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回最后一件专利无效申请,中创新航面临巨额赔偿,IPO之路再遇波折

7月22日,历时一年的中创新航与宁德时代的专利纠纷最后一只靴子落地,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显示,中创新航主动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撤回最后一件涉诉专利的无效请求。

这意味着,中创新航的五件专利无效申请全部有了结果,最终的结局是,一件被国家知识产权局维持全部有效,一件部分有效,而其余三件申请全部被中创新航主动撤回。

从结果上,可以说,中创新航的专利无效申请全部“受挫”。从法理上看,将大概率面临专利诉讼补偿的结局。本年5月,宁德时代向法院申请提升专利侵权补偿金额,由原本的1.85亿元提升至5.18亿元。

同时,宁德时代要求中创新航立即停止侵犯相关专利行为,包罗但不限于停止制造、销售或许诺销售应用上述专利的相关产品。

如果宁德时代的诉求得到支持,意味着中创新航面临着最高达5.18亿元的补偿,且会对现有产品产生重大影响。

这无疑为中创新航正在冲刺港股IPO蒙上了暗影。此外,自身业绩不不变、毛利率低、政府补助的可持续性等问题亦受外界关注。

对于中创新航来说,内有财务问题待解,外有涉诉专利面临的巨额补偿和随之而来的品牌损失。“表里交困”下,中创新航的IPO还有多大胜算?

专利之争定局,中创新航“输局”

随着中创新航撤回最后一件专利无效申请,其与电池龙头宁德时代的专利纠纷迎来终局。

宁德时代取得了胜利,被中创新航申请的五件专利无效申请,三件被主动撤回,一件认定全部有效,一件认定部分有效。

这样看,中创新航面临较大被动局面,对于中创新航来说是“输局”。

“输局”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随着专利无效申请的受挫,中创新航极大可能面临专利侵权问题,最高面临补偿宁德时代5亿多元的金额;

其次,专利无效申请失败,如果中创新航侵权确定,除了补偿巨额金钱外,其产品也将面临停售风险,对客户及投资者信心是个不小挫伤,中创新航的市场占有规模或将受到影响。

最后,中创新航正在谋求上市,以获取更多资金扩张自身发展,如果败诉,补偿巨大金额不说,未来的业绩也因专利诉讼而受到掣肘,公司的业绩不免受到影响。这属于重大事件项,会影响到上市聆讯和问询环节,进而阻塞中创新航上市的步伐。

从傍观者角度看,对于整个新能源产业领域来说,专利纠纷问题水落石出并且让侵权者得到相应处罚,或许是一件好事。创新是鞭策行业发展的动力,庇护知识产权就是庇护创新。

专利案旋涡:子公司被卖疑窦

细看宁德时代诉讼中创新航侵权事件,有一项专利的被告是中航洛阳。该公司与中创新航有很复杂的关系,先后从控股股东变为子公司,到现在已被剥离开,跟公司再无股权关系,只是关联方关系。

这一剥离动作一度让市场看作是中创新航为了上市之路顺利,不得不剥离掉中航洛阳。因为,中航洛阳前前后后曾涉及过多起专利侵权诉讼,将这个子公司剥离,或许可以给公司上市减少问题。

然而,实际上中航洛阳对中创新航还是很重要,中航洛阳主要从事动力电池及储能系统产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及销售。

中创新航这一剥离可能让公司存在潜在损失。

据了解,中创新航在购买中航洛阳股权,让其成为子公司时,花费了大约25.75亿元。2021年10月和2022年3月,中创新航把中航洛阳卖给江苏省金坛金城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和江苏金航控股有限公司,二者别离持有中航锂电(洛阳)51%及49%的股权。两笔卖出交易大概金额为22.2亿元。

前后一买一卖动作,中创新航亏了3.5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12月17日,中创新航以3.24亿元的价格从中航洛阳手中买了500多项专利所有权,还与中航洛阳签订了一年的动力电池委托加工协议。

这样的操作显然不符合商业常理逻辑,因为,如果中创新航不剥离中航洛阳,继续子公司的状态下,这笔3.24亿的买专利费是不是就不消花了?这样来看,前后操作似乎潜在损失6亿多元。

别的,既然购买了专利所有权,中创新航完全可以本身生产动力电池,何必委托加工呢?可见,中航洛阳掌握着核心技术,是中创新航离不开的关联方。

从这些角度看,子公司中航洛阳被卖,值不值?值得打个问号。

IPO的“拦路虎”:自身财务问题待解

对于中创新航IPO上市,市场上有声音,认为与宁德时代的纠纷是公司上市最大的“拦路虎”。其实不止于此,与宁德时代的纠纷只是外部的影响因素,背后真正的“拦路虎”,还有中创新航自身财务问题。

说一千道一万,中创新航能否上市成功及被投资者认可,取决于公司基本面、要拿内功说话。从中创新航提交的招股书来看,内在的挑战还是挺大。

首先,盈利能力弱,业绩依赖政府补助。

在中创新航IPO之前,其作为子公司业绩被上市公司成飞集成披露,据披露, 2017年-2018年,中创新航别离亏损3.3亿元和7亿元;据中创新航招股书,2019年-2021年,中创新航营收别离为17.34亿元、28.25亿元和68.1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98.28%,净利别离为-1.56亿、-0.18亿和1.12亿元,2021年扭亏为盈。

这意味着,2017年-2020年,中创新航连续亏损4年,累计亏超10亿,2021年,中创新航才扭亏为盈,净利润为1.12亿元。而中创新航能够实现扭亏为盈,离不开政府补助。

2019年-2021年,中创新航收到的政府补助别离为3.09亿元、1.35亿元、3.65亿元。如果没有政府补助,中创新航在2021年仍旧是亏损的尴尬局面。

因此,市场担忧,若后期政府补助减少或不再继续,中创新航的能否持续盈利会成为问题。

其次,中创新航毛利率低、波动大,赚钱能力和竞争力被质疑。

数据显示,以主要产品动力电池为例,2019年-2021年,中创新航的毛利率别离为5.2%、13.7%和5.5%。

而同期的2019年-2021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毛利率别离为28.45%、26.56%、22%,基本在20%以上,与中创新航的差距较大。

在中创新航的成本中,原材成本占比最大,2019年至2021年占销售成本的77%、76.1%、84.2%。

去年以来,锂电价格持续上涨,碳酸锂等材价格也猛涨,动力电池生产成本也在持续攀升,这将可能加大中创新航的成本,使得毛利率持续受到压力,进而影响公司业绩。

再次,议价能力弱,中创新航低价换市场策略的可持续性面临挑战。

众所周知,一个产业链会分为上游、中游、下游。去年以来,锂电池上游碳酸锂价格大涨,使得中游锂电池生产企业成本上升明显,这个时候企业往往会产品提价,将压力分担到下游。

而有意思的是,中创新航却继续保持低价换市场。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中创新航的动力电池单价别离为0.87元/Wh、0.64 元/Wh 和0.65元/Wh,同期,宁德时代动力电池销售单价别离为0.96元/Wh、0.89元/Wh和0.79元/Wh。

低价策略打开了市场,2019年-2021年,中创新航动力电池销量从1.62GWh增长至9.31GWh,复合年增长率达139.7%。

但价格战显然不是长久之计,原材在涨价,中创新航的毛利水平本来就低,如果原材再涨,中创新航的利润又可能要归于负数了。

别的值得一提的是,中创新航的客户集中度高,依赖度较强。中创新航的第一大客户是广汽集团。2019年-2021年,来自广汽的收入别离为6.86亿元、15.58亿元和35.37亿元,占比别离达39.6%、55.1%和51.9%。一个客户就占据整个收入半壁。

强依赖度下,一旦客户发生变化,中创新航的收入将受到大幅影响。

面对上述这些财务问题,中创新航的IPO之路显得艰难,毕竟基本面的改善,不是一朝一夕,其需要久久为功,才能脱胎换骨。

综上来看,中创新航IPO之路,需要解决的问题显然比力多,不仅要面对与宁德时代的专利纠纷面临大概率失利的问题,还需要提高自身的基本面实力,给投资者一个交代。

写在最后

新能源行业蓬勃发展,动力电池业的竞争格局加剧,产业格局正加速重构。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市场,据相关机构预计,2021年至2026年间复合年增长率37.6%。

面对庞大市场,加强科技投入,增强创新,不竭提升内功,才是企业应该遵循的正道。

而任何试图走捷径,对专利创新的不尊重,从长远看,都会对行业的健康发展造成伤害。

在这个史诗级的产业机会中,企业间以硬实力、高科技充分竞争,百舸争流,才能让这个产业健康持续发展,并且在全球竞争中始终位居前列。

希望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之争,能让中国的每一家企业认识到自主创新的重要性,并立志于创新,最终,这些创新的力量汇聚成产业的强盛。

“德林社”(ID:delinshe),作者:刘振涛,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撤回最后一件专利无效申请,中创新航面临巨额赔偿,IPO之路再遇波折