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断供」两年,我只能把公司卖了

一家公司从开始注册到正式成立运营,再到进入良性运转,其中的难度如同西天取经一般。不一样的是要想让一家公司存活下去,历经的就不止九九八十一难,任何突如其来的影响都会使公司的命运发生根本性转变。

自 2020 年至今,在疫情、经济下行和行业风向变换等因素的影响下,无数家公司排队接受命运的审判,或是消散退场、或是宣告转型,又或是被并购寻求靠山,谨慎存活。

IT 桔子数据显示,从疫情发生到现在(即 2020 年-2022 年 7 月),中国共计发生 1337 起公司的并购交易事件。具体来看,2020 年,451 起;2021 年,569 起;2022 年上半年(日期截止至 2022 年 7 月 20 日),285 起。不竭上升的并购事件数量,在必然程度上反映了不少公司目前保留现状的不不变性。

尤其是那些在过去几年依赖本钱输血的公司,遭此一疫,前路更艰险。不少公司两年没拿到融资,就出现了被迫「卖身」的现象。

本文以 2020 至今发生的几起并购事件为案例,对其中具体公司做详细解读。

云势软件:融资近 2 亿,最终被腾讯收购

2021 年 5 月,专注于生命科学领域云解决方案的科技创新公司「云势软件」发生工商变换,原股东北京云势伙伴企业办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等退出,新增广西腾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为股东。工商变换后,云势软件成为腾讯全资子公司。

公开资显示,云势软件是中国首批提供生命科学办理软件的企业,主要运用云平台、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技术,为制药、医疗器械等行业公司及 CRO、病院等临床相关机构提供信息自动化办理云端解决方案。其产品覆盖销售市场、临床试验、新药发现等核心业务环节,赋能药企价值链全流程。

注:图片截选自云势软件官网

云势软件创始人张英男此前就曾创办医疗数据办事公司「海天创想」,后被生命科学领域 SaaS 巨头公司 Veeva 收购。2015 张英男创办云势软件,对标 Veeva。

在生命科学领域 SaaS 平台市场,国际只有巨头 Veeva 占主导,国内相关公司较少的情况下,云势软件凭借创始人过往经历+行业市场的广阔性+现有公司的稀缺性,自成立至收购前,共获 5 轮融资。第一笔融资就发生在该公司成立的当月,此后东方富海、斯道本钱、蓝湖本钱加入,并持续为其注资。按照 IT 桔子记录,云势软件成立以来,每年都能收获新融资。4 年下来,云势软件总融资额保守估计在 1.7 亿元摆布。

可即便收获亿元融资,对于云势软件来说,钱仍不够花,因为药物研发是个烧钱的持久战。

云势软件自 2017 年开始投身 AI 制药工作,试图通过人工智能手段降低药企研发费用。但事实上,不竭试错的研发过程本身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来输血支持。一名业内人士表示,一款主流药物的研发近十亿美金。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云势软件通过 AI 科技手段加持降低成本,也需为昂扬的研发费用付出代价。

云势软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有意进行支出费用调整。2019 年公司总裁胡君平采访时提到,考虑到新药研发周期过于漫长,短期内难有成果,因此公司要在销售效率办理和临床试验办理两个板块加大投入。

但随之而来的疫情和创投行业低温,使得云势软件在 2019 年之后也并未有新融资入账,到 2021 年便发生了卖身腾讯的事情。

有专业人士分析,若腾讯在收购后不能为其提供大量资金支持,云势软件 AI 制药工作前期必经的「大投入、低回报」的阶段仍旧难以度过。

知贝医疗:曾获红杉投资,连续亏损下「卖身」

同样是来自医疗健康行业的另一家公司——知贝医疗,也难逃被并购的命运。

成立于 2016 年的知贝医疗,6 年之后被均瑶医疗接手。2022 年 5 月,上市公司大东方发布公告称,其控股公司均瑶医疗拟通过股权受让和增资方式,获知贝医疗约 68.2% 的股权,总出资 2775 万元。

据悉,知贝医疗(前身知贝儿科)是一家为儿科患者提供闭环式的医疗办事的公司,提供家庭日常健康办理、家长育儿课程和健康咨询以及线下门诊等办事。

知贝创始人医生出身,加上儿科诊所的稀缺、家长对孩子的重视程度提高,使得知贝医疗成立一年后于 2017 年便收到红杉本钱中国的数千万元融资。此后,该公司又别离于 2018 年、2019 年获得数千万元融资。本钱加持下,知贝医疗在 2017-2020 年间进行门店扩张,有 7 家门诊和诊所陆续开业。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知贝医疗前进的脚步。疫情下,线下门店暂停营业,知贝医疗业务量大幅收缩,并直接影响到营收。据公告披露,2020 年-2022 年 1 月,知贝医疗营收别离为 2370 万元、2600 万元、149 万元,净利润则连续为负数,其中 2022 年 1 月份净利润为-120 余万元。

知贝医疗创始人赵强在 2020 年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没有疫情,公司本计划筹建第七家连锁儿科诊所。

在不竭亏损、又没有本钱输血融资的情况下,知贝医疗选择接下大东方伸出的橄榄枝,接受被收购的命运。

被卖身的知贝医疗至少有了一个相对好的结局,延续活下来的生命,同行业的其他企业在没有本钱扶持的情况下就惨遭倒闭的厄运了。据悉,受疫情倒闭的诊所不在少数,其中儿科诊所受到的冲击最大。

波粒子:小米总监创业,被字节「吞下」

本年 6 月,字节跳动收购二次元虚拟社交世界的科技公司波粒子科技引起了一番轰动。

轰动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字节跳动,知名公司有意入局大热的元宇宙,本身自带话题;另一方则在于被收购方波粒子科技,这家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和旗下作品都颇具看点。

波粒子科技创始人马杰思此前曾创建 iMOE 网,后任职于 HTC 与格灵深瞳,最为知名的经历是在小米担任 VR/AR 高级总监。在小米任职期间,马杰思主导了小米和 Facebook 旗下虚拟现实头戴制造商 Oculus 的合作,还开发了一款名为「米世界」的社交产品。

凭借过往的履历、受追捧的二次元文化以及逐渐火热的元宇宙风口,马杰思在 2019 年创办二次元虚拟社交平台波粒子科技的 3 个月后,就收到了险峰长青数百万元的投资。成立 1 年后,于 2020 年 9 月获得经纬创投、源码本钱和知春本钱数千万元的投资。

有了本钱的支持,波粒子很快就在 2020 年 11 月推出了本身的虚拟形象社交娱乐 App「Vyou 微你」。捏人换装、互动交友,新颖的玩法和高自由度的创造空间让众多爱好二次元的玩家找到了新的灵魂栖息地。

据悉,Vyou 微你上线后,不管是安卓渠道还是苹果应用商店,下载数据激增,上线不到一年,用户量已经超百万。

不外,处于上升期的 Vyou 微你很快迎来了发展难关。一方面,Vyou 微你后期加入越来越多的氪金道具,这对于用户主体多为低龄化的玩家来说无疑是沉重的一击,并在之后引发投诉。另一方面,随着游戏行业日益严格的监管政策实施,众多游戏公司受到影响,Vyou 微你先是在 2022 年 1 月在各大平台下架,2 个月后又官宣停止运营,到 5 月份的时候创始人马杰思脉脉的个人认证改为「字节跳动 Pico 社交中心负责人」,随后到 6 月就有了字节跳动收购波粒子科技一事。

对于波粒子科技被收购一事,有业内人士称,产品用户群体付费率低、国内游戏行业监管严格、海外市场又未成型,在诸多表里因素影响下,Vyou 微你步入了低谷期。留给波粒子的选择要么是开发新业务/产品转型升级,但该公司自 2020 后未获新融资,若资金不充裕支撑不了中后期发展,就会惨遭倒闭的风险。即使是后期推出新产品上线,也未必受市场欢迎,到头来落得一场空。

于是在此情况下,波粒子选择了一条稍显安全的收购之路,据悉波粒子科技被收购后,原有团队 50 余人整体并入到字节跳动 Pico 社交中心。可以说,马杰思已经为本身的公司和员工谋得了一个好的安排。

贝客公寓:行业惨遭重创,震荡下卖身

2020 年 11 月 30 日,笔底生花发微博表示欢迎贝客公寓加入,随后贝客公寓创始人兼 CEO 魏子石转发微博,并表示「贝客战略重组正式官宣」,自此贝客公寓成为笔底生花旗下的一员。

贝客公寓被收购多少有点被命运安排的意味,因为这一年,是整个长租公寓行业发展的分水岭。

在楼市限购、租房市场需求持续攀升的情况下,长租公寓成为各大本钱看好的新阵地,多家企业轻松拿到本钱的投资。创立于 2013 年的贝客公寓自成立后也频获融资,在本钱加持下奔跑前进。被收购前,贝客公寓身后是全国 31 个项目,5000 余间房源的实力。

然而疫情的到来、政策的出台,让这个奔跑前进的行业停下了脚步,并陷入震荡中。2020 年上半年「长租公寓第一股」青客公寓爆仓,下半年明星企业蛋壳公寓爆雷,杭州、武汉、合肥等地又接连出现相关企业爆仓、跑路现象,各种负面消息袭来,长租公寓企业成为众人口中「讨伐」的对象。

长租公寓由追捧到讨伐,疫情的到来只是个助推器,让众多租赁企业陷入高空置率的困境,真正引发资金链断裂的、出现爆雷的还是企业自身。

长租公寓企业前期收房改造,装修配置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后期的营收短时间内也很难补上投入的漏洞,在疯狂扩张时期很容易遭遇现金流吃紧状况。

贝客公寓 2017 年上半年营收状况就表现了这一点,当年贝客公寓营收为 2665 万元,净利润为负 2237 万元。其给出的解释是「贝客目前正处于扩张期,前期装修投入比力大,部分项目运营时间较短,所以出现阶段性亏损」。这一结果造成的现象就是,当出现疫情这样的突发状况,众多企业如雪崩般接连爆雷。

除此外,长租公寓的盈利模式也是诟病。早在 2018 年潘石屹就吐槽长租公寓投资回报率不超过 1%,收益周期太长,怎么做都亏钱。

这一点在贝客邦上也得到了验证。贝客公寓是贝客邦运营的公寓品牌,该公司 2017-2019 年期间净利润始终为负,三年下来合计亏损近 1.5 亿元,到 2020 年第一季度,亏损已达 828 万元。

疫情的到来,贝客公寓创始人魏子石也嗅到了行业即将到来的危机,在 2020 年年初就曾表示「疫情会鞭策行业格局变化,加速经营力差的企业的爆仓和被并购」。只是他可能没想到,这句话最终在本身的公司上也得到了印证。

“IT桔子”(ID:itjuzi521),作者:李新新,编纂:Judy,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资本「断供」两年,我只能把公司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