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半导体泡沫破裂时刻,“人傻钱多”的投资逻辑终结

好不容易中签,不仅不赚钱,还要倒赔钱。

前不久,明星芯片公司中科蓝讯登陆科创板,然而上市即破发,首日即跌29.85%,股民中一签(500股)亏损13680元。十几天后,中科蓝讯的股价已经从91.66元的发行价跌到了60.43亿元,近30亿的市值就这样蒸发了。

2016年成立时注册资金仅10万,从华强北起家一路跑到白牌TWS蓝牙耳机之王,中科蓝讯近年来的TWS蓝牙耳机出货量已跃升至全球第二,它的商业逆袭故事可以说相当励志。只不外,来到二级市场后,中科蓝讯却遭遇未曾预的滑铁卢。

中科蓝讯的故事并非孤立,本年以来半导体赛道的明星新股屡屡破发,完美诠释了啥叫“中签如中刀”。

比如4月12日上市的唯捷创芯,发行价为66.6元/股,不外开盘即破发。当日收盘报42.6元/股,大跌36.04%,总市值为170.43亿元。也就是说,上市首日,唯捷创芯的总市值就蒸发了96亿元。若以首日收盘价计算,则中一签巨亏1.2万元。

不外若论中签亏损程度,唯捷创芯还不算最惨。头顶“基带芯片第一股”光环的翱捷科技,创下首日33.75%的跌幅纪录,第一大股东阿里巴巴持股缩水65亿。如今股价已从发行价164.54元,跌到了69.4元,100亿就这样没有了。

半导体龙头情况的情况也非常不乐观,进入2022年,千亿市值芯片龙头韦尔股份股价开始暴跌,从去年高峰的3000多亿市值下跌到1248亿,几乎腰斩;即便是备受投资人推崇的寒武纪也未能幸免。自上市以来,寒武纪股价从最高点的281.5元/股,如今跌至61.69元/股摆布,700多亿元的市值就这样蒸发了。

按照QUICK FactSet数据显示,世界主要半导体相关企业(40家)的总市值截至7月1日为3万亿美元,与2021年底比拟减少了近1.8万亿美元(4成)。

总而言之,半导体算是给了投资者深刻的教训——什么叫做“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一 去年最卷的投资领域,凉了

二级市场的冷风,也吹到了一级市场。这个前两年最火的投资领域,终于开始凉凉。

从2019年开始,中国半导体投资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热闹景象,过亿元天使轮融资满地开花,相当多半导体公司在成立一年就能有好几亿的估值了,再快速经过几轮融资后,估值就能暴涨至几十亿。

半导体堪称投资圈最卷的领域,一些明星项目“已经不是靠有钱靠抢就能进,企业对投资方要求很高”。以汽车智能芯片创业公司地平线为例——C轮融资轮到从C1到了C7,轮次之多闻所未闻,几乎囊括了市场上大部分知名的专业机构和产业本钱。

供求决定价格,半导体项目的估值也随之水涨船高,但在“僧多粥少”的局面下,机构们只有“take it or leave it”(要么接受要么出局)的选择。所以行业的投资开始内卷,机构们明明已经心里滴血,但还是咬着牙,与同行的竞争谁估值开得更高、投的更多更快,甚至市场不乏A轮融出B轮、C轮估值的案例。

然而时间到了本年,情况发生巨变——

一些以前托关系都不必然能进得去的项目,现在有创始人主动找上门,说估值好商量;一家华南曾吸引一众知名投资人追捧的国产GPU公司被曝融资困难;刚刚完成融资的某芯片独角兽,被FA爆一直拖欠着中介办事费……

有业内人士甚至预言,“本年下半年将会有更多半导体公司因为融资不顺而倒闭。”

二 吹起来的估值泡沫,迎来破裂时刻

投资市场的变化,折射出行业基本面的变化。在迎来前两年的快速增长后,半导体市场正在迎来从热向冷的周期性转化。

按照SIA(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全球半导体销售额为1517亿美元,同比增长23%,环比下降0.5%。

半导体行业的下游需求,出现了大幅缩减的趋势。据Canalys统计,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1%。此外,联想、惠普、宏碁、华硕等几乎所有一线PC品牌都开始下调年度出货目标,平均下调幅度超过20%。

“潮起之后必有潮落。”有投资者表示,半导体的转冷也是理性回归的表示——毕竟“人傻钱多”的时代不复存在了。

回想上一波的半导体行业热,实在是存在了太多的泡沫。在大环境需求的牵引、政策的鞭策、产业的东风下,“做水泥、做饭店、做海鲜的公司都来做芯片了,半导体企业数量大增。”

在优质项目稀缺、钱愁的没地方花的投资环境下,大量本钱流向了半导体行业,项目的估值已经无理性可言。而为了让参与较晚的投资方也有钱可赚,大部分企业在上市之时会冒险高定价发行,创造了一个个市值神话。

事实上,这些企业已经被投烂了。此前国中本钱施安平也说过,“一个明明A轮的企业,却要了B轮甚至C轮的钱,提前把生命透支,后边没人敢接了。”

诚然,这些表面顶着高科技光环的“独角兽”,内里个个都是巨额亏损、持续烧钱的“毒角兽”。像翱捷科技,一直是深陷亏损泥潭。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6月,别离亏损约5.37亿元、5.84亿元、23.27亿元以及3.72亿元。但上市时估值达到688亿。而此前2020年4月,该公司上市前最后一轮对外融资的价格为4.05美元,对应估值为106亿元。也就是说,在4年累计亏了45亿的情况下,翱捷科技20个月估值增长超5倍。

三 人傻钱多的时代,终结了

无论如何,人傻钱多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独角兽”们真的不好混了。

回顾黑天鹅频飞的2022上半年,在疫情波折反复、地缘政治变化等众多影响下,投资市场迎来前所未有的寒冬时刻——

按照清科研究中心数据,2022年上半年,中企境表里上市192家,首发融资额合计约人民币3157.84亿元,同比别离下降39.6%、28.6%。同时,VC/PE支持的IPO总融资规模约为人民币1800.32亿元,同比下降45.5%。

VC/PE们纷纷踩下了急刹车,出手变得前所未有的谨慎。5月份投资案例数量同比下降67.3%,披露的总金额也同比下降77.5%。有投资人表示,机构全体集体精致摆烂,“上半年业务部门KPI完成度0%,投资达成0%,投资退出0%。”

毕竟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投资人也找不到钱了。以本年5月为例,VC/PE市场共计201支基金完成新一轮募集,同比下降52.6%;披露募集金额的198支基金共募集518.55亿人民币,同比下降40.6%。

投资机构感觉到了北风萧瑟,对于创业者而言更是寒冷刺骨。不止一位创业者曾发文:当前本钱市场的客观因素已经到了最恶劣的时候,可能正处于几十年一遇的低谷。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陈文辉在2022财新夏季峰会上透露,他从一些私募股权基金办理人了解到,目前市场上有20%的项目能接受比上一轮更低的价格融资。即使是明星项目,比上一轮的加价率也从50%下降到10%-20%。

就连半导体、新能源这样的热门赛道,优秀公司的估值也比此前预期下降30%摆布。腰部项目要想融到钱,本年的估值最高也就是去年同类项目的一半,“腰部以下项目基本上融不到资”。

寒冬之中,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目标。多位投资者已经给了创业者这样的建议,“该下调估值就果断出手,先拿钱再说。”

这不禁让人想到2008年金融危机,红杉本钱给所有被投CEO的信中有句著名的话:“Cash is more important than your mother”(现金比你妈更重要)。

但钱也不是天上就能掉下来的,撇去浮华、摘掉光环的独角兽们,能否避免被冻死在寒冬之中,还是未知之数。

“投资家”(ID:touzijias),作者:刘晓月,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天价半导体泡沫破裂时刻,“人傻钱多”的投资逻辑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