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款欠薪又裁员,黄光裕“食言”小目标

“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出狱后,在去年2月发出的宣言还言犹在耳,但国美沉舟侧畔,千帆已过,离目标仅剩下不到2个月时间。

01表里交困:欠款欠薪又裁员

日前,据凤凰网科技报道,国美真快乐部门拖欠员工2个月工资,断缴社保公积金。对于欠薪,国美HR给出的理由是“各产业公司经营自闭环,薪资发放陆续进行中。”

目前,国美内部已强制调整员工的薪酬比例,从原本合同上签订的20%绩效、80%基础工资,调整到40%绩效、60%基础工资。且无论员工是否同意强制推行,无端扣除员工工资绩效。

此外,国美互联网家装公司打扮家也被曝出拖欠货款、裁员降薪,全线业务暂停,创始人崔健、CEO高非于7月正式离职,由黄光裕任命的新CEO孙浩不久前到岗。

4月以来,国美总部被曝裁员40%,旗下7个子公司中,国美零售、真快乐APP、打扮家都有不同程度的裁员;供应商合作也频出问题,美的济南分部拒绝供货、惠而浦的8000万债务履约问题。多位员工表示,自2022年4月起,打扮家停发全员工资,至今已超过三个月没有拿到工资。截至目前,公司办理层并未给出明确发薪日期。

对此,国美回应称,本年以来,整个社会经济环境遭受疫情冲击,打扮家公司主营的家装行业受疫情影响极大,企业营收因此遭受较大冲击,因此,打扮家公司员工薪资的确受到必然程度影响,部分员工情绪波动。

日前,打扮家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以及CEO也别离因身体、家庭等个人原因离职,造成该公司办理层调整变换,导致其战略推进、业务发展、经营营收在必然层面受限。

国美持续不竭地裁员降薪、停发工资、断缴社保、拖欠货款等,与多年连续亏损的困境不无关系。财报显示,近五年来,国美亏损累计已达到193亿元,2021年国美亏损高达44亿元。由于现金流在不竭减少,国美的欠款偿还压力越来越大。截至2021年底,国美零售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人民币43.78亿元,比拟去年的95.97亿元,减少52.19亿元。

02病急乱投医,转型“不快乐”

为了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蓝图,国美内部确定了一系列目标。

据国美内部人透露,国美真快乐APP目标是2年内实现4000亿元GMV,预计在2022年达到2000亿GMV。国美打扮家也对外颁布颁发,2024年平台商家成交额要达到5000亿元。国美物流平台安迅物流也有独立上市计划。

为了实现目标,黄光裕也通宵达旦,每天工作到凌晨2点。但在抱负与现实的巨大沟壑之下,目标似乎越来越远。

赛迪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显示,家电市场零售商占比份额最高的平台是京东,占比达31.21%,苏宁占比18.87%,而国美的份额仅有5.12%。

2021年1月12日,国美颁布颁发零售娱乐化战略的全面开启,国美APP颁布颁发改名“真快乐”,定位为娱乐化电商门户,重点打造“乐”和“购”两大核心板块,全力进军全品类电商市场,声称要为用户打造娱乐化、社交化的购物体验。

国美披露的2021年数据显示,真快乐APP年拜候量4.4亿,月度活跃用户不变在5000万以上,年活跃买家1683万,GMV同比增长108.4%。5000万的月活与京东、拼多多数亿月活比拟几乎不值一提。而比拟京东4.7亿年活跃买家,拼多多年活跃买家8.6亿,真快乐APP也相形见绌。

本年以来,国美打造一揽子全场景的娱乐路线,将真快乐APP提供的赛场、秀场和娱乐场三大场景贯穿到线下,此外还有内容分享社区、短视频直播、赛事榜单、电商购物平台等多个板块,俨然成为了抖音、小红书、微信等各种APP长项复合叠加的“集大成者”。

这样的拼凑组装,让真快乐严重失焦,真快乐到底是娱乐社交属性还是电商的零售属性?别的,真快乐提供的短视频、种草分享、娱乐社交等功能也无法与友商相抗衡。

对于真快乐APP来说,想要成为社交和娱乐化的电商平台,以笔记分享(类似于小红书)以及短视频来进行带货,其中最核心的挑战是,需要有高流量的网红、大V、名人的进驻,才有可能迅速撬动流量涌入。接下来,国美可能需要有强大的网红孵化能力,或者签约大量MCN机构。

但是,从当下国美的能力、体量和资源来看,似乎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带动如此庞杂的电商打法。

打扮家由国美收购而来。2020年12月,国美颁布颁发收购打扮家80%股份,成为控股股东。

国美官方称,在“家·生活”战略的指导下,打扮家以创新科技(BIM、VR、AI等)打造行业新基建12大平台,致力于建立行业更高标准、价值透明化、共创共享的经营新模式,为全行业的产业伙伴能够更规范、更公平、更可持续地发展而创造新的价值。

此前打扮家对外颁布颁发,到2024年平台商家成交额要达到5000亿元。但在依然充满不确定性的疫情环境下,想要实现这个目标,已经十分渺茫。

此外,还有消息称,国美已将元宇宙定为最重要的战略标的目的,项目总负责人已经入职,并正招揽人才。

如今的国美,正处于一个非常艰难的尴尬境地。7月21日,国美零售股票停牌。在停牌前一日,国美零售收盘报0.29港元/股,大跌7.94%,处于上市以来最低水平。市值仅有103.6亿港元,距离跌破百亿大关只有一步之遥。

03谁来解答国美的未来?

去年2月黄光裕获释后,国美零售股价曾短暂上涨到2.55港元。不外国美零售股价随后一路倾泻,不到一年半时间暴跌近89%,市值蒸发806亿港元。

持股约60%的黄光裕和其一致行动人,也同样失去了484亿港元身家。

早在2008年,国美的营收就已达到459亿元,是阿里的40倍,京东的120倍。

2003年初,国美率先上线网上商城。2006年,国美开始大规模涉足电商领域,这比苏宁提前了3年。但随着黄光裕身陷囹圄、内部股控权之争加剧,国美的电商之路发展搁浅。

在平息控股权之争后,2011年国美重新开始扩张战略。2012年,国美斥资1200万元收购库巴网,开始进行电商布局。不外,在2013年的电商大战中,由于正处于收购磨合期,国美应对不足。彼时,电商市场格局已发生变化,除了要应对苏宁外,国美的对手还有京东。2017年,京东已占到全渠道份额的26.5%,国美占比仅为6.2%,居第四位。

自2016年起,国美零售开始进行艰难转型,不外战略反复。2017年,国美推出“6+1”战略,“6”是用户为王、平台为王、产品为王、办事为王、分享为王、体验为王,“1”是指线上与线下融合为用户带来全新办事体验。

2017年国美提出“家·生活”概念,试图完成从家电卖场向集“家电+家居+家装”为一体的办事商转型,瞄准10万亿级的泛家居市场,不外,家居后市场的标准化一直是行业难题,难以有效解决。

2018年,国美零售提出“共享零售”模式,颁布颁发从传统电器向家居、家装、家办事、百货、金融等多个领域纵伸。所谓共享零售是指利用“社交+商务+利益共享”玩法,以GOME APP为载体,实现零售各环节打通。不外这些转型无论是从财报还是从消费者认知度来说,效果都不太明显。

国美曾在2015年实现12亿的短暂盈利,但随后陷入亏损状态。2019年,国美归母净利润亏损达25.9亿元,虽然同比亏损幅度有所收窄,但过去三年合计近80亿元的巨亏,已然吞噬了2010年以来国美的全部利润。国美2019年营收只有594.83亿元,而在2011年国美的营收就达598.21亿元。

十多年时间过去了,国美仍在原地踏步。市场环境和时代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留给国美的空间越来越小。在黄光裕治下,它的未来又在何方?

当下的国美,最忌讳的,应该同当年的苏宁一样:什么火就做什么,从社交到直播到娱乐,这些“花活”对国美来说,毫无意义。并且在今天这个互联网模式早已非常成熟的时代,靠画大饼,讲故事也很难达成投资人对未来的希冀和憧憬。

在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老刀看来,国美恰恰需要重新拾起“电器零售”的本质。国美不必在乎用户是真快乐还是假快乐,国美只要给用户提供最好的最具性价比的商品就行。卖电器是国美的强项,国美应该把曾经的主业精耕细作打通打透。

国美需要删繁就简,回到初衷,重新做好主业,做好电器零售的“定力”。

首先,需要着力深耕线下门店,提升线下门店的效益。其次,对于线上线下,要在有限度的范围内进行创新。比如在线下门店增加体验区,利用爆款策略,聚焦于某些电器品类形成绝对的价格竞争优势。在线上,打造粉丝和社群,充分培养本身的网红主播,进化国美品牌与粉丝之间的互动粘性,提高自身在线上的声量和口碑。

近期,国美电器CEO王巍表示,国美正进行生意模式的迭代调整。网络建设方面,要减掉一些无效门店,减轻压力。而从本年下半年开始,改造加新开,国美将推出160家摆布城市型展厅门店。

再次,在线上平台,形成一个聚焦于“电器、数码、高科技产品”的垂直类电商平台。如果进入全品类赛道,国美完全不是京东和阿里的对手,并且隔行如隔山,会陷入资源战、消耗战,最后再次陷入泥淖。

国美已经不是当初的王者,而是一个处于行业末端的追随者。它不宜太过宏大,也不宜想入非非,不切实际,恰恰需要的是从细微处着眼,从某个点发力,缓步改变和提升。

“联商网资讯”(ID:lingshouzixun),作者:文一,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欠款欠薪又裁员,黄光裕“食言”小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