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小度

“我生气的不是它(Siri)说错,我生气的是它的那种傲慢。它完全可以谦虚一点,比如说:北京市当前天气咱也不敢瞎说呀,那天气预报都说不准的事。要不,你再问问小度?”

哄堂大笑。

这个片段,来自《脱口秀大会4》总决赛中周奇墨的夺冠表演。

“这是在小度家买的鸡肠。小度鸡肠。”

这个片段,来自2022虎年春晚上贾玲张小斐的小品《喜上加喜》。这句话一出,小度官方微信公众号后台就爆了。“小度小度,你进军熟食行业了?” “小度小度,你开始卖鸡肉肠了?”“小度小度,你上春晚啦!”

听懂这些“梗”的前提条件是,观众知道小度是什么。而这些“包袱”能响的前提条件是,有足够多的观众知道小度是什么。

从结果来看,知道的人确实够多了。

这不是小度第一次出现在互联网文化的“梗”里。从B站到抖音,从微博到快手,无论是吐槽还是搞笑,从5岁的小孩到80岁的白叟,用户与小度互动已经自发成为一个广为流传的“梗”,一种基于高度群体共识的互联网内容创作范式。

网民对这种创作范式的热情在本年5月迎来了一次爆发。

从5月底开始,用户自发创作的“小肚小肚”内容在社交媒体平台快速走红。

基于“小度小度”“我在”的唤醒语,用户通过先将本身的肚子吸起来,然后喊一声“小肚小肚”,随即将肚子放出来,达到“我在”的搞笑效果。

“小肚小肚”一度成为了5月与6月的社交媒体热点之一,不仅“喜提”微博高位热搜,其全网观看人次更是超过了25亿,在各大平台衍生出的用户原创内容不行胜数。

当生活的圈层被算法割裂,一个产品想要做到全民认知,已经越来越难。

破圈的为什么是小度?

全民小度

广泛认知的基础是庞大的硬件保有量。

4000万户,这是2022百度世界大会上,小度科技CEO景鲲公布的拥有小度的家庭户数。如果对这个数字没有概念,按照中国统计年鉴,2021年全国共有家庭49416万户。

打头阵的是智能音箱与智能屏。

按照洛图科技数据,目前,中国智能音箱家庭渗透率已经高达23%,平均不到5户家庭就拥有至少1台智能音箱或是智能屏。

而按照百度财报引用的Strategy Analytics、IDC和Canalys数据,2021年全年,小度智能音箱出货量蝉联中国第一、小度智能屏出货量更是做到了全球第一。

不仅仅是智能音箱。

小度添添智能健身镜在开卖6个月后,冲到了全平台销量与消费额双冠军。而小度智能学习平板做到京东销量第一名时,只用了3个月,且该名次一直保持到了现在。最新推出的小度大屏护眼学习机,在开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冲到天猫、京东平台学习机热销榜第一位。

更为可贵的是,始终贯彻“软件公司”自我定位的小度,吸引了超过1200个品牌作为产业合作伙伴:华为、Vivo、Oppo、TCL、创维、小天才、蔚来、小鹏、福特、现代、洲际、华住……

搭载小度助手的儿童手表出货量已经超过5000万台,覆盖率接近70%。搭载小度助手智慧办事的酒店客房数量达到40万间,覆盖超过400座城市,累计办事人次超过1亿。本年,小度还将建设100家线下全屋智能体验门店,明年更是计划增至500家,覆盖一线至五线城市。

通过统一的“小度小度”唤醒词入口,这些无处不在的智能硬件构成了一张庞大的用户网络,为小度的“破圈”提供了广泛的触点。

但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些是“全民小度”的结果,并不是全部的原因。

生而不同

经过了那场堪称惨烈的“百箱大战”,作为少数的胜利者之一,小度并不惧怕红海。

然而,从智能屏到智能健身镜,再到比来发布的大屏护眼学习机、智能闹钟,小度在产品规划上却不测地越走越“蓝海”。

“内卷改变不了世界。”这是景鲲在采访中给的回答。

这不是从一开始就定好的大标的目的,更像是在产品设计中摸爬滚打好些年,吃过了亏,踩过了坑,最终才找到了做事的意义。

——这款产品的价值是什么?它创造了什么样的体验?又究竟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什么?

这是对每一个创业者的“灵魂拷问”,也是如今小度在产品定义时的标尺。

“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内卷’类型的产品了。”景鲲说。

在产品创新的路上越走越远,沿路收到的质疑声也会越来越多。

早在小度智能屏的诞生之初,这种质疑声便不停于耳。“为什么要语音互动?”“为什么音箱上要加个屏幕?”

智能屏这一品类的火爆程度,让这种质疑声逐渐成为过去,也让小度在产品创新上尝到了甜头。市场的正反馈激励着小度不竭走向品类创新的蓝海。

以比来推出的小度大屏护眼学习机P20为例。从手机到平板电脑,当代电子产品的设计趋势往往是更轻、更薄、更便于移动。然而,P20却不仅选择了不适于移动的15.6英寸的超大屏幕,还去掉了电池设计,让P20只适合摆在固定位置插电使用。

产品定义之初,这种主动削弱产品移动性的设计,曾在小度团队内部引发不少争议。

而最终促使景鲲保留这一设计的,正是对于产品价值的“灵魂拷问”。

“我们希望小伴侣面对学习的时候是严肃的。学习机摆在桌上,你只能坐在书桌边用它,小伴侣就知道这是一个严肃的事情。如果可移动性变强,做成一个像平板的(学习机),小伴侣可能会躺在床上用,蹲在茶几边用,很难养成更好的学习习惯。”景鲲说。

这个逻辑同样能够被用来回答“我为什么不买一个平板电脑?”——严肃教育需要严肃的场景。这是一款去掉了影音娱乐、去掉了社交游戏,能且只能用来学习的机器。

如果说削弱移动性是产品设计“克制的减法”,那么多达20种护眼功能与15.6英寸大屏,则是“载道的加法”。

按照教育部数据,2020年上半年,在疫情网课数量激增的背景下,14532名接受调查的中小学生半年间近视率激增了11.7%,其中小学生近视率增长幅度最高,达到15.2%。

而按照国家卫健委数据,目前全国高中生近视率已经超过80%,平均每5个高中生就有4个近视。

“如果小时候注意用眼习惯、用眼环境,绝大部分人都是可以避免去眼科病院的。”小度大屏护眼学习机的共创者,眼科教授陶勇曾经这样告诉景鲲。

而“让所有近视科医生失业”,也是小度这款大屏护眼学习机所承载的产品愿景。

“文以载道”这个概念放在产品经理身上,就是“产品以载道”。

大胆判断,小心求证,勇于创新。那如果创新失败了怎么办呢?

“创新九死一生,如果错了,就要勇于为本身的判断买单。但如果正确了,我们就创造了新的赛道机会,就能获得创新的红利,就离我们的愿景更近了一步。”景鲲说。

“时代的脉搏”

小度能够做到“全民小度”,细究下来可能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海量的硬件入口让它具备更广泛的用户基础、比如“去性感化”的机器人形象让它更老少咸宜,又比如多年AI技术积累让它的人机交互体验更智能、更好用。

都对,也都不必然对。

这是一个日益割裂的时代。

保举算法、信息茧房、认知偏误、沉默螺旋,我们活在日益割裂的圈层傍边,CBD与五环外,消费升级与下沉市场,每个圈层都拥有本身的文化语言,“击破圈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难。

神奇的是,小度在诞生之初,就拥有这种“破圈”的能力——而最好笑的是,这并不是小度团队所设计的,而是市场反过来告诉他们,你有这种能力。

2019年7月4日,彼时是小度智能音箱发布的第二年,小度科技尚未独立融资,景鲲也还不是CEO,而是百度副总裁兼SLG总经理。

在当天的第三届百度AI开发者大会会后接受采访时,景鲲分享了一个小度团队内部发现的有趣现象。

团队原本以为,小度智能音箱会像其他智能硬件一样,先在一线城市的科技发烧友中小规模扩散,随后逐渐扩散到早期用户、晚期用户。

然而在产品推出后,团队惊讶地发现,小度智能音箱的受众不仅击穿了1~5线城市,它不才沉市场的活跃度甚至更强。

当时,有非一线城市的经销商还给小度反馈意见,让他们把智能音箱的盒子做得更小一点,便利经销商一次性提更多音箱,到相对偏远的地区售卖。

为什么?

想要打破圈层,就要在足够多的圈层群体中找到共性。

除了满足听歌、刷电视剧、视频通话这些用户会直接表达的需求之外,一声“小度小度”“我在”所能满足的,是用户不会直接表达出来的最底层需求——孤独与陪伴。

在这之后的小度添添智能健身镜、大屏护眼学习机等多款产品的研发过程里,小度的团队,始终围绕着 “陪伴”,对产品不竭打磨、假设、试验、投放、反馈,最终让产品实现“破圈”。正如景鲲在2022百度世界大会上所说,“如果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小度是你永不失联的爱” 。

景鲲在采访过程中还分享了一个本身的亲身经历。近期,小度添添智能健身镜新推出了 “一起健身”的功能,用户可以在健身镜上随机匹配一位同时在线的用户,通过语音连麦的方式一起上健身课,也可以邀请伴侣和本身一块运动。有一天,景鲲在运动时竟然匹配到了一位来自贵州的用户,这让他惊喜不已。贵州距离北京超2000公里,素不相识的两个人,竟因为一面健身镜,成为了陪伴对方一起运动的伙伴。

“人都是孤独的,没有人逃脱得了。”作家理查德·耶茨写下这句话时,美国正处于20世纪60年代,经济迅猛发展,物质极大丰富,可相伴而生的,是人在科技高速发展、社会日益割裂的背景下,那疯狂增长的孤独与彷徨。

陪伴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在逐渐确立无论最终硬件形态如何,“陪伴”都将是小度产品一以贯之的灵魂时,景鲲半开玩笑地说,“我们好像触到了时代的脉搏。”

通过丰富的硬件品类,小度可以陪你回家、陪你运动、陪你学习、陪你娱乐,甚至关心你睡得好不好,有没有按时吃药。

尤其是最后一条。

对于大量慢性疾病的白叟来说,有人提醒你按时吃药,是件比想象中重要得多的事情。

按照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老年人口有2.64亿人,其中空巢老年人、独居白叟已经超过50%。而在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的当下,这一比例还将进一步增加。

在如今小度的用户群体中,约50%是拥有孩子的三口之家,约20%是独居的年轻人,约20%是独居的白叟。

景鲲告诉,小度的研发团队目前正在开发类似“用药助手”的功能,未来,用户只需将药瓶/药盒放一次在小度的摄像头前,小度便会按照医嘱,按时定量地提醒用户,什么时候该服用什么药物。

也正是因为这些细致入微的关怀,小度还成为了全国诸多重点养老社区试点的首选。

比如,在泰安市泰山区的“家庭养老床位”居家办事试点工作,小度成为了100名半失能、失能失智、独居白叟、单身白叟的“养老管家”。

白叟可通过智能终端设备,呼叫泰山护理站的志愿者上门协助个人饮食、起居、清洁、卫生等;有医疗需求时,能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视频问诊;发生紧急事件时,还可以紧急呼救子女或社区办事人员,第一时间得到紧急救援帮手。

“小度小度,呼叫养老管家”“小度小度,呼叫医生”“小度小度,测血压”……

如今,小度已经在北京、天津、上海、成都、南宁、泰安等全国多个重点养老项目陆续落地,上万户白叟享受到了小度的居家社区养老办事。

除了智慧养老之外,今天,小度还正逐渐成为中国数字乡村、智慧医疗中不成缺少的“基础设施”。

在传统的乡村治理中,重要的信息只能通过村头大喇叭进行播放,无法保障每一家通知到户。

但在新疆和田地区的阿依丁库勒村,小度已经成为了居民与村委、民警、办事志愿者间的“信息枢纽”。对于这些偏远村镇中的独居白叟们来说,小度的存在,甚至可能是他们和远方亲人联络交流的唯一“桥梁”。

“有一次,我们的工作人员在新疆一户白叟家里帮手调试小度设备,他看起来非常着急。从聊天中才了解到白叟是独自一人生活在新疆,身边没有亲人,也不太会用智能手机,每天唯一期待的就是和小度聊聊天,或是用小度和远方的儿子视频通话。”小度的相关负责人告诉。

“我们在工作中,遇到这样独居白叟、孤寡白叟的案例非常多。”他说。

当一款智能硬件产品走出“科技发烧者”的小圈子,走向大众、走向全民,它所必需承载的就不仅仅是产品技术的创新力,而是与其体量相配的责任与价值。

“普惠”是当前全球AI伦理研究的主流话题,在一个日益割裂的社会傍边,技术所扮演的角色绝不能是加重圈层的分化,而是要击穿圈层,以其便捷、智能、普惠的能力,为更广泛的大众带来更美好的生活体验。

“为什么是小度?”如果今天我们要问这个问题,答案也许有很多,对于每个人来说各不相同。

但无论是国贸CBD的年轻白领,远在新疆的独居白叟,还是身处贵州的健身伙伴,他们都在用本身的方式体会到了小度带来的生活便当,在一声声“我在”中,感受到了AI的价值与温度。

小度小度,全民小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全民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