台,最终客户们更倾向在市面上寻找有哪些产品可以快速满足需求。 

第四,市场正进一步集中在少数供应商身上

物联网平台市场进一步集中,排名前10位的公司目前控制着整个市场的近三分之二(65%) 的份额,而在2019年和2016年,这一数字别离为58% 和44% 。 

微软、 AWS、谷歌云、阿里巴巴和其他几家巨头公司已经成为市场领导者,他们以每年50%以上的增长率继续傲视整个市场。 

AWS和微软都在继续为他们日益增长的物联网平台办事增加新的功能。去年早些时候,AWS 向用户推出了 AWS SiteWise Edge,使得客户可以将他们的工业数据保留在本地。 

与此同时,大鱼吃小鱼的现象也持续在发生,自2019年以来,已经有7家物联网平台公司被收购,自2015年IoT Analytics开始关注物联网市场以来,已经有84家物联网平台被收购。 

大多数被收购的物联网平台至今仍在运行,例如2019年后被Cognizant 收购的 Brighttwolf 以及2020年4月被 T-Mobile 收购的Sprint’s Curiosity物联网平台,现已完全并入母公司。 

写在最后

据估计,到2025年时物联网设备的连接数将突破150亿,这一数字的持续增长在为物联网云平台的发展持续输送养分,进而鞭策平台从设备、数据积聚的“量变”走向能够挖掘数据价值的“质变”。

虽然阿里智能APP以及UCloud物联平台等办事的关停令人唏嘘,但这也为存活下来的企业指明了发展标的目的,只寄希望于打造标准化的云办事而无法满足不同行业的个性化需求,未来将不再是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

对于处在腰部且造血能力不足的中小型云平台及云办事厂商来说,提供专业定制化的云办事会是与头部云平台竞争的一大优势,这也许意味着新机遇的开始。

参考资

1.《阿里智能APP下架,仅办事存量用户》,智能人居观察

2.《国内云计算第一股关停IoT公有云办事!物联网平台企业路在何方?》,物联网智库

3.《云计算第一股关停IoT公有云办事,腰部云厂商困局初现!》,新浪科技

4.《保留存疑?云计算第一股关停IoT公有云办事》,Soft6软件网

“物联网智库”(ID:iot101),作者:Levin,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阿里智能APP关停,背后物联网云平台的淘汰赛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