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头部、互联网“新秀”领跑,超百家公司竞逐暑期档

《独行月球》稳了。

几场首映下来,曾经对影片品质担忧的人们似乎都松了口气。无论是持续增长的预售票房还是高烧不退的映前热度,都在预示着这部影片即将成为本年暑期档最振奋人心的一部影片。

而身为暑期档头号种子的《独行月球》能否挑起大梁,不仅将关系着本年暑期档大盘走向,更决定了押注这部影片的六家出品公司和十余家联合出品公司的胜败。

作为每年时间跨度最长、上映影片最多的重要档期,暑期档是国产影片的混战主场。即便本年暑期定档新片数量还未过百,是近几年间除2020年以外新片最少的一年,但2022年暑期档依旧汇集了百余家电影公司参与其中。

《独行月球》只有一部,赢家却必定不止一家。在这一百多家公司中,领跑的公司是否又出现了新一轮洗牌?我们不妨用这篇文章来观察一二。

暑期档鹿死谁手

按照猫眼专业版、灯塔专业版信息,我们对2022年暑期档的已定档、有望定档的重点影片做了简单梳理,在计入的22部影片中,共有超过100家出品公司参与竞争。

传统电影公司方面,以中影、万达电影、光线为代表的老牌头部公司在暑期不变布局。

其中,押中了《人生大事》这部黑马和暑期档头部种子《独行月球》的中影极有可能成为本年暑期档的最大赢家。此外,中影也作为主控或主要出品公司参与了《暗恋·橘生淮南》《外太空的莫扎特》等影片,是传统头部电影公司中暑期档参与度最高的一家。

主打青春牌和国产动画牌的光线影业在本年暑期档延续策略,推出了《冲出地球》《我们的样子像极了爱情》两部主控新片。不外目前已上映的动画《冲出地球》表示十分乏力,上映10天累计票房尚未破千万。作为一部市面上稀缺的2D动画电影来说,这个表示实在有些可惜。

万达电影则在暑期档主要押注了《海底小纵队:洞穴大冒险》《你是我的春天》《外太空的莫扎特》三部影片,其中由陈思诚执导的奇幻百口欢电影《外太空的莫扎特》票房已突破2亿大关。

而没有主控项目上映的博纳和华谊兄弟在暑期档颇为安静,像博纳影业仅作为联合出品方参与了《外太空的莫扎特》一部影片,华谊兄弟更是没有任何新动作。在如此波动的市场环境下,与其贸然出击,专注养精蓄锐或许也是个好选择。

除了这几家老牌头部公司之外,主控《人生大事》的联瑞影业和《神探大战》第一出品方英皇也算得上是本年暑期档为数不多的赢家。这两部影片在得天独厚的宽松档期环境中均获得了超出预期的市场表示。

其他传统电影公司方面,我们还看到了工夫真言、儒意影视、恒业影业、亭东影业、欢喜首映等熟悉公司名,但相对而言参与程度都比力有限。

本年暑期档几乎没有电影公司选择冒进策略,互联网电影公司也不例外。

曾经以参投起家互联网影业在本年暑期档也延续了这套策略,但随着市场经验的积累,部分公司的参与度有明显提升。例如阿里影业作为主控公司打造了《一周的伴侣》,并作为主要出品方深度参与了《外太空的莫扎特》《独行月球》等暑期档大片,还担任了《独行月球》的主发行。

猫眼则广泛参与了《暗恋·橘生淮南》《人生大事》《你是我的春天》《独行月球》等各个类型、体量的项目,并独家发行了硬科幻港片《明日战记》。还有近两年积极发力便宜电影的爱奇艺影业也即将在本年七夕档推出主控新片《遇见你》,同时参投了《明日战记》。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猫眼、阿里这两家基本不缺席各大档期的公司之外,还有微博(微梦)、抖音、哔哩哔哩影业、优酷等多家互联网企业,也纷纷出现在了暑期档电影的出品公司之列。总体来看,尽管参与力度有限,但互联网公司的档期整体参与度是呈上升态势的。

不外本年暑期档动画电影的数量明显回缩,满打满算也就只有《海底小纵队:洞穴大冒险》《冲出地球》《开心超人之英雄的心》《疯了!桂宝之三星夺宝》《猪猪侠大电影·海洋日记》五部影片确定上映,其中除了《冲出地球》之外全部为亲子动画电影。

而备受关注的《深海》基本明确不会进入暑期档,曾目标7月档期的《新神榜:杨戬》也因一些原因至今还不决档。这也就造就了彩条屋哑火,追光动画缺席,剩余一批亲子动画厂牌独占市场的独特景象。从类型角度来看,动画电影错失了暑期档这个最佳上映档期,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当提质减量进入电影圈

不难发现,本年暑期档特点还是非常突出的。

首先是“暑期档去头部”。

这一方面是指代部分头部公司参与暑期档的意愿下降,另一方面则表白更多头部公司开始更频繁地联合作为主要出品公司。类似于《人生大事》《外太空的莫扎特》《独行月球》等几部市场预期较高的项目,出品名单中均出现多家头部公司名字,颇有寒冬中共同抱团取暖的意味。

伴随而来的第二个特点就是更多“小而美”。

以光线、联瑞为代表的上游电影公司,近年间都专注于批量生产体量有限、成本投入较低的项目。而本年暑期档最富代表性的就是联瑞的现实题材项目《人生大事》,凭借不变的品控水准,该片顺利引燃低迷的暑期大盘,投入产出比非常可观。

而无论是“去头部”还是“小而美”,其实本质上都是在后疫情时代一种降低项目风险的具象表示。

为了在动荡的市场中增加安全系数,在头部项目中分摊投资、控制主控项目成本投入都是立竿见影的降本手段。这与网络电影的“提质减量”、剧集的“降本增效”逻辑相通。当然,必不成少的还有更高的内容水准,这才是决定一部交给观众投票的院线电影票房走向的根本。

此外也有一个没有表现在这份片单中的特点,就是更多影片学会“观望”。

这其中自然有不成抗力,本年暑期档定档难、定档晚是遍及现象。像此前从端午档撤出,颁布颁发改档暑期却至今没有定档消息的《断·桥》,影片制片人方励在微博直言档期“不是我们本身能决定的”。

就连《独行月球》这种体量的项目定档过程也异常漫长,在无数观众的期盼中等待再等待,直至上映前10天才正式官宣。

也有很多影片选择主动退出。浇不灭的疫情永远能成为部分影片的挡箭牌,但与其说是疫情本身带来的重重障碍,其实是后疫情时代下观众提不起来的观影兴趣,还有难以提振的大盘阻碍了它们的信心。

也有一部分影片对档期有更多考量。毕竟,与其在漫长的暑期档打一场胜算未知的仗,一个适当容量的新档期可能胜算更大。

尽管变数层出不穷,但本年暑期档毕竟还是留住了黑马项目,也等来了众望所归的头部国产大片。相信在优质项目提振下,暑期档的后半程能够拿出更漂亮的成绩单。

“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小福,编纂:朴芳,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老牌头部、互联网“新秀”领跑,超百家公司竞逐暑期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