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39亿美元收购One Medical,互联网巨头为何都爱医疗?

亚马逊(Amazon)正大步向医疗产业迈进。

7月22日,亚马逊颁布颁发继续进军医疗健康领域,将以每股18美元,总规模39亿美元全现金收购美国医疗保健提供商One Medical。以交易前的收盘价计算,该收购价格溢价率高达77%。

One Medical作为一家美国医疗办事企业,其运营着一个基层医疗网络,还提供一系列远程医疗办事。

但实际上,该公司当前财务状况并不抱负。2021年,One Medical营收6.23亿美元,净亏损却有2.55亿美元。本年一季度,该公司净亏损达9090万美元,未见收窄的迹象。

作为一家成立多年,至今尚未盈利的医疗科技公司,One Medical凭什么博得亚马逊的垂青?医疗领域又为什么能频繁吸引互联网巨头的关注?

One Medical的连续创业者传奇

One Medical的故事,要从其创始人Tom·X·Lee说起。

Tom·X·Lee曾是一名医学生,后进入斯坦福商学院学习。上学期间,他与Jeff Tangney 和 Richard Fiedotin共同进行了一个有关移动设备医疗信息的学生项目,这个学生项目后来发展成了一家名为Epocrates的创业公司,此后成长为美国第一家移动医疗上市企业,并于2013年被AthenaHealth以3亿美元收购。

作为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Lee自然在这次创业中收获颇丰。不外他并没有沉溺于第一次创业的成功。2007年,Lee选择再度创业,成为了新公司One Medical的创始人。

与他的第一个创业公司相同的是,One Medical同样致力于将移动设备与医疗相联系。其可以为用户记录健康数据状况,给出实时的医疗与健康建议,并提供7天24小时的线上问诊和虚拟医疗问答。

但更进一步的是,One Medical还拥有配套的独家线下基层诊疗办事。该公司在美国拥有188个医疗办公室,可以及时为其用户进行当日的医疗办事预约,并且进行详细且贴心的医学支持与检查。

在问诊过后,通过线上交流与相关数据的追踪,One Medical的医生还可以为患者不竭精确微调用药量,从而保证治疗全程的可控。不仅如此,该公司还与500多家美国大病院建立了联系。当公司的会员需要住院时,其也能提供协助工作。

别的,除了利用贴心的办事争取个体客户之外,One Medical还与8000多家企业客户建立办事关系,为Airbnb、Adobe、Twitter等公司的员工提供医疗会员办事,成为了大公司医疗福利的一部分。

拥有如此多客户资源和线上线下能力,这家公司自然受到了本钱的青睐。自成立之后,该公司连续收获数轮投资,投资者中包含谷歌风投、摩根大通、Benchmark等。在2018年8月,该公司更是得到了一轮最大的单笔投资,该轮融资来自凯雷,金额达3.5亿美元。

2020年,该公司成功上市,上市实体为其母公司1Life Healthcare,市值一度高达120多亿美元。如今亚马逊收购虽有77%的溢价,但与这家公司的价格最高位比拟并不算多。

不外在本次收购交易之前,One Medical的创始人Lee便已经离开了这家公司的办理岗位,再度踏上创业征程。其新公司Galileo Health致力于填补被One Medical遗漏的医疗需求,如今已经获得C轮融资。

事了拂衣去的Lee已然完成One Medical的套现,结束了与这家公司的故事。而本次“接盘”的亚马逊,与One Medical的故事却刚刚开始。

亚马逊的医疗“探险”

医疗领域,亚马逊其实早有涉足。该公司在这一领域进行过许多尝试,有成有败,经历堪称精彩。

亚马逊对医疗行业产生想法,最早可以追溯到1999年。彼时它收购了医药购物网站Drugstore.com的40%股份,以求将电商业务扩展到药房领域,但最终因监管等原因不得不搁置,Drugstore.com最终也被连锁药店沃尔格林(Walgreens)收购。

2018年,亚马逊又以7.5亿美元收购了在线药房公司PillPack,才终于以此发展出了亚马逊药房业务,在疫情期间分得了医药配送的一杯羹。

同样是在2018年,亚马逊联合高盛和伯克希尔哈撒韦,成立了一家名为Haven的公司,发力医疗保险业务,意图降低美国的医疗成本。然而豪华的投资团队并没有给这家公司带来一个好结局,由于对美国复杂医疗市场的认知不够全面,以及业务目标不清晰、股东之间意见不一等问题,这家公司逐渐经营不善,最终只能宣告倒闭。

在医疗领域遭遇一次小胜与一次大败的同时,亚马逊又盯上了医疗办事领域。

2019年,亚马逊通过收购医疗科技公司Health Nevigator,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Amazon Care。该业务一开始针对的是亚马逊的内部员工,其能够为员工提供线上问诊,并在线上医生无法解决问题时派遣医务人员线下上门提供医疗支持。

本年初,亚马逊将该项业务对外开放,据说已经有多家公司进行了Amazon Care的采购,作为提供给员工的一种医疗福利。

对于这一业务,亚马逊十分重视。在本年Insider泄露的一个音频文件中,亚马逊首席执行官Andy Jassy告诉员工,Amazon Care是该公司最重要的创新之一,并强调该部门的目标将通过合作伙伴关系和新办事进行扩张。

本次收购One Medical,或许便可以视为亚马逊鞭策Amazon Care发展的一个新动作。

正如之前所见,在线上方面,Amazon Care的业务范围与One Medical有颇多重合之处。但是在线下医疗办事领域,Amazon Care的实力却远远不足。因此,One Medical的一系列医疗门店与相关工作人员,能够充分补足Amazon Care在线下医疗办事端的弱势,帮手亚马逊获得更多相关资产和专业力量,以此达成加码医疗的目标。

而进军医疗,正是亚马逊寻找新业务突破口的重要方式。

本年一季度,亚马逊净亏损达38.44亿美元,为2015年以来首次单季亏损。运营成本的上升与网上购物的停滞,让该公司未来的预期愈发灰暗。只靠原有业务支撑,显然难以规避当前其面对的一系列风险,也无法为亚马逊的发展提供保障。

在此情况下,突击医疗行业,便成为了亚马逊的重要破局方法之一。

不外本次收购究竟能否帮手亚马逊在医疗领域披荆斩棘,仍然难以明言。一方面,One Medical主要针对的是有充足收入、愿意为每年会员费掏钱的中高收入群体,目标人群有限,被亚马逊收购之后能吸引的新客户数量难以预测;另一方面,大厂收购医疗科技企业所带来的信息泄露顾虑和反垄断监管,同样可能成为该公司发展的阻碍。

别的,看中了医疗这个大领域的互联网巨头,可不止亚马逊一家。

互联网大厂的进军与隐忧

近年来,遭遇互联网行业天花板的,不止是亚马逊。面对越来越难以增加的用户数量,以及逐渐缩小的利润空间,一众互联网科技企业们纷纷开始拓宽自身的业务边界,尝试寻找下一个增长点。

在此情况下,具有长期价值的医疗行业,便成为了它们一致看好的标的目的。

亚马逊曾经在数据存储领域的“老对头”甲骨文,就在去年12月以283亿美元高额收购了电子健康档案公司Cerner,以此将大量的健康数据引入其云办事,从而提升其在医疗保健领域的影响力。

在医疗领域进行过多年投资和办事的微软,也在去年4月收购了Nuance Communications,以此加码医疗AI语音领域。

而谷歌作为大型科技公司探索医疗健康领域的开拓者,近年在医疗领域持续踩坑,一年损失53亿美元。但即便如此,该公司依旧在医疗领域持续投入,2021年完成收购健康穿戴设备Fitbit,并不竭进行患者数据、促进临床试验平台和AI药物开发等细分领域的投资。

实际上,不仅是国外巨头龙争虎斗,国内的互联网企业在医疗领域同样投入颇多。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卖药巨头”京东健康与阿里健康之外,互联网领域的后进者字节跳动近年来也频频出手。从2020年收购医疗科普网站百科名医试水之后,其先后并购幺零贰四科技、松果医疗、美中宜和与宏达爱瑞等多家医疗相关公司,初步建立了自有的互联网医疗与线上病院力量,显然志向不仅限于“卖药”。

如此多科技巨头出手,足可见医疗行业确实是个香饽饽。

但是大厂们如此动作,同样引发了一系列忧虑。互联网巨头们进军医疗会不会危害用户的医疗信息安全,被收购的企业会不会“上交”后台数据,逐渐成为了一个受到广泛讨论的话题。

另一方面,在电子广告和数据应用领域拥有绝对垄断能力的互联网大厂获得医疗端口的数据之后,同样可能挤压其它中小型企业的保留空间。对于垄断的顾虑,或许会在未来引来相关监管机构的关注。

因此,互联网大厂们究竟能不能在医疗领域有更多建树,相关收购还会不会不竭增多,与此关联的国表里监管政策又将如何发展,仍有待时间观察。

“晨哨并购”(ID:MW-Group),作者:Kevin,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亚马逊39亿美元收购One Medical,互联网巨头为何都爱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